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未讲更大危机 官员:地方背巨债全靠印钞度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6日讯】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近期频频强调,中国经济正面临极大困难,中央和各级政府都要做好准备过“紧日子”。日前,有中共地方官员对外媒体透露说,其实中国正面临着李克强没有说出口的更大危机——地方政府都背负着巨额债务,现在完全依靠央行印钞票度日,而去年央行增发货币的数量已超过全国GDP约2.4倍。

海外中文媒体《希望之声》6月5日独家采访了一名中共地方官员,在报导中披露了中共各级地方政府债务高筑的内幕情况。

为了安全而化名为张启的官员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透露,现在中国各地方政府的债务都十分严重,通常规模都超过当地GDP的两到三倍,根本不可能还得起,已经是一个死结,“地方政府一天到晚就等著、盼著中央政府来付钱。”

他举例说:安徽省一个中等县城2019年的总债务就达到将近400个亿(人民币,下同),而当地的GDP才达到200个亿。现在各级地方政府的工资支出和福利支出,基本上都是靠中央政府拨款。因为地方企业都倒闭了,地方政府也收不上来税,政府债务是越积越多,到最后还不了了,“也不想还,也没办法还” 。

张启说:“去年好像是有一个月,拨了1万多亿吧,一万多亿分到底下每个县,一般情况下都要拨七、八个亿,十来个亿吧,这样的话呢,付工资和日常的开支就够了,不然的话,那地方政府,也就是几乎每个地方的地方政府基本都揭不开锅了,这是肯定的。”

他表示,现在各地政府就是靠骗钱、借钱“把自己搞的冠冕堂皇”的,但实际上都背着很严重的债务。造成这种现状的根本原因是地方政府浪费“非常过分”。

张启列举了中共地方政府常见的几大浪费:

其一,维稳的浪费。中共政府所花的维稳费用都超过军费已是不需争议的事实了。

其二,招商引资的支出。地方政府的官员们都打着招商引资的晃子,在外面吃喝玩乐、游山玩水,这方面的费用浪费相当大,每个县、每个地方的地方政府每年的费用可能达到一个亿以上,甚至还不止这个数,真是触目惊心!

其三,地方政府乱上项目,造成大量烂尾工程、烂尾的开发区等,“都是空的,摆在那里,有的10年15年都不会动。”在这方面的浪费太大,一个县就可以每年花费十个亿二十个亿以上。

张启表示,现在地方政府就指望着依靠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本身也没有钱,就只好加大印钞的数量,2019年中共政府增发货币的数量(也就是M2)高达240万亿,已经超过了中国全国总GDP的约2.5倍。他惊叹道:“简直是开玩笑!   所以中国成语有一句话叫‘大厦将倾,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据了解,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中共两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已提出,今后中央政府要带头压缩支出,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非急需非刚性支出至少要压减50%以上。

6月5日,微信群流传的一段视频中,一位经济学者发出警告说,中国失业潮已经来临:“很多傻子在为美国的暴乱幸灾乐祸,他不知道接下来国内的失业率会有多么严重。美国一旦没了消费,中国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要失业。为什么要发展‘地摊经济’,因为企业倒闭才刚刚开始。”

中国江苏商人吴昊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也坦承,现在中国大陆是全民负债,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只是“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那么简单,八零后、九零后年轻人普遍都透支信用卡,“每一个人平均负债都达到三至五万元人民币,有的更高,超过十万元,他现在失业,没有收入,连信用卡(帐)都还不起。”

吴昊在上海做生意,他透露说,他的一个股东在上海做建筑工程,专门承包政府的竞标,依靠私人关系接政府的工程项目,结果现在垫资一、两年都结不回来帐,正面临倒闭的危险。他说:“你说能不倒闭吗?钱拿不回来又不敢得罪人家,万一关系破裂,以后人家不给你项目。”

浙江网络评论人张文雅则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经历了中美贸易战和中共肺炎疫情的打击后,中国大批民营企业倒闭,现在是部分国企难以经营,接下来是裁员,而最终损失最大的还是中国的老百姓。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