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美国全面反击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30日讯】【热点互动】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美国全面反击中共?

川普(特朗普)总统在今天(5/29)的中国主题新闻会上,宣布将全面取消美国对香港的特别关税地位,制裁中共及香港个体官员。这是一个对中共全面反击的信号吗?

嘉宾: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先生
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热点互动】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美全面反击中共!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保?美国会动用SWIFT金融制裁的大招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5月29日星期五。川普总统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将全面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地位,并且就损害香港自治的一些中共官员和港府官员进行制裁。那么这是发出了全面反击中共的一个信号吗?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解读川普总统这个最新重大的政策讲话。两位都是通过skype连线,一位是南卡大学爱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先生,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观众朋友还是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或者在视频下方留言,发表您的看法。谢田教授我想先请您来谈一谈,您对川普总统今天不到10分钟的讲话,您看了之后有什么样的感受和想法呢?

谢田:首先川普的团队昨天就把这个风声都放出来了,大家都预期期待值都很高,都在看川普针对香港的局势会端出一道什么样的应对的措施。今天出来以后,他整个团队从外交、安全、经济、财务、财经都一起亮相,并且他讲话的时候非常的坚定、果决,基本上没有拖泥带水。讲完以后,率着他的一众人马直接就走了。

主持人:很有气势啊!

谢田:很有气势,气势非常足。这个宣布非常震撼,你看大家都很严肃,如临大敌那样站在那。这个肢体语言显然是他们精心布置过的,就是说非常丰富,肯定是在明确的表达川普对香港局势,对中共现在在香港做一种非常强力的不满。并且这些宣布的举措,也都非常有实质意义,跟原来预期的差不多,但是非常明确,从取消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到这种科技、人才,甚至跟世界卫生组织切断联系,甚至遣返中国的留学生,切断中共继续偷窃美国科技的一些渠道。

非常非常令人震撼,我想中共肯定是半夜都在研究这个东西。对他们来说,我想他明天早晨,或今天晚一点,他们应该会出台一些措施了。但是我想这个目的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对应的举措,可能只会骂骂人而已。

主持人:好,那田园博士您怎么看川普今天下午这样的一个讲话,您觉得他发出什么样的信号呢?

田园:对,这个从媒体的报导,以及川普团队传递出来的消息,我个人对这个讲话是相当期待的。但是我知道这个期望也不能太高。今天这个川普总统讲话里面,他的大部分的将要采取的对中共这种措施,都是处于这种拟议性质的,只有两个比较实质性的行动。这个实质性行动的之一,就是完全和世界卫生组织切断关系。第二个比较实质性的举动就是要把一部分在美国求学,或者是访学的中国人,不准他们再继续入境,不准他们继续完成他们的学业。

他们这些涉及的敏感行业可能将来会被中共用做军事用途,所以这两点是非常实质性的举动,可以立即开始执行。但是其他的一些举措,像要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啊,像对中共违反香港自由这些高官进行资产冻结和人身的这种禁止入境,这种惩罚呀,这些都处于拟议中,当然你想一想这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美国他是一个讲究治国方略大家要商量商量再商量,不会像中共那样一拍脑袋,什么意见,只要是大头一拍脑袋,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所以川普总统在这些比较非实质的这个措施宣布之后,其实就是说我们将要开始去研究这些举措,究竟要怎么样实施。所以对于这部分我想我们还是要拭目以待,看川普政府究竟会拿出什么样的举措来,对这个中共的冲击有多大。

主持人:是,但这个大方向是有了,所以我想问一下谢田教授,之前有人曾经说,看川普今天会释出什么样的一个制裁,如果仅仅只是说制裁一些个人,或者说降低暂时取消香港进出口的关税。那么很多人认为这其实是象征性的,但如果真的是动到了香港的优惠全面特殊的地位的话,那其实是实质性的举措。所以我们看到今天川普,他的讲话中心意思也就是说,要全面的考虑取消香港这样一个特殊关税地位。

那这个地位就包括涵盖很多方面的东西,不仅是这个进出口,还包括货币方面的,还包括旅行,还包括签证。所以我想先问您一下,我们看到说这两天香港的民众其实已经在开始大量的兑换外币,特别是美元。我们看到说有很多人去把港币兑换成美元,或者说是把自己的账户从中资银行,换到外资银行。您觉得美国如果他真的是开始全面实行取消香港这个特殊优惠地位,会不会影响到美元和港币的挂勾?那么对于港币以及人民币的汇率会有多大影响?

