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为灭共救港挺身发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7日讯】“一日有中国共产党在这里,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后代没前途,只有移民,那算什么呀?”香港实业家袁弓夷6月4日再度接受《珍言真语》访问时说,“没有一样东西是共产党不想控制的,灵魂、精神、宗教,总之你的一切都是属于国家的。”他以消灭共产党为己任,因为包括其家庭在内的千万个家庭都被中共破坏了,没有人出声,“那我应该出个声。”

中共近期强推“港版国安法”后,与中共有血海深仇的袁弓夷,在短短数日内先后公开致信美国总统川普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他于6月2日写给蓬佩奥的信中,恳请美国协助英国恢复对香港的主权,并将主权移交给香港,接着在六个月内,由香港完成合国际标准的公投、自决命运。

为什么写信给川普后,又写给蓬佩奥?袁弓夷说,他看到港人的忧心,每个港人都喜欢在香港生活,出走的人是迫于无奈。这促使他思考有无可能与美国配合,使香港不至于变成一个死城,因此他在信中向蓬佩奥提了“事事敏感”的计划。他认为,美国是真心真意地想帮助香港人,“但我们一直没有出声,只是说想移民,这样就帮你移民了。”

恳请美国帮忙的希望虽然渺茫,但袁弓夷说,“每个人都不做事就完了。”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引起港人恐慌后,汇丰、渣打银行已于6月3日公开表态支持港版国安法,而作为一名实业家、平日为人低调的袁弓夷,此刻选择“虽千万人吾往矣”,不禁引人好奇。

他说,为了让自己无后顾之忧,他把与大陆有关的生意都推了,“我不想为这个政权有任何的贡献。”袁弓夷说,“现在到了这个危急关头,这些年轻人都……再不做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袁弓夷表示,天天上街抗争没用,而目前正是中共处于弱势之际,必须及时把握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因为明年的局势可能就不是这样了,“你看看美国也一团糟,幸好蓬佩奥不需要去处理美国的暴动,他可以集中精力,他现在都在记者招待会上骂中国(中共)。”

以美国今年也在网上举办六四事件烛光悼念晚会为例,袁弓夷说,这就是美国直接打脸中共,“以前(美国)没有这样做的,刚好碰到这样的人(蓬佩奥),他又被共产党骂成好像一只狗,又碰上了武汉肺炎(中共肺炎),有这么好的时机,我们还坐在这里,动都不动,那将来会后悔的。”

在港人普遍对国安法感到恐慌之际,袁弓夷却“冒险”地向美国写了两封公开信,引起很多人怀疑他的动机,还有人说他是为了帮他儿子。“我告诉你,我儿子说我在跟他唱对台戏。”袁弓夷说,“这就变成我抢了他的风头,还有我讲的东西肯定跟他那些,将来去选议员的那些是不合适的。”

儿子袁弥昌是香港建制派政党新民党前政策总裁,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荣誉讲师,香港国际关系研究协会召集人,主要研究项目包括中西战略理论、国际安全、中美关系及道家理论。

首次披露坎坷人生

已经72岁的袁弓夷在这次专访中也首次披露了他的坎坷人生。

他说,因为父母不在,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自己做早餐,自己去上学,一辈子都是靠自己,“我妈妈给了我机会,让我有独立的精神,而我的孩子都是很独立的,我觉得管他们干什么,如果你行就行,不行的,怎么帮你都没用。”

袁母曾因信仰耶和华而被中共判刑劳改20年,在被关押期间,她始终坚持信仰,不愿意向中共低头说“没有神”,因而完全失去了20年的自由。

“我妈妈就是很有勇气的,这个无可否认。”他说,“你们法轮功现在是共产党的第一号敌人,以前的头号敌人是耶和华见证会。这是我妈妈跟我说的。它(中共)就是要控制你的信仰,控制你的灵魂,要跟你抢夺灵魂的控制权,没有一样东西是共产党不想控制的,灵魂、精神、宗教,总之你的一切都是属于国家的。”

