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闻:瘟疫是必然 一种警示早就到达过世界各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很少会有人想到,2020年一场瘟疫会从中国爆发,并传遍世界。很多人死去了,很多家庭失去了亲人,很多国家对瘟疫的到来缺乏预料、措手不及。

这场瘟疫正在改变人类历史走向,它并非像一些人所想那样,只是一次偶然随机的事件。其实,在此之前早就有警示从中国到达过世界各地。

在过去十几年里,一种前所未见的“怪异”现象,曾经像此次瘟疫一样,从中国发源,来到世界各大城市,人们几乎都读到过关于它的新闻,看到过关于它的刺眼广告,甚至有些人去过现场。

那就是巡回于全球各大城市的人体展,很多人把它叫做尸体展。一些来源不明的尸体,没有人知道他们生前的名字,他们的亲人是谁,他们被一种“生物塑化”的技术做成人体标本,然后被摆出各种姿势,露出肌肉和器官,在全球巡回展览。

虽然这些尸体的生前身份不明,人们不知道他们曾经是谁的亲人,但绝大部分尸体都来源于中国,曾经是我们的同胞。而在中国传统伦理中,将死者遗体展示于大庭广众之下,被视为是一种对死者和他们的亲人大不敬的行为。

1999年,德国人冯•哈根斯投资1500万美元,在中国大连成立了“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

2003年,新华社旗下的《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曾经这样描述当时这家公司的规模:占地近3万平方米的冯•哈根斯公司已经建成了一栋6层楼的行政办公楼以及一个2000平方米的人体标本制作车间,这还不包括一个1000平方米的地下原材料(遗体)保存车间以及人体标本固化车间。

这显然是一笔非常赚钱的生意,因为哈根斯认为公司规模还需要更大,2003年10月13日,哈根斯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说“在未来几年,公司还要追加投资2000万美元,建成2个研发办公楼、2个人体标本制作车间,届时,公司将达到全负荷运转。”

哈根斯为什么要在中国设厂?《瞭望东方周刊》在采访文章中披露:这家公司强调的“我国尸体来源充足,用于制作塑化标本的化学原料及设备费用低于国外2-3倍”,正是哈根斯将生产基地设在中国的重要因素之一。

事实上,尸体的来源的确非常充足,以至于不但让哈根斯赚到了大钱,也让他的偷师之艺的徒弟隋鸿锦发了大财。

2000年,哈根斯的学生隋鸿锦离开哈根斯单干,创办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后为: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双方成为同行业的最大竞争对手。这家公司也做了很多塑化人体标本,并同美国乔治亚州的第一展览公司签订了一个2500万美元的合同,由第一展览公司在美国多州展览。

连党媒也承认中国有两家世界最大的尸体加工厂,2012年8月24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曾发表文章《哈根斯公司人体展览尸源引争议》,开篇就说:生物塑化领域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工厂都位于大连,德国“死亡博士”哈根斯和大连医大教授、大连鸿峰总经理隋鸿锦先后卷入其中,而世界上最大的展览公司之一也牵扯在内。

创办劳改研究基金会的吴弘达先生2012年曾经发表《塑化人体展:事实与反思》一文,文章中说:中国今天成为塑化尸体唯一大国,体现了它的制度与文化的裂缝。自称尸源主要来自德国人捐献的哈根斯,为什么不远万里来中国设厂?他的学生隋鸿锦自立门户后,很快建成了世界最大的人体塑化工厂。这些现象说明了什么?

在网上快速搜索人体展,只要几分钟,你会发现,人体展曾到过德国、意大利、英国、日本、新家坡、韩国、美国,荷兰、乌拉圭、澳大利亚、俄罗斯、波兰、捷克、法国 、墨西哥、以色列、加拿大、西班牙…… ,这远非完全的名单,只要把一个国家名字和人体展一并搜索,几乎总能找到相关信息。

 

东西方文化都认为,瘟疫是因为人们的道德下滑和犯罪。为什么说世界各地的人体展预示了瘟疫的来临?因为它至少说明了两件事。

第一,中国大量不明来源尸体出现,正是处于中共残酷迫害信仰团体时期,而且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大规模的不明来源器官移植也在中国进入高峰,甚至形成了海外大批在本国漫长排期等待捐献器官的人士,花巨资到中国进行快速“器官移植旅游”。在这背后的,是中共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和难以想像的残忍。

第二,虽然在一些地方,人体展在民众抗议下,被当地政府提前关闭。 但在很多地方,还是得以举办,甚至参观者络绎不绝。这也说明了人类社会整体道德下滑,一方面人们忽视了去制止中共罪行,一方面大面积的人群失去了对人类尊严的敬畏。世界各地人体展的收入让设立在中国的尸体加工厂发了财,更变相支持了中共罪恶行为。

二战时,纳粹德国曾经对犹太人群体灭绝,手段残酷,但他们也没有做到把被害者的尸体运到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的地步。但是这样邪恶的事情,却在当今世界冠冕堂皇的发生了,未来的人类会把它视为这个时代的巨大耻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