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 大数据监控 新疆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6日讯】美国参众两院在今年5月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于6月2日递交白宫,等待总统签署成法。法案宗旨是通过美国法律处理在新疆发生的严重侵害人权行为,并制裁严重侵犯人权的人员。同时,人们也关注到,新疆政府对当地法轮功学员21年的迫害。

多年来,中共把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抓进集中营,采取一系列严管和监控措施,以加重迫害。

以下为明慧网报导,近3年来新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概况。

政法委部署大抓捕

新疆政法委在2017年初就部署了大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密令,从2017年7月开始,只要表明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抓入集中营(中共对外称“学习班”)关押。

新疆公安找出各种理由抓捕法轮功学员,如不配合警察和社区的所谓“工作”,敲门不开门的,叫去“谈心”而不去的……

例如,乌鲁木齐市的国保警察程学礼威逼诱骗法轮功学员樊映霞4岁的女儿和十几岁的残疾儿子,录制对其母不利的口供。

对被关在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新疆政府以疫情为借口,剥夺家属探视权。很多人在那里绝食抗议,并遭受酷刑及精神折磨,至今生死未卜。

新疆焉耆县法轮功学员沈金玉,在甘肃嘉峪关市被非法判刑4年,劫入兰州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危险,仍不被保外就医。2020年3月17日,她在乌鲁木齐的家再次被非法抄家,其小女儿被迫流离失所。家人无法联系上她,生死不明。

沈金玉(明慧网)

严管措施

新疆对所有离开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施行社区严管或单位严管,这意味着学员丧失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迁徙自由、工作自由,即失去做人的基本公民权和尊严。社区人员会随时闯入他们家中抽查、录像、拍照,并要求签字按手印等。

对不配合中共的法轮功学员,社区就会唤来警察破门而入抄家,或专门在半夜给学员家里的老人打电话威胁,或恐吓把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子女也列入黑名单等等。

如果法轮功学员需要离开所住县市,必须去社区请假,否则通过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公路检查站刷身份证时就会被抓。

被大数据监控

中共在新疆搞“一体化信息平台”监控百姓,在这个平台上收录新疆所有人的所有事,重点监控新疆四分之一人口的一举一动。

举例说:某人何时坐了什么交通工具、住了什么店、去了哪个餐厅、开了什么车、加了多少油、上了哪个厕所等等都会被大数据记录下来。因为以上地方都需刷身份证或被人脸识别,并被电脑分析,所以谁做了政府不“认可”的事,就会被大数据推算出来,新疆公安即可依次抓人。

新疆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在黑名单上,他们随时会因身份证报警被抓。此外,警察会频繁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拍照,原因是要更新法轮功学员脸部不同角度的照片,以便人脸识别采集信息。

2020年4月16日,河北省邯郸永年区后曹庄村法轮功学员刘平在去新疆乌鲁木齐的火车上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

骚扰

多年来,新疆乌鲁木齐公检法司对法轮功学员不断进行骚扰、绑架、非法关押、洗脑迫害、判刑等。几乎上了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此迫害。

公安人员通过手机、电话、网络等监控法轮功学员。公安局伙同派出所社区人员私闯法轮功学员住宅,非法蒐查。他们进门就翻箱倒柜,问法轮功学员与什么人接触,强行要求学员对炼不炼表态,签保证书,说是“执行上级任务、履行公务”。

4月21日下午2点,乌鲁木齐警察和邯郸市永年区二十多个警察闯到永年区七里店村法轮功学员栗香亭家中,抢走真相对联、点播机、壁画等私人物品,并把栗香亭绑架、逼问口供。

超期关押

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多年也不释放。一位派出所警察说,到了洗脑班是没有期限的。

乌鲁木齐市法轮功学员张小平被劫持到洗脑班已2年多,半年前听说要放人,可是她所管辖的社区拒不收人,说是影响社区业绩,影响年终奖金。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判刑监外执行,几个月过去了,说是疫情关系不放人;有的法轮功学员刑满出狱还没回家就被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新疆奎屯市高泉镇法轮功学员王晓莺被非法判刑3年半,2019年5月10日她该出狱时,却被政法委、司法所的人劫持到奎屯市一二三团的“教育学习班”(洗脑班)。

网格化管理

“网格化管理”在内地城市是随着这次武汉疫情的爆发进民众视线的,而这套管控体系在新疆经已实验了3年。网格化管理就是监狱化管理的“美称”。

中共把市县区以下划分成街道管委会,之下又设立社区。每一网格之内如果有人敢对中共说不,这个网格的负责人会被抓,他的上级会被撤职。因此有的人迫于淫威或出于个人利益,主动出卖良心。#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