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暴动与大选 美国两党一致反击中共

与美国时政专家方伟对谈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2日讯】《有冇搞错》。6月1日。

现在全世界关注的焦点有两个问题:一个在香港,一个是在美国。其实香港也好,美国也好,都和美国有关系。所以今天给大家请来了一位嘉宾,他是在美国的电台主持人,资深的时政评论人士方伟先生。

美国暴动不单纯 警暴问题与香港异同之处

石山:您住在湾区那边,我们大家都知道,美国现在有一些事情在发生,各地有一些抗议,比较倾向暴力的活动,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伟:简单地说,一个黑人叫做乔治·弗洛伊德,是明尼苏达的人,他到商店买东西,被怀疑用假币,被警察拦住之后,一个警察用膝盖跪在他脖子上,压倒地上,然后跪了将近8分钟,他中间有说不能呼吸了,最后结果他就是死亡了。这个事情引起了美国各地的暴乱,以种族主义之名。

这件事情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表面上看是这样。

石山:那我们来讲一下,可能我们很多香港市民会比较关注。因为过去大概半年多,从去年中开始,其实已经快一年了,香港警察在香港也有很多的这种比较暴力的对待普通市民和抗议人士。这个和美国有什么区别?

方伟:今天那个中共的发言人也做了这方面的比较。我是1990年到了美国,我在美国待了30年了,美国这个种族歧视或者警察的种族暴力,说实话,三十多年来我自己几乎没有体会到。那在美国的全国有没有这种现象?我觉得有,但不是那么普遍。一大堆苹果中有那么一个坏苹果。但是呢,这件事它所引起的一个暴力抗议,和香港发生的情况,我认为完全是两回事。

为什么呢?因为在美国,这件事情首先是一个单一警察所造成的这么一个事件,那个警察很快就被指控三级谋杀罪、二级过失杀人罪,他和当时在场同事都被开除掉。然后从市长到州长、到美国司法部长、到总统,所有人都在谴责。在美国,针对这样的事情,其实有足够多的机制,无论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还是从法律的角度、各层官员的角度,它有足够多的制度、办法去针对这样的事情去绳之以法、伸张正义以及提醒公众。

但这个事情现在发生到十几个州要招国民警卫队,就是美国各州的民兵,找准军事化力量来控制局势。

而抗议所涉及的东西,包括说,离我们很近的一个城市,叫圣荷西,我看到那个报导,它是非常有组织的,它可不是一般民众气得要死上街抗议就完了,而是有人先在哪里做什么事情,然后分成扇形再出去,造成什么样的阻塞,然后去做打砸抢这种行为,所以我说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以我在美国的经验,我觉得这背后是有一个有意的力量在做安排。美国司法部长巴尔也是说背后就有人在组织的,包括说其中一个组织叫Antifa,“反法西斯组织”,把美国川普的传统保守力量叫做法西斯,这个组织自称叫做Antifa。他们是蒙着脸出去做事,在美国一般蒙脸很少有的,他蒙着脸,目的是不让别人认出来。他们在各地煽动很多背后的暴力行为,它的特点就是用暴力来表达他们的观点。那川普总统也说了,要把他们定义为一个恐怖组织。

美国是一个完善的政治制度,社会环境、新闻环境,完全可以对警察的这种不公的单一事件予以足够多的制约和声讨,让这件事情不会延烧。那在香港,它却是一个政府的行为。美国整个宪法设计就是带有很强很强的对政府的警惕,因为政府作恶,比任何一个单一的警察或单一的个体,那是厉害很多很多倍的。所以当香港这个政府要听从北京的命令要做这种送中条例、或当初二十三条,这是政府作恶,民众是没有什么办法回应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走上街头。这是我觉得两个本质的不同。

石山:没错、没错,其实我也特别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香港看到的一些抗议的情况。我记得去年有一次在一个比较大型的抗议的时候,我站在中环,就是渣打花园非常中心的一个位置那个地方,所有的民众从那里走过去,我非常奇怪地发现一个现象,就是队伍走过去以后,隔三差五吧,一会儿就会有人走到我面前的几个箱子里面丢东西,我留意到我前面的是五个箱子,就像是分类垃圾。香港的市民在抗议的时候,他不但要把垃圾丢到垃圾桶里,而且他还会很认真地丢进不同的分类垃圾里面去。那天抗议大概有十几二十万人,过去以后街上没有垃圾。这个事让我非常非常吃惊的。因为我在全世界做新闻报导,抗议的活动也做过很多,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抗议的团体,十几万人走过去以后地上没有什么垃圾的。我当时觉得是,香港市民在进行抗议的时候,他们是用了一种全世界可能是最文明的一个方法来表达他们的诉求。但是,到最后会演变成警察打催泪弹、胡椒喷雾这一类的。所以这个情况和美国正在发生的情况,这是第一点不一样。

