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印度近代史上的大瘟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释迦牟尼降世的地方。这应是神和上天眷顾的圣土,可是近两百年来,印度几乎是人类流行性瘟疫的大本营,霍乱、大流感、鼠疫、天花、疟疾轮番上阵,造成近五六千万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贫穷、生态环境差等疾病易于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产生的共业,以及后佛教时代印度人信仰的异化,可能是导致印度地区苦难与困厄的深层原因。

1817年的霍乱大流行

人类集体记忆对霍乱的恐惧仅次于欧洲中世纪黑死病。1817年,霍乱在恒河三角洲流域现身。直到76年后的1893年,人们才发现霍乱疫苗。

恒河是印度人心目中的“圣河”,作为古印度文明发源地,在印度人的心中享有崇高地位。印度教教徒都相信恒河与天上的圣河相连,因此他们把死者的尸体与骨灰抛到恒河水里,企盼此举能将死者带入天堂。每年的沐浴节,会有数十万印度教信徒,在恒河与亚穆纳河的交汇处河水里洗浴,相信这会带来好运,朝圣者们将生饮恒河水看作是生命中的幸事,相信灵魂因此而能得到净化和升华。

信徒们不受节制的行为,却很大程度上污染了恒河水源,恒河水变成了霍乱弧菌滋生的温床。作为一种地方性疾病,霍乱在印度恒河三角洲早已存在了,这里和孟加拉湾一带被称为“人类霍乱的故乡”。那1817年的霍乱是如何演变成肆虐全球一百年的世纪病的呢?

研究者们发现,孟加拉邦的温度终年保持在26℃~ 27℃ 以上,河湾水的酸碱度、水中含有的盐分和有机质,适宜于霍乱弧菌的生存和繁殖。逢雨量充沛的夏秋季节,疾病容易爆发。另外,恒河地区还是印度教教徒的朝圣节庆集中区域。比如,北方邦一个地区就有400个节庆地点,每年朝圣人数约1200多万人,整个东部地区的116个集市就能吸引287,000名朝圣者。

位于印度安拉阿巴德以东、恒河和亚穆纳河的交汇处,大壶节举行的四个地点之一。(Soerfm/Wikimedia commons)

1817年的印度恒河是个暴雨频发的地带,病原体本来就容易通过水流传染,再加上朝圣人口过度的聚集与频繁流动,促使霍乱在印度孟加拉地带三个月就传遍印度,并迅速向全球扩展。此次霍乱导致一百年内全世界六次霍乱大流行。因当时的人们缺乏统计观念,印度到底因霍乱死了多少人,很难统计,学者们估计约有1500万~3800万印度人死于霍乱。

1820年~1824年,霍乱向东传播到曼谷、马尼拉、爪哇岛和中国东南沿海城市以及日本。同时地中海沿岸和非洲东部毛里求斯等地也未能幸免。1826年,孟加拉再次爆发霍乱,这次剑指俄罗斯圣彼得堡,一路向西蔓延。1831年登陆英国,攻陷欧洲,然后转入北美洲和南美洲。非洲多地也出现疫情。1837年霍乱消失。后几次霍乱流行的年代分别为1846~1853、1865~1875、1883~1896以及1899~1920年。

在印度,人口密集的节庆地点、朝圣者们的行走路线则为霍乱的流行提供了重要契机。印度的阿拉哈巴德、哈德瓦、纳西克和乌贾因4座城市每隔3年轮流举行一次全球最盛大的宗教节庆活动——大壶节,每次节庆持续长达4个月之久。1867年4月哈德瓦的大壶节,人数最多时高达300万。节庆期间,霍乱沿着朝圣路线传到了印度北部地区,1867年印度约有25万人感染霍乱,致死率为50%。1891年,哈德瓦大壶节期间,印度霍乱死亡人数达16.9万人。1894年,阿拉哈巴德大壶节期间,印度霍乱死亡人数达17.8万人。

