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反送中”帮香港赚进28万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8日讯】香港去年爆发的反送中运动,常被部分人责难“搅乱香港局势,令经济不能平稳发展”。果真如此吗?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近日出版的新书《逆转胜 这场运动已经帮香港赚进了28万亿》,以实例分析得出结论,“这些年轻人在过去的抗争运动,以去年计算,帮香港在未来的28年,每一年多赚了1万亿,总计赚了28万亿回来。”

“如果它(反送中运动)不出现的话,那香港今天会变成什么样?”吴明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反送中条例一经通过,中共可肆意在香港抓捕任何它想逮捕的人,这将促使在港的全世界、欧美侨民及其拥有的企业离开香港。

“所有的外资、重要的资金,就算是中国内地的红色资本的权贵资金,都可能走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吴明德说,就是因为去年中美贸易谈判期间,香港年轻人引爆反送中运动,最终使得港府撤回条例草案,“使得美国继续把香港看待为一个独立的自治体,继续延长我们的特别关税区(待遇)。”

经他计算,保有美国28年对香港特别关税区待遇,香港因此赚进了28万亿元。

而近日香港著名主题乐园“海洋公园”面临倒闭,港府拟注资港币54亿元。对此吴明德表示,媒体最新民调显示,94%港人不赞成港府注资。他认为港府可利用海洋公园解决香港未来的住房问题,同时也省下“明日大屿”建设所需的1万亿高昂支出。

“(明日大屿)那1万亿不用丢出去了,不用填海了,地就在这了。就把海洋公园后面的这些山一起交给地产发展商,让他们自己去发挥。经过30年,就变成像现在的沙田、将军澳。何乐而不为呢?”吴明德说。

他还表示,海洋公园转为住宅开发的同时,也可与迪士尼合并,与此同时也可解决海洋公园现有2,000名员工的就业问题。“(港府)要用54亿去养活2,000人?喂你(港府)有没有算错了,这数是不是这样算呀?如果海洋公园倒闭会影响2,000人的生计,这只是吓唬你的。”

而前特首梁振英近日也就海洋公园在脸书上发文指,港府应该放手,若继续营业,“黄丝”将到此示威,滋扰大陆游客。吴明德痛斥,“香港人不去(海洋公园)吗?你(梁振英)以为只有内地人才去(海洋公园)?这不是政治错误吗?”

“说黄丝一定会去(海洋公园)包围(内地游客)。搞得好像海洋公园就像另外一个珍宝海鲜坊,最后要关门。”吴明德说,“他(梁振英)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刺激你(港人)。”

他还说,海洋公园在前主席盛智文执掌下,经营达到高峰。因盛智文于2012年特首选举活动中得罪梁振英,支持梁的对手唐英年。梁振英上台后即换上自己的好友孔令成,“那个人是不会做(事)的,说得不好听,他所有做的东西,像是(把海洋公园)当作自己的御花园。”

而今梁振英再次现身政坛,大搞“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再出发’就是他689(梁振英)要再出发。讲来讲去,就是想找人支持他(梁振英)竞选特首。”而加入其中的董建华,“他也不得不出来,他也要保住自己的利益。不管是在中国还是香港,共产统治下的制度就是:人不在、权不在,利益也就不在了。”吴明德说。

此外,日前香港中学文凭试(DSE)历史科考题“‘1900至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引发教育局谴责试题伤害国民感情与尊严,并要求考评局取消这道试题。

对此吴明德表示,此题目出得非常好,可以训练学生立体、多面向的看待事物,“可以正反地看、上下地看、左右地看。不是说对还是不对,而是看你的思维有没有critical thinking(辩证的)看问题,能不能找到一些数据,或者是事实去支持你的论点,这是重要的。”

“从什么角度讲,从什么时间上讲,时间整整是45年;从什么人的角度去看?不同的人。从中国人的角度去看,从中国共产党的角度去看,从中国国民党去看。”

以国民党角度看,“如果没有日本,就不会有同盟会,又何来有‘黄花岗起义’,也不会有后来一连串的革命起义,亦不会有后来的1911年(辛亥革命)。”“从中国人民角度看,这个革命的成功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以共产党角度看,“没有(日本)侵华,共产党就不会有时间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亦不会有时间、空间去重组它的阵营,重建它的军队。”“用中国人身份去看,这当然是一段血泪史,勾起我们的伤心事,但人家出的题目不是这样的。”

