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强国”的“大撒币”与“再谈谈”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三十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习近平先生,“强国”当真内外有别。你在第73届世卫大会上所显露的豪气千秋和慷慨解囊,不知又要让多少“强国”人郁闷并无语。

你说,中国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

这种亿金散尽还复来的五陵豪气,这种异族阿猫阿狗皆可受益的修行布施,舍尔其谁?也只有“强国”的高枝之上,才能不假思索摇曳得出来。

党国的国际友爱精神感天动地。不知“强国”的低素质人群,闻听先生此言,又有什么好唧唧喳喳的。党国的“大撒币”,这又不是第一次。

印尼海啸,党国如丧考妣,对国人近于狂热逼捐。当时我作文《海啸后捐款,拒绝盲目和矫情》,鼓噪要国际友爱精神,更要凝眸家园和同胞。

胡温主政时,“强国”再穷不能穷了外国人,对“友邦”孜孜不倦于免债。新华社彼时报称,累计已免除非洲国家欠华债务109亿元,已承诺并正在办理的免债还有一百多亿元。

同样是胡温主政时期,玉树地震惨不忍睹,党国皇恩浩荡,对受灾群众实施生活救助,因灾无房可住、无生产资料和无收入来源的困难群众,每人每天发放10元人民币。

“强国”再穷不能穷了外国人。20亿美元实质不算什么大数目。比如习近平先生曾在2015年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就介绍说,60多年来,中国共向16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近4000亿元人民币援助。

“强国”低素质人群七嘴八舌,说什么本国人民尚且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养老难……此言差矣,以“强国”之语境,即:谁让你生在了“强国”?!

是的,怪不得“强国”对外解衣推食,对内敲骨吸髓。谁让你生在了“强国”?道理就这么简单。五星旗下本就没有说理处,生在了“强国”,就怪不得“强国”“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廖梦君千错万错,曾生在“强国”。因其父絮絮叨叨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终被鬼蜮伎俩所谋杀,死后还要背负了莫须有的污名,在子代父“过”中,被百度总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

廖祖笙千错万错,生在了“强国”,竟想“文以载道”,于是莫名其妙家破人亡,于是被“强国”再三饿饭,以“强国”之思维之逻辑,那也是咎由自取的。

“强国”内外有别。向外“大撒币”20亿美元也好,“大撒币”4000亿元人民币也罢,“强国”从来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而要是让“特控”或“在控”人员廖祖笙免于饥饿,则哪怕已“再谈谈”了8个月,也须是继续了再继续。

超市或菜市场没有“强国”一般的高深情怀,不会因为谁是被迫害人群,就网开一面让其享受半价优惠。我一家老小被饿饭了半年多,索性准备“君子固贫”了,迄今也还得领受“再谈谈”。

“大撒币”几十亿元或几千亿元的干脆利落,较之为着几百元的差距而锱铢必较,从年前折磨一个苦难的家庭直到现在,这实在是大相径庭,其间所展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中国速度”。

有一种超限战叫作“再谈谈”。习近平先生,你也曾从苦难中走来,你也曾遭受过严重的迫害,你能否推己及人,助人为乐,责令你的治下别再纠缠着我家“再谈谈”?够了,这灭绝人性的“再谈谈”!

倘若生在“强国”是一种严重的错误,那么也请公门中人为政宽仁,能及早允许我家修正错误。前几天我已说过了,请让相关方面也给我办本护照,请帮助我家离开疫区,请让我家免于再被虐杀。

习近平不是空洞的符号,习近平该也有血有肉,习近平同样生活在互联网时代。我前后已向习近平公开申诉了上百次。习近平先生,倘若国家不是荒废的,我又何至于求你到现在?

2020年5月19日写在异乡(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56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