第二点呢,经过过去快一年的警民冲突,警察使用了大量的暴力,我们在镜头上可以看到非常过分的暴力。警察从来没有认错、从来没有处理、从来没有追究,不但没有追究个别警察的过失,更不要谈对制度进行反思,对整个这个体系是不是有漏洞进行任何的反思。现在很清楚,美国这个制度它反映很快,它不但马上处理这个警察,它可能会反思整个警务方面会不会有什么样的问题,整个社会会提出怎样诉求来。香港是绝对没有,只会警察暴力越来越强。这个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方伟刚也提到了这个后面有没有什么势力呢?其实我以前见到过,大概是2001年,我在欧洲见到过一次,也是类似的左派的游行。在前面出来的时候,背后就突然出现红旗,甚至有共产党的标志。那个就很快演变成打砸抢的情况,当时我的印象非常非常深刻,是在瑞典。这样的情况非常让人深思,在美国现在这个事情背后,到底有什么别的什么样的因素在起作用?

另外一个问题,您觉得现在美国已经宣布香港不再是一个特殊的一国两制的地位,那马上会有别的措施。很多香港人会非常关心,美国人会到此为止吗?还是会对中共有更强的制裁?

国安法通过等于香港沦陷 美国启动新一轮战事

方伟:首先我提示一个观察。第二个就是一个我所了解的情况跟朋友观众分享一下。北京上周四(5月28日)人大通过国家安全法,(之前)美国时间星期三国务卿蓬佩奥马上就出来发言说我已经认定,香港已经不是一个独立的特区了。那边投票一落,这边马上讲话。第二天星期四,国务院东亚局助理国务卿也是马上发表了一个报告。我看到他们的动作就是非常的快。到了第三天星期五,总统就出来说话了,大家可能都知道了,那总统说话说得非常的硬。一国两制变成了一国一制,中国本来是应该跟随香港走向民主自由的,结果现在香港变成了中国的一个地方,那么关于香港的各种各样优惠都要考虑撤销以及要惩罚相关的中国和香港官员。

首先,美国非常明确、速度非常的快,啪啪啪三招就出来。以我对美国目前行政当局特别是川普当局的一个了解,其实美国早在从2016年也就是在奥巴马当局结束的那一阶段,美国行政当局里头已经开始出现系统的反思,不仅是反思,还通过各个部会各个部门,内部开始已经感受到中共对美国的这种恶意是愈演愈烈,当然包括南中国海的情况,包括连续三次四次偷美国的版权,最后同意了智慧产权,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了之后仍然是食言而肥。那么从2016年然后到川普上任之后,到了今天,从川普到蓬佩奥,以及新上任的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他们对中共的态度其实是非常鲜明的。因为他们已经是经历了这么几年不断地情报的反馈,以及亲眼看到中共是这几年是怎么扩张的,它的敌意,它的嚣张。所以美国现在川普的行政当局,对中共是非常强硬的。

这一次我觉得在他们看来,这个香港国安法说穿了就是像入侵香港,就是把一个自由的地区的香港端走了,兵不血刃,当然这个原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它就等于不用动刀兵,侵略一个自由的地方,对于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是不能接受的。所以我觉得美国在这方面我认为他不仅不会停,如果把国安法当作香港沦陷的话,他就启动了新一轮真正的美中冷战。双方会出现一个长期的强烈的对抗,而且我觉得美方的决心已下,不光是香港这一件事情。

病毒促美认清中共 全面对抗 美国决心已下

石山:香港很多商人和政府官员,他们都在说,美国人在香港有很多利益,包括在股市、资本市场很多利益,所以他们认为美国人不会把自己的利益丢掉,所以不会制裁香港。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觉得美国会顾及这些利益吗?

方伟:一年前美国有一些智库的人跑出来说要推动美中的经济脱钩,全面脱钩,那个时候你会觉得这是真的吗?可能吗?这件事情随着一步一步的发展,特别是到了最近这个中共病毒(武汉病毒)祸害全世界导致美国10万人死亡。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才死掉11万人。所以这个病毒在美国的祸害,和在全球的祸害,其实真的让美国人看清了中共的可怕,因为病毒不是说它发生在武汉是一个罪恶,是说发生之后,中共的隐瞒导致疫情蔓延全球,这个就是罪恶。中共对全世界的敌意,包括说把武汉的城市封掉,武汉的人不可以去到北京,不可以去大陆别处,可是到美国的飞机、到欧洲的飞机,照样能飞。这点呢他们看得非常清楚。总而言之我觉得病毒这个事情让美国真的看清楚中共是怎么回事,所以呢他们就是……还是我刚才说的那个话,决心已下,美国不会停止。如果他到现在已经一步步走向潜在的可能美中全面对抗,那就谈不上香港一个地方的所谓的损失了。川普是通过希望生意都撤回去,生意都撤回去。美国有的是贸易伙伴愿意跟他做生意的。