谢田:首先是港币要跟美元挂勾,他自己的汇率挂在美元身上,用固定的利率。当然你挂得住挂不住,世界很多国家都想这样做,但是你是否能挂得住,话句话说,一旦你货币出现汇率大的波动的时候,你有没有能力来捍卫你的货币。所以你这个挂勾能不能挂稳,还是不得不放弃。以前很多国家也想跟美元挂勾,但是后来放弃了,挂不住,因为他没有那么多强劲的出口外汇来支持他自己的货币。

那香港做得相当的不错,相当的精彩,它就一直很稳定的挂住了美元。暂时这有个问题就是,这是建立在以前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它有一个作为金融中心和大量的金融机构、银行业在这边运作,给它提供了大量的金融业的产业。香港还是自由港,他有一些高度发达的物流,运转、转运、航运、空运、海运。他自己还有一些制造业,比如现在相当不错的一些小的制造业。那这些都构成了在支持港元,支持港币。

还有一点,它实际上是做唯一个大陆很多产品的出口的一个渠道,或者是一个窗口吧。这些都支持了港币的地位,让它可以跟美元挂勾。美国国会说去不让你跟我挂勾,或者按我的汇率挂勾,但是现在如果一旦香港失去这个自由港的地位,没有这个特别关税的地位。不过关税取消的话,现在具体执行的时间问题。我想现在可能还有几天的时间,我们会看到更多的港币会流出,也更多的港人会把资产换成美元,港币贬值压力会非常大。

一旦全部取消的话,香港就跟中国大陆的其他的城市一样,深圳、上海没有什么区别。那就是说现在贸易战中,美国对中国施加的所有关税,都会同样施加在香港的头上。这样的话,香港的制造业马上就没有竞争能力。还有一个他做为物流、转运、航空运输、海上运输,这些产业也会马上失去价值,会纷纷破产。没有金融中心的位子银行资本开始外流的时候,港币肯定会大跌。我看到前不久中共好像最近把10万吨黄金运到香港,准备帮助港府来捍卫港币,他们实质上已经知道可以预见的前景。

但是这个港币他是没办法永远支持下去的,一旦他没有金融中心和实体经济的支撑的话,他可能保不住。他想再继续挂勾的话,挂勾的成本太高的时候,他就不得不脱勾了。我想只要中共在香港这种高压的统治,这种专制延伸的现状不解决的话,不转变的话,港币可能就慢慢向人民币靠拢,甚至有可能消失掉。

主持人:我想问您一下,因为中共现在那边已经放风了,比如说像有一个香港的财政司长,他就说我们已经为美国的制裁做足了准备,特别是金融方面。我们香港有4千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银行的资金很丰富等等。他说他这个已经做好了准备,肯定没有问题的,您怎么看呢?

谢田:香港现在每年的贸易,我看到最新的2018年的数字是1万1千亿美元,其中包括6千亿的出口,5千多亿的进口。他说他有4千亿的话,大概就是支撑不了一年的进口都支撑不了。并且现在马上已经开始,人们把港币转成美元,在开始抛售港币了,下一步我觉得很快马上就发生的是,这些人据说有高达上百万几百万的港人准备离开香港。这些财产、资产的抛售出来以后,这些香港的资产可能是几百万亿数量的水平。

这些钱都要换成美元出来的话,港币可能就受不了了。所以中共除非愿意把自己的那些所有的他的几百吨的黄金都运过来,几千吨黄金运过来,或者把它全部外汇储备拿过来帮助香港,它是帮不了香港。

