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栋被废弃的神秘豪宅:主人突然就不见了(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2日讯】说起豪宅,很多人就会联想到宏伟的外观,宽敞的布局,豪华的装修和洒满了阳光的庭院。但有一些豪宅,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为“废弃豪宅”。在时间的损蚀下,这些屋子丧失了原有的辉煌,变得破败不堪,但正因为这些在时光中屹立不倒的房屋,让一些探险家产生兴趣,希望能从中一窥主人曾经生活的精彩。

英国赫特福德郡金斯兰利(Kings Langley)教区,就有探险家拍下了一座保存非常完好的废弃豪宅

一座被废弃的豪宅:主人似乎走得很匆忙

《英伦房产圈》发表的一篇文章,就讲述了这座神秘废弃豪宅的故事:

站在院子里,一股浓郁的历史感扑面而来,由于年久失修,院子里杂草恣意生长,外墙也显得格外灰暗陈旧,但单从外观来看,还能感受到屋子曾经的气派非凡。

豪宅内部总共有8间卧室、6间浴室和四间会客室,属于它的热闹早已消逝,但屋内的每一处细节还是彰显出了豪宅原有的精致。

会客厅宽敞明亮,有一个大大的壁炉,屋内摆满了各类装饰品。走进来看,映入眼帘的先是成套的精美碗碟,壁炉雕饰著丰富的花纹,地面上还遗落着几幅挂画,墙角有一个漂亮的地球仪。

一楼有一扇通往院子的玻璃门,大大的窗户让屋内的光线格外充足,旁边摆着一架望远镜,孤独的指向天空。而令人惊讶的是,窗边花盆内的一株植物,仍然顽强的活着。

相比于上一间会客厅,另一间会客厅的欧式风格更加浓郁一些,印花地毯,实木家俱,宫廷风的座椅,在飘窗位置,一架黑色的钢琴占据了最显眼的位置,屋内的立柜上还有一个复古的CD。

这间屋子的主人似乎是在匆忙间逃走的,因为屋内的咖啡桌上还放着一盘尚未下完的国际像棋。再来到卧室,床头柜上放着一块石英手表,时间已经永远的定格在了5点半。

卧室桌上乱糟糟的样子倒是像最近才有人住过,旁边的衣架上挂着各式名牌衣服,衣服标签上“伊夫.圣罗兰、古驰、路易.威登”等字样显示出了主人雄厚的财力。

厨房的屋顶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开始坍塌。洗碗机里堆放着洗过的碗碟,厨具也原封不动的摆在灶台上。浴室十分凌乱,有一个大大的按摩浴缸,四周摆放着精致的陶工艺品,旁边还放着用了一半的洗发水瓶。

另一间浴室早已积满了灰尘,一片破败的迹象,但牙刷还扔在洗漱台上,好像主人是在半夜匆匆逃走的。

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摆放着一些洋娃娃和毛绒玩具。

主人看起来十分喜欢这个洋娃娃,在另一个壁炉上也出现了同款,壁炉架上还放着一个别致的时钟,还有传统的蜡烛摆台和花瓶作为装饰。

主人或者他的家人好像十分热爱音乐,屋内的还有另一架日本产的钢琴,琴谱是打开的,看到琴键起伏的样子,好像有人正坐在这里弹琴,而音乐已经流淌出来了。

主人似乎也十分热爱科学,除了地球仪和望远镜,屋子里随处摆着关于数学、化学和生物学的书。

床头柜上也有一叠厚厚的科学杂志,最上方还放着A.Holderness和J.Lambert合著的化学书籍《A New Certificate Chemistry》,这本书现在已经很难买到了。

音乐和科学似乎并不能代表主人的全部,在豪宅的另一间屋子,还有一个大大的撞球桌,撞球和球杆还洒落在桌上,进一步说明了主人离开之匆忙,总觉得要不了多久他还会回来打完剩下的半场。

走出屋子,有四五辆车被遗弃在院子里,掩盖在蓬勃生长的杂草和树木间,时间似乎在这里凝固,但处处却又透露出生命野蛮生长的迹象。

院子的一角还有一辆锈迹斑斑的宾利,好像已经被大自然“回收”,成为了自然景观的一部分。

探险家猜测:豪宅2016年被遗弃 主人是俄罗斯人

据拍摄照片的探险家猜测,这座豪宅可能是在2016年被遗弃的,因为从2016年开始,入口走廊就堆满了未打开的邮件。

这位探险家还表示,从信件和其它信息来看,这里的住户应该是俄罗斯人,但土地登记文件显示,这所房子现在属于一家叫做Ainhurst Enterprises的公司。

至于主人为何匆匆离开这里,并没有人知道,但由于豪宅内部那些彰显著主人财富的细节,也让这个故事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网友们也对这个富豪一家的下落众说纷纭:

