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烛光遍地开花 为中国也为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4日讯】今年是六四31周年,虽然一年一度的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因疫情被取消,但香港的六四烛光将突破病毒和强权点亮网路,“遍地开花”。香港是中国境内唯一能举行大型六四悼念集会的城市,这被认为是一国两制的标志。港人表示,“我不能沉默”,纪念六四既为中国也为香港

香港“六四”烛光熄灭 两制何存?

过去一年,中、港政府暴力镇压香港抗争,中共订立港版国安法更直接把“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香港民主党创建人李柱铭直言:“如果北京当局有权直接制订法例,又在香港执法,那就不是一国两制了。”

香港一年一度举行的六四集会,被认为是一国两制的另一个软指标。每年6月4日,上万香港市民风雨不改进入维园,点亮烛光纪念89年在天安门为中国民主运动献身的先烈,盼望自由的火光早日光照华夏大地,香港维园在向往民主的海内外华人看来,是与中国大陆相连的唯一自由灯塔。

然而,今年港府以疫情为由禁止香港维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苹果日报评论说,当维园的点点烛光被极权国家机器强行扑灭,香港也将如大陆一样进入不见光明的漫漫长夜,一国两制的两制之别又焉会存在?

香港人不会沉默 六四烛光“遍地开花”

不过,香港民众并不打算放弃纪念活动。申请六四集会的支联会说,他们将把晚会改为线上活动,鼓励所有人“Be water”,在自己所在的地方以自己的方式纪念。

6月4日晚上,支联会仍会到维园点上蜡烛,在线上直播纪念活动,大家一起默哀1分钟,通过网路让六四烛光在香港和澳门“遍地开花”。

52岁的香港文秘林黛丝(直译Daisy Lam)过去几乎每年都带孩子们参加六四烛光纪念会。她对路透社说:“我不能沉默。如果有人要我保持沉默,我不干。”

今年56岁的陈庆华(音译Chan Ching-wah)是香港的一名社工。六四事件时期他还是一名学生,他回忆当年逃离北京情形时说,有一位海关官员放他走,还让他带走一包有关军队镇压活动的照片和视频。

“我希望香港的抗争不会导致六四那样的镇压”,陈庆华手里拿着自己当年在天安门广场拍的照片说,“我觉得我从来没有离开,因为香港正面临着危险。香港面临的压制不是小事。”

香港退休公务员梁惠娴(Priscilla Leung)是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她表示,她会继续给年轻人讲述天安门镇压事件。这个话题在中国大陆是敏感话题。中共政府严厉禁止人们公开提及六四事件。

梁惠娴说:“我已经买了一些电子蜡烛,准备在街道上点亮这些蜡烛。”“不管是一个人也好,还是几个人也好,这没有关系,只要我们的心中仍然燃烧着这一把火就好,我们就能够把这个信息传给下一代。”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公开表示,他不会屈服政府的威吓,将照样参加今年的六四晚会。他说:“如果我们对国安法这么的反感、要抗争,六四是一个表达方式。”

黎智英强调六四夜晚点起烛光,意义重大:“对香港人都是一个鼓舞,表明我们会继续反抗中共打压、继续保护我们的自由法治。”

香港民主运动的青年代表人物黄之锋、邝颂晴没有经历过“六四”岁月,但是一年一度的维园烛光,却伴随着他们的成长。

六四31周年之际的政治局势令他们忧心忡忡,黄之锋和邝颂晴撰文称,天安门事件一直都是一个需要吸取的教训:中共是一个残暴的独裁政权,为了保卫自己的权力,会毫不犹豫地杀害本国公民。

“几天前,中共刚刚宣布,将直接为香港安插国安法;香港警方则拒绝批准我们一年一度的为杀戮受害者守夜集会活动。没有了烛光的今年,我们有可能将面对棍棒、催泪弹、橡皮子弹以及暴力的警察。我们忧心忡忡,但却依然不能拱手放弃我们的自由。一旦纪念六四的烛火熄灭,自由香港的炬火也将危在旦夕。”

除了香港,美国国务院已决定在6月4日举行网上悼念,支持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民主抗争运动。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