在1921年和1924年的霍乱中,印度死亡80万人。1926~1930年,印度天花造成惊人的疾病灾害,死亡50万人。

第三次全球鼠疫席卷印度

1855年,云南爆发一场重大鼠疫。迅速传入贵州、广州、香港、福州、厦门等地后,造成当地10万多人死亡。1900年传到美国旧金山,10年内60多个国家的77个港口染疫,后波及到欧洲和非洲,至1959年结束。

1898年,印度孟买粮仓的一位工人出现鼠疫症状,导致鼠疫大爆发,当年死亡50万人,前后10年,印度因鼠疫死亡的人数有上千万。印度鼠疫是由广东、香港的中国人沿英国人开通的东南亚贸易路径输入的。鼠疫流行,孟买城里的耗子是祸端之一,孟买的老鼠多得随便找个洞伸手一掏就能掏出一只。

据统计在这次鼠疫之后的30年里,又有1250万印度人死于鼠疫。

鼠疫流行,孟买城里的耗子是祸端之一,孟买的老鼠多得随便找个洞伸手一掏就能掏出一只。(pixabay)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中的印度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人类记忆中最近的一场全球大瘟疫,全球当时约有一半人感染流感, 5000万人丧生。

1918年5月29日,一艘运输船抵达印度孟买。不久,船上就出现了孟买最早的病例,最终造成孟买700万人死亡。7月传入加尔各答,8月传播到旁遮普邦,并最终扩散全国。

由于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爆发时期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末年,关于流感的来源,人们曾经对美国军营、法国和西班牙都进行过猜测,而当年的媒体和后来的学界对于西班牙大流感的研究多以欧美国家为样本和研究对象,从而欧美地区聚集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但实际上,西班牙大流感在亚洲造成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远高于欧美。美洲和欧洲只有不到400万人死亡,而亚洲则有2600万~3600万人死亡,其中印度约有1800万人死于西班牙大流感。而这一死亡数字所指向的实际情形就是,尸体足以将印度所有的江河堵塞。

一个印度人回忆西班牙大流感时的印度:“恒河里全是尸体。我的妻子也在里面。没有足够的木材火化,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我的家人眨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美国人口统计学家金斯利‧戴维斯,估算出印度在大流感期间丧生的人数大约为2000万人,占当时总人口的5%。印度在西班牙大流感期间的病死率高于10%,仅次于非洲的18%病死率。

1994年印度鼠疫

1994年印度爆发的鼠疫实际上并没有造成过多的死亡人数,但对印度人造成的恐惧却非同一般。

1994年9月下旬,位于印度古吉拉特邦、阿拉伯海沿岸的港口城市苏拉特市突然爆发肺鼠疫。这座200万人口的中等城市瞬间陷入了极度恐惧之中。9月24日,印度《快报》头版头条报导:“苏拉特每小时死一个人!”

一时间,火车站、汽车站人满为患,挤满了成千上万的逃疫者。30万~50万苏拉特市民逃往印度的四面八方,使鼠疫与恐慌迅速波及整个印度。不到两周时间,这种可怕的瘟疫已扩散到印度的7个邦和新德里行政区。首都新德里和东部港口城市加尔各答也出现了肺鼠疫患者,部分城市的学校、商店、机关和工厂被迫关闭停摆。

印度政府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这一突发事件。世界各国采取了紧急措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等均对与印度之间的航班乘客采取严格的隔离检查;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尼泊尔、泰国、韩国相继中止各国至印度之间的所有航班。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阿曼等印度主要的贸易伙伴也全部中断航班。各国纷纷从印度撤走外交官和技术人员及侨民。

1994年印度鼠疫最终并没有造成世界性的大瘟疫,印度死亡人数也非常有限。但瘟疫对印度的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印度的旅游业、航空业、外贸出口都受到重大损失。

1994年印度鼠疫最终并没有造成世界性的大瘟疫,但对印度的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印度的旅游业、航空业、外贸出口都受到重大损失。图为新德里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 (PRAKASH SINGH/Getty Images)

