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斌:美国是中国的敌人吗?拨开仇美的迷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如果一个国家只允许一种声音,那么,谣言也会成为真谛。

自2012年18大交接以来,新老班子都提出不走邪路,这邪路就是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为了说服民众,还暗指美国“亡我之心不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美国扮演了什么的角色,有目共睹。人家提供了资金、技术和市场。可以说没有美欧的合作,就没有中国经济的繁荣。当然,任何合作都是互利的,美国和欧洲也获得了相应好处。

武汉瘟疫爆发后,外交部的几只战狼含沙射影,竭尽造谣污蔑之能事,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就把美国打造成与中国不共戴天的敌人

朝俄最早关闭边界,她们不掷一词。但对后来停航的美国却牢骚满腹,嘟嘟囔囔。那位赵家人利用职务之便,把武汉病毒说成由美国大兵带来。另一个则叫嚷,美国没给他们任何援助。这几个轮番发言的战狼,有时像怨妇,有时像泼妇,有时又是长舌妇。把谣言和谩骂的本领尽兴发挥,美国就这样又成了中国的敌人。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不光国内被屏蔽的良民、团民相信这些鬼话,就连在美国留学的小粉红,甚至拿美国退休金的精英也坚信了发源地就在美国。

CCTV动员了所有的火力对美国国务卿蓬皮奥一阵扫射,接着又把火力转向前总统顾问班农。美国官员一下子成了人类公敌。这还了得!难道你CCTV就代表人类?

我们不禁要问,美国与中国分居在地球两侧,一个白天,一个黑夜,相聚甚远。打起架来,胳膊再长也碰不到对方。这两个国家怎么会成了仇敌?如果真的那样,这仇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为了阐明历史事实,我们不妨从一个故事说起。

1879年,美国第18位总统格兰特将军访问中国,受到直隶总督李鸿章先生的盛情接待。李发现格兰特将军的手杖十分精致,上端有一颗巨型宝石,周围又镶嵌著一圈小宝石。将军见李大人爱不释手,便说:“如果您喜欢,我可以把它送给您。但我需征得美国人的同意。”

将军言而有信,把赠拐杖一事嘱托家人。1897年,李中堂顺访美国。在欢迎李的宴会上,格兰特夫人当众提到“赠杖之约”。征求与会者同意,当即把手杖送给中堂大人。

这个故事虽然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但他们各自代表了中国和美国。因此这也是中美两国之间的友谊。当时,美国年轻富有,而中国则伤痕累累,贫穷落后。美国并没因此小觑中国。和他们所推崇的人权一样,国与国平等。

美国对中国的援助远不止一根拐杖。他们用庚子赔款创建了至今还值得炫耀的清华;他们帮助中国修建了至今还是一流的协和医院。美国还通过教会帮中国建立了燕京大学、汇文大学、华北协和女子大学、圣约翰大学、金陵大学等等。无论你怎么嘀咕瞎想,这些援助也不像一个敌人的所作所为。

在民国期间,许多美国人的名字都应该刻在历史教课书上。这些人里有在中国传教办学的司徒雷登先生、在中缅边界抗日的史迪威将军、指挥中国空军美国大队的陈纳德将军、为中国内战调停的马歇尔将军等。

在抗战期间,美国曾向中国提供贷款和武器。大家都记得第一夫人宋美龄女士在美国的演讲。抗战胜利后,美国承认中国在二战中的地位,使中国成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

从满清到民国,美国一直是中国热情慷慨的朋友。抗战的胜利离不开美国的支持援助。日寇的投降也离不开两颗核弹的威力。那么美国到底在什么时候成了中国的敌人?

