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戴高乐号染疫的背后因素(下)

肇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肺炎疫情重创法国,也同样殃及法国军事力量。 截至4月19日,法国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上1,760名舰员中,1,081名舰员确诊染疫,几乎占总数的三分之二。 这一惊人讯息一直牵动人心,这是否关涉法国军事战动力? 是否影响法国国防力量的安全?

4月18日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弗·布兰切(Christophe Blanchet))在国民议会国防委员会视频会议中,曾向军队部长弗洛伦斯·帕莉(Florence Parly)这样提问, “中国(中共)是否成功用这个病毒打击或降低了我们的战斗力? ”

满载排水量42,500吨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不仅是法国现役的唯一,也是美国以外唯一的全核能动力驱动、配备蒸汽弹射航空母舰, 代表着法国军事力量的实力。

军队部长帕莉曾表示,法国战斗力尚未被降低,除了戴高乐号,其余的军事力量并没有遭到病毒打击。 那么究竟为何偏偏戴高乐号成为中共病毒的袭击目标?

大纪元《特稿》指出迷津,这场席卷全球的中共肺炎病毒正是针对中共而来,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与地区在这场大瘟疫中沦为重灾区。

戴高乐号遭中共病毒严重侵袭让人深思,这其中到底与中共又有着怎样隐蔽的关系?法国的军事力量里也渗透了中共共产主义的毒素?戴高乐号舰员染疫的背后,又折射了哪些法中之间的“危险关系”?

接上篇

回顾历史 法国成为中共海军发展的助力

冷战时期,美国和前苏联进行政治较量,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将军寻求独立的政治地位,“另辟蹊径”地将目光转向远东的中共政权。在戴高乐派的推动下,法国于1964年1月27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这是西方大国首次与中共政权建交, 当时曾一度在西方世界引起轩然大波。

之后自1970年起,法国更进一步深化与中共政权的建交,在航空和国防领域也开始发展双边关系。 1974年初,法国开始为中共海军提供声纳等军事设备。 1975年法国向中共出售12架超级黄蜂式直升机,直到2010年中共空军仍在使用这些直升机的衍生型。

美国海军退役首席声纳专家詹姆斯·布塞特(James C. Bussert), 在2002年12月发表于陆海空通信和电子协会(AFCEA)期刊的专题文章《中国(中共)海军声纳——在外国影响中发展起来的声纳系统》中表示,法国在中共海军的发展历程中扮演了重要的助推力。

布塞特指出,中共海军声纳系统的演进直接反应着海军技术实力的发展。 1954年中共海军购买前苏联老式探照灯声纳,两年后在苏联协助下尝试本土组装,完全是苏联声纳的防制。 然而随着1963年,中共与苏共开始交恶,苏联撤回大批军事工程师和技术人才,中共海军企图获得苏联现代化潜艇声纳的计划大受挫折。中苏日趋紧张的关系在1969年跌至冰点,更导致两国边界的兵戎相见。

从1969年到1979年,中苏关系完全处于冰冻期。中共海军声纳系统的发展一度停滞不前。然而在中共海军最困难的时期,法国成为了其“救命稻草”。从1974年到1993年,法国将先进的现代声纳系统提供给中共海军,而自1993起中共还从法国获得了两款先进声纳的生产权。

根据维基提供的中共官方的消息,中共的海军也正是从70年代开始得到了长足发展。70年代里,中共海军常规推进型潜艇由35艘增至100艘,导弹发射舰的数量增至10倍,从20艘增加到200艘。1974年1月,中共在与越南共和国(南越)爆发的西沙海战中获胜,从而控制了西沙群岛,直接奠定了中共政权在南海冲突中的强势地位。

中共海军,从建成初始就一直为稳固中共政权而服务,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海军还曾一度平息了在武汉的民间反抗运动。法国为中共海军提供的先进海军技术,助中共军事力量在海洋领域开拓发展。

专门研究国防问题的比利时籍、法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家约瑟夫·亨罗亭曾发表一系列研究论文,思考法国和欧洲应如何理解和面对中共当前的国际战略转变,中共不再是毛泽东式的“人民威慑力”, 而已经开始了“21世纪的人民战争”。

如今中共在太平洋地区虎视眈眈,据路透社报导,中共庞大的舰队正打破太平洋地区的力量平衡,中共海军迅速扩张超过其他国家,拥有世界第二多的军舰和潜艇,现在已经具有足够战力来控制外海。 当中共迫使美国及盟友在这些水域中谨慎航行时,法国是否会重新审视其曾经为中共海军助力的历史?