吴明德表示,港府高调抨击,并将事件“上纲上线”,“因为它想推行国民教育,想更改香港的历史(教科)书,更改通识科,它想逐步渗透进教育里。”

“它还在用五、六十年前的那一套做法,我(中共)让你(学生)读什么,你便要读什么,最好变成一个愚民,我就容易管治。”

他说,香港是中西荟萃之地,香港三代人立身于此,“中国文化、西方文化我们可以共冶一炉,再加上近20年我们有互联网,你(中共)以为你说什么,年轻人便会相信吗?”

“反送中”保住特别关税区待遇 帮香港赚进28万亿

梁珍:教授最近有一本新书。

吴明德:这本新书是从去年6月年轻人的抗争运动,很多人埋怨他们,或者说他们搅乱局,使经济不能平稳发展等等。其实他们算错了数。据我的分析,这些年轻人在过去的抗争运动,帮香港在未来的27年,去年是28年,每一年多赚了1万亿,总计赚了28万亿回来。如果没他们的抗争,如果让“送中条例”通过的话,基本上我们今天的环境已经不同了,所有的外资,所有的重要的资金,就算是中国内地的红色资本的权贵资金,都可能走得七七八八了。

如果大家想知道详情,多多捧场去买这本书《逆转胜 这场运动已经帮香港赚进了28万亿》。

梁珍:你的观点和林郑月娥、梁振英的正好唱反调。他们说反送中运动使得香港的经济下滑,要大家别“揽炒”(玉石俱焚)。你为什么要突出这个结论?

吴明德:我不是哗众取宠,这是透过很多分析,以及看大局。在中美贸易谈判期间,同一时间香港发生反送中运动,而两个重大世界瞩目的事件如何互动,如何在最后通过反送中运动而引致一连串抗争活动,使得美国继续延长我们的特别关税区(待遇),继续把香港看待为一个独立的自治体,可以继续给我们香港,在未来28年有特别关税区(待遇)。

所以才引起我们要回头看看,究竟这场运动,如果它不出现的话,那香港今天会变成什么样,香港的“送中”运动,它(中共)喜欢抓谁就抓谁,其他世界的、外国的持份者,如果可以抓谁就抓谁的话,他们会赶快跑掉。也就是说,全世界,如果那8.5万个美国人,那些侨民,以及他们有1,300家公司在这里,他们会是第一批要走的。接着会有法国、德国、英国(撤走),然后内地权贵在香港的公司,他们亦会赶快走,因为他们不想变成前年的范冰冰,被抓了之后,冻结资产,也不想变成大前年,我们过黄历年前的肖建华。

你会从这里想到,为什么我们说年轻人的运动,最后使得没通过“送中条例”,才能有我们今时今日所见到的香港。

梁珍:反送中运动虽然挡住了“送中条例”,但最近香港的“两制”不断受到影响。

吴明德:它(中共)破坏香港的“两制”,但它(中共)不能动摇到原本留在这的“一国两制”的法治基础。但是,如果“送中条例”通过的话,它(法治基础)就会被动摇了。所以,这个分别是很大的,如果没被动摇到,即未来27年仍然有这个法治基础,就可以一直看守着,亦会使我们香港人的制度,以及原本根据资本主义及市场经济的运作,可以继续得以持续。这个才是最大的分别。

海洋公园地皮价值高 经济性远胜“明日大屿”

梁珍:海洋公园是香港人的集体回忆,现在立法会要帮它申请注资54亿,否则,下个月就要关闭。为什么海洋公园会走到这一步?

吴明德:海洋公园现在有2,000个全职员工,占地91.5公顷,从工程开始,我记得是从1971年,大约运作了49年。其实在香港人看来,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了。最近一家传媒公司做了一个全香港调查,它问,你们对海洋公园的集体回忆要不要紧,是否赞成54亿去延续海洋公园的运作?结果94%不赞成。这个是民意基础。

海洋公园一直都是赚钱的,尤其是Halloween(哈啰喂),入选为全世界最好的,曾经拿到最好的theme park主题公园(称号)。它什么时候失落(由盛转衰)的呢?就是在转换舵手之后。以前的舵手是盛智文,他十几年来一手打造,令海洋公园上了一个高潮,那它为什么会突然掉下来呢?

