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防疫严 麻州却成美第4大疫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麻州一度执行了全美国最严格的防疫封闭政策,但其染疫人数仍居高不下。

依据维基百科的统计数据,麻州的染疫人数在4月下旬攀升至全美各州第三,到5月22日为止,仍以超过9万的病患数高居全国第四疫区,仅次于纽约州、新泽西州和伊利诺伊州。麻州的染疫死亡人数也已超过6000,高居全国第三。

与此相对应的是,麻州一度执行了让商家抱怨不已的严苛防疫政策。在“Wicked Local”媒体5月6日的一篇报导中,麻州零售商协会主席赫斯特(Jon Hurst)说,麻州的防疫指令可谓全国最严。当时,就连纽约都允许一名店员在关闭的商店内处理网络和电话订单,而麻州却不允许。

但是,自从3月实行这种防疫指令以来,麻州的疫情仍一度加速恶化,令这个约700万人口的海湾州成为美国最大疫区之一。为什么严格的封闭政策没有奏效?

5月16日下午的一场抗议或许能带来一些启发。当时,数百麻州人在州长贝克(Charlie Baker)的宅邸前呼吁解封麻州。“Camp Constitution”执行长舒特莱夫(Harold Shurtleff)和其他参与者在现场指出,麻州政府轻信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中共,如今还在“做他们(中共)要我们做的事”。

麻州政府的亲共立场,正是疫情恶化如此迅速的根源。

放任中共政治活动

在前文《麻州亲共带来防疫漏洞》中,我们已分析了麻州无视中共隐瞒疫情,附和中共“防疫大外宣”,以及进口劣质KN95口罩所带来的风险。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次防疫过程中的亲共态度,只不过是麻州政府亲共习惯的最新一次体现。

自前州长派翠克(Deval Patrick)2007年上台后,一直到现在贝克州长执政时期,越来越多由中共控制的项目在麻州立足,麻州官员也日渐漠视中共的人权劣迹。

2006年,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U-Mass Boston)成立了州内第一家孔子学院。它从2007年11月开始运营。在接下来几年里,麻州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剑桥睿智拉丁学校(Cambridge Rindge and Latin School)等校也成立了孔子学院或孔子课堂。

2006年12月,派翠克州长访问中国大陆。据《波士顿环球报》报导,派翠克及随行的学者、企业家与中方人员探讨了贸易、科研等合作问题。随行的一名生物科技公司高管称,与中国的合作不会为美国的生物科技工作机会带来风险。随行的UMass医药学院教授梅洛(Craig Mello)被聘为清华大学荣誉教授,他还希望在中国设置一个与UMass合作的生物科技中心。

2016年10月,麻州议会与中共领馆合作,在州政府大楼内举办“中国日”活动。据中共驻纽约总领馆的新闻稿,麻州州长、众议院临时议长及二十多名州议员皆出席了这次活动。中共总领事则在会中宣传中国的经济发展、中美合作等消息。

“中国日”在麻州落地生根。从此以后,中共官员每年都来麻州政府大楼宣讲,向麻州一众高官传播其政治观点。在2019年的“中国日”中,会场摆放了“中美建交40年”图片展。

在2019年麻州“中国日”活动中,中车公司(CRRC)到场宣传。但是这家中共国有企业为麻州制造的地铁车厢3次出现故障停驶。(刘景烨/大纪元)

除此之外,每年“十一”前后,中共领事馆都会协同亲共侨团在波士顿市政府广场升五星旗。麻州和波士顿的议员参与捧场,亲共侨团组织成百上千的人围观。

去年9月29日,众多大波士顿地区的居民、中国大陆人权人士、香港人、西藏人、维吾尔人、台湾人等民众齐聚波士顿市政府广场的升旗现场,抗议中共的人权暴行。抗议者质问与会的麻州参议员和波士顿市议员,为何参与中共的活动。“Camp Constitution”、“Super Happy Fun America”等尊重美国传统的组织还抗议波士顿市政府允许共产党升旗。