主持人:那田园博士也请您谈一谈,您怎么看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对香港在金融方面的影响,除了当然就是港币、人民币这方面,如果您有什么补充也可以讲。那么其他金融方面的影响也请您谈一谈。

田园:对,川普总统他在讲话中提到的这些措施,可以说是对香港经济的这种几个非常重大的板块,都有很多的冲击。比如说刚才谢教授已经提到了一些,比如汇率的问题。那么最近瑞士信贷它就发表了一个报告,说估计如果说北京真的要强行通过这个所谓的国家安全法,然后要把权力机构、暴力机构派驻到香港之后,那么很多的港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香港。那么据他的估计,瑞信的估计,说这些人撤出香港之后,要拿走的港元将近5千亿港元。

那么就这一个举动,就可以让香港的外汇储备减少1/7,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波动。除了汇率之外,香港经济他主要有四个重头,一个是贸易,一个是金融服务,另外一个是旅游业,还有最后就是一个专业服务。那么像贸易,美国和香港之间的直接贸易其实并不是很大,但是通过香港转口到美国的贸易额是相当相当大的。如果香港不再是对美国的贸易不再是零关税,不再是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那么香港做生意的成本立刻就会上来。

那么香港的转口贸易显而易见,一定会肯定会受到相当大的冲击。金融服务那肯定是首当其冲,很多的国际金融公司在香港都设有分支机构,很多中国大陆的公司在香港也有很多金融、银行、保险业的分支机构。如果这个金融业受到中共的这种极权统治,金融业首先是会撤离这个城市。那么旅游业也会受到美国国务院他的出行的禁令的这种影响。那么如果以后去香港,现在去香港是美国人、英国人他们是免签证。

可是以后如果需要申请签证的话,就会出现很多的问题,那么大家也许就不愿意再去了。除此之外,除了对香港这些经济板块的强烈打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香港现在是世界上杠杆率最高的一个地区。什么意思呢?他们的银行业的总贷款,是香港自己的GDP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的8.5倍到9倍。那么一旦有一个,如果回顾一下当年的2013年的欧洲的债务危机,回顾一下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你就会想到这个杠杆率和冰岛,和2013年的爱尔兰和塞浦路斯,差不多是不相上下。

那么如果一旦有一个波动,那你的多米诺骨牌就会倒下来了。当年在欧洲爆发的时候,欧债危机就是按照你这个银行贷款规模,和你这个国家GDP的比值,依次这么倒下,依次这么进行下来的。所以一旦出现这种亏损迹象,这些国家的主权债务都被引爆了,那么现在香港也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主持人:好的。谢田教授也请您谈一谈,有关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到底会受到多大的影响,现在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说美国这样一个全面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基本上意味着香港在金融中心地位就没有了,香港经济甚至就完了。但也有人说,不一定会这么惨,只是一个程度的问题。比如说欧洲、日本他们对香港的优惠地位可能并不会马上取消。那么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他可能受到影响,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不至于就没有了。

所以在您看来,到底他这个金融中心地位会受到多大的冲击?资金的外流,人才的外流,外企的撤出,会有多大的规模。

谢田: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在出于保中共也好,为中共洗地也好,为中共站台也好,肯定会在淡化或弱化这次的对香港撤销金融地位,或撤销自由港的冲击的影响,他肯定在弱化。但实际上这个冲击是非常非常之大。这个涉及到我们刚才谈到港币的问题,这个港币肯定会出现巨大的,短期内会出现巨大的波动,或巨大的贬值,或强烈的贬值。中共肯定会保,但我不认为中共有足够大的,足够强的实力,可以长时间的去保下去。

因为这样很快会耗尽他自己的外汇储备,也包括黄金储备。对这些香港的各大世界各地的各国来的银行资本来说,他一旦发现香港真的是像中国大陆一样,而他们在资金流动马上就要面临着他们在上海、北京或深圳,那种资金流动的限制。还有那些监管,那些共产党完全可以通过任何借口,以国家安全的理由,就可以把它这些银行资本给没收的话,这些人肯定会走,并且这些人走的时候,他是不会高调,他会悄悄的很快就走。

