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独家:密件曝吉林瞒报疫情和密接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6日讯】吉林省新近爆出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二次疫情仍在延烧,中共已重新对吉林市、舒兰市封城封户,甚至“进入战时状态”。不过,大纪元近期获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曝光了各级政府层层瞒报疫情的内幕,并揭示出中共隐瞒疫情的更多隐秘。

吉林疾控中心上报数据 泄漏中共层层瞒报疫情

大纪元获得了吉林省疾控中心,近期上报给中共国家疾控中心的部分确诊病例流行病调查处置报告,发现5月16日当天吉林疾控中心至少确诊了5例有症状的病患,其中一人已经在等待排查的过程中于5月9日病亡。

(网络截图)

也就是说,仅依据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卫健委系统内部的部分上报数据,就可以确认,5月16日吉林省至少有5例新增确诊病例。

(吉林省官网截图)

而中共吉林省卫健委发布5月16日官方疫情(见上图)时,仅报告了“全省新增本地确诊病例3例”、以及“核增确诊病例1例(已病亡)”,合计4例确诊病例。

这一省级“官方”数据,与吉林疾控中心内部上报的5例新增确诊相比,至少瞒报了20%。

不过,大纪元获得的中共防疫文件显示,并不是只有吉林省政府才瞒报。

(网页截图)

中共卫健委发布的5月16日疫情数据显示,吉林仅新增“本土病例3例”,且“无新增死亡病例”。此国家级“官方”数据(3例),与吉林卫健委发布的省级数据(4例)相比,再次瞒报了25%,还直接抹去了吉林省卫健委核增的1例病亡病例。

换言之,与吉林省疾控中心上报国家疾控中心的当日新增确诊数(5例)相比,中共卫健委最终发布的官方数据(3例),至少瞒报了40%。

在吉林省疫情正被世界关注的背景下,仅大纪元获得的卫健委系统的部分数据就揭示出,5月16日吉林省的新增确诊人数中共至少瞒报了40%,而且直接抹掉了新增染疫病亡的数据。足以说明中共官方公布的疫情数据不可信。

此例的关键在于说明了一个事实,即:中共国家卫健委会瞒报;吉林省卫健委也会瞒报;地市级政府上报省卫健委的数据也可能造假;而更下一级的县市级政府亦会如此。

层层瞒报的结果,就是中共最后发布的官方疫情完全丧失了可信度。

防疫文件揭破 中共隐瞒疫情的更多秘密

大纪元获得的这批吉林防疫文件,还揭示了中共隐瞒疫情的更多秘密。

例如,中共吉林省卫健委发布5月13日的疫情数据报称“全省新增本地确诊病例1例”。但大纪元获得的确诊病例报告显示,5月13日当天,吉林省至少新增2例确诊病例。说明中共至少瞒报1例。

而大纪元分析吉林省确诊报告后,更发现吉林省卫健委隐瞒的这1例非同小可。中共瞒报疫情的背后,隐藏着更深的秘密。

 

(网络截图)

文件显示,吉林省疾控中心上报5月13日新增确诊病例2例,分别为叶某艳和李某峰。其中,李某峰被隔离前的轨迹(见上图)很清楚,容易被分析和甄别,报告称追踪到其密切接触者14人。

但叶某艳的情形相当复杂(见下图)。她在发病和被隔离前,有13天的时间是去菜市场卖苞米,期间接触过许多人;而菜市场的环境导致叶某艳的这些密切接触者难以被分析和甄别。事实上,报告显示,中共当局只追踪到她的6位家人,为密切接触者。

(网络截图)

换言之,叶某艳这种病例,背后牵涉到大量的密接者无法被识别,很多人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继续传播病毒。依据现代医学的认知,要保护民众的生命健康,应当及时提醒可能接触过叶某艳的相关人员。

(网络截图)

然而,大纪元分析这批防疫文件后发现,中共发布的5月13日吉林省疫情数据,隐瞒了确诊病例叶某艳。

吉林省疾控中心上报的确诊报告显示,5月16日确诊病例丁某,是5月13日确诊病例李某峰的密切接触者(见上图)。这说明了,吉林省卫健委发布的唯一一例5月13日新增确诊,就是李某峰;而隐瞒的病例,正是叶某艳。

吉林省卫健委为何隐瞒确诊病例叶某艳?

最大的可能,就是叶某艳这种病例一旦被曝光,容易暴露政府无法追踪、隔离潜在感染者,疫情可能失控的现实。

隐瞒这种无法追踪密接者的病例,虽然给中国民众的生命健康带来重大危险,却成为中共维稳的政策选择。

实际上,仅据中共卫健委发布的“缩水”数据,吉林省此轮疫情的热点、舒兰聚集性疫情,已感染49人,其中46人确诊,另有1461名密接者被隔离。不过,经过各级政府的层层瞒报,中共发布的疫情数据只是冰山一角。

大纪元曝光的吉林省防疫文件,揭开了中共隐瞒疫情的两个秘密——如果不能解决问题、那就掩盖问题;同时,层层瞒报的后果已令中国民众身处重大风险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