石山:前两天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他说其实现在很像不光是冷战,他说有点像二次世界大战前,热战一个爆发之前的那个情况。他觉得香港有点像当时纳粹德国占领了捷克的那种情况,我们大家可能会联想到慕尼黑协定,就说是一个丑闻。英国首相张伯伦,一帮民主国家最后向纳粹让步,不但没有阻止纳粹的这个扩张和进攻,反而导致了最后更惨烈的情况发生。我觉得这个朋友说的很有道理,实际上现在美国人可能是已经做好了很多很多的准备。那您觉得,就香港这个问题有没有可能美国人会把这个联系汇率,就是现在香港人最关心的,就是因为美元跟港币是挂钩的,会不会在这个方面,就是在资本市场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方伟:我觉得真是有可能,因为川普当局团队对中共的认识程度,其实我对他们的有些人还是有些了解,从内部我也了解到他们的一些做法和看法。他们其实把中共当作,其实不是对香港的威胁,不是对台湾的威胁,是对美国的威胁,对美国的根本利益和美国的意识形态的威胁,而且这些话其实都没有隐瞒的,直说了。蓬佩奥说话就是最白的,他跟川普是一致的,他说了就是,意识形态在威胁我们美国本身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意识形态,威胁我们美国的未来。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呢,有点像美国回应香港国安法问题,会觉得他回应晚了的话,都会送出一种不对的信息,所以他回应得非常快,他三招就接着出来。我认为美国接着就会守卫台湾,因为他会认为就像(纳粹)占领了捷克之后,接着再去占波兰,是不是?但是现在的这个美国,我认为不是张伯伦也不是当初的英法,那么真是川普领导下的美国,让美国更强大,更有信心,这是一种叫做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或者叫很讲实际的保守主义。什么叫保守主义?就是他有他的理念和原则。实际就是他非常务实,这两个东西加在一起,我觉得是可以压垮中共的对手,现在在美国出现。

两党一致 大选结果无阻美中对抗局面

石山:这样我想起另外一个很多中国大陆的人或香港人的一个疑惑,就是美国马上就大选,假设美国大选民主党上台是不是就变成张伯伦了?你怎么观察这个事情?

方伟:对,这个问题问得很好。首先,美国大选是一件大事情,选举的结果确实会有很多的影响,刚才我们说的针对这个黑人致死的警察,警察不公的这么一个反应,其实跟美国大选是有关系的,这个话题太长我就不说了。

那么呢,我觉得美国对华政策已经变了。你看像(美国国会众议长)民主党佩洛西(Nancy Pelosi),她在前两天的发言也是非常的坚决。佩洛西最早是1986年,在六四的时候她讲话非常的大声,奠定了她的这么一个影响力,那个时候她就是声望鹊起,佩洛西作为民主党这个众院领袖,其实对中共的态度还蛮鲜明的;包括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Schumer),在早些时候这个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那也是基本上两党一致的。所以在针对中共,特别是对香港这次,其实大家都蛮喜欢香港的,说实话我认为很多美国人不仅是商人,都很喜欢香港,是一个很正面的形象,包括台湾也是这样,印象非常的好。

那么在中共对美国造成实质威胁的情况下,再出现香港和台湾这样的事情,两党不管在大选美国诸多国内国际正式话题上大相径庭,在香港在针对中共在香港这个问题上,他们是非常一致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在整个的宏观形势,香港人要知道美国和香港是站在一起的。那么当然我认为如果川普总统可以连任的话,川普总统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所以他说他想到就会去做,他不犹豫的。那么这一点会比民主党会好一些,但是如果民主党赢的话,我觉得他在这方面也肯定不会退,所以美中对抗的形势仍然一定会保持。

石山:对,我看前几天,民主党的候选人拜登的这个广告出来,他是指责川普行动力不够,当然后面美国的政治还会怎么变化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在华盛顿的朋友也这么说,现在美国两党对中共的态度已经形成一个共识。所以看来这个美中双方这种对抗一定会继续下去的。

方伟:我觉得对香港的人民来说其实不容易,尤其在这个黑云压城的时候。但是常常胜利与失败的关键就在两个字,就是“坚持”。贵在坚持,所以希望香港的朋友们能坚持。

石山:好,非常感谢,今天我们节目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借方伟先生的吉言,跟大家说,很多时候胜利在于坚持,那我们大家一起坚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