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母经》预言 2020年大难年内不会结束

作者:荏淑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3日讯】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预想到2020年爆发的这场中共肺炎。此时,回首历史上留下的预言,看到其中预警的人类大劫难惊心动魄,让人惊得冷汗涔涔。历代许多预言竟有一个共同的交集,指向2020年开始的大劫难。过去的农业社会里,每个家庭都会有一本的黄历,竟然也预藏着这样的预言。

地母经

黄历是古来的中国农民历,又称为黄历通书,是非常亲民的“日历”,伴随传统中国人走过了几千年。黄历里普遍都有春牛图和《地母经》也称《黄帝地母经》,它也是一种预言诗。《地母经》是以六十甲子循环排列,每一年配一诗一卜,主要预言该年农作物生产情况,也旁及该年的时运。诗内提到一些地名如吴、楚、梁、宋等等,都是古代地名,对应的都是古代的地域。

《地母经》对2020庚子年的预告如下:

诗曰︰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头年,高低多偏颇。

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开头一句“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个年运了,这一年民众会突然死亡,死亡的人数很多。“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指出了重灾区在吴楚、秦淮,这和现况不谋而合。年初以来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突然爆发、人民暴卒之状已经对应上了诗中描述的灾情。

“秦淮”在古时不是指南京的秦淮河,秦淮河古称龙藏浦,到了唐代诗人杜牧作《泊秦淮》之后才以“秦淮河”为人熟知。秦汉之际,淮指淮河,秦淮指淮河和秦岭这一中国南北农作分界区。淮河干流经过湖北、河南、安徽、江苏四省;狭义秦岭是指陕西南部和渭河、汉水之间山地,广义指黄河长江分水岭。

吴楚指春秋战国时代的吴国、楚国之地。楚地北至秦岭以南的淮河,南至今天的五岭以北,其最盛时西到大巴山,东到大海。吴地,在今长江下游。中共肺炎的始发地武汉、重灾区温州、杭州、上海等都市就在秦淮吴楚这些地区之内。

那么“人民多暴卒”的原因是什么?诗中预言,和水、饥荒、旱灾、劫夺有关。《地母经》庚子年之诗云“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灾情有上半年、下半年之分的态势,下半年比上半年要更严重。

春夏会有大水患,“春夏水淹流”、“秦淮足流荡”,务必留意秦淮“淹大水”。据淮河灾害史所载,近530年淮河流域性洪涝灾害131次,其中洪灾平均3年多一次,尤其夏天梅雨季节很容易形成内涝。此外还有异常的警讯,就是位于秦淮楚地之内的长江大坝近来也传出大坝变形、坝体不稳的警讯。从另一个解读角度看,中共肺炎普遍藉由飞沫传染,造成了中国和全世界的瘟疫灾害,也可视为“肺水”之灾。灾区的人民、染疫的人民都成了拒绝往来户,在工作上、在住家区域到处流荡,无以容身。

诗中预言后半年有饥荒旱灾的大灾难,“晚稻无可割”、“秋冬频饥渴”,而且“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亦即复工频催复产难,民生危机惨重。

中共肺炎从年头爆发之后,武汉最早实施“封城”措施,然后延展到了其它灾区,正常的经济生产活动都停摆了。整个播种的春季都笼罩在瘟疫灾情中,春季的播种和常态春耕受到深重的阻碍,秋收不好是必然的结局。再加上秋行军虫、蝗虫等虫灾的危害,入了秋冬,歉收应已是无可避免之灾。若再有水灾,灾情会更严重。诗中说秦淮、吴楚地方人民的生命、生活将遭到各种灾害、人祸劫夺。若从现实面来看,目前中国东北三省境内感染中共肺炎也很严重,灾情广散更超过《地母经》的预言所示。

最终,2020年之灾难有多严重?《地母经》预卜这样说:“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到了三冬,也就是整个冬天,“山头起墓田”,山上都是坟地,表示会死很多很多人。相比之下,春夏两季的“水淹流”、“足流荡”的灾情还不是最严重的状况。除此之外,这一年还有个恶耗,卜曰“鼠耗出头年”,也就是老鼠带来鼠疫或损害,也会很猖獗。从当下的时点,已知在内蒙古、甘肃等地方,已经发生鼠疫灾情。

《地母经》虽然没有指出庚子2020年出“瘟疫”的字眼,然而所示现的民众死亡灾情是非常严重的。人们最想知道的“灾难何时完?”从其预言来看,在2020年内望不到灾难的尽头。看《地母经》来年的预言,说“太岁辛丑年,疾病稍纷纷”,也就是疾病繁多,接连不断;之后“荆楚米麦臻”,农作收成会好起来,“人民渐苏息,六畜瘴逡巡”,人们渐渐从疾病中解脱过来之后,六畜的瘟疫渐渐减退。然而惊人心的是,预言中辛丑年死亡人数将达半数,世间人的遭遇天差地别,能留下来的人,“快活好桑田”。

《地母经》对2021辛丑年的预告如下:

诗曰:

太岁辛丑年,疾病稍纷纷。

吴越桑麻好,荆楚米麦臻。

春夏均甘雨,秋冬得十分。

桑叶树头秀,蚕姑自欢欣。

人民渐苏息,六畜瘴逡巡。

卜曰:

辛丑牛为首,高低甚可怜。

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如果灾情将如《地母经》预言的这么严重,那么,哪一半的人能留下来呢?这一半人为什么能留下来呢?在这么大的劫难中,能够留下来的绝非概率、绝非偶然造成的。中国传统文化说瘟疫是瘟神带来的,瘟疫是有眼睛的,是对邪恶的惩罚。这一、二个世纪以来,“无神论”伪科学毒害人,让人失去内心道德力量的约束,从而不信善恶有报而为所欲为,使得人类社会的道德堕落得相当严重。前人留下的警世预言,是希望能醒转不信神的人快快忏悔,求神给予自新的机会,走上归善的路,以得到救渡的机会,得以成为“人民留一半”中的一份子。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