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枪杆子输给了刀把子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三十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习近平先生,你说要“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说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事实如何呢?谁都知道,这在你也就是说说而已。

“新的历史伟业”永是空中画饼,永在遥不可及处。苦难的人群别说是脱贫,就连向党天下求口饭吃,都又像是在与虎谋皮。

“新政”时至今天未创造出任何“新的历史伟业”,倒是让人又跌破了眼镜——热兵器输给了冷兵器,枪杆子输给了刀把子

军改之后,军权在你也还是形同烧火棍,至今未能压制住内乱。在枪杆子刀把子的对垒中,枪杆子节节败退,已然输得一败涂地。

缴械投降的刀把子委实不少,明面上看,枪杆子的胜面似乎大一些。而总览全局呢?却是打烂了一手好牌,输掉了整个战局。

当断不断、投鼠忌器之下,深根蟠结的刀把子更是大量扎出血窟窿,“法治”由此更是成其为传说,整人也整得更是到处呼天抢地。

有了刀把子进行已久的种种铺垫,便也水到渠成,有了更多的胆寒发竖,有了随后香港的宛若战场,有了彼岸台湾的更是去意已决……

刀把子的路数未止于此。没有警渣对李文亮等吹哨人的噤声和打压,又何来世纪瘟疫在全球的大爆发?又何来世界各国的索赔和问责?

枪杆子在刀把子的十面埋伏之下,一再面对的是烽烟四起,覆水难收。刀把子傲笑于阵前,问枪杆子:这等残局,你能如何去收拾?

对总是搅局的某条线,固然可以加大清洗力度,但即便清洗百年又如何?只要还是这样的体制,这“国”,就一定会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被逼进死角的“一尊”,实则鲜有话语权。“法治国家”的国民能否开腔,有无饭吃,不是由枪杆子们说了算,而是由刀把子们说了算。

刀把子和杀人犯长期同穿一条连裆裤,我家被刀把子一再人为饿饭,我陆续给今上写了上百封的公开信,习近平也只能是一声不吭。

就连起码的人性和道德都不讲了的“国”,就连不让人吃饭这么下流的事,都能公然干得出来的“国”,体制不变,就永会是国已不国。

在刀把子的乱拳打死老师傅面前,“人民领袖”早已自顾不暇、一筹莫展。与其说我的申诉是写给习近平,毋宁说我的文字是写给历史。

习近平先生,枪杆子输给了刀把子,这肯定不是“新的历史伟业”,但也算是交战史上的一大奇迹。痛定思痛,不知你会作何感想呢?

习近平先生,内外交困至此,是否可以尝试着放下“制度自信”?弃绝独裁,拥抱民主,于你,于国于民,都只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2020年5月17日写在异乡(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54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