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美中全方位脱钩前景和武汉核酸普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的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随着各国疫情的缓和,新的国际格局也开始形成,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仍然是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川普总统13日在推特上表示,和中共打交道代价巨大,这里面后悔之意是跃然纸上;14日,第二天,他又在FOX的采访中说可以切断所有的中美联系。那么这些是川普的一种情绪表达呢?还是美国下面的政策转向呢?后疫情时代的中美关系会如何走向呢?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您是怎么看待下一步的美中关系呢?因为你看川普总统13日在推特上表示,他说和中共打交道代价巨大,一百个贸易协定也无法弥补因为疫情带来的灾难和损失的生命,似乎他对之前和北京交往是有后悔的意思。

横河:我觉得这是美中关系的另外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个转折非常重要。川普总统在接受FOX采访的时候,他甚至说到可以切断和中国的一切联系,就是美中关系的一切都可以切断。

我们知道贸易协定是美国和中国关系的一个重大转折,但是本质上和原来的前几任政府的绥靖政策有一个类似的目标,就是要把中国规范到世界上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的国际秩序当中去。绥靖政策那个时候是靠宠著、惯着来拉中共;而贸易协定是逼着、打着要中共守规矩,这两个方法是反的,但是目标却是相当接近的。

贸易协定不是脱钩,虽然它最后能起到脱钩的作用,但是如果说真正脱钩的话,那就是美国的政策彻底翻转了,不跟中共玩了,中共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也是美国鹰派一直希望这样的。

实际上这次做到这一步,是中共自己不作不死的劲头。因为本来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完成了以后,紧跟着就是疫情爆发,造成了世界各个国家都受害,所以各个国家质疑中共隐瞒、掩盖、封杀,而且要求调查真相,这个是非常正常的表现,因为责任确实中共是主要的。

结果中共是反守为攻,就用各种方式甩锅、漫骂,对着蓬佩奥破口大骂,人家是美国行政当局的第三把手,在政府这个层面上,总统、副总统下面就是他了,这已经完全违反外交惯例了;然后加强网络攻击,在香港对民主派进行镇压,趁火打劫,对台湾武力威胁,对全世界各个国家谁追责骂谁、威胁谁,这种事情谁能受得了!也就是说本来对中共还抱有一线希望的个人或者国家,现在都绝望了。

有些事情好像中共是占了便宜,但是实际上它占了这个便宜以后失去了信誉,损失更大。比如说现在知道中共在压制世卫组织,要世卫组织帮助它掩盖疫情的同时,它在全世界抢购口罩和各种防疫工具,这样造成后来疫情在世界蔓延的时候,全世界都没有了口罩,都被中共抢购完了。像这种行为最终是让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这种事情做了以后很难让人原谅。所以中共很多时候就是自己把这个事情弄成这一步的。

随着疫情爆发的时间,现在不断的发现还可以往前推往前推,显然中共在签这个贸易协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疫情爆发了,难怪川普总统要生气。因为如果是明知疫情爆发,要赶紧和美国签协议的话,实际上这个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川普绝对现在有受骗的感觉;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政治家认识到,你跟中共是没有办法打交道的,它不是一个正常的政权。

像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就在《纽约时报》上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美国工作离岸的(offshore job),就是把美国工作弄到海外去的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这就是政策的彻底改变。所以美国政治气氛完成全面转向,实际上跟这个疫情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说再也不可能回到原来了。

主持人:这种政策的转向,我们在其它方面也能看的到,之前就有议员提议要求立法禁止美国的退休基金投资到中国企业,但当时一直只是说说而已,没有实现;目前刚刚的消息也是说这个也是实现了。这应该就是美国对中共隐瞒疫情的反击手段之一吧?

横河:对,应该是这样的。其实美国政府对联邦退休储蓄计划(TSP)投入有包括中国公司在内的指数一直不满,去年疫情没有爆发的时候,美国政府就表达过这个不满。但是一个是没有像现在这样子正式提出来,这次是库德洛跟劳工部长说,然后劳工部长正式向TSP提出来的。所以(上次)当时TSP的董事会就一口拒绝了,就是说一定要把这个资金转移到那个指数,就是投资中国公司。

美国政府提出这个担心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从国家安全考虑的,这些中国公司有两类是被美国政府关注的,一类是侵犯人权的,像海康威视,它们生产的监控设备,还有一些公司生产很多产品直接在新疆和其他地区,和人权镇压、民族镇压有关的这些公司;还有一类是生产军火的,因为中共的整体战略是以美国为对手,所以军火都是可能在军事冲突当中要杀死美国人的,也就是说美国任何情况下支持这一类的公司,就等于是一种自杀行为。

