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东:在美中国学者因揭露武汉病毒遭中共攻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0日讯】白宫顾问诺瓦罗在4月28日直言袭击全世界的武汉病毒“这是一场战争,一场由中共挑起的战争”。而就在这一天,我因为这句话,遭到了死亡威胁,我的车在高速上起火、我的手机被黑了至今没有恢复。我还同时遭遇了被“举报”的攻击。
我是居住在美国加州的中国学者,我曾因政治异议,被中共监禁七年,出狱后又被继续迫害十多年。2018年流亡美国,受到美国的庇护。我来美后在《大纪元时报》写了近八个月的时事评论专栏,作为时事评论人士接受《新唐人电视台》《美国之音》的采访,同时在港台《苹果日报》也有署名时评文章。我参加过神学院学习是一名虔诚基督徒,是亨廷顿图书馆的独立研究学者。到美国以后,我很快参与到了海外的争取自由民主运动的活动中。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的文章,声援香港抗议活动、关注台湾自由民主,不断揭露中共暴政,及时报道民主运动,关注世界正义和人权,得到了很多关注和大量转载。

武汉肺炎爆发以后,出于对中共邪恶政权的痛恨,以及对美国及世界自由民主和天赋人权的关爱。我开始追踪危害世界的武汉病毒来源。

1月份武汉封城以后, 来自中国的我,从17年前亲身经历的SARS病毒爆发以后中共竭力掩盖真相导致大传染,最后被证实来源实验室泄露这样的事实出发,敏感地感觉到这次武汉病毒中共有很多违反常理的做法背后,一定隐藏着更大的罪恶。在经过大量的数据和信息收集以后。我开始追踪武汉病毒感染世界背后的真相。三个月里,我在各种媒体发表了大量文章,追查武汉病毒的生物战真相。

1月我的文章提到《威胁人类最危险的病毒不是CoronaVirus是中共》,2月份我对国际社会发出警惕《专制作恶全球买单》的警告。

那时候,我在等待一个结果,那就是如果武汉封城以后,中共焦头烂额,那说明中共确实是因为腐败的病毒泄漏事故,如果病毒很快被控制,中共趾高气昂,而全世界大爆发,那就只有一个结论,中共是有计划的生物战袭击。而事实恰恰是第二种。所以我就开始追踪真相了。那时候所有的追查还被认为是“阴谋论”。

3月18日我的文章题目是《武汉病毒传播是一场有计划的生物战》;3月19日的文章题目是《他们放毒,用解药控制世界》;3月24日通过时间轴上的相关事件的相互关系,我得出了《武汉病毒背后藏着惊天阴谋》的结论。3月30日我已经明确提出《这就是一场针对美国的生物战》。
这些追踪文章,在国际社会还认为是阴谋论的时候,通过详实的数据,一步步证实病毒来源于中共武汉P4实验室,得出了这是中共为了打击美国和掌控世界有计划实施生物战的结论。

早在一个多月前的这个结论,与最近一周川普总统、蓬佩奥国务卿、白宫顾问诺瓦罗的正式声明提到的中共生物战四大步骤完全一致,而事实上这些结论现在已经被国际社会公认。

4月份的文章是证据的继续累加。4月3日的文章的题目就已经确认《这是一场生物战》,4月6日我根据中共在近期的各种表现写了《从病毒开始,攻陷世界的战争正在一波波推进》 。4月10再次强调这是一场《占领世界的隐秘战争》;4月13日提出了国际社会的安全问题《不驱除大象,瓷器店会安全吗》。4月17日我发布了独家的《来自武汉市民的证据》被大量转发。4月18日的《来自法国的证词,法国会有点后悔吗》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整个控诉证据链。

这时候我知道我已经戳到了中共的最痛处。预料它们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就在隔天4月20,脸书上就有人公开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说要杀了我。同时就有大量污蔑我是中共党员假基督徒的文字出现,发布到很多群。而这些人与我完全没有任何交集根本不认识。

其实在4月14日我已经发现我的脸书账号被盗,发布了不是我发布的文章。而且发的是一篇攻击《美国之音》的文章,我是在看支持者转发时才发现。我及时采取措施修改了账号,并通知支持者警惕。

4月11日我的文章的支持者们成立了一个《正义战阵》的脸书群。这个脸书群的成员来自全世界36国家179个城市。我为这个群体写的公告文《消灭中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正义》,就是写在4月14日。所以这些事件并非巧合。

