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冤狱 法轮功学员刘宏伟坐着轮椅出狱

文字整理:李洁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6日讯】2019年10月24日,刘宏伟终于坐着轮椅出狱了。被警察打瘫的他在狱中度过了13年的艰难岁月。他的腰椎严重变形,腰部、背部几乎彻夜疼痛,心脏、头部时常剧痛,满口只剩下几颗牙,眼睛看东西模糊……

今年54岁的刘宏伟是吉林省吉林市人,因修炼法轮功于2004年9月被绑架、遭酷刑折磨致命危后走脱,遭非法通缉;2006年10月23日,再次遭绑架。三天内他被警察施酷刑致瘫,仍被关押;随后被非法判刑13年,强制送进公主岭监狱。

无论使用什么招术,看守所、监狱都不能让他“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我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每个细胞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你说你们还有什么办法转化我呢?”刘宏伟对费尽心机来转化他的人这样说。

上北京 被关进劳教所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9月6日,刘宏伟和妻子于立新(1997年开始修炼,于2002年5月13日因不放弃修炼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带着当时5岁的女儿刘佳慧再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夫妻俩被抓,转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刑拘42天。

2000年9月6日,他第三次进京,再次被抓,转到吉林市当地派出所,被警察铐在铁椅子上长达17个小时;后又转到看守所,因他仍不放弃修炼,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2001年12月27日,刘宏伟被转到吉林省所谓的“转化基地”,即最邪恶的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他拒绝转化,大队长陈立会、警察中队长李军等四五个警察用镐把毒打他全身的各个部位,用电棍电击肛门等敏感部位。

他始终不放弃修炼,于2003年12月11日从劳教所出来。

生命垂危 流离失所

2004年9月16日晚,刘宏伟被吉林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昌邑公安局运河里派出所警察孙壮、刘国平、唐艾军,片警郭强绑架。

派出所所长王加力等人对他酷刑逼供。他拒绝配合,被毒打致腰部受伤,心脏病严重发作,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吉林市医院抢救。

3天后的凌晨,在24小时被两名警察看管下,他从医院抢救室走脱。从此,他被吉林市非法通缉,开始过上了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

刑讯逼供 迫害致残

2006年10月23日,吉林市公安局国安、国保、刑警大队的十多个警察,在穆萍(刘宏伟的再婚妻子)老家吉林省桦甸市将他俩绑架、抄家。他背包里的一万多元现金被抢走。

当天下午,他被劫持到位于吉林市船营区越山路的吉林市刑警支队养犬基地(又称犬队)。在一间特制的房间里,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他在那儿被铐到一个铁椅子上。

吉林市国保警察狄士刚对刘宏伟说:“吉林市的多个法轮功(学员)都是我弄死的。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说出我们需要知道的情况,二是被整死。”他答道:“你这两条路我都不走!”

狄士刚、在场的王姓处长、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长都兴泽和刑警队的警察,一起上来给他灌芥末油。几个警察死死地按住他,用铁器硬撬开他的嘴,他的牙齿被撬得松动了。

他的嘴被撑开后,他们把芥末油挤到矿泉水瓶子里,使劲往他嘴里灌。他被灌得无法喘气,拚命挣扎。芥末水被呛到他的气管和食道里。

几个警察还用绳子勒住他的头使劲往后拽,让他丝毫动弹不了。他几次被灌得晕死过去,这样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我虽生不如死、痛苦万分,但我始终有一念,我绝不能说出一个同修,让他们和我遭受一样的痛苦。”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警察狄士刚又对他说:“我再给你用满清十大酷刑,看你说不说!?”

狄士刚,都兴泽等警察把他双手反扣,把其上半身固定住,让他双腿伸直。他们在他双腿上垫一块布,用一根2米多长带螺纹的钢筋,平放在他的双腿上。钢筋两头站上人,来回在他的双腿上滚动。

他浑身颤抖,全身大汗淋漓,痛彻骨髓,使他几乎晕过去……就这样几个来回,他的双腿已近残废,血肉模糊。

警察们还不甘心,又把他的双手铐在背后,给他头上戴上钢盔,用很粗的铁棒子从后面猛击头顶钢盔。当时敲得他震耳欲聋,两耳出血穿孔。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明慧网)

他们再给他穿上厚厚的衣服,把他双手反铐,踹倒在地上,用铁棍子猛击他的腰部。警察轮番使用这几种酷刑,使他精神几近崩溃、思维已近混乱。

直到25日晚10点多钟,经过近三天两夜的酷刑折磨,他已全身不能动弹,身体接近残废状态。三天两夜,他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

期间,还有几个所谓公安电脑专家,强迫他说出电脑的密码和有关数据,他不予回答,最后他们也没能打开电脑。“我虽承受至极限,但我已无畏生死,决不说出一个法轮功学员。”

他们看到几乎用尽了一切酷刑也不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强迫地按刘宏伟的手在所谓的笔录上签字。他被酷刑逼供近三天两夜,10月23日被绑架的,他们却在刑拘票子的日期上造假,把抓捕的时间改为10月25日。

