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给谭德塞发最后通牒:30天不改革就终止金援(附全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9日讯】世界卫生组织(WHO)周一召开视讯大会。当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致函WHO秘书长谭德塞,警告如果该组织一个月内不作出实质性改革,美国将彻底终止对WHO 的资金援助并考虑退出该组织。这封信的全文现已公开。川普在信中指出了WHO在中共肺炎(COVID-19)爆发后的一系列错误做法并发出警告。

世界卫生大会(WHA)5月18日以视讯方式举行,防疫成效突出的台湾仍然未被邀请出席这次大会。

川普拒绝了世卫秘书处的邀请,不愿意在WHA开幕时致辞,却在当天致函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对该组织在应对中共病毒疫情的问题上采取的一系列错误做法提出批评。信中发出警告,如果WHO 不能在30天内进行实质性改革,彻底改变其中共“傀儡”的性质,美国政府将把当前暂停资金援助的计划,改为永久冻结金援,并重新考虑美国是否有必要继续保持WHO会员这个身份。

川普在这封信中罗列了疫情爆发以来的14个关键时间点,批评世卫在疫情爆发初期未能正视有关疫情爆发的警讯,甚至可能出于政治原因而不向成员国分享台湾去年底发出的有关中共病毒可能人传人的警告,最终导致疫情在全球大流行。

信函还指出,在疫情已经大规模爆发后,作为WHO秘书长的谭德塞,对于中共政府隐瞒疫情的种种恶劣做法视而不见,甚至还违背事实去赞扬中共政府“透明”;一方面大力赞扬中共采取严格的国内旅游限制,另一方面却反对美国关闭边界或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士入境;当一些非洲国家大使就非洲人民因瘟疫在广州等地受到歧视对待而致函中共外交部后,谭德塞对中共种族歧视的行动不作任何批评,却毫无根据的把台湾有根据的批评他本人处理疫情不当的说法贴上“种族歧视”的标签。

川普表示,上述所有情况都表明,WHO 在面对中共政府时,已丧失了作为一个国际组织所必须具备的独立性。而且世卫组织在应对疫情大流行时反复重申的主张也“非常不精确”,甚至是具有“误导性”的,因此这个组织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革。

川普发致谭德塞信函全文

2020年4月14日,我在美国政府调查世卫组织疏于因应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期间,中止美国提供给世卫组织的资助,这次审视已证实我4月提出的多项疑虑,还发现其它世卫组织应处理的问题,尤其是世卫组织面对中国缺乏独立性,令人忧心。

以这项审视为基础,我们得知下述事项:

