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专家:港人只剩两条路 川普也别无选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7日讯】中共拟强推港版国安法令国际舆论一片哗然,几乎一边倒对香港人可能丧失迄今享有的所剩不多的自由和权利表达了极度的担忧。德国的香港问题专家迪特(Heribert Dieter)接受德媒专访时坦言,如今香港人只有两条路:要么沉默认命、要么拚死反抗;美国政府则必须阻止北京的这个举动,否则就只能取消美国给予香港的特别待遇,在这个问题上川普(特朗普)别无选择。

刚刚从香港返回德国的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专家迪特教授26日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时,首先对中共政府决定强行给香港制定所谓“国安法”表示很“很震惊”,他直言,中共此举明显是给香港在国际上的特殊地位“画上了句点”,是朝着背离“一国两制”及告别香港现有体制和特殊地位“迈出了一大步”。他说: “这意味着,那个我们所熟悉的香港走向终结。”

迪特分析,中共之所以会在当前这样的时间点作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香港去年延续数月的示威活动让北京非常紧张,害怕这种势头会延烧至中国大陆;其二,去年11月的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败,北京当局害怕今年9月初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会重蹈覆辙,那么通过香港立法会来对涉及国安的条例进行改动的可能性就不复存在了。

此外,当前世界各国都忙于对抗各自国家的中共肺炎疫情,有些自顾不暇,中共认为这个时候推出港版安全法,来自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压力可以有所减轻。

迪特强调,根据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国有义务维护香港的自治,而现在中共计划中的港版《国安法》即将打破这个原则,这对于国际社会而言“警笛已经响起”。

他特别提到,美国在大约30年前通过了《美港关系法》,正是根据这部法案,美国政府给予了香港有别于中国大陆其它地区的特别待遇,但这种优惠待遇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必须维护香港拥有部分自主、或者说至少让香港拥有司法中立,如果北京继续像现在一样对香港内部事务进行直接干预,那么美国总统就不得不取消香港的特别待遇,“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总统没有自由裁量的余地,他必须这样做。”

在谈到“港版国安法”可能给香港带来的政治影响时,迪特表示,出现香港示威者与政府之间的对立愈演愈烈的情况“是可以想像的”。

他分析指出:首先,去年的抗议活动至今仍没有得到让香港人满意的结果,很多香港人对上周一份据称来自独立委员会的报告袒护警方在去年抗议期间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和绝望,在加上今年以来的疫情,让许多香港人都感到无力、失望,而这种复杂的情绪可能会导致一些人“有所行动”。

迪特说:“对于港人而言,如今摆在眼前的只剩两条路:要么沉默、接受命运的安排;要么选择进一步反抗北京。”

最后,迪特呼吁西方民主国家在香港的问题是必须有所作为了,尤其欧盟,不应该仅仅是对于香港事态发展表示“遗憾”,而是应该与美国一起“反思其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核心价值”,采取实际行动支持民主制度,为香港以及香港民众的自由权利而作出努力。

他表示,西方民主国家与中共这样一个“日益咄咄逼人” 政权之间的对抗是不可避免的。在太长的时间里,欧盟都沉溺于幻想中,试图同时与美国和中共政府都保持“良好、紧密的关系”,但是事到如今,如果欧盟“不想出卖自己灵魂的话”,就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继续与这个专制政权保持关系。现在欧盟没有中间路线可走,

他说:“欧盟在2019年3月的战略文件中已经清晰的与中国拉开距离,将中国视为体制竞争者,现在该是对这些初步评估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国际社会对中共拟推出香港版的“国安法”发出的谴责之声正在高涨,已经有23个国家的198名政要联合发表声明,呼吁西方民主政府团结一致对抗中共极权专制。

德国媒体《世界报》的主编日前发表的一篇署名评论文章则直言,“香港就是德国西柏林”,中共对自由造成的威胁远比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带来的问题更严重。

文章称,“我们迟早会战胜中共病毒,但是北京当局对权力的追求却始终是一种危险。”文章强调,“独裁和专制总是试图使用暴力的方式将越来越多的人归于自己的管控之下。世界历史就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能够阻止独裁专制的不是绥靖主义,而是坚定不移的铁腕。”

而《大纪元》的报导指出,亲眼目睹了中共病毒疫情给美国造成的巨大灾难后,美国民众已经感受到中共极权在对美国人的致命威胁,而港版国安法的推出,更加强化了美国民众的反共民意。这一切决定了今年11月美国大选后无论谁当总统,“强硬对付中共”都必成为美国未来的国策。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