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选择投奔中共 一代英才自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49年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前夕,中国精英阶层的许多杰出人才面临何去何从的选择。或出国,或去台湾,或投奔中共。当时,许多很有成就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选择留在中国大陆,指望跟中共一起“建设新中国”。

但是,在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这些精英人才,无一例外,都被整得非常惨。卢作孚是最早被整死的民营企业家之一。

卢作孚自杀身亡

1952年2月8日晚,中国著名实业家、平民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曾经对“新中国”寄予无限希望、准备为“建设新中国”大显身手的一代英才卢作孚,在重庆民国路20号的住所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年仅59岁。

卢作孚,1893年生于重庆合川,因家境贫寒,刚上完小学即辍学,后自学成才。当过教师、记者、主笔、报社社长、总编辑等。加入过孙中山创办的中国同盟会,参加过四川保路运动,当过川江航务管理处处长、四川省建设厅长、中华民国交通部次长、全国粮食管理局局长、全国船舶调配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水陆运输管理委员会主任。

创办中国最大民营航运企业

1925年,卢作孚白手起家,创办民生公司。公司成立时,只有一艘小客轮。但他从一开始就以现代化的管理方式运营公司。他为公司订立的宗旨是:“安全、迅速、舒适、清洁”。在管理上,他采取了三大举措:一是废除买办制,实行经理负责制。二是改善客货服务,提高运输质量。民生的原则是“运费持平,限制盈利,工商航业,均等发展”,同时提出“船舶优秀,设备完善,服务周密,福利人群”的口号,以赢得社会的信誉。三是健全工薪、奖励、福利制度。由于经营理念好,且切合实际,民生公司很快走上正轨。

在民生公司只有三艘小船时,卢作孚便提出了一统长江航运的大胆设想,并将这个“天方夜谭”变成现实:先是以公道的价格兼并长江中上游的华商航运公司,然后凭著与军阀的交情,兼并四川军阀的轮船公司,最后兼并在长江上游的外国航运公司。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前,民生已拥有46艘轮船,职工3,991人,资产1,215万元,掌握了长江上游70%的航运业务,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航运企业。

为抗日战争作出巨大贡献

抗战爆发后,1938年秋,武汉失守,大量后撤重庆的人员和迁往四川的物资近10万吨,屯集在湖北宜昌无法运走,不断遭到日机轰炸。卢作孚集中全部船只和大部分业务人员,采取分段运输的办法,昼夜兼程抢运,冒着日机狂轰滥炸的枪林弹雨,经过40天奋战,终于在宜昌失陷前,将全部人员和物资抢运到四川。这次抢运行动,举世瞩目,被誉为中国的“敦克尔克大撤退”。

整个抗战期间,民生公司共抢运各类人员150多万人、物资100多万吨、遭日机炸毁船只16艘、牺牲职工100多人。在此过程中,民生公司收购了由沦陷区逃出的长江中、下游华商公司的70多艘轮船。轮船数量最多时达137艘,职工总数17000多人。抗战胜利时,中华民国政府授予卢作孚一等一级奖章。卢作孚将民生公司的企业精神提炼为:“服务社会,便利人群,开发产业、富强国家。”

打造中国最大民营企业集团

在兴办实业方面,卢作孚主持建成了四川第一条铁路——北川铁路,组建了当时四川最大的煤矿——天府煤矿;创建了西南最大的纺织染厂——三峡织布厂;创办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民办科研机构——中国西部科学院;在四川率先建成了乡村电话网络;开辟了被誉为重庆北戴河的北温泉公园;创建了抗日大后方最大的机器制造厂——民生机器厂,并向矿冶、航运、机械、纺织、食品、贸易、保险、新闻等78个企、事业,进行大量投资,卢作孚担任过几十个企业的董事长或董事。

抗战胜利后,卢作孚把长江航线的重点移至上海,以此作为向沿海、远洋发展的基地,增辟由上海到台湾、汕头、香港等南洋航线和由上海到连云港、青岛、天津、营口等北洋航线,并在台湾、广州、香港等地设立民生公司分公司或办事处。同时,向金城银行集资100万美元,创办“太平洋轮船公司”,购入海轮3艘,把航线延伸到越南、泰国、菲律宾、新加坡和日本。到1949年,民生公司已成为当时中国最大、最有影响的民营企业集团。

选择投奔中共

1949年10月,卢作孚逗留在香港。国民党派张群等多次游说他去台湾,老朋友晏阳初多次劝他去美国。但是,卢作孚都拒绝了。1950年1月,在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的特派员不断“联络”下,卢作孚决定北上,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当年6月,卢作孚将滞留香港的民生公司的全部船只陆续开往大陆。他因此成了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受到毛泽东等的接见,一时间,风风光光,被当成座上宾。

中共“以阶级斗争为纲”

