唐诚:新西兰为何能迅速走出疫情阴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而位于世界一角的新西兰却灾情轻微。本周四(5月14日),新西兰正式从疫情警报三级降至二级,基本恢复了所有的商业企业活动。截至5月13日,新西兰总病例人数1497人,死亡病例21人,93.6%病例已痊愈,已连续两天新确诊病例人数为零。

那么,新西兰为什么能较为迅速的走出疫情阴影呢?这里谈一下修炼人的个人认识。

一、人心善良

新西兰地处太平洋南部,由南北两个大岛组成,周围被茫茫大洋围绕,最近的邻邦是澳洲大陆。新西兰土著民族是毛利人,欧洲人发现新西兰后殖民这里,但并没有像其它殖民国家那样与土著民发生大规模血腥冲突,而是和毛利人签署了怀唐伊协定。怀唐伊协定一直被认为是新西兰的立国文件,本土毛利语言和文化也得到了尊重和承传。

新西兰只有不到五百万人,可谓小国,但蓝天白云,绿草羊群,民风淳朴,待人善良。以2月5日新西兰从武汉专机撤侨为例,新西兰专机将193名滞留在武汉的乘客带回家,其中只有98名是新西兰公民和居民,机上其他乘客则是新西兰帮助11个其它国家(澳洲、欧洲、太平洋岛国)撤离的居民。

二、远离中共

然而,疫情是天象的变化,上天在选择,仅凭人世间的善良是不够的。

新西兰原本是在西方国家中和中共走的非常近的国家。新西兰是西方国家中第一个和中共签订自由贸易的国家。中共在新西兰试水后,将贸易做为工具,击破了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大门。目前中国仍是新西兰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经济联系紧密。

中国在新西兰的渗透无孔不入,国会两大党──国家党和工党中都有亲共的华人议员,其中国家党议员杨健被揭露出曾在中共解放军总参三部下属洛阳外国语学院任教。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还被历任国家党党魁重用,为国家党吸纳华商的资金,安排和出席中共高层和国家党党魁的高层会议。国家党的前任党魁珍妮•希普利(Jenny Shipley)、唐•布莱士(Don Brash)退休后还在中国驻新西兰的银行董事会中任职。

新西兰是世界上廉政度数一数二的国家,各级政府官员竞选费用往往贫乏,中共利用亲共华商对官员进行资金捐助,收买了一大批官员,连原先在法轮功被迫害初期敢于对中共说不的知名政客,如今也和中共代理人打得火热。

然而上天慈悲,上届新西兰选举,在优先党的选择下,工党联合优先党和绿党上台执政,对中共的政策有了方向性的转变。原本工党和绿党属于左派,国家党属于右派,应该更走传统的路。但近年来,国家党被经济利益诱惑,与中共走的愈来愈近,上天的选择就不同了。这里面的关键人物是优先党党魁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彼得斯是个传统型政治人物,40年的政治阅历在国会中无人能比。在上届大选后,两大党席位都不能单独执政,而彼得斯在和两大党谈判后,最后选择了工党,工党党魁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出任总理,彼得斯出任副总理和外长职务。

彼得斯的传统政治思维随后扭转了新西兰的外交走向。联合政府上台不久,就推出回归太平洋的外交政策,向传统盟友美、英、澳靠拢。新西兰外交部、国防部都曾发表言论,对中共在南海和太平洋岛国的扩张提出批评。

2018年11月,新西兰情报部门GCSB否决了本地最大电讯商Spark使用华为参与建设5G的申请。之后中共对新西兰报复,一度取消了中国-新西兰旅游年的活动,新西兰航空飞往中国的飞机被迫半途返航,新西兰总理访华的议程也被中共拖到第二年。

中共病毒疫情发生后,新西兰不顾北京的反对,果断的从2月2日起禁止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其快速反应和美国、澳洲相同。

5月3日,外长彼得斯接受新西兰电视三台专访,表示新西兰支持建立亚太防疫圈,包括台湾,但不包括中国。第二天,新西兰的新增病例人数就首次降至零,并持续零新增病例两天。

近日,外长彼得斯公开表示不怕激怒中共,支持对病毒的起源做国际调查。彼得斯和财长也公开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组织。

一言概之,新西兰工党联合政府在传统政治人物的影响下,远离了中共,也远离了瘟疫

三、善待大法弟子

前面提到,新西兰人心善良,见不得人权被迫害。自大法在中国被迫害以来,新西兰接收了很多无法回国的法轮功学员的难民申请,还接收安置了数批来自泰国等地的有联合国难民身份的法轮功学员。按人口比例算,新西兰接收法轮功学员难民比例在西方国家是走在前列的。这些难民在生活上也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

20年来,新西兰大法弟子在中领馆长期坚守,大法弟子举行的各种讲真相活动也得到了善良的新西兰人民的支持。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反迫害征签,民众签名的总数量,按总人口比例来算,在西方国家也是居于前列。

四、神韵演出带来福音

新西兰已举办多年神韵演出,但上座率一直没有突破,这成为新西兰大法弟子一直以来的心病。今年神韵艺术团在新西兰的演出取得突破,四天五场演出,最后三场连续爆满,各界精英盛赞。

2月25日,神韵艺术团抵达新西兰时,疫情已经在西方一些国家爆发,而新西兰既没有在机场筛检乘客,也没有推行戴口罩等任何防范措施,本地人都在担心新西兰的疫情会随时出现。但令人惊奇的是,直到神韵艺术团结束新西兰演出离境,新西兰一直是只有一例输入性病例;直到3月14日后,疫情才在新西兰增长,但总体病例数有限,症状轻微,死亡人数很少。这一切都是源于神韵演出带来的福分。

在修炼人看来,新西兰今年的轻微疫情再次证实,“远离中共、善待大法”是远离瘟疫的灵丹妙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