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华南市场检测报告曝光 供货动物市场未见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2日讯】随着中共甩锅欧美的大外宣受挫,以及国际追责中共的呼声加强;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源自哪里,成为全球日益关注的焦点。而中共坚拒公布病毒溯源的全面资讯,同时拒绝独立调查,更加大了国际社会的质疑。大纪元最近独家获得中共对武汉华南市场的检测报告,报告证实了,中共对病毒来源的说辞漏洞百出。

病毒溯源,是控制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的关键环节。然而,中共在追溯病毒来源上的努力和结论,却令人生疑。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发布通报,称最初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当时中共武汉市和国家卫健委,先后多次对该市场进行调查和取样。

然而,截至目前,中共仅公布了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检出阳性这一结果,并未公布任何其它有助于病毒溯源的资讯。

不过,大纪元独家披露最近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揭秘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与新冠病毒的更多关联。下图就是大纪元曝光的,中共从未公布过的华南海鲜市场阳性环境标本分布图。

中国疾控中心提交中共卫健委的《华南海鲜市场阳性环境标本分布图》。(大纪元)

大纪元独家披露 华南海鲜市场检测报告

大纪元获得国家疾控中心1月22日提交中共卫健委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环境标本实验室检测结果的报告》,泄露了中共病毒溯源的虚实。

大纪元获得的国家疾控中心1月22日提交中共卫健委的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检测报告。(大纪元)

稍早时,《华尔街日报》5月14日曾报导,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官员指派武汉江卫消毒公司对华南海鲜市场消毒,同时,官员们还从现场采集了环境样本,并从活体动物以及动物尸体上采集了动物样本。华南市场2020年1月1日被关闭。

1月26日,中共国家疾控中心公布了病毒溯源的进展,称“首次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大纪元获得的检测报告指,“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了环境标本585份”,“检测结果显示其中33份标本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其余均为新型冠状病毒阴性。”

这一结论,与中共发布的官方消息并无差异。但报告披露了,中共官方通报中并未提及的关键性内容——上游供货商的动物样本。

中共对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的检测报告。报告揭示,上游动物样本都是阴性。(大纪元)

报告披露了,“在武汉周边的襄樊、随州、咸宁、江夏地区的华南海鲜市场上游供货商养殖场采集的竹鼠、豪猪、火鸡、兔子等动物标本和环境标本共139份,经湖北省疾控中心rRT-PCR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这一结果表明,华南海鲜市场的上游供货商养殖场并未遭病毒感染。

然而,在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中验出病毒,以及上游供货商处未验出病毒,只能得出病毒或是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扩散的推断,而无法得到病毒源自华南海鲜市场贩卖的野生动物这一结论。因为,这些阳性样本全部来自环境,而非动物。

中共病毒溯源最大疑点:华南海鲜市场的动物样本检测结果在哪里?

华南海鲜市场的检测报告还披露了更多讯息,例如在武汉市“起义门生鲜市场”采集的24份竹鼠样本“核酸检测均呈阴性”。但报告未说明,为何在疫情始发地,只有竹鼠这一种动物的检测结果。而对动物的检测,才是找到病毒中间宿主,即病毒溯源的关键。

中共御用专家钟南山1月20日曾表示,病毒源头可能性比较大的有竹鼠等动物。但这显然不是中共只发布竹鼠检测结果的理由。

无论是大纪元获得的这份检测报告,还是中共卫健委公布的官方消息,对于病毒最可能的中间宿主——华南海鲜市场上的动物,都只字未提。这完全不合理,也不合常识。

大纪元获得的国家疾控中心1月22日提交中共卫健委的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检测报告。(大纪元)

事实上,中共疾控中心在1月26日发布的消息中,压根就没提2019年12月31日曾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过动物样本。疾控中心只公布了2020年1月1日和1月12日,两次在华南海鲜市场共采集了585份环境样本。

中共在检测报告中唯一提及的,从武汉采集的动物样本只有起义门生鲜市场的竹鼠。卫健委还从武汉周边的华南海鲜市场上游供货商处,采集了竹鼠、豪猪等动物样本。不过,所有这些动物样本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武汉市的竹鼠样本,以及上游供货商的动物样本皆为阴性,以及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验出阳性;这些并不足以将病毒源头,指向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

没有华南海鲜市场的动物检测结果,就是中共病毒溯源最大的疑点和漏洞。

12月31日当天曾去华南海鲜市场消毒的武汉江卫公司职员Lu Junqing告诉《华尔街日报》,“关在笼子里的活体动物,包括蛇、狗、兔子和獾”。

Lu说,从去年12月31日之后的几天里,他看到中共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一些活的动物和动物尸体进行取样并带走。这些工作人员让Lu的团队帮忙从动物尸体上获取了大约70-80份皮毛和粪便样品,这些动物主要是狗和兔子。

中共的卫生专家们曾在国际上私下披露对华南市场的动物取样检测的部分结果。《华日》报导提到过,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1月31日的会议纪要中了解到的信息显示,华南海鲜市场的几种动物被提取了样本,检测结果都没有呈阳性,但“无法获得关于样本数量和样本物种的信息”。

然而,截至目前,中共从未发布华南海鲜市场动物样本的检测结果,甚至从未公开承认曾经从华南海鲜市场采集过动物样本。

实际上,公布华南市场动物样本的检测结果,无论是阳性还是阴性,都是有助于病毒溯源,有利于了解病毒和传染真相。因为动物样本存在的本身,就为病毒溯源提供了基因测序的基础。

只是,在大纪元获得的中共检测文件,以及中共发布的官方消息中,华南市场上的动物似乎是个禁忌,杳无踪迹。

中共病毒溯源“结论”有变 专家自打脸

更诡异的是,最初断定病毒源自华南市场,以及如今翻供、予以否认的,都是中共卫健官员,甚至是同一个专家。

1月22日,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新闻会上表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1月26日,高福再次强调,病毒来自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4个月后,5月25日高福改口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或为受害单位”。值得一提的是,高福改口称传染源可能不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理由,是他从下水道废水等环境样本中检出了病毒,但从动物样本中没有检出病毒。

然而高福如今翻供的理由,和中共卫健委(包括他自己)1月份得出病毒源自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的依据,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中共及其专家们,依据同样的检测结果,却对病毒溯源做出完全对立的结论。

《华尔街日报》5月14日的报导,揭露了中共在病毒溯源上的更多猫腻。

《华日》的报导披露,“几个华南市场的商贩表示,相关部门还没有对他们进行检测,以确定商贩中有多少人感染过病毒”。

如果中共曾经怀疑病毒源自华南市场贩卖的动物,为何迟迟不对可能最早接触病毒的商贩进行检测?

截至目前,中共仍然拒绝国际专家进入中国寻找病毒源头,并否认病毒源于中国。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