另外在国家安全考虑上,这个基金里面有相当主要的部分是联邦雇员和一些退伍军人的退休基金,如果这笔基金投资到中国公司以后,中共就随时可以把这笔基金用来作为要胁和绑架美国政府的工具。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和中共的任何联系,无论是经济的、文化的、教育的、科技的,任何国家之间的正常交往都会、也都曾经被中共用来作为威胁和报复的手段,这是其一。

其二,中国公司不透明,这个已经在美国上市的那些中概股当中被广泛认识了,说广泛认识的话,主要是美国立法者、行政当局和美国民众,其实华尔街是一直知道的,而且他们在知情的情况下帮助那些有问题的中概股包装上市。像浑水公司抓这些中概股的公司造假,一抓一个准,没有失手的时候。据说按照美国标准,中概股百分之九十五到百分之九十九都不符合美国上市标准,如果美国公司是这样经营的绝对上不了市。

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对中国公司上市采用对美国公司同样的要求呢?实际上就是华尔街用输血的方式养肥了中共,把中国公司包装在美国上市圈钱是输血,把美国的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也是输血,只是说两个不同的方向而已。这实际上是,我觉得是华尔街的金融绑架美国政府政策的一种做法。

只是说这一次疫情,美国政府有了一个新的非常充分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在疫情影响下,中国公司的经营和利润都面临着更大的不确定性,所以这一种投资它的收益会达不到期望。当然,美国政府提出来以后,他们第二天就开董事会,就决定停止这笔投资了。所以这一次疫情确实使美国更加看清了中共,他会采取一系列的手段反击,就这一次阻止的这个TSP计划当中的转向有中国公司的这个投资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主持人:那我们以前讨论比较多的就是说美国的供应链会从中国撤退。你看现在美国政府是要求美国公司加快从中国撤离,而且还会补贴搬家费用,所以这个供应链的脱钩是比较明确的。那您觉得下一步会不会是金融脱钩呢?

横河:刚才讲的两件事情和金融脱钩都是有关系的。一个就是要严格按照美国的标准来审计和审查中概股,因为中概股它不向美国的监管机构提交财务报表,就这一条就可以基本上把中概股,即使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全部都让它退市,就赶出去,不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了。

新唐人上一周有一个节目,题目好像就是讲华尔街养虎为患的,它就提到中国证监会的主席亲自跑到美国来做说客,挨家跑国会议员,就跟美国国会议员解释说中国公司的财务报表是国家机密,不能提供给美国。既然是国家机密不能提供美国,那就很简单嘛,当初你根本就不应该来美国上市,当然华尔街是有责任的,现在也可以退市。你不管怎么样,入乡随俗的话,你到美国来就要按照美国的规矩办。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刚才讲的禁止对中国公司的投资,这里头包括联邦退休基金。其实不止这些,就是讲退休基金的话,还有各个州的退休基金都有中国投资的。当然这个不会立刻就完成,因为每个州有自己的法律,联邦也管不了那么多。但是像这种金融脱钩应该是一个趋势。

主持人:前一段时间还有一个新闻就是说,MIT今年提前录取的名单中没有一个是从中国大陆招收的学生。其实这个已经是连续2年的情况了,并不是今年最新的情况;但是今年比较特别的是斯坦福也同时取消了在大陆区的面试。所以很多人就担心说这是不是教育脱钩的一个前奏?您怎么看?

横河:我想这个脱钩将来是全面的,只是说教育脱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有象征意义的事情,它比政治、经济、金融脱钩更有象征意义,也特别具有讽刺意味。因为在美中关系当中,最早就是八国联军进北京之前,美国提出的门户开放政策。这个门户开放政策是美国单方面提出来的,而且主要是对列强提出来的,还不算是美中政府之间的交流。

美中政府层面的真正的交流是美国退还了部分庚子赔款,开办留美预备学堂,就是清华的前身。也就是说美中政府的交流是从教育开始的,而且是美国通过接收中国留学生的方式帮助中国培养现代人才。当然这期间间隔了30年,从1949年到1979年,这个是中共单方面切断的,也就是说有过一次脱钩,是中共单方面脱钩。

现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帮助中国培养人才这一方面,120年以后,中共的统治回到了八国联军之前的义和团时代;而美国开始改变120年前就开始的帮助中国培养现代人才的政策。当然这个政策没有全面改变,但是有这个趋势。这不是美国造成的,而是中共大量的盗窃美国科技和知识产权的方式所造成的后果。

现在美国有一些人提出来说,中国留学生到美国来应该重点学习人文而不是科技。当然他们担心的是盗窃科技知识产权。但实际上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一百多年前,就是洋务运动时期,有人比较过满清政府和日本派往西方的官员他们所关注的学习的内容,就得出了日中如果开战,中国必败的结论。因为满清的官员到西方去是参观工厂、学习工业;而日本的官员是到人家的议会去学习参观、学习别人的制度。这就是一个“用”和一个“体”之间的区别。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这个“体”是什么意思?