袁弓夷回忆著母亲“很大胆的”与监狱长谈论“真理”。“我妈妈告诉他们:你为什么带着枪?你把枪放在这里,你干什么还带一把枪来这里,谈真理怎么可以带着枪呢?很明显吧,拿着枪谈什么真理呢?(你有枪)全世界都要听你的,那个监狱长、劳改营的掌舵就说:唉!我们共产党有你就好了。”

“它们(中共)说,只要你说没有神,我们(中共)就立刻让你离开,就是这么简单。但她20年来一直坚持着,死都不肯说。”

对于近日有报导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女儿马利亚与极左组织安提法(Antifa)有关联,袁弓夷表示,在美国社会里有许多精英富商,像奥巴马、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等,都是共产党真正的好朋友,“共产党就是对准这些精英搞垮了他们”,像川普这样保守派的明白人是很少数的。

针对川普近日对中共祭出相关制裁措施后,中共迄今尚未有正式回应,袁弓夷认为,这是因为中共没有准备,“如果有准备,它们(中共)真的坚持这个国安法,你一出来,两三天之内,它(中共)会迅速开动宣传炮火,很厉害的。有问题的,内部有非常大的分歧。”

他说,中共搞国安法的代价就是付出银包,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后,汇率就变得浮动了,“一浮动就大件事了,就不是7、8的了,15、16跟着20这样上去了。”

他并分析指,南海开战可能性高,因为有许多国家的货物运输,包括日本、韩国及台湾等,以及石油运输,都要经过南海,而在美国人民目前对中国的愤怒之下一定会要求总统做点事,所以美国要保护这里,“保护很多国家,不是自私的。但现在你(中共)很多军事设备在这里,你走近一点它就警告你,它时不时地也会威胁你。”

然而,国安法虽引起港人不安,但也有很多人支持。袁弓夷表示,支持国安法的那些人并不是分不清中国与中共,而是因为被踢入了黑社会,为了利益走不了。他说:“你看那个律政司想走都走不了,你参加了黑社会就是这样,参加容易,出来就难了。你说不只是她了,一个都跑不掉,那些政治局、中央委员谁能走得了?家产就很多了在外面,情妇、私生子,很多都是在外面,走不了,他就想着我在这里牺牲起码我保住了那些私生子,他的思维是这样的,这个就是黑社会。”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去信蓬佩奥 帮香港人发声守护我城

记者:为什么写给川普之后还要写给蓬佩奥?

袁弓夷:给川普的信是博他同情的,后来我想香港人这么忧心,我知道美国人准备怎样对付中国(中共),当然他们在尽力帮助香港了,现在(香港)700万根本每个人都可以移民,但这个不是香港人要的。每个人都很喜欢在香港生活,走的人是迫于无奈,我有时候在马会等地方看见很多朋友,实际上他们是不想走的。关于我的孩子,为什么我要走呀?香港这么好,我很喜欢,打麻将,什么都好玩,东西也好吃,他们有他们的朋友。

那我在想有没有可能我们跟美国配合,这样就不会变成死城,虽然可以见到底,将来可以恢复,但是已经不是那班人了。有些人走了后,很多就不会回来了,所以我就想用我所知道的事,因为我知道很多事你们未必知道的,我就做了一个这样的计划,几件事都是比较敏感的。

美国要有军事行动,这是很敏感的事,公投也是敏感的,自决也是敏感的。不用说港独,都已经当你是分裂国家了。但是这几件事加起来,就好像有一个可能性,我实际就是动一下脑筋……很多人只懂得反映的,我就想了这个第二封信,而且我对蓬佩奥一直很了解。他们是真心真意地想帮助香港人,但我们一直没有出声,只是说想移民,这样就帮你移民了。