25日晚11点多,近残废的刘宏伟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看守所一看他的情况,拒收。吉林市公安局长刘培柱亲自给看守所打电话,强令看守所收人、关押,并告诉看守所,诬陷刘宏伟是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中最大的“头”。

刘宏伟的妻子穆萍也在“犬队”遭受酷刑,警察们用拖布杆在她两腿上踩,来回滚动,给她灌芥末水等。到看守所后,她绝食抵制迫害,每天都被看守所警察、恶人野蛮灌食。

在吉林市看守所

写控告信

在看守所,刘宏伟开始给驻看守所的检察官写控告信,控诉吉林市国安、国保、刑警支队警察对他三天两夜的酷刑逼供致身体残疾的过程。因他那时手已经不能写字,就请同一囚室的犯人代笔,他口述全过程。

过了几天驻所检察官到囚室找他了解情况,他据实相告。吉林市国保警察狄士刚为此还到看守所当面威胁他:“你再敢乱告,我就把你再提出去外审(指在看守所外迫害)。”

当船营区公安分局警察王守义提审他,要他在逮捕书上签字时,他拒绝。当船营区检察院公诉科长高明要他在起诉书上签字时,他同样拒绝。高明就在看守所内对他污言秽语,他义正词严当面制止。

他还利用机会给副所长丛茂华、狱警等讲他遭受迫害的经历、法轮功真相、善恶有报的天理。

一天,看守所内一位年轻的杨姓狱警对他说:“能不能告诉你们外边的人,把我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榜名单上拿下去?”他善意地告诉狱警:“那你今后就善待法轮功学员吧!”

放风时讲真相

一天,他利用在铁笼里放风的机会,高喊:“我叫刘宏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酷刑迫害,迫害我的警察是吉林市国保支队警察狄士刚、昌邑国保大队警察都兴泽……”

那时整个看守所的人几乎都能听到,那一瞬间空气仿佛都静止了,整个大院都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听他高喊被迫害的真相。连看守所大墙上成排巡逻的武警战士都停下脚步,静静地听他喊。一直到他喊完整个被迫害的过程,都没有一个人制止。

等到下次再放风时,看守所不敢让他出去了。他还告诉看守所几个送饭的师傅记住“法轮大法好”,相信大法的会带给他们福报,他们大多数人都欣然接受。

“转化组”未达到目的

2006年末,当地政法委特意组成里一个“转化组”,派几个人到看守所内提审刘宏伟,逼迫他放弃修炼,出卖法轮功李洪志师父,并说这样就不起诉他了,配合完了后,他们就可以放他回家。

这种谈话持续了几个小时,他当时严词拒绝,说:“我把大法师父当成我的父亲,这世上哪有真正的人为了自身的暂时利益而出卖自己的父亲?”他们又接着和他说了许多,他根本不为所动。后来他虚弱的身体几乎支持不住了,他们才结束谈话,把他送回囚室里。

他当时找到当班狱警,告诉“转化组”的人逼迫他放弃修炼,强迫他谈话几个小时,是变相的体罚、迫害。看守所的当班狱警说:“我们惹不起他们,我们管不了。”

庭审中的较量

2007年6月,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对刘宏伟非法庭审。他坐着轮椅被四个法警抬着上了法院的车。前面是交警车鸣笛开道,接着是刑警支队的车随行,中间是他坐的法院的车,后面是国保支队的警车随后,如临大敌。

审判长宣布开庭后,刘宏伟看到两位律师和公诉人高明,还有中共省人大代表,省高法、省高检和国保警察都坐在庭审现场。

当审判长问刘宏伟有什么要求时?他当庭要求更换公诉人——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高明。审判长问其原因。他说公诉人高明在看守所对他污言秽语、无理谩骂,不适合当公诉人。审判长宣布休庭。

之后,换了一个女审判长。她在开庭前私下里对他说,更换公诉人的要求没有被批准,还说让他配合一下,让他们尽快开完庭,“因为你们的案子我们没有自主权,只能听上面的指示。”

再次开庭时,他的两位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当法官无理制止时,为他辩护的女律师据理力争,告诉法庭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是律师的权利。审判长一看当庭制止无效,就再次宣布暂时休庭。

在这期间,政法委的官员找到他的律师不知道说了什么,再次开庭时律师可能受了政法委官员的暗示或威胁,不再说话了。

刘宏伟当庭告诉公诉人高明:“你今后要学会尊重他人,不要再满嘴脏话。”高明理亏无语,满脸通红。当他宣读起诉书时结结巴巴,当时审判长不耐烦地说:“快点念!”

在庭审中,刘宏伟发现了在旁听席上有一个曾迫害过他的国保警察,就当场高声告诉法官,酷刑迫害他的警察就在现场,要法官将他绳之以法,法院庭审草草收场。

回到看守所后,他被非法判重刑13年。他依法进行上诉,几天后,根本没有庭审,法院寄给他回复,维持原判。同囚室的其他刑事犯都骂:“就因为信法轮功就被判了13年,这是什么世道啊!”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