盛智文在2012年的(特首)竞选活动里,帮唐英年站台,还做了他的提名人。后来唐英年输了,一输掉(盛智文)就要承担后果。其实,香港应该是用人唯才的,一个这么好的人才,因为政治上(没有)支持当时得令的人,即是“狼英”(梁振英),他(盛智文)就要挂官离开?海洋公园发展到现在,就是因为“狼英”找了他的一个知心好友(孔令成),那个人是不会做(事)的,说得不好听,现任主席当海洋公园是他操盘的,他所有做的东西,像是(把海洋公园)当作自己的御花园。

为什么(市民)不想帮它。不帮它是否就由得它死呢?其实,我只不过说它完成了历史使命,就是因为这一个海洋公园,其价值大到你们想像不到。

梁珍:如何大?

吴明德:那价值就是,这块地占地大约91.5公顷。91.5公顷的概念是什么?1公顷等于,如果去大球场看球赛,踢球的草地是100米X70米,等于0.7公顷。用太古城屋村来比较,太古城的屋村是大约21.5公顷。将91.5除以21.5,原来它可以起4.3个太古城。

梁珍:哇,4个太古城,多有钱。

吴明德:4.3个太古城是什么概念呢?1个太古城共有61栋楼,总共16,980多个单元,呎数由580多呎到1,237呎,平均来说小的单元多一点,那当它每个单元平均800呎,如果将800呎乘以12,698个单元,得出来大概就是1,000万呎的楼面面积,保守估计当它是1万元一呎,那就是值1,000亿。一个太古城用现在的价钱,楼面面积呎数计算的话就值1,000亿,如果1,000亿一个太古城,即使将海洋公园(拆了),用来建楼房,(4个太古城)这个地方就4,000亿,而且它可以马上建楼房,因为它有50年用来做乐园,已经由生地变了“熟熟熟地”了。

还有,如果有了这个地方就可以节省1万亿,怎样节省1万亿呢?我们不是在说“明日大屿”吗?“明日大屿”就是1,700公顷,原来计划只用15%的土地来建住宅楼,也就是1,700公顷的15%就等于255公顷,255公顷等于多少个太古城,即等于12个太古城了,那也就是说12个太古城和4.3个太古城……,现在海洋公园可以起4.3,就算是4个太古城吧,“明日大屿”,(政府)投资1万亿,它都只能给出3倍海洋公园的土地,用来建楼。

记者:还有它很远,大家未必想去。

吴明德:那它的下一步是什么呢?我猜它的下一步就是用香港人库房的钱,先扔下去填海,填海之后它就说“你们不是说不够地方用吗?我现在已经填了给你们,足够建12个太古城了”,那就够地方用了,12个太古城,一个太古城等于住着37,000人,12个太古城就等于住50万、48万人了,即50万人了,那剩下来的呢?剩下来填好的土地想用来做什么?用来建桥、建高速公路呀,我需要去那里建那些东西吗?我为什么不去深圳?到可用那些土地的时候已经是27年后了,深圳也有很多土地,除非一个原因你要出南中国海,剩下来的土地你交给军方,由军方用。

但现在要用香港人的钱,那填来干什么呢?如果不是这样,那就不要搞了,为什么呢?海洋公园,现在告诉你,有4个太古城那么大的土地,可给你建楼房,只不过是现在使用了的土地,还没有用到的土地有10倍那么大,因为从黄竹坑走进去,整个大山头直到后面的山的对面还有一个大海港,附近的海怡花园,那一整个山头,背着的,我们叫做南朗山,如果把它交给发展商,十大发展商马上会说“太好了”,他们马上会把那些土地用来建造成4个“太古城”。

