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天要灭中共,中南海高层换谁上都没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一次内部会议上的发言录音在网上疯传。蔡霞教授一方面讲,中共已是政治僵尸,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另一方面又说,改变危局的第一步是“换人”,可以召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来一个少数服从多数,把那个人(指习近平)换掉。

关于换掉习近平的说法,从2016年至今,一直有人在提。

2016年3月4日深夜,新疆“无界新闻网”刊登一篇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匿名公开信。信中三次提到“习近平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问题,意思很清楚,你不辞职,你和你的家人性命难保。

2016年3月30日,美国“明镜新闻网”刊登一篇要求立即罢免习近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匿名公开信。信中列举了习的五个严重错误,声称:“不经8000万党员直接选举的总书记、党中央将不再具有任何的合法性。”

2020年2月4日,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在海外网上发表《劝习近平退位书》。

3月21日,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一封要求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的公开信。信末说:“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

4月12日,异议作家“老灯”在推特上发了一篇文章的截图,其中谈到:“目前国家已经到了最为困难和危机时刻”,换人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危机形势需要大家放下一切分歧和利益考虑,共同促使‘换人’的实现。”

5月20日,海外“光传媒”发表署名“前政协委员王瑞琴”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呼吁“罢免习近平”。

关于换掉习近平,我认为,可能性不大。中共历来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掌握枪杆子,谁就是老大。现在枪杆子掌握在谁手上?习近平手上。中央军委、五大战区、北京卫戍区、中央警卫局、公安部特勤局的第一、二把手,都换上习的人。这是最关键的一条。

其次,现在中共官场最大的问题是腐败。习近平最大的政敌,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及其“军师”曾庆红,倒是想把习赶下台,置习于死地。但是,江、曾是中共最高层腐败分子的总代表。习前5年反腐打虎,查处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大多数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江、曾腐败的证据都掌握在习手上。只要习有这个意愿,以反腐打虎之名,马上可以把江、曾拿下。

具体说到搞政变换人,现在的情况,跟1976年10月抓捕“四人帮”时有很大的不同。今天的中共最高层,没有像中共元帅叶剑英那样的人。

仔细考察各种换人的说法,除少数有普世价值的人之外,大多在中共体制框框内打转转,寄希望于再来一个“打倒四人帮”,再来一个“拨乱反正”,再来一个“改革开放”,如此,中国才可能走出危局。

我认为,即使换掉习近平,中共也不可能变好,因为中共成立99年来犯下的罪实在太大了。

中共的老祖宗,不是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而是德国的马克思;中共的理论源头,不是儒、释、道交相辉印的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而是无神论、阶级斗争论、进化论三位一体的马克思主义;中共不是在中华大地上自然而然产生出来的,而是在国外敌对势力——苏联共产党的操纵下成立的。

1921年至1949年的28年间,中共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不择手段颠覆中华民国。这期间,中共就已经欠下巨大血债,仅1948年中共军队围困长春,活活饿死老百姓达30多万。1949年至2020年的71年间,中共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不择手段维持中共一党专政,这期间,中共更是血债累累,罄竹难书。

至1976年文革结束,中共发动几十次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杀害8000多万中国人,这是一笔大血债。1980年以来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杀害数以亿计未出生的胎儿,这是又一笔大血债。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是第三笔大血债。

1999年7月20日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其中最邪恶的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是第四笔大血债。1999年以来江泽民将17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无条件送给俄罗斯等国,这里面也包含巨大的血债,这是第五笔大血债。2019年持续升级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暴力镇压,数以千计的香港儿女失去生命,这是第六笔大血债。2020年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瘟疫从武汉蔓延全中国、全世界,数百万人感染,数十万人死亡,这是第七笔大血债。

如果用白色代表善,黑色代表恶,如果将中共视为一个生命体,那么,中共从头到脚,甚至每一个汗毛孔,都是黑乎乎的。中共罪孽之深重,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势力可及,远超希特勒、斯大林。

尤其是,中共现在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小官也大贪,几乎无官不贪。初步统计,2013年至今查处的亿元以上贪官达75个。中共的腐败已达到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共腐败的癌细胞,已从骨髓扩散到最表皮。

如今的中共,就像中国历史上最后那个注定要灭亡的朝代一样,只会一天天走向死亡,换上谁都没有用,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天灭中共”是当今最大的天象变化,这是任何人想挡也挡不住的。谁能顺天而行,抓捕中共最黑恶势力的总代表江泽民、曾庆红,解体中共,谁就能引领中国走出危局。

2020年的大瘟疫还没有过去。下一场涉及范围更广、死亡人数更多、景况更惨烈的大瘟疫,可能在今冬明春到来。两次大瘟疫之间,是神留给人反省、忏悔、改过迁善、将功折罪的宝贵机会。

至2020年6月4日,习近平已经跌入他当政以来民望的最低谷,上、下、左、右、内、外的压力,已将习置于最危险的境地。

习转危为安的唯一出路是,重新回归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的正道上来。现在,不是习保中共才能保命,相反,习只有抛弃中共才能保命。

上天正在清理、淘汰中共,任何跟中共捆绑在一起的做法都是极其不智、危险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