记者:其实中共可能都想你走了以后它派……

袁弓夷:是呀,它(中共)不是留岛不留人吗?这帮人全走了,我就派过来,……它(中共)以为它可以派700万人来就全部搞定,这当然不行,如果这么容易,你上海早就搞好了,也不用天天受香港人的气了。所以我想这封信对我来说很重要,当然希望很渺茫,但是每个人都不做事那就完了。我觉得世界所有的所谓,做比较大的事,开始的时候都是希望渺茫,例如比尔盖茨开始的时候都是在车库做的,现在全世界都在用他的软件。

退出所有大陆生意 为香港挺身而出

记者:你以前都很低调,最多在上市公司看到袁爸爸,为什么别人都要跪下了,汇丰今天也发表了支持“国安法”的声明,你很多商界朋友都发表了一些声明,为什么你反其道而行之,还走得这么前呢?

袁弓夷:他们有生意,这么多人在那里工作,而我同大陆有关的生意全部推了,告诉他们,我不想为这个政权有任何的贡献,我每一个在大陆的朋友全部发了微信给他们,这样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记者:你什么时候做撤资大陆这个决定呢?

袁弓夷:大约三个星期前。我既然可以出来这样说,我就没有保留的了,我如果这样一说的话,又想想我有生意,那我就不可以两面兼顾。现在到了这个危急关头,这些年轻人都……再不做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中共弱势好时机 联手打败独裁政权

记者:真是觉得它们(中共)7月1日之前想推得了?

袁弓夷:也未必是,但这次是一个好时机,你如果要与它抗争的话,当然要找一个好时机,我不是为抗争而抗争,我是为我们要赢的,要赢当然看到他弱的时候,我又有强的朋友,我们联手用这个时机打败它。

天天上街没用的,所以你要把握这个(好)时机,千载难逢,明年可能已经不是这样了,你看看美国也一团糟,幸好蓬佩奥不需要去处理美国的暴动,他可以集中精力,他现在都在记者招待会上骂中国(中共)。

记者:刚刚见到六四事件的亲历者,这是不是等于美国在打脸中共?

袁弓夷:是啊!直接当着你(中共)的面,她(美国)还在网上搞一个烛光晚会呢!以前(美国)没有这样做的,刚好碰到这样的人(蓬佩奥),他又被共产党骂成好像一只狗,又碰上了武汉肺炎(中共肺炎),有这么好的时机,我们还坐在这里,动都不动,那将来会后悔的。

记者:有些人说港版国安法是针对一小撮人的,只要我不说话便与我无关?

袁弓夷:不是的。我不怪他们,那些人一辈子都不需要冒险,很多人认为做生意一定要谨慎,广东话有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他们的人生旅程就是这样,你突然间叫他拿出勇气来,他拿不出来。

记者:但为什么你能看得清楚呢?请讲一下你自己。

袁弓夷:我从小就不来这一套,我很不守规矩的,很顽皮的人,而且我的生意从来都不抄袭别人的,你做过的我便不做了,我一定要做新的东西,我比较有冒险精神,所以“风险”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压力,习惯了冒险,变成我比较能克服自己的恐惧,譬如你一辈子都没有冒过风险,事情突然到来,你当然会被吓坏。

我做很多生意都有很大的风险,我做新的东西别人没有做过,10个有8个会失败,我又不怕失败,又要不怕失败,又要不怕损失金钱,又要冒险,我一生中有很多失败,但也有几次成功,那我就变成了有这种能力来处理风险,以及我可以去挑战,作风险投资也要有胆量才行,没有胆量如何去投资,所以我做过很多生意,都是别人未曾做过的。

记者:我知道原来Casio的电子表也是你制造的。你知道我是在大陆出世的,那时候如果有一支Casio电子表,就会好开心的。

袁弓夷:我每年要做几千万支手表,做几十个品牌,全世界的品牌我都会做的,OEM(代工)嘛,所以我做过很多事情,很多事情都是领先做的,在香港我们也是第一个做的。所以你问我为什么会站出来,很多人都怀疑我的动机,还有人说我是为了帮我儿子,我告诉你,我儿子说我在跟他唱对台戏。

记者:为什么你儿子说你跟他唱对台戏?