戴高乐基金会与中共关系亲密

如果说戴高乐将军与中共政权展开外交关系是“大胆的行为”,那么戴高乐基金会把这种大胆一直延续到现今。

作为法国唯一官方纪念戴高乐将军的基金会, 戴高乐基金会根据将军生前的协议成立于1971年(戴高乐逝世的第二年)。基金会现任主席雅克·戈德福莱恩,曾在希拉克执政期间担任法国部长, 自2011年起他接手基金会的主席职位。

雅克·戈德福莱德向法国《费加洛报》表示,基金会想再次重申戴高乐将军在战争期间和他担任国家元首时的整个指挥艺术。基金会从成立至今,为在法国和国际上推广戴高乐的精神,在四大方面组织了众多活动:大学研究与政治反思;青年教育;向公众传播理念;支持与推动法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如今戴高乐基金会也是法国戴高乐号航母的重要合作机构。基金会总监让-克洛德·巴里埃(Jean-Claude Barrière))表示,为更好展开“在人文教育领域”,戴高乐号航母与戴高乐基金会已经签署了一些列合作协议。

与希拉克一样,主席戈德福莱恩也是一位亲共派,他经常重申戴高乐派推动了法国与中共政权的建交的历史, 提及基金会的历史也与中共政权相关。 而中共党魁胡锦涛和席近平在访问法国期间,都曾专门访问过戴高乐基金会。习近平2014年到访法期问,在戴高乐基金会讲话。 在基金会官方网站上至今依然保留习近平访问基金会时的讲话照片。

在2018年基金会年终总结中,戈德福莱恩开篇便表示基金会自成立以来与中共政权一直保持着特殊的亲密关系, 而这份“中法友谊”正是由戴高乐、毛泽东和周恩来共同打造,“正是在此背景下,本基金会自2004年以来,一直与法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政权)建交的纪念活动密切相关。”

他还表示自2000年起,在中方合作伙伴的推促下,基金会进一步扩展了法中合作的范围,而基金会加强的法中关系更直接服务于法国和中共在政府层面的合作。

2017年戈德福莱恩接受中共喉舌媒体《中国日报》采访时,对基金会与中共的合作给予很高的评价和期许。

中国日报记者问及基金会如何帮助建设法中关系,戈德福莱恩这样回答: “我们定期地与中方合作伙伴组织经济和文化项目,比如2004年和2005年在北京、上海、武汉和成都举行的戴高乐:暴风人物的展览。自从2007年起,我们与中国外交学院发展大学交换项目(中国外交学院是中共外交部直属的高校,为中共外交部输送后备人员)。”

他还指出基金会与法国很多官员和企业有巨大的关系网,当有法国企业想要进入中国市场时,基金会为其与中方建立联系。实际上在戴高乐基金会14名董事会成员中,三名来自内政部长、财政部长和法国最高行政法院的特别委任,同时还有法国荣誉军团大法官。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第一次访华期间,基金会还随行赴华。在法国与中共政权建交54周年纪念的前夕, 2018年1月10日基金会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在上海正是签署合作备忘录,计划设立“戴高乐全球领导力”讲席。

作为法国唯一的航母,戴高乐号是代表法国军事实力的标志,这也是戴高乐基金会最好的形象代表。

2018年6月6日,基金会与法国戴高乐号在停泊在土伦(Toulon)军港的母舰上,正式签订合作协议。基金会负责以“戴高乐与海军”这一主题, 进行一系列与戴高乐号和土伦军港的海军相关的研讨会、会议和展览。这些活动其中一部分正是在戴高乐号上举行。同时基金会与戴高乐号共同组织和进行纪念活动,基金会还会帮助戴高乐号组织和接待法国与外国高级文职与军方人士。

2018年6月13日, 戴高乐基金会在巴黎荣军院大厅举行年度招待会,正式与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签署共同设立“戴高乐全球领导力”讲席协议,法国总理爱德华·飞利浦出席并见证了这一仪式。这一讲席将致力于关于领导艺术的教育和研究,目的在经济、工业、社会和国际关系中打造未来领导人。

曾促成法国帮助建设武汉P4实验室的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是这项“戴高乐全球领导力”讲席项目的赞助人。2018年初他被马克龙任命为法国政府的中国特别代表。2018年7月,拉法兰与基金会秘书长马克·弗瑟共赴上海, 成为“戴高乐全球领导力”的第一位讲席教授。之后,从2018年9月至今,戴高乐基金会在法国和中国两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深入调研合作。

随着国际社会曝光一系列真相,中共以谎言欺骗、间谍渗透等手段盗取各国科技和商业机密,以达到其技术发展的目的,越来越多的法国专家和智库、媒体开始反思法国与中共的关系,疫情下中共政权的战狼外交更是法国各大媒体抨击的对象。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中,法国需要重新思考,如何抵制中共渗透,捍卫和重塑法兰西民族的国家主权。

(全文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