卫生环境堪忧:疾病流行的外在原因

印度人口13亿,但国土面积仅为中国的1/3,人口密度较大。印度气温湿热,细菌易于滋生。

此外,印度的卫生环境较差。河流遭到污染,垃圾管理不善,河流当中粪便和垃圾以及工业排放废水混合在一起,成了人们的生活饮用水。

印度的厕所数量远赶不上人口数量的需求,底层的人们还习惯于露天的大小便,并不习惯于上厕所,另外,厕所的下排水系统也不尽科学合理。

印度五花八门的灵拜

印度是受宗教影响很深的国家,曾是佛教的发源地。但近现代在印度很少有人信奉佛教了,目前印度人的信仰是多元化的,80%的印度人信仰印度教,9.8%的人信伊斯兰教,2.3%的人信基督宗教,信佛教的只有0.74%,此外还有信锡克教、耆那教、琐罗亚斯德教等。

佛教、基督教、犹太教等都是人类的正教信仰,凡正教信仰都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和传承过程,主旨是教人向善,明晰善恶有报、生死轮回的道理,教人行善事,聆听神的教导,将来会去神的天国世界。信教者内心愈坚定,越有利于提升信众的内心道德水准,对社会的正面作用也就越大。

印度在佛教消失后的时代,人们的信仰逐渐走向形式主义和异化,注重教派表面的宗教仪式,而忽略了宗教神性的内涵与修行实质。教派之间也纷争不断。印度人对信仰的异化也表现得非常严重,信什么的都有。比如有些印度人竟然将老鼠奉为神灵加以祭拜。在印度北方的一座城市里居然设有鼠神庙,又名卡尔尼‧玛塔神庙。六百年来,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信徒进庙膜拜。

印度人根据1387年的一个传说,相信自己的亲人死后,灵魂会附体在老鼠身上,然后再转生成人,因此,敬拜鼠神的人将老鼠视为亲人,认为老鼠会给自己带来好运。鼠神庙里有成千上万只老鼠,人们每天准备新鲜的牛奶给老鼠们喝。印度的鼠神庙成了老鼠的天堂。

在印度人习惯性的观念里,并不认为鼠疫和老鼠有什么关系。印度国家传染病研究所1989年在2万只老鼠血样中发现3只阳性,1992年查出135只阳性,但仍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1994年,印度终于爆发鼠疫。

在印度教中,牛被视为神圣的物种。因此,有关牛的一切,会被有些印度人过度地解读。《印度时报》2019年9月8日报导,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长乔贝7日在接受新德里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牛尿可以治癌症。但人类现有的科学认为,这一说法没有根据,恰恰相反过量的牛尿可以导致死亡。

人类的信仰并不是将某种世俗事物人为地神化,并对其实施简单的形式上的膜拜。信仰是人类关于生命终极意义上的深刻思考与虔诚的实践。人类的生命来源于神创,人类的终极目标是回归神、走向神,按照神给人设定的道德标准不断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和行为准则。而将信仰异化后了印度人对人类信仰的主旨与终极意义的理解,已经远非释迦牟尼时代所倡导的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在信仰神了。

目前印度人的信仰是多元化的,80%的印度人信仰印度教,信佛教的只有0.74%。图为印度教信徒的宗教活动。 ( INDRANIL MUKHERJEE/ Getty Images)

印度前卫观念离神的要求越来越远

印度这种多元化的灵拜,切断了传统道德观念的传承,人的观念与行为不断地遭到现代前卫思想冲击,离神的要求也就越来越远。

据2016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受访的都市居民中,36%的受访者不在乎另一半婚前是否有性行为;事实上,调查还显示,印度已有28.3%的受访未婚都市女性不是处女。另一方面,印度政府对同性恋的态度相当的开放,2018年印度最高法院宣布不再将同性恋列为非法。

目前,印度是全球艾滋病第三大流行区,约有200万感染人数。印度的卫生环境和印度人的道德内境都走在一条令人堪忧的路上。古人说,瘟疫有眼,印度每年约有一两万人死于疟疾。同时登革热、钩端螺旋体病、伤寒、脑炎等病症也是印度频繁爆发的疾病。

