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真: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河北当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河北省一直紧随其后,在全国名在前列。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19年近万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骚扰迫害。其中,非法抓捕6109人次(2709人已经回家),非法骚扰3582人次,强制送洗脑班383人,抄家3124人次,离家出走91人。中共冤判789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851场,非法批捕435人,构陷到检察院、法院1137人。被迫害致死的96名法轮功学员。

在被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中河北省666人,排位第一;被非骚扰法法轮功学员中河北省485人,排位第三;被迫害致死的96名法轮功学员中河北省8人,排位第四;被非法判刑的789人中河北省52人,排位第五;被非法庭审851场中河北省65场,排位第五;被非法批捕435人中河北省35人,排位第四;被非法构陷1137名法轮功学员中河北省108人,排位第四。上述几项数据河北省都在一至五名之间,可这仅仅是2019年1年的数据。

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20年4月份,中共非法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1178人,其中绑架508人(288人已经回家),骚扰670人,抄家314人,强制送入洗脑班19人,非法判刑13人,非法开庭5人,非法批捕15人,非法构陷到检察院、法院89人。

其中被绑架迫害中河北省49人,排名第三;被骚扰迫害中河北省156人,排名第一;四月份13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河北省6人,排名第一。在此仅举2019年以来河北省发生的几个迫害案例:

案例1:2019年6月12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孔红云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47岁。2019年1月2日,孔红云给人讲法轮功真相时遭恶告,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在清苑县境内)。

据知情人讲,孔红云3月8日被看守所送往医院,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但是看守所没让她住院。3月10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处于昏迷状态的孔红云送往医院,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这时看守所还不通知家属,医生说是看守所副所长签的字,医生给孔红云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一直靠呼吸机呼吸。再后来医生说:人都不行了,你们还不通知家属?警察才通知家属。

6月12日上午8点多,孔红云家人接到电话赶到医院后,孔红云早已停止了呼吸。

案例2:2019年11月23日晚,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魏起山在河北省秦皇岛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此前,魏起山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3年半,已上诉。

11月23日晚上9点20左右,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匆匆赶到秦皇岛人民医院时,在急诊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遗体,右胳膊耷拉着,全是紫色的;眼睛是半睁著的。

案例3:2019年10月25日,石家庄行唐法轮功学员杨焕平被蹲坑的行唐公安绑架,石家庄桥西分局参与将杨焕平劫至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关押。近期石家庄桥西区法院对杨焕平再次诬判6年迫害。

案例4: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李延春与妻子裴玉贤,2019年5月31日上午在昌黎县法院被非法开庭,所谓的“法官”不让当事人说话,阻挠律师辩护,草草收场。8月27日,昌黎县法院开庭念判决书,非法判李延春7年6个月,勒索罚金2万元;裴玉贤4年,勒索罚金5千元。夫妻俩当庭表示上诉。

李延春,66岁,在40余年的医学专业生涯中,有着丰富的医院管理经验,曾担任过多家医院管理工作,担任院长。他曾发表过20余篇医学科技论文,担任本学科带头人。

妻子裴玉贤,66岁,退休医生,从医40余年,人品朴实善良、为人正派、道德高尚、医术精湛,是中国第一代影像师,她突破了最小肿瘤的早期诊断,在全国首届影像科技成果会上,获得奖励。

案例5:明慧网2020年4月25日报导,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高金萍年前被非法开庭,近日律师收到保定市高阳县法院的判决通知书,高金萍被枉判了7年,但没有通知家属。高金萍已经上诉到保定市中级法院。

73岁的高金萍2019年8月22中午被保定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和保定市竞秀区依棉派出所警察绑架,同时警察抢走她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去年,换社会保障卡时,中共人员停发了高金萍的工资。

案例6:法轮功学员杨素华,家住秦皇岛海港区腰站庄,是个善良守法的好村民。2016年8月29日,她在杜庄大集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随后被杜庄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杜庄派出所,又被强行送到秦皇岛市拘留所,因为体检不合格,拘留所拒收,但是却仍被非法办理了“监视居住”。

2020年4月6日,河北秦皇岛十多个警察没有经过任何程序,突然闯入杨素华老人家中,海港区法院非法在杨素华家里进行所谓的“开庭”。当时家里老伴不在家,只有杨素华和儿子俩人,警察粗暴地压住老人的儿子不让动。杨素华老人就在另外的屋里稀里糊涂地被非法开庭。

4月13日海港区法院又来人,把非法判决书(判刑4年,罚款:2000元)强行送达家中。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主政河北省的历届官员以河北省环绕京畿重地,是北京的护城河为由,把维稳放在第一位,让老百姓吃尽了苦头。法轮功学员成了他们维稳的重点,每到他们认为的重要时刻,即所谓的“敏感日”,法轮功学员就被列为重点监控、打压的对像。

近几年来,特别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酷吏、打手周本顺张越等主政河北省委、政法委期间,迫害形势特别严重。从2019年以来的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数据,我们就知道周本顺、张越之后,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形势仍然特别严重。

在此奉劝河北省那些至今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包括各级党政官员及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直接参与迫害善良民众的所有人员,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做恶,悔过自新,将功赎罪,大疫当前,不要再执迷不悟。为自己留下一条生路,也为家人留个平安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