“说不定是遭到绑架呢。”

“这家人可能是间谍,暴露之后匆匆离开了……”

“感觉这间屋子还有鬼魂,没事下下棋,弹弹琴什么的……”

邻居:那里的人突然都不见了

然而,就在大家以为这场悬疑剧已经终结的时候,媒体竟然意外的扒出了这座豪宅的主人……

原来,这个豪宅的主人并不是俄罗斯人,而是希腊人,叫做阿萨纳西奥斯

.塔什米齐斯(Athanasios Tachmintzis),约摸70岁左右,不过,据周围的邻居透露,人们更习惯叫他萨诺斯(Thanos)。

萨诺斯的妻子莎伦出生于北威尔士,两人于1972年结婚,但不幸的是,52岁的莎伦已经于2004年因癌症去世。

萨诺斯和莎伦还有五个孩子,三个儿子分别是亚历克西斯、尼古拉斯和保罗,两个女儿分别是克瑞斯提娜和艾丽西娅。

据传萨诺斯是一位地产大亨,有人说他大约是在1999年拥有了金斯兰利的这套豪宅,并在这里生活了近20年。

不过,种种迹象表明,萨诺斯并不是一个热衷社交的人。

周边的邻居们也透露说,他们和萨诺斯不是很熟络,只是感觉他很有钱,而且,萨诺斯似乎十分担心安全问题,不仅养了好几条大型杜宾犬,还给这座宅子配过警卫。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邻居说道:“我每天都会从这条路经过,在大约三年前,我突然意识到那里的人都不见了。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去了什么地方,然后又会回来,但是没有人回来。这太奇怪了。

刚开始大门是关着的,后来不知道是谁又用铁链把房子锁上了。再后来,我看到院子里的草变得越来越长。

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离开。这真是个谜。他们显然有很多钱,因为房子很大。总是有很多人来来往往,不同的人进进出出。”

另一位邻居向大家提到了关于萨诺斯工作的传言,他表示,萨诺斯曾通过房产交易赚了一大笔钱。

这位邻居还说道:“大约15年前,我在这所房子的门口看到过警卫,感觉萨诺斯似乎很担心安全问题。他们曾经还有一个女管家,但她后来突然离开了。

再后来,萨诺斯一家也离开了这里,似乎再也没有回来。这真的很奇怪,毕竟,这么好的一座豪宅,就白白浪费了。”

从邻居的只言片语中,一个富有但十分谨慎的富豪形象一下子浮现在了眼前。

然而,却有另一些证据显示,萨诺斯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有钱。

住豪宅,开豪车,萨诺斯看起来绝对风光无限,但有人顺藤摸瓜,深究了一下这所房子的注册登记信息,却发现萨诺斯的事业版图让人有点迷惑。

根据土地注册处的记录,萨诺斯似乎并非豪宅的主人。

这套豪宅从1999年开始就一直登记在一家叫做Ainhurst Enterprises Ltd的公司名下,但从英国公司注册处的信息来看,这家公司也“查无此人”,说明它的总部应该位于海外。

不仅如此,土地注册处的记录还显示出,这座被遗弃的房子还有一些未处理的债务纠纷。

其中三项与英国东能源销售公司有关,另外三项与欠Three Rivers District议会的债务有关,这几项债务纠纷都是在2017至2019年度登记的。

那么,萨诺斯是不是如传言所说,是一位房地产大亨呢?