卢作孚以为中共建政后会一心一意搞建设。但据中共大将黄克诚回忆,1949年5月的一天,毛泽东接见他时,突然问:“今后的主要任务是什么?”黄答:“当然是发展生产。”毛说:“不对,主要任务还是阶级斗争,要解决资产阶级的问题。”

1950年冬至1951年,毛泽东发动了大开杀戒的“镇压反革命运动”。1951年12月7日,又发动“三反”运动。仅仅过了一个月,1952年1月26日,又发动“五反”运动。毛泽东明确指出:要通过运动,给资产阶级三年来对中共的“猖狂进攻(这种进攻比战争还要危险和严重)以一个坚决的反攻,给以重大的打击”。

这一连串政治运动像一记记重拳,把卢作孚打的晕头转向。在“镇反”中,民生公司的重要管理人员杨亚仙、冉庆之、陶建中、萧怀柱等被枪杀,郭经虞、袁子修、李邦典、姚子久、胡魁等被拘押,陈国光、刘子国、周雁翔等被清洗,钱乔被捕出狱后自杀。民生总公司主任秘书、元老级人物郑璧成,一度被拘押,后被开除。民生公司业务处经理邓华益,是卢作孚非常敬重的高级管理人才,1951年3月28日,居然以“年老体弱”为由被遣散。
曾经最好的民营企业被整垮

频繁的政治运动,严重冲击民生公司正常的业务秩序,导致管理松弛,安全事故高发。据《民生公司史》统计,1950年至1952年8月,公司发生海损事故502件,死亡232人,比战争时期的损失还要大。1952年2月5日,民生公司的“民铎”轮在丰都附近水域触礁沉没。2月6日,卢作孚亲赴丰都察看,处理善后。当时,有传言说,这个事故是潜伏特务在搞破坏,卢作孚身边潜伏着十几个特务组织,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到1952年初,民生公司财务陷入严重困境,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据说,1952年1月下旬,中央“破例”给民生公司贷款1000万元,并指示西南军政委员会转告民生公司。西南军政委员会请民生公司副总经理童少生转告卢作孚。直到2月8日卢作孚自杀前,童少生没有转告卢作孚。1952年1月28日,卢作孚紧急飞赴北京。期间,也没人告知中央贷款之事。2月7日,卢作孚前往西南军政委员会,见到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并与之共进午餐。邓小平也没告知中央贷款之事。

卢作孚成为挨整对象

1952年2月2日,重庆的“三反”、“五反”进入高潮。2月6日上午,在民生公司资方代理人学习小组会上,卢作孚被迫第一次当众做检讨。他一再申诉说:“我自问不是想当资本家来搞企业的”,“我一生没有土地,没有私人投资,私人没有银行往来,没有回扣,没有受礼物”,以致“饮泣少顷”,中间两次落泪,其中一次“泣不成声”。下午,他去了丰都;回公司后,立即请有关人员核算公司当月收支情况。民生公司1951年亏损339.7万元,1952年1月的情况也不好。计算结束,卢作孚一掌击在桌上,叹一口气,说:“把门关了来搞‘三反’,搞完了再开门。”

1952年2月8日上午,民生公司召开“三反”动员大会,揭发资方腐蚀国家干部。会上,公股代表兼民生公司党委书记张祥麟带头作检查,说他与卢作孚到北京出差时,和卢作孚一起吃饭、洗澡、看戏等。突然,卢作孚的服务员关怀跳出来大声说,张祥麟在北京接受他人请吃饭、洗澡、看戏,是受了“糖衣炮弹”袭击。他还严厉追问张祥麟:“还有什么问题没有交代?”此言一出,会场情绪骤变,有人多次带头高呼口号。关怀虽没直接点卢作孚的名,但所指是谁,全场人都清楚,这使坐在台下前排的卢作孚十分难堪。

关怀原本是民生公司“虎门”轮的年轻服务员,到卢作孚身边工作时间不长,卢作孚待他很好,让他住在家里,还抽时间教他学文化。可是,在2月8日大会的前几天,这个19岁的年轻人不知何故,忽然搬出卢家,开会时又发言“揭发”张祥麟,向卢作孚发难。据认识关怀的人说,如果背后没人挑唆,关怀是决不敢信口开河的。

当晚8点,卢作孚就自杀了。这位一生跨越商界、政界、学界,才华横溢,功勋卓著,在各个领域作出巨大贡献的杰出人才,最后竟以这样决绝的方式离世。

结语

中共当政71年,中国民营企业家处境仍然非常困难。中共随时准备对这些民营企业家“割韭菜”(将资产收归中共),一批又一批民营企业家走在通向监狱的路上。信奉一党专政的中共,其特点实际上是三垄断:垄断权力(政治)、垄断经济(经济)、垄断真理(文化)。它是为极少数中共权贵利益集团服务的。“三垄断”71年的结果是,窒息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机。中共正走向全面、彻底的腐败。

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正与中共展开最后的善恶决斗。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再次站到抉择的关键时刻。或许当年卢作孚的错误选择,对当今中国民营企业家有所启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