因为这个银行资本的转移是非常方便的,根本也不需要香港银监会的批准,也不需要告诉任何人。至少现在还是自由流通的嘛,他可能办公室、办公楼还没退掉,但是资金马上就会移开,这个离开以后,慢慢下一步这边就要裁员,银行就要裁员。银行大批裁员,银行刚才田园也说过,银行、金融、服务业是香港主要的支柱产业。这些银行一旦离开,因为在香港没办法履行金融中心的作用了嘛,融资也好,贷款也好,或者是搞期货,他都没办法做。

他离开这些,香港的房地产,就会带动香港房地产的崩盘。崩盘以后,物价会上涨,香港他自己并不能生产很多他自己需要的,七八百万人需要的一些各种各样的商品、食品、货物,那这些会导致物价上涨。下面就是金融和人才流失的问题了,我想很多人可能高达上百万人,很可能有英国护照的或美国居留权的,马上这些人会转到伦敦去。其他那些人可能会转到新加坡,会转到台湾去。这些人当然会带着他的钱走,也会带着他的房地产。

现在谁又能够把香港的房地产变现带出去,那谁就是国王,最厉害的。这些人走了以后,也会带动还有一波人实际上是香港的知识菁英。我看到就是说美国政府已经准备,特殊这种EB1的计划,向这些香港的科技人才,高校的研究人员教授人员开放。总共可能会看到大概相当于两三百万人的,香港最有钱的人富人,还有高端的菁英和人才,全部都离开香港。那剩下的话,那就是非常的可悲了,没有资金也没有人才,并且也没有了未来的技术来源。那对中共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对香港人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

我想香港人自己都很清楚的知道,所以他们说这是最后一战,他们知道要跟着香港一起灭亡,跟香港一起灭亡他们就不会让中共轻易的逃脱。对中共来说就将失去对外融资、投资的渠道,不光是资金来源渠道,还是中国很多技术进出口也是通过香港来的,这个渠道也斩断了,甚至连国家安全情报的来源也斩断了。

中国本来过去几十年,我看它比前苏联共产党国家优越的地方就是有香港这一个窗口,才可以给它带来西方的资金、技术和管理方法,现在看来等于中共自己把自己的眼睛挖掉了,或是把嘴巴堵死了,这对中国的打击和中国经济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我看川普还不只是警告一下而已,看来直接马上就投入运作了。

主持人:是,川普的讲话只是设定一个政策,但接下来就是各部门具体执行的问题,他这个讲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我们会这么做。田园博士,请您谈一谈有关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多大影响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不是一个信心的问题?

田园:对,信心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中共把自己的暴力机关建到香港之后,如果用国家安全法全面控制香港之后,瞬间就会给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带来好几个非常大的风险。第一个风险就是政治风险,这是系统性风险,你只要进入这个区域、这个城市,马上就会面临这个风险,不管你是谁。现在的香港是一个自由经济体,它的自由度非常高,连续多少年经济自由度都排名全球第一,但是现在是慢慢受到中共侵蚀,金融中心的地位可以说是一点一点被消弭。比如说司法独立,法治环境非常优秀,它实行的是和英美接轨的大陆法。

现在慢慢的不但香港司法体系受到中共的侵蚀,现在香港的警队基本上已经变成香港公安。它的法院系统在通过国安法后也会遭到明显地破坏,很清楚一点就是,以后如果中共说你触犯了国安法,中共暴力机关可以直接在香港逮人,直接把你弄到大陆去,以前还要遮遮掩掩搞一个交换,让港警先把你逮捕,后来直接搞成铜锣湾事件私下绑架。

如果国安法通过之后,中共的绑架就会变成公开的,这是很恐怖的事情,所以在政治、法治上面都对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造成严重的威胁。第二点,刚才谢教授已经提到,说了相当多关于外汇方面的事情,就是香港港元和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现在香港它是一个自由市场、自由港,它不实施任何金融管制,只要资金合法出入,香港是允许你自由出入的。不像中共,什么东西经常性项目啦、资本账户全部都是要控制起来,因为中共经不起任何金融上的重大波动。

