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没有的正统国宝 中华民国之玺与荣典之玺(组图)

徐荣 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20日,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副总统的就职典礼上,有总统接受中华民国之玺荣典之玺这一环节。国玺是作为一个正统中国政权立国和政权延续的象征,历朝历代皆有。中华民国虽无帝王,但文明承汉唐宋明之后,疆域继蒙元满清之辽阔,因此仍有国玺存在,是为历史意义传承和国家法统道统的根基。但中共建立政权后没有国玺存在,同时中国历朝皆有年号,包括民国以来以民国元年开始为记的年历,但中共却没有中国传统的纪年方式。如此可见中共政权在中国历史上是如此格格不入。

中华民国之玺

“中华民国之玺”为代表国家之印信,是缅甸翠玉所制。(网络图片)

“中华民国之玺”是代表国家之印信,盖用于国书、批准书、接受书、全权证书、领事证书、领事委任文凭等文件。中华民国之玺是由缅甸翠玉所制,此块翠玉是由陈济棠将军捐赠给国民政府,到国民政府完成北伐、统一全国后,由监制国家关防印信的印铸局,委请局内名书法家唐源邺(醉石)先生与王禔(福厂)先生一同主篆,并监督玉工陈燮之鑴制完成,民国十八年(1929年)双十国庆日启用。

中华民国之玺质地为翠玉,重3.2公斤,玺身高4.3公分,连玺钮部分全高为10公分,玺面为13.3公分见方。玺钮上刻有青天白日国徽,并系有宝蓝色丝穗。

戴季陶曾撰文解释玺钮青天白日国徽的意义:“我国父定青天白日为国徽,其意义之广大深远,已自明显。三民主义即青天白日之用,天心人意皆以青天白日为大中至正之体;而诚正修齐治平之工夫,亦无不以青天白日为楷模。余追随国父者有年,国府议定玺案余亦在席,因略志之,以告后贤。”

荣典之玺

“荣典之玺”,为国家元首授与荣典之印信,是和阗羊脂白玉所制。(网络图片)

“荣典之玺”,为国家元首授与荣典之印信,盖用于勋章证书、褒扬令、褒奖性匾额等文件。荣典之玺在国民政府完成北伐、统一全国后,先由新疆省政府主席金树仁委请和阗县陈继善县长向民间广征玉料而得;民国十九年(1930年)委请新疆省政府驻南京代表广禄与张凤水亲赴南京呈献国民政府;民国廿年(1931年)元旦时,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亲自接见并亲手受呈。此玺亦由印铸局委请局内名书法家唐源邺(醉石)先生与王禔(福厂)先生一同主篆,并监督玉工陈燮之鑴制完成,于民国二十年七月一日(1931年7月1日)启用。

荣典之玺质地为珍贵的和阗羊脂白玉,起初,这块和阗羊脂白玉重达36.5斤,因其带有褐色的糖色,这是和阗山料的标准特征,因此是和阗优质山料中的羊脂白玉,或是在山料与仔料之间的山流水料。荣典之玺重4.3公斤,玺身高4.6公分,连玺钮部分全高为11.1公分,玺面为13.6公分见方,玺钮上刻有青天白日国徽,玺钮边刻有太阳、龙身、祥云等纹饰,钮上系有宝蓝色丝穗。

因为荣典之玺质地珍贵,玺面又较一般印信大,盖用时,为避免玺身受损,以及保持印色均匀,采用拓印方式,即先使玺身固定,在玺面敷上印色后,将文件覆于玺面预定盖玺之位置上,再于文件背面均匀的施予压力,再取下文件即完成盖玺。

荣典之玺由总统府第二局监印官保管,曾经保存于防空堡垒的保险铁箱,后来才改为安置在总统府特别向国外订制的保险箱内。

此外,用于盖印一般文件者,另有一枚专为套印用的荣典之玺印文的木质铜面章。目前在国史馆展示的一枚荣典之玺截角印版,就是1997年依据“印信制发启用管理换发及废旧印信缴销办法”:“缴销废旧印信必须将原领印信左下方截去一角”的规定,由总统府作废截角后转送国史馆典藏的。印版为朱文镌刻,宽13.6公分、长13.6公分、高2.3公分(木质2公分、铜质0.3公分)、重量450公克。

荣典之玺的迁台过程

荣典之玺的迁台过程,与秦孝仪先生有关。秦孝仪自幼继承家学,精通儒学、经史,博览群书,上海法商学院法律系毕业后,赴美国奥克拉荷马大学深造,获人文科学博士学位。他20余岁即受蒋公重用,出任国民党中央党部议事秘书。后再任蒋公侍从秘书职务,深受蒋公伉俪信任。民国卅八年(1949年),正值大陆局势动荡之际,国民党大老郑彦棻特别委托秦孝仪先生把荣典之玺经海口带来台湾。

中华民国之玺的迁台过程

中华民国之玺的迁台,是由王唯石与朱大昌之护送。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春,先总统蒋公引退后,典守印玺多年的沈开暹于南京撤退前即自请资遣回籍,由科员陈光远任其事。同年5月,国民政府由南京迁广州,10月下旬再迁重庆,11月下旬迁成都。当时蒋公由上海抵成都,立即与陈立夫等人紧急会商,12月7日决定迁都台北市,但原发表为第一局局长兼典玺官的彭襄仍滞留香港,辞不肯就,蒋公乃指派王唯石与朱大昌密携国玺与总统印信等先行运台,并负责筹备播迁事宜。

王唯石与朱大昌两人深恐玺印落入敌手,乃洽搭军机,于受命当日黄昏飞抵海南岛等候换机,但因盗匪群起,安全堪虞,两人困居旅店二日夜,玺印包裹置诸枕下,两人轮流看守,须臾不离。

数日后,两人得由海南空军派机飞来台湾,降抵嘉义机场。为避免功亏一篑,两人随即搭乘火车连夜赶往台北,携玺印至国府临时办公处所——圆山饭店,后迁台北宾馆。至三十九年三月一日(1950年3月1日)蒋公复行视事,始将玺印点交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曹圣芬,自此国玺在台湾重新启用。

此外,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在南京“总统府文物史料陈列”室展出的中华民国之玺,只是个蜡质或滑石制作的臆造品,与真正翠玉质的中华民国之玺,无论是在材料、形制与质感上,都天差地别,无法相提并论。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