佛教在印度消失所产生的共业

人们都知道佛教传入东土中国后经历了“三武一宗”的法难。其实,佛教在其发源地印度也多次经历了王权、外道的打压,直至最后消亡。

佛教在印度孔雀王朝三世阿育王时代达到巅峰,阿育王一生建佛舍利塔八万四千座,布施广大,这引起了诸多外道的妒忌,加上部分佛教僧侣在世俗名利的冲击下,无法从内心严守持戒,腐化堕落的现象时有发生。阿育王离世后,大将补砂密多罗杀多车王后自立为王,设婆罗门为国教,展开了对佛教的破坏和对佛教徒的屠杀,毁坏的寺院达800多所,出家的弟子被集体屠杀,血流成河,在家的佛教信众遭囚禁鞭刑。

贵霜王朝的前两位王和迦腻色伽王曾保护佛教而贬压婆罗门教,引起了婆罗门教的反对,《大唐西域记》卷三记载:“迦腻色伽王既死之后,圪利多种复自称王,斥逐僧徒,毁坏佛法。”直到旃那陀(Conanda)王三世时期才停止对佛教徒的打压。

笈多王朝时,婆罗门教在印度逐渐演变成印度教,而此时的小乘佛教逐渐走入学术化,信众非常有限。当时北印度匈奴族摩酰逻矩罗王极端仇视佛教,其势力所至,佛教徒惨遭凌夷。

戒日王朝时的东印度设赏迦王武力西侵之处,佛教遭毁,僧人被坑,设赏迦王还找到佛陀成道处的菩提树、涅盘处的佛教寺院,放火焚毁,杀戮僧众。后戒日王打败设赏迦王,戒日王也由信奉印度教转信佛教,使得佛教得以延续,在东印度一带延续了五百年。

位于德里的印度教寺庙阿克萨达姆神庙。(Swaminarayan Sanstha/维基百科)

但此时的佛教教义逐渐走入琐屑空谈,很多掺入了印度教的东西,与外道合流,违反了不二法门的修行原则。密教的盛行又使得佛教脱离了大众的信徒。11世纪,阿富汗摩诃末王武力入侵印度,伊斯兰教渗入,凡异教徒必架火焚之,佛教徒惨遭劫难,要么改信伊斯兰教、要么被杀害。到了12世纪,密教逃入尼泊尔和西藏,佛教在印度就绝迹了。

佛教在印度的消亡,有外部王权仇恨打压、外道嫉妒、伊斯兰教暴力征伐等原因,也有其内部因由。释迦牟尼在世时,并没有将佛法搞成宗教仪式,对众生都是平等和慈悲的,并持有严格的戒律约束。释迦牟尼涅槃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俗力量的干扰和外道的兴起,使得佛教信众们逐渐忽视了佛陀在世时讲法的内涵,创立了众多的部派门宗,有的甚至融入印度教教义,使佛教逐渐走入学术化、玄学、贵族化、世俗化,后世的僧侣随意解释释迦牟尼在世时的讲法,这样,佛教渐渐就走向了末法。

其实,从真正修炼的角度来看,宗教的法难对佛陀与佛法本身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佛陀转生人身,传佛法于世,目的在于普度众生。众生对佛法的诋毁、打压、不敬和曲解,无论是从外部还是从内部,都将是众生自己针对佛法所造下的业力,涉及的人群多了,那就成了所有人所造下的共业。

或许有人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印度毕竟是佛陀的降生之地,直到现在也是有信仰的国度,为什么灾难还是比较严重?笔者认为,印度史上灾荒、瘟疫与乱像,无不与上述所说的共业紧密相连。人类自己造下的业债,轮回转世中需要偿还,国家和民族也需要偿还。而印度人当今的信仰,离佛陀亲传佛法时的境况与标准要求都相去甚远,真正的信仰是一种坚定和专一的修行,而不是赶时髦和走形式,更不是将某种动物奉为神灵,动物怎么能度得了人类呢?五花八门的灵拜不是真正的信仰,只会招来附体,带来惑乱。

参考资料:

杰弗里‧陶贝格尔、大卫‧摩森特:《1918年流感:流感之母》
W.I.贝弗里奇:《最后一次大流感》
麦克尼尔:《瘟疫与人》
杜宪兵:《因信成疫:19世纪的印度朝圣与霍乱流行》
潘尼迦:《印度简史》
《大唐西域记》

点阅【历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