香港还是一个低税收的地区,金融政策也非常全面、成熟,你可以在这个市场非常轻松的融资,有很多企业到这里上市,如果出现港府要捍卫和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或者中共不想让香港金融市场有这样的自由,它一旦实施这种金融管制的话,比如说中共害怕外资从中国大陆通过香港出走,它就会实施金融管制。如果一旦实施金融管制,可以说就是把香港金融中心的自来水管彻底关掉了,如果关掉,香港就变成另外一个中国的城市,怎么样再去做国际金融中心?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还有一方面就是香港有一个特色,它的房地产业和金融业捆绑的程度非常非常之高,比如说它的贷款里面现在,我刚才已经提到它的银行总贷款是香港总资产的8.5倍。其中在银行总贷款里超过30%都是跟地产有关系的,在过去的几次危机里面,只要是地产崩盘它的金融业就会受到非常大的打击。现在面临着一个政治周期的到期,政治周期就是在1987年刚传出香港要移交主权这个问题的时候,香港立刻就发生了一次信心危机,恒生就大降。后来又出现了若干次的信心危机,所以如果北京现在要强行通过国安法,对香港金融市场信心的打击就足以引发一个海啸性的结果。

还有西方以前出现过相当多的所谓恶意收购、并购案,都已清楚的表明有时你的敌人想打击你的时候,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出人出枪,只需要打击对你这个企业的信心。那么作为香港一个金融中心这样一个城市、一个自由经济体,有时候它的信心受到了打击,很有可能出现这种崩盘的效应。

主持人:是,这让我想起有位香港的财经经济学家说,香港如果真的成为大陆的一个城市,金融中心是不太可能,因为作为一个大陆城市一定会有外汇管制,没有任何一个金融中心是有外汇管制的。

另外,我想问一下谢田教授,我们谈到美国川普总统这一次对于有关香港局势的讲话其实不只包括这方面,还有更多有关制裁的信息。比如说他提到对于个人的信息,就是侵蚀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员可能个人给予制裁,但这个个人制裁会连带到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些个人或企业和他们做生意的银行的问题。

我看已经有美国议员在发起这样的议案,就是在制裁这些个人的时候也会制裁跟他们企业或个人做生意的银行,一旦牵扯到银行,很多人就在关注会不会美国动用它的金融主导地位,把一些中国相关的银行或金融机构踢出美元结算体系?就是所谓的SWIFT体系,不知道您觉得这个可能性有多大?另外如果真的做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谢田:我觉得这可能性不是很大,首先,并不是说美国会把中国的银行踢出去,美国没这个必要。第一个假设就是首先这些中国银行用不用美元的问题?它如果在国际贸易也好、国际交往中用美元还是用欧元还是用加元或其它货币?但是我们知道实际上在国际贸易、金融、期货交易、各种commodity商品交易里绝大多数7、80%以上都是用美元,不用美元就没办法运作。但是如果中国的银行在用美元,我们都知道北韩的银行也在用美元,对不对?美国人不会介意把它们纳入你刚才说的SWIFT系统里面去,因为中共实际上是自己不愿意进入这个体系,因为它用美元就不得不利用这个交易体系。

这个体系本身实际上不是很复杂事情,它就是一个计算机的结算系统,很简单的系统,但是谁在掌控这个系统?你在这个系统里通用的货币是什么?这是很关键的。美国人当然愿意中国所有的银行只要是用美元结算,那这些每一笔账目,大大小小的收购、销售、购买、转账、支付,所有的每一笔都在SWIFT里留下痕迹,换句话说美国政府看得清清楚楚。

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实际上不愿意用,但是又不得不用,所以美国不会主动把中共踢出这个系统,美国当然愿意看着它、知道它在干什么,中国很可能想退出,但只要用美元又不能退出。他不用美元的话,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其它的选择、选项,欧元的话可能欧洲、欧盟国家可以,但是实际上在国际商品交易中,中国最需要的原油、美国的农产品、美国的科学技术设备、医疗设备这些方面只能用美元,只要用美元就会被美国看这些。

主持人:但您觉得…因为美国以前也曾经用这招对付过伊朗,不让伊朗银行用SWIFT系统,您觉得它不会用这招制裁中共的银行?