与迪士尼合并 可为香港库房创收4,000亿

记者:黄竹坑站那一带的地皮都是屡创新高,那时中资也去抢,抢到香港历史性的新高。

吴明德:那你说了另一个要点了,黄竹坑站这块土地如果要养它长一点时间,那你要去问它要54亿,54亿又是什么概念呢?最近因为疫情不是拿了2,800亿出来,2,800亿是养活了我们750万人吗,养多久?3个月至半年,2,800亿如果少了两个零,28亿就可养活75,000人。现在你(港府)要用54亿去养活2,000人?喂你(港府)有没有算错了,这数是不是这样算呀?所以有些人说如果海洋公园倒闭会影响2,000人的生计,这只是吓唬你的。这2,000人的生计,我马上可献计,不用担心,马上就会有事情做的。不但有事情做,而且还要多1,000倍的事情可做。因为海洋公园这块地可以为香港的库房带来4,000亿的收入,可以把海洋公园与迪士尼合并。因为迪士尼那边还有很多地方没有使用。迪士尼的大小大概是海洋公园的三分之一。那边附近有很多山头。可以在那边开垦出一个新的海洋公园。

所以可以以地换地,现在黄竹坑的地价会多10倍。为什么?因为黄竹坑是熟地,那边只有迪士尼公园。人家几年才去一次,你去迪士尼玩,去海洋公园玩,有什么问题,你的心情就是去玩嘛。

记者:所以政府应该听一下民间的意见,特别是懂经济的人(的意见)。

吴明德: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吗?我们知道的,就像“狼英”,他为什么要在Facebook上面贴文章表示:大家要想清楚,要是给钱,那将来市场恢复了,那些黄丝又会去到那边(海洋公园)围住游客。

(他这样讲)第一错在哪里呢?香港人不去(海洋公园)吗?第二你以为只有内地人才去(海洋公园)?这不是政治错误吗?我们还没有什么意见表达出来,(狼英)却已经表示海洋公园只是给内地游客的。而且强加于人,说黄丝一定会去(海洋公园)包围(内地游客)。然后搞得好像海洋公园就像另外一个珍宝海鲜坊,最后要关门。你(狼英)这样去想问题,根本就不是一个政治领袖。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刺激你。最好这块土地填平了,到时候他就拿来用了。

记者:给“再出发联盟”使用?

吴明德:“再出发联盟”讲来讲去,就是想找人去支持他(梁振英)去竞选特首。因为接下来的(特首选举)香港人都不喜欢777(林郑月娥),但只有一个689(梁振英)将来会出来参加选举。

记者:觉得689(梁振英)会再次出来参选?

吴明德:对呀!“再出发”就是他689(梁振英)要再出发。他搞“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就是用这个来骗你们。

记者:会不会是董建华再出发?

吴明德:他年纪是太大了,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是他也不得不出来,他也要保住自己的利益。你知道的,不管你是在中国还是在香港,共产统治下的制度就是人不在、权不在,利益也就不在了。

记者:为什么李嘉诚会偏向董建华和梁振英的这个联盟呢?之前李嘉诚是支持唐英年。

吴明德:他不得不支持。人家叫他写个名字进去,那就写个名字进去了。为什么呢?如果你看过《飞越疯人院》这个电影你就明白了。疯人院里面的那些人并没有疯,他们为什么不反抗呢?因为还没到时候反抗,那就先忍下来。等时机成熟了,那就一次性的跳出这个窗户,一夜之间砸烂困住他的这些枷锁,就是在等机会。碍于这个形势,为什么李嘉诚要摆个名字在里面,因为形势的发展就是这样的。

所以这整个的一套事情这样演变,海洋公园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解决我们的房屋问题,未来10年甚至20年的房屋问题,同时也解决了库房的1万亿的问题。因为那1万亿不用丢出去了,不用填海了,地就在这了。就把海洋公园后面的这些山一起交给地产发展商,让他们自己去发挥。那十大地产商就在那边,就像将军澳或者沙田那样,经过30年就变成像现在的沙田,现在的将军澳。何乐而不为呢?所以这是一件好事啊。把(地)拿出来,让全香港人都知道。

那54亿就不要给了,给出来有什么意义呢?藉这个机会就重新设计一整套的方案。计算一下这个收入,如果1万(块钱买)1(平方英)尺算少的话,那就按照1.5万(块钱买)1(平方英)尺,那就相当于6,000亿,1万(块钱买)1(平方英)尺就相当于4,000亿。也就是说省下了1万亿,还可以得到4,000亿到6,000亿,那这个总价值就在1.4万亿到1.6万亿之间。

DSE历史科考学生辩证思维 非对与错

记者:关于考评局历史科的争议,怎么看政府现在的这个态度?