横河:“体”就是体制的问题,“用”就是这个实用的技术方面嘛,日本人当时学的体制。现在美国有人说为了防止被盗窃科技应该学习人文。但实际上学习现代西方的管理,包括社会制度、思想方法,这是改变一个国家的根本。但中共实际上它是属于那种短平快,就是说它的制度不想改变,但是它想通过技术来压倒别人。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说美国方面非常担心中共会来偷美国的科技,所以这个脱钩风潮是不可避免的会蔓延到科研技术,这个科研研究的领域,对吧?

横河:现在已经不是会不会蔓延到科技领域,而是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因为在科研领域当中清除中共影响力是比教育还要早的事情。从中共角度根本就不存在正常的科技交流的问题,它有机会就会偷。当然别的国家也有偷科技的,但是那是个人公司的行为。作为国家政策,全方位无所不用其极去做这种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的,全世界也就是中共。所以最后可能也只有切断联系这一条路,就是你只要有联系,你就没有办法。

前几天阿肯色大学有一个电子工程系的主任叫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他是马来西亚人,应该是马来西亚华人。他被起诉电信欺诈,就是说是参加了千人计划,而且试图隐瞒被招募成千人计划。其实他的事情也是很可笑的,他是人家在图书馆捡到一个硬盘,然后交出去说是看一看能不能找到失主,别人一看就是他和中共方面千人计划招募者之间的联系,说我这里现在很紧张、很危险,你们那边要把有关的东西给销毁掉。结果是这样暴露的。也就是说你只要跟中共联系,出卖美国利益也好,它什么方式都可能把你揭露出来。因为那个人其实人家不知道。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一下中国方面的反应,就是面对这些国际压力。北京方面前两天它宣布对79种美国的商品会免除关税,而且就是说去年一年收的也会退税。那这个是不是就对美国示好,想缓解关系的措施?

横河:这方面我觉得是有的,因为现在美国的疫情有所缓和,所以美国政府必须开始审视贸易协定执行的情况。估计在这之前,因为大家都在忙这个疫情嘛,所以贸易协定基本上没有执行,有这个可能性,我没有去检查,因为毕竟这个是川普总统任上完成的一个重大成果。

而目前北京似乎在这个进攻和防守、强硬和示好之间摇摆,当然主要是进攻。你看是全面的,包括在南海,对台湾、香港、世卫组织,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这个源头调查,甚至胡锡进还发出了核威胁,说中国要造一千枚核弹,再加上还有贸易协定,就是在这些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绝大多数中共是取这种进攻和强硬的。

只是这一个事情,当然你可以说是一个信号,但是多半是不得已,就是说它很可能扛不住才这样的。估计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在对疫情要调查、追责的情况下,很可能对贸易协定的落实会非常强硬。所以北京可能抢先来做一些动作,来表示它做了一些事情,以免美国进一步惩罚。因为中共毕竟面临经济大衰退的问题,如果美国在贸易协定方面对中共的执行情况不满意的话,进一步惩罚的话,那么对中共的统治是有危险的。

当然,经济大衰退,其他国家也是,但是因为只有中共是以经济发展作为唯一合法性替代品的政权,别人是靠选举上来的,大不了就选下去嘛,所以说经济衰退对中共政权的威胁比对其他任何国家的政府威胁都要大。

主持人:还有一个事情也是有点让人想不通的,就是武汉在宣布了35天零确诊之后,突然要全市地毯式的核酸检测,要连做10天。您觉得是不是也跟这种国际压力有关系呢?因为官方的说法是说武汉又出现了6例社区感染。但是您知道在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因为6例社区感染就要全市检查,您怎么理解呢?

