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中共渗透哈佛大学 扩散影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6日讯】美国加强审查外国势力违规,对美国大学加强影响力。 最近,哈佛大学化学系教授查尔斯·利伯,涉嫌参与中共的“千人计划”并且撒谎,被FBI逮捕。 实际上,中共对哈佛的渗透由来已久。

最近,哈佛大学校报在一篇文章中透露,2015年3月,时任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与习近平会面后,取消了一个原本安排好的、有关中国人权的讨论会。

组织这次活动的是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滕彪,他曾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人权中心研究员。活动开始几周前,哈佛法学院副院长奥尔福德要求他取消活动。

中国异见人士和人权律师滕彪:“他告诉我,我必须取消这次讨论活动,因为哈佛大学校长正在北京与习近平见面。他还提到了哈佛大学与中国机构的合作计划,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取消这次活动。”

滕彪表示,哈佛的这种自我审查,让中共政权的渗透更容易得逞。

中国异见人士和人权律师滕彪:“这是典型的自我审查案例。因为哈佛大学不想得罪中共政府。并且他们希望进一步与中共政府和中国大学合作。”

批评中共政权的记者和作家莫拉·莫伊尼汉,也有类似经历。她在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谈到她在哈佛大学学习期间,因为与教授观点不同而挂科。

作家和记者莫拉·莫伊尼汉:“在我的亚洲研习班上,我的一位教授和几位助教说,中国是社会主义奇迹,西藏在毛的英明领导下发展的越来越好。因此,我写了一篇论文,说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结果我这门课不及格。”

莫伊尼汉后来才知道,这位教授当时正准备签证去中国,不敢支持与中共不同的观点。

大学和学者的这种自我审查,使美国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受到威胁。

美国胡佛研究所发现,中共政权利用校际交流和留学生择校,威胁美国高校。比如,一些大学接待遭中共压制的异议人士来访后,中共就暂停校际交流和留学项目,而中国学生是许多学校的重要收入来源。

据彭博社报导,2013年以来,中共捐助美国大学的资金以合约总额将近10亿美元,其中9370万美元给了哈佛大学。

在中国民众眼里,哈佛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大学。上世纪90年代以来,每位哈佛校长都曾访问中国。

在中共教育部留学基金委的公派资助留学项目合作伙伴中,哈佛大学排在第一位。

而在众多联合培养博士、硕士项目中,有一个项目特别引人关注,哈佛也因此被称为“第二中央党校”。

1998年,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开始为中共培训官员,近20年来,培训了上千名中共党、政、军官员。

其中1998年由中共中组部、国家外国专家局以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联合立项的新世界学者项目,被称为获中共政府认可的最出色的海外培训项目之一。

20多年来,超过150名中共高官参加培训,其中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委员、组织部长李源潮;前中共商务部副部长、海协会副会长蒋耀平;中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中共前陕西省省长赵正永。

赵正永因涉嫌受贿,去年1月落马、今年5月11号开庭受审。他还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在访问台湾时,被当地法轮功学员起诉。

法轮大法新闻中心发言人、哈佛校友张尔平表示,这些项目让中共官员凭借哈佛大学的名义,使中共政权合法化。

法轮大法新闻中心发言人张尔平:“中共杀害的人数超过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受害者的总数。对于中共官员的培训,受训的官员中有些人可能参与了镇压法轮功、基督教或其他异见人士团体的政策,他们不应该在这座校园里受到欢迎。”

美国智库曼哈顿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霍华德·休斯克,曾作为哈佛教授在中国讲授危机管理课程。

最近,他在一篇文章中说:“我认识到,我们可能为更加自由的社会撒下种子,但也可能帮助极权政府获得了合法性。”

法轮大法新闻中心发言人张尔平:“我们不想通过深化培训将这些中共官员的错误,甚至罪行,以及中共镇压政策合法化。”

许多西方机构认为,让中共官员接受自由社会的培训,有助于让他们更加开放和民主。但事与愿违。

这次瘟疫扩散全球,中共掩盖疫情,让许多国家重新评估与中共的关系。

张而平表示,哈佛也应该重新考虑对中共政府的态度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