袁弓夷:当然了,这就变成我抢了他的风头,还有我讲的东西肯定跟他那些,将来去选议员的那些是不合适的。不过,他们(儿女)都没有怪我,因为大家都相信言论自由,我也相信他们有他们的(言论自由)。

72岁站出来 首次披露坎坷人生

记者:不过我记得你讲过一个故事,原来你妈妈以前受到很大的迫害,她那份勇气是否鼓励了你,请讲一下这个故事。

袁弓夷:我六岁时,父母都不在家,从一年级的时候,自己做早餐,自己上学,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搞掂的,从一年级开始就是自己打理自己。接着来到香港我便在圣士提反小学寄宿,基本上是自己打理自己,一辈子都是靠自己的,所以我妈妈给了我机会,让我有独立的精神,而我的孩子都是很独立的,我觉得管他们干什么,如果你行就行,不行的,怎么帮你都没用。

我妈妈就是很有勇气的,这个无可否认,她就是(被判)20年劳改。你们法轮功现在是共产党的第一号敌人,以前的头号敌人是耶和华见证会。这是我妈妈跟我说的。它(中共)就是要控制你的信仰,控制你的灵魂,要跟你抢夺灵魂的控制权,没有一样东西是共产党不想控制的,灵魂、精神、宗教,总之你的一切都是属于国家的。

我妈妈被它(中共)20年劳改,(记者:20年都失去自由?袁弓夷:是啊!)其中三年左右,像一个死囚,就是一间牢房只有一个人、等著被枪毙那个,因为文化大革命搞得厉害,要交几个人出去做给人看,她很大胆的,那个监狱长……我妈妈觉得她有真理,共产党也觉得它有真理,这样大家要谈话的,有什么真理?那我妈妈跟他单对单,我妈妈告诉他们“你为什么带着枪?谈真理怎么可以带着枪呢?很明显吧,拿着枪谈什么真理呢?(你有枪)全世界都要听你的。那个监狱长、劳改营的掌舵就说:唉!我们共产党有你就好了。就是你那种精神,那种信念,(共产党)有这样的信念就好了。它们(中共)说:只要你说没有神,我们(中共)就立刻让你离开,就是这么简单。但她20年来一直坚持着,死都不肯说(没有神)。

记者:跟法轮功一样,只要你放弃修炼,它就放人。

袁弓夷:是啊,马上给你离开(牢房),就是要你同意这件事(说没有神),它(共产党)就会让你离开,完全是一样的,共产党它对所有宗教都是这样的。

记者:它(共产党)比希特勒更残酷,希特勒不会从精神上毁灭你,它(共产党)要你在思想上也“跪低”。

袁弓夷:是的。马克思这个德国人也不是好人,他穷,穷到变态,他要把有钱人全部消灭掉,那么叫资本主义就是有钱人,资本家就是有钱人,他要夺取你所有的财产,由他来指挥,然后控制你,绝对地控制你,这就是它的“大同”梦境。我母亲后来(被劳改)20年,1956到1976年被释放。我现在跟你讲(这故事)也是好的,因为我永远不会有心机写自传,这些视频收录下来,以后就可以给孩子们看。

记者:所以我觉得这些(视频)是很重要的。

袁弓夷:比写下来还好,它是很真实的,对吧,有表情。

记者:即你妈妈教会了你……

袁弓夷:她没有教我(这些)。(她劳改)20年之后,我跟她再见面,我就很明白她了,因为她有这个信念,她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我不是尊敬,也不是信她那个耶和华见证会,但是我完全明白她在做什么,我也没有怪她。