而事实上从3月6日开始,我就发现我的手机有大量来自中国的骚扰电话。我的手机因为经常有密码被篡改的情况发生,所以在2019年10月刚刚更换了新的iPhone11手机,手机里没有任何中国软件,也没有与中国通过一次话,为了谨慎起见,我还设置了非通讯录静音,突然就发现手机里居然有上千个来自中国的来电记录。我在脸书上已经公布过这些号码的截图。

4月20日被谋杀威胁以后,我也发了公告文章。我以为只是一次常见的中共五毛网络骚扰而已。但是4月26日,因为去支持一些人要捐赠防护物资给美国医院,所以居家令后我第一次出门,我的车在高速上起火了。发动机被烧毁了。

4月28日,我去处理被烧毁的车的时候,检查了起火点,发现了一个完全不知道来源的物品残留物,这就是起火原因。就在我拍照记录以后,我的手机突然变成了失去一切颜色的全灰黑界面,无法使用了。

于是我只能使用备用手机。奇怪的是手机上的所有APP都能转移,就是我发布文章和有支持者群体的脸书账号无法恢复,后来请台湾的一些技术人员帮助,但是恢复出来的是一个只保留了姓名的空账号。有一位在洛杉矶的黑客六级的年轻人告诉我,他追查到了河南洛阳的几个IP地址。我知道河南洛阳有中共解放军军事信息技术学院。它们居然动用了军队?难以置信。

我被与我的支持者群体和我的正义战阵有效地隔离了整整十天。他们知道4月20日中共对我的恐吓,几天后发现我突然失踪,确实被吓到了。而我最后一篇文章是一篇没有完成的半截文章。攻击处理事故和修复手机和解决交通工具,不仅牵涉了我大量的精力,还让我不得不离开家处在病毒感染的风险下。

恐吓、制造事故和攻击手机并不是攻击的最后结束,最近一周,有洛杉矶民运人士传话给我,有“举报”了我。“举报”什么呢?我很好奇,但在我知道,邪恶中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我通过电话和正式文件向FBI报告了我的遭遇。一些关心我的朋友们经过他们讨论和分析,也许还会有更多的攻击和威胁,所以他们会去呼吁也建议我通过公告来自我保护。当然我绝不会害怕。但是我们需要揭露。鬼魅怕阳光,阳光底下的揭露就是对我们最大保护。

我们曾经挣扎在罪恶中共的魔爪下,我们逃离了美国,中共的魔爪依然伸向我们。美国庇护了我们,但我们依然还会因为我们的言论自由遭遇攻击和谋害吗?疫情中我们不添乱,疫情结束我将会同同道,一起向美国总统、国务卿和议员们以及所有相关部门关注正义的人士发起呼吁。不能让美国蒙羞。

戈壁东||05/2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陈汉)

附部分文章标题:
01/27/威胁人类最危险的病毒不是CoronaVirus,是中共!
02/20武汉大疫让专制之恶再次触痛世界
02/21中国复工,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豪赌?
02/23从SARS到COVID-19,专制作恶全球买单还要上演几次?
03/01判桂民海抓黎智英,中国政府武汉封城后全球封口?
03/18武汉病毒传播,是一场有计划的生物战争?
03/19他们放毒,然后用解药控制世界
03/21消失的手机用户中有多少死于武汉肺炎?
03/24武汉病毒背后藏着惊天阴谋?
03/25武汉病毒是生物战 也许不是阴谋论
03/23/专权体制下的人类灾难
03/27连死亡人数都说谎?
03/29警惕中共,美国社会要亡羊补牢
03/30正在发生的是生物战
03/31 中共侨领为什么囤积口罩?
04/02武汉病毒让人类那么脆弱
04/03这是一场生物战
04/06从病毒开始,攻陷世界的战争正在一波波推进
04/08武汉病毒攻陷世界 世界醒悟了吗?
04/10占领世界的隐密战争
04/11 消灭中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正义
04/13不驱除大象,瓷器店会安全吗?
04/17武汉市民报料证明病毒来源p4实验室所在地
04/05经历地狱困境的美国最终会改变世界吗?
04/18来自法国的证词,法国会有点后悔吗?
04/25血泊中的世界该如何修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