  • 世卫组织一直忽视关于病毒在2019年12月初、甚至更早于武汉扩散的可信报告,包括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等发表的报告。世卫组织未能独立调查可信但直接抵触中国政府官方说明的报告,即使有些报告来自武汉内部的消息来源。
  • 最晚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世卫组织在北京的办事处都知道武汉有“重大公卫”事件。在12月26日到12月30日之间,中国媒体以发送给数家中国基因组学相关企业的患者资料为基础,强调武汉出现新病毒的迹象。此外,在这段时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医师张继先通报中国卫生当局,称出现一种正引发新疾病的新型冠状病毒,当时约有180名患者。
  • 隔天,台湾当局向世卫组织通报关于一种新病毒人传人的资讯。但世卫组织选择不与其他国家分享任何这些重要资讯,可能是出于政治理由。
  • 国际卫生条例(IHR)要求各国在24小时内通报卫生紧急事件风险,但直到2019年12月31日,中国才就武汉的数起不明原因肺炎病例通报世卫组织,即使中国可能在数天或数周前就已掌握这些病例。
  • 根据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的说法,他于2020年1月5日通知中国当局说,他已做了病毒基因组定序。这个消息直到6天后的2020年1月11日张永振自己在网络发布才公诸于世。次日,中国当局以“整改”为由关闭他的实验室。连世卫组织都承认,张永振的发文是很杰出的“透明”行为。但世卫组织在张永振实验室被关闭、以及他所宣称于6天前就向中国当局通报病毒基因组定序两事上,都明显缄口不言。
  • 世卫组织在冠状病毒上不断重申自己的主张,而这些主张不是非常不精确,就是具误导性。
  • 2020年1月14日,世卫组织缺乏根据的再度肯定中国所称冠状病毒不会人传人的说法,现在此说法已被揭穿。世卫组织当时表示:“中国当局进行的初步调查发现,中国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没有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此一主张与出自武汉、遭受审查的报告直接矛盾。
  • 2020年1月21日,据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您施压,要您别宣布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紧急公卫事件。您隔天屈服于压力,对全世界说冠状病毒不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仅仅一周后,2020年1月30日,与此一说法完全相反的证据不容辩驳,迫使您改弦易辙。
  • 2020年1月28日,您在北京见过习主席后,称许中国政府在冠状病毒一事上“透明”,并宣称中国设立了“控制疫情的新标准”、“替全球争取时间”。您并未提到当时中国封口或惩处敢于直言病毒消息的数名医师,及限制中国各机构发布相关消息。
  • 即使在您于2020年1月30日迟来的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您仍未能催促中国及时允许世卫组织的国际医学专家团队(前往调查)。结果,这个关键团队等到两周后的2020年2月16日才抵达中国。而且当时,直到行程最后几天,团队才获准造访武汉。尤其是,当中国拒绝两名美国团队成员进入武汉时,世卫组织也保持沉默。
  • 您也大力赞扬中国采取严格的国内旅游限制,却莫名其妙反对我关闭美国边界或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士入境的作法。不论您的说法为何,我仍然实施这些措施。您在这项议题上耍了政治小动作,导致人命丧失,其他仰赖您提供建议的国家,因此延缓祭出能拯救生命、往来中国的旅游限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20年2月3日,您强化您的立场并说,由于中国在保护全球免于病毒侵袭上表现杰出,旅游限令只会造成更多伤害。然而,那时候全世界都知道,在封锁武汉前,中国政府允许超过500万人离开武汉,其中有许多人前往全球各地。
  • 到了2020年2月3日,中国强烈施压各国解除或预先阻止他国祭出旅游限制。您当天发布错误声明,告诉全世界,中国以外的病毒传播是“极少且缓慢的”,“病毒传到中国以外的任何地方的概率非常低”;这助长了中国的施压行动。
  • 2020年3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引述中国官方资料来淡化无症状传播的严峻风险,并向全球表示,“COVID-19不会像流感那样有效传播”,COVID-19与流感不同,主要并非经由“被感染但未生病的人”来传播。世卫还告诉全球,中国证据显示,通报案例中仅有1%的病例没有症状,大部分病例在2天内都会出现症状。然而,许多专家引述日本、韩国等地的资料,强烈质疑这些说法。现在可以很清楚看出来,不断被世卫重申的中国说法,是非常不精确的。
  • 2020年3月11日,您终于宣布疫情为全球大流行;在那之前,全球至少114个国家中,已有超过4000人因此病故,逾10万人染病。
  • 2020年4月11日,几位非洲外交官为了有非洲人士在广州及其它中国城市因疫情遭受歧视一事致函中国外交部。您清楚知道,中国当局正对这些国家的人士进行强制隔离、驱离,并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您尚未评论中国种族歧视的行为。不过,您却在毫无根据下,将台湾有根据的批评您疫情处理不当的说法,贴上种族歧视的标签。
  • 在这场危机中,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对中国宣称的“透明”表达赞扬,这样的举措令人好奇。即使中国处理疫情一点都不透明,您却也加入赞扬中国的行列。举例来说,1月初,中国要求销毁病毒样本,让全世界没有机会取得这项重要资讯。甚至到现在,中国仍拒绝分享正确且即时的资讯、病毒样本,也不愿提供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等重要资讯,持续削弱“国际卫生条例”的功用。直到今日,中国仍持续拒绝让国际社会接触他们的科学家及相关设施,与此同时,却广泛、鲁莽的批评且对其专家进行审查。
  • 世卫并未公开要求中国准许对病毒源头发起独立调查,尽管世卫本身的紧急委员会(Emergency Committee)也背书要这么做。世卫在这方面的失败,促使世卫成员国在今年的世界卫生大会(WHA)采纳“因应2019冠状病毒疾病”决议,呼应美国与其他多国的要求,针对世卫如何处理这项危机展开公正、独立且全面的调查。这项决议也要求针对病毒源头展开调查,让全球掌握对抗这种疾病的最佳方式。

比起这些失败,更糟糕的或许是,我们知道世卫能做得更好。几年前,在另一位秘书长的带领下,世卫向全球展现出它能提供多大的协助。2003年,中国爆发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时任秘书长布伦特兰(Harlem Brundtland)大胆做出世卫55年来的首次紧急旅游建议,建议暂停往返疫情核心中国南部,甚至毫不犹豫的批评中国政府试图透过逮捕吹哨者和审查媒体等手段来掩盖疫情,使全球陷入卫生危机。如果您以布伦特兰为榜样,或许能挽救许多生命。

您和您的组织因应这场大流行病时显然一错再错,对全球造成极大损失。世卫唯一的出路,是真正展现出对中国的独立性。我的政府已开始与您们讨论如何改革这个组织。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我要告知您们,若世卫在未来30天内没有实质重大进步,我会把暂时冻结美国提供给世卫的资金转为永久冻结,并重新考虑美国的会员资格,这是我作为美国总统的职责所在。我不允许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持续资助一个目前显然无法照顾美国利益的组织。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