麻州官员参与中共的活动,以上仅为部分实例。与此同时,许多官员却消极地对待中共的人权暴行和中国人追求自由的努力。

2019年下半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然而,波士顿市政府却拒绝让香港人和支持者们在市政府广场升起“黑洋紫荆旗”。据香港活动人士许颖婷介绍,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这不是正式的香港旗帜”。

2016年,波士顿法轮功学员陆女士向麻州议员提出,应发起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议案。但是,麻州议会的法律顾问却要求她去掉与法轮功相关的字句,理由是“话题敏感”及“州政府不应干涉联邦的国际政策”。因此这个议案不了了之。

2018年,陆女士又开始在麻州议会推动“S.2441器官移植道德法案”,希望麻州立法限制人们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当时,麻州参议员宾加利(Joe Boncore)虽然同意协助提出这项法案,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审核、修改文字”。

与此同时,陆女士多次向宾加利及其办公室职员揭露中共的人权暴行,却没能阻止他多次参与中共支持的政治活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去年9月29日的中共升旗仪式。面对麻州反共人士的舆论,宾加利匆匆离开升旗现场。陆女士说,参议员办公室人员随后感谢她多次提议不要参与中共的活动;而参议员也在10月正式向议会递交了“S.2441法案”。

恢复传统 支持自由

如今,中共势力对麻州政府的渗透可谓严重,但麻州毕竟是美国民主自由思想的摇篮。这里发生了“波士顿倾茶事件”、“勒星顿枪声”等美国独立革命的重要事件,也有举办过革命者秘密会议的芬钮厅(Faneuil Hall)。麻州人不论对内还是对外,向来有着崇尚自由的传统。

1989年“六四”惨案发生后,时任波士顿市长的雷夫连(Ray Flynn)在波士顿中国城建立“天安门纪念碑”,刻文为中国民主运动献身的中华儿女致敬。

波士顿华埠的天安门纪念碑。(刘景烨/大纪元)

2003年6月,时任麻州众议员的华殊(Martin Walsh)联合24位众议员和2位参议员,发信支持受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

2003年12月温家宝访问麻州期间,中共人员多次试图阻挡《大纪元时报》记者到机场和码头采访,并提出诸如“不在采访名单”、“防止抗议滋事”等借口。麻州官员则提出新闻自由原则,并证明《大纪元时报》记者已获得进场许可。他们在请示州长罗姆尼(Mitt Romney)后,要求中共人员让路。中共人员一意阻拦的情况下,波士顿警察出场带大纪元记者入场。

到今年,在麻州政府公开配合中共“防疫大外宣”的背景下,仍有一批尊崇传统的民众站出来谴责中共隐瞒疫情、迫害人权的恶行。今年5月16日,数百民众齐聚斯旺普斯科特镇(Swampscott)的贝克州长宅邸,呼吁解封麻州,并谴责中共的恶行。

“Camp Constitution”执行长舒特莱夫(Harold Shurtleff)说,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扩散,还谎称病毒源自美国,因而我们应当把这个病毒正名为“中共病毒(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

“中国共产党杀害自己国民的人数,比希特勒和斯大林加起来都多。然而,我们却做他们让我们做的事?!”他说。

十多年来,麻州政府日益亲共,已做过许多中共政府乐意的事。他们放任中共的政治渗透,忽视中华民国,忽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忽视千千万万正在追求自由的中国民众。正因为这样,这场针对中共而来的瘟疫才会迅速侵蚀麻州,令麻州政府的严苛封闭政策形同虚设。

但是与此同时,传统的力量正在抬头,民间对自由的呼声、对中共的谴责正在日益壮大。听从民众的呼声,摒弃中共的邪祟,这是麻州政府重归美国传统价值的机会,也是当前防疫驱瘟的一大良策。

本文只代表个人的观点和评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