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全球顶尖病毒学家染疫 后遗症严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30日讯】全球顶尖病毒学家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刚被任命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的特别顾问,负责处理与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相关事宜。不过近期他差点因中共肺炎丧命。虽然已经出院,仍留下不少后遗症。皮奥特究竟为何会遭受这般折磨?一起来看看。

差点因中共肺炎丧命的皮奥特告诉媒体,至今一到晚上,他仍虚弱得没力气说话。

在4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皮奥特一直在抗击传染病,也获得诸多国际殊荣。英国《金融时报》称他为“本世纪顶尖的病毒学家之一”、“全球卫生领域的传奇人物”。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患上中共肺炎。

皮奥特4月份确诊,一度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虽然非常痛苦、寂寞,但他病得没力气说话。

一周后,医生允许他出院,居家治疗。

然而,他并未摆脱病毒控制。

出院后不久,皮奥特开始肌肉萎缩、全身无力,呼吸困难,他不得不再次就医,被诊断为肺纤维化,是免疫系统过度激活导致。

一直到5月2号,皮奥特都在接受大剂量激素治疗。这让他可能无法幸免于下一次重度感染。

他还被发现心动过速,每分钟心率达170次。

皮奥特指出,这就是中共病毒被低估的破坏力:它可能影响人体内的所有器官。

他觉得,这是病毒对他的复仇。

前美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萧恩博士表示,从整个疫情流行趋势来看,皮奥特应该认真反思。

前美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萧恩博士:“大家都看到,这个疫情随着(中共)一带一路传播开来,是不是跟很多国家、个人跟中共政府的合作,是有关系的?”

出生在比利时鲁汶的皮奥特,27岁时成为率先发现埃博拉病毒的研究者之一,扬名病毒学界。

1995到2008年,皮奥特担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执行主任期间,曾多次访华,并赞扬中共。

2001年11月,皮奥特参加了第一届中国艾滋病性病防治大会,还专程赴山西参观。他接受中共党媒采访时提到,现在中国艾滋病感染者主体,是共用针头的吸毒者,但从长远来看,通过性行为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将大大超过吸毒者。

萧恩:“(皮奥特)他其实也是相当明确,中国艾滋病疫情很大程度,从90年代开始的血液传染的途径,很多中国的艾滋病患者是因为献血过程中被污染造成的感染。中国(中共)政府后来表面上也说,我们要杜绝这个事情,取缔了在河南一些地区的非法献血站,所以人们以为这个事情过去了,其实并没有终结。后来很多血头,非法的献血站转移到像广西、云南那一带。”

被称为“中国防艾第一人”的河南医生高耀洁,向媒体披露,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播途径是采血和输血,而并非因卖淫、性接触或吸毒传染。

在她看来,中国因卖血经济而蔓延的艾滋病血祸,像一场屠杀。根本原因就是中共不诚实。当地腐败官员担心疫情一旦曝光,他们参与此类勾当的罪过也会受到惩罚。

那么,皮奥特为何要听信中共说辞,替中共站台呢?分析认为,这是中共渗透联合国机构的又一例子。

2005年2月的新闻发布会,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亚洲开发银行表示,亚太地区艾滋病形势恶化。但皮奥特却特别表扬了中共领导人的所谓重视及消除艾滋病的决心。

2006年“世界艾滋病日”到来前夕,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卫联合发布报告,对中共再度提出表扬。报告依旧忽视了中国因采血和输血导致感染的途径。

2008年9月,皮奥特一行再次访华时,表扬了中共各级政府的防艾工作。皮奥特还向中共卫生部国际司、疾控局和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负责人颁奖。

这是他担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以来,第9次访华。皮奥特也被北京大学医学部授予了荣誉教授。

萧恩:“ Piot作为一个国际专家,去中国那么多次,却没有真正去深入了解,而只是配合中国(中共)官方做一些宣传。你替一个邪恶的政权为虎作伥,欺骗百姓,纵容他们的罪恶,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罪业。所以自己被感染了,不管说这个病毒是不是有针对性,对他们自己来说都是一种报应吧!”

萧恩说,就算不被感染,皮奥特也应该从职业道德角度去思考,和中共的合作到底应不应该。

2010年,皮奥特出任英国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院长。2015年9月,中国“国家级热带病国际联合研究中心”,在这所全球顶尖的公共卫生学院挂牌。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