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恶法大游行” 男警失控抱走女记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5日讯】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数以万计的港人24日走上街头抗争。警方则派出数千警力,施放催泪弹,出动水炮车驱散人群。期间港警多次无故举枪指向记者,更有一名男警抱走一名前线女记者。

中共全国人大会议5月22日宣布引入“港版国安法”,引起国际各界高度关注,香港民主派批评香港变成“一国一制”,中共国安人员可以直接在香港执行中共的法律。

数以万计的港人于5月24日走上港岛商业中心的街头,举行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最大的一次“反恶法游行”抗争。

游行队伍原本计划下午1时在铜锣湾东角道崇光百货出发,沿轩尼诗道(英语:Hennessy Road,又译轩尼斯道)向西游行到湾仔修顿球场,同一时间反方向由湾仔修顿球场沿轩尼诗道向东游行到东角道崇光百货。警方则提前部署了重兵应对这次抗议活动。

中午之前,警方派出2千警力在游行两处起点及终点截查路经的市民,禁止人群聚集。 中午12时半过后,铜锣湾崇光百货外聚集的抗争人群愈来愈多,多是十多岁的少年,部分人手持“天灭中共”标语,高喊“反修例、时代革命、光复香港”等口号。

5月24日,香港民众游行抗议国安法。(Photo by ISAAC LAWRENCE / AFP) (Photo by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16岁的高中学生伍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最近知道北京将会引入“港版国安法”后,才走上街头,现在不抗争,恐怕将来连抗争的机会都没有。她说,如果连自由都没有的话,宁愿死。

40多岁的香港市民王女士带同10岁的儿子上街,王女士在背包上贴上“宁为玉碎,不作瓦全”的中文标语,10岁儿子的背包则贴上英文标语“Help! Where is my freedom?” (救我﹗我的自由在哪里?)

王女士表示,他们上街的诉求很简单,就是争取10岁儿子长大后的自由,她认为引入“港版国安法”后,一国两制没有了,中共国安人员一定来香港执法,香港每一处地方都不安全,而他们没能力移民只好上街抗争。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也来到现场。他认为,香港现有的自由已进入倒数阶段“我们要与时间竞赛。”香港人一定会予以还击,今天就是最好的例证。

男警失控 抱走女记者

随着抗争人群不断增多,防暴警察使用扩音器命令他们散去,称他们的聚集是非法。随后防暴警察多次向抗争者发射催泪弹和胡椒喷雾,并发射水炮车等驱散人群。

苹果日报说,在抗争现场,前线记者多次遭警察无理截查、施放胡椒喷剂、箍颈等粗暴对待。

下午2点左右,大批防暴警察在铜锣怡和街行人天桥上筑起封锁线,不断驱赶现场记者。传媒联络队其后划出一个“采访区”。

同一时间,30多名防暴警察在记利佐治街外巡逻,香港独立媒体报导警方两度在崇光百货外高举蓝旗,有防暴警察随身携带一支大陆制的灭火剂,在记者拍摄时,防暴警察大骂记者是死黑记。

下午约3点左右,警方水炮车在鹅颈桥一带连环发射化学毒液,期间经过没有人群聚集,只有记者正在拍摄的位置时,无故用水炮车向记者发射化学毒液。

还有防暴警察在鹅颈桥底广播时,特别指名穿黄光背心的记者,或已犯非法集结。驱散行动中,亦有防暴警多次无故举枪指向记者。

傍晚有市民在尖沙嘴海港城聚集且叫口号,防暴警察追捕时将多人制服地上,期间,立场新闻一名女记者被多名防暴警用警棍推撞,有警员拍掉她手上的电话,一名男警更从后面大力抱走她,声称该处为封锁线。

立场新闻为此强烈谴责警员行为,将追究事件。

防暴警胡椒球枪疑射伤市民

据《立场新闻》报导,晚7点半,防暴警员冲入铜锣湾鹅颈桥桥底驱散在场唱歌及叫口号的市民,其间有市民被胡椒球枪击中受伤。

防暴警员则在桥底下,大叫急救员进入封锁线帮忙。急救员看见有一男一女受伤,其中一名男子的无名指爆裂,伤口见骨,地上有大量血迹。另一名女士当时只是下班路过现场,大腿被布袋弹击中。

但伤者只能接受轻微包扎,就被警察带上巴士离开,现场遗下大量血迹。

据悉,防暴警员在湾仔骆克道驱散市民期间,一名儿童被射中受伤。当时男童与母亲在骆克道食肆用餐后,离开时被胡椒球弹枪直接射中身体,表情痛苦,受伤位置出现红肿,接受急救员治疗。

综合港媒报导,截至当晚,警方已在港岛区示威活动中拘捕了约180人。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