谢田:对伊朗用的时候,我们知道,你看伊朗以前,美国前总统欧巴马后来为了安抚伊朗,还给伊朗送去大概几百上千亿美元现金吗?为什么送现金呢?就是因为把伊朗排除在系统之外,要给它现金,你说跟中共打贸易战的川普会给中共送飞机现金吗?肯定不会的。除非中、美之间处于美国和伊朗这样一个敌对的状态,我想美国至少现在应该是不会切断这个系统的。

主持人:好的。田园博士,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因为外界很多人都在关注,甚至有人认为美国一定会动用这样的选项,您觉得他会不会用这种方式制裁跟官员相关的银行?

田园:这个SWIFT系统是中共要通过这个系统和外界做生意的一个相当必要的系统,中共对这个系统是又恨又爱。它爱的这方面是因为它必须通过这个系统跟其它国家去结算,因为其它的国家很少有愿意接受它的人民币,现在据说中共的GDP已经占全球15%,可是在全球的跨境结算里面,人民币的使用量还不到1%,只有0.9%,什么意思呢?就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接受中共的人民币。比如说很多的大宗商品,你要去买中东的原油,从南美洲买铜矿,从澳洲买铁矿,全部都必须使用美元,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对SWIFT系统的依赖性可以说是相当强。

如果真的美国选择把所有的中国银行都彻底踢出SWIFT系统,那么中共可以说从现在的金融技术来说,就回到石器时代了,它就只能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用美元现金,另外一种是用易货贸易的方式去买这些重要的原材料。除此之外,还有包括像药品、中共权贵们的奢侈品,都必须要嘛用现金,要嘛用以物易物的形式去做,所以中共对这个其实是相当相当害怕。

为什么又说它恨这个SWIFT系统?就是因为SWIFT系统完全处在美国控制之下,所以中共,其实还包括俄罗斯,这两个国家早就有想摆脱SWIFT系统的想法。可是俄罗斯是首先搞的,比中共搞的还早,它想自己搞出一个自己的体系来,希望卢布能国际化,这样它就能规避美国对SWIFT系统对它的审查,最后基本上是折戟沉沙没有做成。中共也搞出自己的系统,希望通过互换货币的方式,比如说和俄罗斯、和其它的中共三流小国的追随者互换货币,互换货币之后,某一个小国就可以拿到一部分人民币,中共作为交换就可以拿到这个小国的货币,这样的话就可以规避,可以不用美元进行交易。

可是即使如此,中共和将近十个这种三流小国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到现在跨境结算协议里面,人民币的使用量不到1%,即使是在货币交易里面,就是只看货币交易这一块里面,人民币在结算中使用程度也只有4.3%,所以它是差的非常非常远。也就是说,中共对SWIFT系统又爱又恨这种情况,将会长期持续下去,要想让人民币国际化,假如以后越来越多的国家,中共希望这些国家接受人民币的话,只能用两种办法,一种办法就是让它的经常性账户彻底赤字,这样人民币才能出的去,其它国家手中才会有你的人民币,才会有这种积累。

第二种就是要彻底允许资本自由流动,只是这两个方式都是中共绝对不会允许的,这是它最害怕的形式,因为中共想从外国聚点钱财,它在过去几十年里面,它的经常性账户一直是处于支出远远小于收入,这就是中共从其它国家攫取利益的手段。资本自由流动它更是不可能允许,如果一旦允许资本自由流动,可能明天就会有人开始狙击人民币,就会发生像当年亚洲金融风暴一样的危机,中共肯定非常害怕,所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共想规避SWIFT对它的影响基本上是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目前老老实实听从美国的号令,待在SWIFT系统里面。

主持人:所以可以说如果有金融战的问题,在金融战中,中共这边牌还真的不多,SWIFT系统的制裁对于个人的制裁或者对个别银行的制裁我觉得是不能排除,因为美国议员的议案都已经提到了。

还有点时间,再问一下谢田教授有关金融体系领域两国之间的对抗,有人说中美现在正处于一种经济战的热战中,美国现在用各种方式限制美元资金流往中国,比如像最近中概股,川普总统在讲话中也提到会严审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包括前一阵美国的联邦退休基金也是停止向中国投资。在您看来是不是正在发生美国力图全方面限制美元资金流往中国?