记者:你妈妈好像口才很好,她能对着几万人演讲。

袁弓夷:她很厉害的,她到全世界(演讲),后来她来香港后,一年内便去了美国,就是去了耶和华见证会的总部,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New York Brooklyn Bridge),她变成了大英雄,全世界叫她去演讲,每次都有5万10万人的,她很厉害的,用英文演讲,她中学时就已经学英文了,那时候是在上海那些教会学校,大学时她就在沪江大学读。

美国精英富商与中共友好 川普是少数例外

记者:说回来香港的局势。现在美国已经出招了,袁伯伯上次在采访的说话,美国撤资,说完之后美国领事馆就开始卖楼,现在美国商会都说有三成的美国公司准备撤走。

袁弓夷:美国那个Travel Advisory(旅行警示)原本一级,现在降到了二级,事情马上就来啦,当然它不需要一级,见你(中共)有所动作,它又降一点。篷佩奥这个人做事很有条理的,每天都在搞你中共。有报告说将中共告上联合国,说它(中共)在南海那里是犯法的,这就是准备打你(中共),出师有名嘛,你(中共)是犯法的,我(美国)也提醒了你,我也告上了联合国,已经报告了,我将来打你的时候,你也无话好说,你也不能责怪我,每次他(篷佩奥)都有很多警告的。经常都有警告,怎么知道中共那边死都不听,还要做那些坏事,这次美国的暴动,它(中共)还在后面又出钱又出力,还(被人发现)有说国语的,真是令人气愤了。

记者:美国有报导说,FBI监控发现奥巴马女儿马利亚与安提法组织有关联?

袁弓夷:全部和共产党都是好朋友,他们真是好朋友。川普就只是出口说你(习近平)是我好朋友,但(中共)真正的好朋友是奥巴马、拜登那些。

记者:美国先要清除自己国家那些共产主义的组织。

袁弓夷:清除不了,这班人真是根深蒂固,这么多大学的教授、好莱坞、华尔街,还有那些大公司,西岸的大公司,很左的,那些高薪搞科技的人是很左的。老实说,实际上像川普那些人都是很少数的,那些所谓的保守派,就是说拿回美国的价值,不是多,就算有,中部也有很多,那些蓝领,但是他们也不是美国的所谓精英。这班精英就是问题啦,共产党就是对准这些精英搞垮了他们。

记者:但是川普出招后,中共到现在没有正式回应。

袁弓夷:是啊,因为它(中共)没有准备。如果有准备,它们(中共)真的坚持这个国安法,你一出来,两三天之内,它(中共)会迅速开动宣传炮火,很厉害的。有问题的,(中共)内部有非常大的分歧。它(中共)原本在想国安法是用来搞好“家里”的事情,没有想到国际,因为它没有国际的视野,谁知道搞出了一个大麻烦。

所有东西,搞美国这个大老,现在中共在全世界被千夫所指。你搞这个国安法的代价就是你的银包,你说银包重要还是国安法重要,国安法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可搞可不搞,但现在不见了银包就是大事了,整个国家外汇最大的收入都靠香港的嘛!

记者:现在这个汇率能不能守住呢?

袁弓夷:4000亿换完就完了,因为它要靠美国联储(联邦储备局)在后面支持它(港币),即4000亿被人换完后,那个联储说我一定支持你(港币),那些人就不敢换了,知道联储是无限的,联储你要多少有多少。如果联储说对不起了,我现在不支持港元,即甩掉,现在都已经不给你特殊化了,即不支持你了,这样没错啊,你自己搞定。这样就变得浮动了,他又不会让你全部换了,有一些是浮动的,他现在就是给浮动,一浮动就大件事了,就不是7、8的了,15、16跟着20这样上去了。

记者:那(香港财政司长)陈茂波就哭了,虽然他说要国家支持,要有国家做后盾,那你觉得他……

袁弓夷:真的哭得出来,他有什么力呢?他有个4000亿,不知道是不是美元,大部分可能是人民币,跟着他顶完之后又要靠大陆来顶,大陆说我也没有啊,我也有限。那就运十吨黄金来让人家看看,说钱没了我们还有黄金啊!真是很土的嘛,就是这样做的。

南海开战可能性高

记者:所以其实这样搞下去,(美国)都还没有打,它(中共)经济就先垮?