1949年,共产党取得政权的时候,正值二战结束不久。国际关系新格局分为两极,出现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毛泽东投进了苏联的怀抱,把曾经是中国的朋友的美国当成了敌人。因此在某种意义上,美国是毛泽东选择的敌人,他又强加给中国人一个观念,即美国是敌人。历史已经证明,苏俄不是可靠的朋友,美国也不是永远的敌人。

这时的敌人还只有概念的意义。到了越南战争的时候,中美则成了真刀真枪血溅沙场的敌人。

二战结束后,朝鲜以北纬38度为界,分为南北两部分,各立政府。北部亲苏,南部则亲自由世界。

朝鲜人民军在1950年6月25日以反击侵略为由越过三八线大举进攻韩国。长驱直入,攻陷汉城。这时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介入,以仁川登陆扭转战局。在战况逆转的情势下,中共在10月决定派军入朝参战。中美之间从此结下梁子。

中国的新政权刚建立一年,经过八年抗战和四年内战,伤痕累累,民不聊生。毛泽东此刻又让中国卷进一场国际战争,开始一次豪赌。经济负担占国民产值的1/4,令几十万中国青年丧生。结果,跟美国成了战场上的真实敌人,还拥立了一个世袭的金氏王朝,让朝鲜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中国冒着生命和经济的损失,最后打个平手,于1953年签订停战协议。

越南战争使得中美不光是意识形态的假想敌,还成了决战疆场的仇敌。这个敌人又是毛泽东一手制造的。人民不过是牺牲品,跟着他吃苦受罪。

越南战争后,中美之间也不是一点来往都没有,1954年到1970年,北京政权和美国之间在瑞士日内瓦以及波兰华沙共举行了136次大使级会谈。当然会谈只流于形式。

从50年代后期,中苏两党产生分歧,开始对立。中共于60年代初连发九评,批判苏共的修正主义路线,把自己当成马列主义的忠实信徒。到60年代末,苏军大兵压境,还在东北边界的珍宝岛发生冲突。这时毛泽东的一边倒路线遭到沉重的打击。俄国人靠不住。

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权衡利弊不计前嫌,向还是毛泽东统治的中国亮出了橄榄枝。他的破冰之旅打开了关闭20多年的铁幕。从此中美之间又恢复往来。毛泽东在贫困交加的时候,接受了美国。从此化干戈为玉帛,两国开始友好往来。

1979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中美建交。邓小平访问美国,同时,中国开始派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到美国学习。中美两国领导人也开始互访。这个曾经被意识形态分开的两个大国开始和平共处。

兹后,虽然摩擦不断,但两国关系基本上走势平稳。对中国友好的不光是美国政府,美国人民也伸出了友善之手。他们热情地接待中国的留学生,他们领养了数以万计的中国孤儿。其中多为女童,还有不少患有先天疾病的弃婴。显示出信封基督的美国人的博爱精神。相比之下,中国人确实还缺乏这种崇高的风尚。

东方大国的“改革开放”和中美间在商务、技术、文化的密切来往促动了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新局面。这新局面的特征就是第一和第二世界的国家提供投资、技术和市场,第三世界国家,包括中国提供资源、原料和人力。这样先进的国家可以帮助落后的国家,同时也可以得到价格低廉的商品;贫穷国家可以提高自己的生产力,同时增加外汇收入。我们不得不看到,中国的崛起跟这全球化的局面不无关系。中国人应该认识到只有改革开放才有出路,只有维持发展跟美国的友好关系才能使经济形势持续稳固。

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战停停打打,反复进退,好不容易达成了初步成果。没想到武汉病毒从潘多拉盒子里钻出。中国不从病毒出现的地方彻查,反倒污蔑美国军人把病毒带到武汉。加之中国对疫情信息的隐瞒和封锁,激怒了美国。外交部发言人和CCTV开始对美国公开使用了敌人,这样仇视的字眼。事情还没有结束,我们不知道中美危机能不能再一次化解,还是继续为敌。吾等只好拭目以待。

自1949年以来,中美关系摇摇晃晃走过了70多年。至少有一个事实,我们应该承认:跟美国为敌的时候,我们穷;跟美国友好的时候,我们富。如果为了人民的利益,统治者抛开一党专制的陈腐教条,中国和美国能够友好下去。

归根结底,美国是不是中国的敌人呢?我们不妨采用数学的反证法做个简单的推断。如果没有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暴动和49年的无产阶级专政,美国会是中国的敌人吗?

答案:不会。

换句话说,美国不是中国的敌人,而是中国共产党的敌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华夏文摘/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