谢田:是这样的,中国实际上要获取这些资金、获取美元叫获取硬通货,包括美元和其它外汇在内只有两个途径,一个是资本项目,就是各种各样的投资,公司在海外融资,或者股票在海外上市,或者是直接用外汇来借款,这是资本项目可以给中国带来很多资金。另外一个经常项目,刚才谢田先生也提到,就是进出口贸易还有旅游都会带来这些外汇,这几个方面一个是美国开始在真正的限制,比方说对中国投资,美国已经明确的要求美国企业把资本、运作搬回美国,直接撤资,这样会把进入中国投资所带的美元拿回来。

还有一个,现在也开始限制中国概念股在美国的上市,要求这些公司按美国一样的会计标准申报,这样实际上很多中国公司知道自己达不到这么高的标准,纷纷想着要撤回去准备在香港上市,这回香港这个金融中心也没了,它们只能回上海、深圳上市,所以这个从中概股上市融资渠道也被堵住了。另外一个,中国产业链外移、转移的时候,还有中国制造业外移,中国出口创汇这些获取外汇渠道也被…也不一定是美国限制,它自己也无能为力。

还有一点,就是你看中国现在在这种高压的政治黑暗,还有瘟疫不透明的情况下,我想去中国旅游这些外国游客都在大幅减少,这给中国另外一个创汇渠道也堵死了。至于中国老百姓自己出外旅游本来就已经受到中共大量限制,现在连老百姓护照都收回去,还在极力限制留学,更多的留学生可能以后,我们知道可能美国的围堵之下连有美元出来海外留学的机会也不多了。你可以看到中国和美国在经济上、在外汇、在贸易上、在科技合作上、在所有的方面,包括在国家安全、南海、世界范围所有的联系都在一一被切断,可以说中共现在完全陷入一种国际上孤家寡人的位置。

主持人:田园博士,还有两分钟,请您谈一谈您怎么看美国和中共的经济战?您觉得美国是不是在全方位的反击?

田园:对,最近在美国思想领袖这个节目里面,英文大纪元的一个节目里面有非常多的受访者都在强调这个观点,就是说目前中共和美国至少已经在打四场战争,包括经济战、信息战、宣传战,还包括最后有可能出现的这种热战。

中国从古至今都在讲怎么样把祸患消灭在萌芽之中,为了就是不要爆发最惨烈的这种热战。这些美国思想领袖访谈节目的嘉宾他们都提到,就是如果现在不和中共进行全面的经济战,在信息领域、资讯领域、宣传领域针锋相对的话,那最后面临的结果就只可能是热战,这个说法其实和里根总统当年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就是通过自己的强大让敌人认识到你是打不过我的。

主持人:以力量谋求和平。

田园:对,就是说用我的军力让你看到,你中共如果和美国对抗,最后一定不会有任何好的下场。所以现在美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嘉宾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在过去几十年里面美国人一直没有认识到中共在对美国进行这样的战争,现在美国政府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但是现在仍然缺乏一个因素,就是缺乏举国上下一致来对抗中共的决心,在川普政府的领导下,我们看到大家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已经在慢慢地提高上来,所以我觉得在川普的第二个任期里面,这件事情可能就会正式提高到美国政府的议事日程上面来,就是要通过全国的方式、全国人的参与和能力来对中共进行全方位的在信息上、资讯上还有在宣传上进行对抗。这样做的结果才有可能在将来能够达到比较持久的和平。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很快要到了。确实我们看到今天川普的讲话有一点点像是宣战的味道了。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