虽然具体情况未知,但从英国公司注册处的信息来看,在1991年至1995年期间,萨诺斯的确在一家房产物业管理公司任过职,当时他的职位是英国房地产顾问。

这么说来,萨诺斯的确与房地产有点瓜葛,只是这还不足以证明他百万富翁的身份。

不过,媒体也发现,萨诺斯还真是一家英国公司的董事,这家公司名为Imperial Estates London Ltd,于2017年6月成立。

但这家公司似乎开门营业过,也没有公开过相关财务信息。于是,在去年8月,这家公司被英国公司注册处从公司登记簿上永久的除名了。

除了这所产权让人生疑的房子,萨诺斯在2016年左右还拥有了另一处房产,这套豪宅位于Belgravia地区Cliveden Place路,是典型的乔治王时代的风格的房子。

不过,在2019年7月,这栋房子再次以107.5万英镑的价格卖了出去,但在出售时,这栋房屋只剩下18年的租约。也就是说,有人花了一百多万,买了房子18年的租期,租期到期前,还需要花费一笔钱来续租。

新房主是一位建筑师名下的有限公司,但这家公司的办公注册地址,和萨诺斯的儿子尼古拉斯和保罗有关的企业的注册地址却是一样的。所以,这房子到底是谁的呢?也是让人非常困惑了。

再来看看萨诺斯家人的情况。

网上关于三儿子保罗的信息很少,而二儿子尼古拉斯名下却有两家公司,分别叫做MIRAI INDUSTEK LTD和DOLCE CASA HOMEWARE LTD。不过,尽管尼古拉斯贵为两家公司的“董事”,但这两家公司不仅没有营业,而且早就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解散了。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一个求职网上,尼古拉斯的注册信息居然是一名演员。他在自己的求职信息上写道:“2014年,我在位于白金汉郡艾佛希斯的松林制片厂完成了一门表演课程,尽管我没多少演员经验,但对临时演员非常感兴趣。”

如果说,尼古拉斯只是履历平平,那萨诺斯的大儿子亚历克西斯的生活就只能用穷困潦倒来形容了,而且,直到现在,亚历克西斯还下落不明。

2003年6月,人们最后一次看到亚历克西斯,是在伦敦西北部他的一个亲戚的家,在亚历克西斯失踪后,伦敦警察厅也派人出面找过他,这件事却不了了之了。

有传言称,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亚历克西斯一直住在伦敦一个收留无家可归者的招待所里,但真假就不得而知了。看到这,很多人可能更加想一探究竟了,这家人到底有钱还是没钱,为什么这家人要接二连三的失踪。

亲戚:主人生活神秘 非常喜欢炫富

而就当大家疯狂猜测这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之际,一位声称是萨诺斯亲戚的人站出来,讲述了自己了解到的这家人的情况。

在这件事曝光后不久,萨诺斯的姐夫戈登.米克尔约翰联系了媒体。

按照米克尔约翰的说法,萨诺斯的生活非常的神秘,尽管他说自己是搞房地产的,但他从来没有外出工作过,也不确定他在做什么。

米克尔约翰还透露说萨诺斯非常喜欢炫富。他说道:“我认识他40多年了,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他总是喜欢大房子、豪车和漂亮的衣服,他总是在不停地炫耀。

在他拜访家人的时候,他会开着雇来的豪华奔驰车,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但是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他总是开着一辆老旧的破车到处跑。”

不过,对于萨诺斯是不是明明没钱却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米克尔约翰也说不清楚。

据米克尔约翰回忆,他是在1980年前夕认识的萨诺斯,当时,萨诺斯和他的妻子还有孩子们一起住在伦敦北部圣约翰伍德的一套政府公寓里。一天晚上,萨诺斯想让米克尔约翰帮忙照看年幼的孩子,因为他的一个儿子生病了,而他和妻子不得不外出。

这也是米克尔约翰第一次正式拜访萨诺斯,不过,当他走进萨诺斯的卧室时,他惊呆了。他说道:“我一进到卧室,就发现壁炉台上的钱比我这辈子见过的都要多。有成千上万的钞票堆积起来。这些钞票大部分都是10英镑,堆得很高,几乎快到天花板了。”

不过,米克尔约翰也对萨诺斯拥有这么多钱感到格外好奇,他说道:“如果你问萨诺斯他是干什么的,他总是含含糊糊地说他是搞房地产的,可我认识他几十年了,也没见他干过一天活。我知道他的父亲在希腊大使馆做行政工作,在伦敦北部有几处房产,我想萨诺斯可能也在那里。但他肯定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房地产生意,而且他似乎从来没有去办公室工作过。”

米克尔约翰还补充说,在搬到金斯兰利之前,萨诺斯一家曾住在伯恩茅斯附近的一座豪宅里,那座宅子更加奢华,也更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后来,当米克尔约翰的妻子去世后,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就越来越少了,关于萨诺斯的故事,也再次成了迷。

虽然,这背后的种种,只有当事人最为清楚,但从豪宅来看,主人至少也曾一朝繁华……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