吴明德:这个题目出得非常好。是考中六的学生有没有资格读大学,这个题目用引号把这句话括起来了。这句话就是1900年到1945年日本的皇军对中国有利有弊,“利多于弊”用了引号,问(考生)你觉得对不对?我们很多学生为什么要去读大学呢?就是要进一步训练他看事物可以正反地看、上下地看、左右地看。就看你怎么回答了,不是说你对还是不对,而是看你的思维。看你的思维有没有critical thinking(辩证的)看问题,能不能去找到一些数据或者是事实去支持你的论点,这是重要的。

现在跳出来吵吵闹闹的人就是聚焦在一个点上,1937年到1945年的八年抗战,日本侵华,那当然是血泪史了。所以回答这个问题就看你从什么角度讲,从什么时间上讲。如果立体地回答这个题目,时间整整是45年。从什么人的角度去看?不同的人。从中国人的角度去看,从中国共产党的角度去看,从中国国民党去看,这样才能够回答得比较完美。

譬如说,在1900年至1910年,如果没有日本,我们就不会有同盟会,没有同盟会就无法筹钱,筹不了钱又何来有“黄花岗起义”,没有“黄花岗起义”就不会有后来一连串的起义,那几个革命起义,亦不会有后来的1911年(辛亥革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时的日本是君主立宪制,我们不停想向它学习,而它亦有一个土壤、平台让孙中山可以实行一些事。

从中国人民角度看,这个革命的成功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好了,但直到共产党,革命之后,便发生国共内战,然后军阀割据,以及伪清朝政权的出现,这些你可以逐一批评的,而以下一个重点是,如果没有(日本)侵华,共产党就不会有时间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亦不会有时间、空间去重组它的阵营,重建它的军队,这就是毛泽东后来见所有外宾,61年接见外宾,59年接见日本的来宾,到60年代后期接见外宾,他都要感谢日本的皇军,他说真话,因为他是代表共产党去感谢日本皇军,如果没有这个侵华历史,共产党一早给国民党歼灭了,因为国民党当时花了八成的气力去跟日本抗战,而共产党只出了一分气力,它自己说一分气力用来打日本,其它的气力用来将乡村包围城市,重建它的军力,与国民党斗争,最终它夺取了政权。

下一步是重推国民教育 愚化民众易管治

记者:它不准学生考这道题,是否中共最怕这段历史呢?

吴明德:如果问共产党,共产党会说“要考(这题目)”,因为我们要看看你是否懂得共产党要多谢别人,但你如果作为中国人,即是叶刘淑仪、周浩鼎那些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历史,霎时间见到《大公报》、左报放话,他们跳出来附和,那当然行了,你只会断章取义,日本侵华、八年抗战,用中国人身份去看,这当然是一段血泪史,勾起我们的伤心事,但人家出的题目不是这样的,如果真是这样,人家便会直接问你这一部分,人家的题目是问这45年,题目内容有正有负,有上有下,有左有右,是看你怎样抽取那个时段,从什么团体,或从什么人的角度去看。你说从毛泽东角度看它当然是好事,但从中国人角度去看当然不是这样了,你要这样去看待(这题目),这个是考试,考试是要考核学生是否懂得立体的看这件事。

记者:在某程度上,真理是越辨越明,大家现在会重新审视那段历史应该怎样解读。

吴明德:但要知道,它(政府)为什么要上纲上线呢?这么高调呢?就是因为10年前我们在金钟、人民广场附近,就是因为它想争取的,它得不到,它想推行国民教育,而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呢?它想把这件事变成“无掩鸡笼”(自出自入),然后它想更改香港的历史(教科)书,更改通识科,它想逐步渗透进教育里,它还在用五、六十年前的那一套做法,以为内地的人民看不见外面的事物,然后我(中共)让你(学生)读什么,你便要读什么,最好变成一个愚民,变成了愚民之后,我就容易管治。它(中共)以往是这样去发展,它并不知道香港的年轻人,过去一直以来,一代一代的人,三代人一向都立于中西荟萃的地方,中国文化、西方文化我们可以共冶一炉,再加上近20年我们有互联网,你以为你说什么,那些年青人便会相信吗?他们不会去Google、Yahoo(上网搜寻),他们一上网便会知道很多事情。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