横河:我觉得武汉这个地毯式的核酸检测应该和社区感染没有关系。现在已经知道了,就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跟SARS完全不同。中共的信息,在中国出来的信息是不透明的,所以我们暂时不考虑。

我们从世界各地疫情传播的情况来看的话,没有一个国家现在是以彻底消灭为目的的,除了台湾,台湾就是说他控制得很好,基本上每一个病例都监控住了,其他的国家都做不到。就是说它的传播基本上就像流感一样的,哪一个国家会说今年流感来了,我把它全部消灭掉,不可能。

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是以控制大规模的爆发,就是避免瘫痪医疗系统为目标的,而不是以零确诊为目标的。而且这么多无症状带毒的传播者,你怎么去查?就是说要把武汉作为曾经的爆发中心,你要做到一例都没有,这个好像对西方大部分国家来说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情。

再加上核酸检测它本身就有假阴性,就是漏测的很多,起码在武汉这样一千万人口的城市,如果你真的开始检验,检测漏掉的,就是假阴性,这还不算是检测试剂质量不好,就是质量好的情况下,它因为(病毒)很低嘛,所以总是有假阴性的。在这样大的城市,如果普遍检测的话,随随便便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人被检测漏掉都可能的。所以正常的思维,他不可能为了6例社区感染,那样子的为一千万人做普查,这不大可能的。

再说,刚才讲的是检测试剂很准确也会漏,那不要说现在中国的核酸试剂的检测的准确性有多少。过去人们不清楚,现在全世界受中国检测试剂的伪劣产品之害,大家都知道中国试剂是不灵的。如果最终检测的准确性不到50%的话,这个检测就没有意义了。

现在武汉,就至少按照中共自己的数据和定义的话,第一波疫情已经基本上过去了,特别是在武汉,疫情已经过去了,再进行这种检测有什么意义呢?我觉得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美国大规模的检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疫情大规模爆发开始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检测的,一直持续到现在。当然,大多数地区现在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开始下降了,这种大规模检测核酸,它是为美国各地抗疫情、全国的资源分配、治疗方案、制订政策等等提供依据的,所以说它跟治疗和控制疫情的扩展有关的。当然最终决策是否完全正确,会有历史来证明,现在谁也不知道哪一步是对的,哪一步是错的。至少美国在做决策的过程当中,他是有科学、医学、流行病学的依据的,而不是拍脑袋的。

现在美国是大规模的测抗体。这个测抗体它的作用不一样的,它是评估人群的感染率,从而逐步开放,为这个奠定基础的。武汉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它是核酸检测,并不是抗体检测,它不能提供人群当中感染率的数据,也不能为开放不开放提供依据。

我刚才讲的美国的这些检测,它都是有明确目的的;而武汉市的全市的检测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怀疑这里有利益输送的问题。那么多国外退货的检测试剂,国内仓促上马的这些生产的厂商,没有背景的可以让他倒闭,那背景很硬的怎么办?会不会是拿武汉民众再割一次韭菜?就是说让每个人都有个检测,不知道个人检测是不是要付检测费?如果要,那就基本上肯定是利益输送了。你想想看,连钟南山都利用疫情来替企业做广告。毕竟很多隔离的都要交费,所以很难确定这个检测是不是要个人交费。

纽约我知道,街上确实是有政府设立的免费检查站,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队,那这几天我看到排队的人少了,看来疫情确实在减缓。

主持人:我们看到中国最近确实是爆发出来一些感染案例,主要是集中在东北比较多,如果您觉得利益输送的话,那为什么在东北不进行全民检测,在那做不是更合理吗?而且就是说为什么会是在表面上控制的很严的武汉市这么积极呢?

横河:这倒是正好说明了这种全民核酸检测它并不是当前防疫和治疗的需要,因为广泛的核酸检测是找出被感染者和传播者,以便隔离和治疗,就是对现在的疫区和潜在的,或者正在爆发的区域,它的意义比较大。而武汉虽然是曾经的起源和爆发中心,但是根据中共的数据,已经那么多天零感染了,它一点都不比其它的地区更需要检测。

所以说这有三个可能性,第一个就是中共说武汉的零确诊,这个数据是假的。当然假不假的话,那它可能整个疫情是减缓的,这个基本上是可以确认的。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各地的地方政府是自己主动比较积极,为什么呢?他需要挣表现。那么各地政府对中央政策的理解是有差别的,就不同的,所以各地挣表现的方式是不同的。那正好可能武汉当局认为全面检测,上面会满意,所以实际上这个跟疫情是无关的。

再一个可能性就是我刚才讲的利益输送,就正好这个利益集团看上了武汉,因为从政治投机和利益这两方面来看的话,武汉都比东北重要;当然从疫情来看的话,那很可能武汉现在没有东北重要。从这几个分析来看的话,它这个检测很可能就是其它多种原因,最不可能的就是跟疫情有关。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