袁弓夷:说句老实话,南海这里是真的会打,打的比例相当高,因为所有这个地区,从一路到澳洲到韩国到日本、台湾,都靠出口的,他们的货经过南海都受到威胁,去欧洲全部要经过这里,还有中东的石油也是要经过这里,他们一定要保护这里的,保护很多国家,不是自私的。但现在它(中共)很多军事设备在这里,你走近一点它就警告你,它时不时地也会威胁你,制造了很多问题,所以这些东西已经决定了。

现在有人问我打不打?肯定打!实质上我两年前都已经知道了,他那时候还没有准备。但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美国人民的那种愤怒一定要你总统做点事,这么多国家都是靠那条海道的,所以他一定打。而且它们(中共)都算过数了,根本打不过人家,大陆差得太远了,怎么守啊?美国,菲律宾的Subic Bay(苏比克湾),这边越南的金兰湾,跟着上面就是澳洲,供应很好的。

中共没牌可出 态度软化

记者:那它经济不够跟人家打,军事不够跟人家打,那有什么牌出呢?

袁弓夷:没有,真的没有牌。

记者:那现在(香港特首)林郑上去北京说什么呢……

袁弓夷:林郑这些人对我来说没什么重要,但我要看到底上面要她来说什么,就知道上面的态度是怎么样了。韩正也是不重要的,可能他只是想一套东西比较体面一点这样过去,那也不可以完全说,我不玩了,就这样拖拖拉拉过去,又说要杀下来了,吓得香港人脚都软了,今次突然说要征求很多意见了。

记者:真的有些香港人移民走了,我们这几天的新闻,一是换美金,一是开户,全部做这些事情。

袁弓夷:是啊,(港府)自己搞出来的,没有人逼它搞国安,他们一拍脑袋就做了。

建制官员被踢入黑社会 为保利益想走走不了

记者:但都有人支持,其实很多人问他支不支持国安法,他们说我是中国人,我一定要支持国安法。袁爸爸你说说这是什么?

袁弓夷:那些是应声虫,所以我都不听他们讲,好像汇丰又说要收拾你的生意,这样没办法啦,给你绑架了,那些我同情,但那些自愿的,689(前特首梁振英)的那些,唉,别说了。

记者:支持国安法的那些人是不是将中国跟中共分不开呢?

袁弓夷:建制派不是分不开,他们清清楚楚,有些是保住自己的职位,有些是保住自己的利益,有些是很惨的,你看那个律政司想走都走不了,你参加了黑社会就是这样,参加容易,出来就难了,你说不只是她了,一个都跑不掉,那些政治局、中央委员谁能走得了?家产就很多了在外面,情妇、私生子,很多都是在外面,走不了,他就想着我在这里牺牲起码我保住了那些私生子,他的思维是这样的。这个就是黑社会,可以参加,让人踢入了会就出不来,一世都这样,这一世就完了。

袁弓夷:你跟香港人说些打气的话?

袁弓夷:不好这样说,我告诉你,我的责任是来安慰你们的,对不起呀,到今天尽我小小的力,消灭共产党才是我的责任,我所有的力量应该在这点上。我跟他世仇,血海深仇,我家庭都给他破坏了,现在是千万家庭给他破坏了,从来都没有人出声,那我应该出个声,我起码代表我自己的家庭先了,但你们这些,大家心照啦,不用说了,你应该自己说出来。

记者:我家里也是,我妈咪和我哥哥被关到监狱里,我有机会都讲。

袁弓夷:不但要讲,还要它赔呀,到时那班人全部要拉去枪毙啊!

记者:是啊,很多年都见不了他们,有7年见不到爸爸妈妈了,全部不让他们出来。

袁弓夷:所以我们中国人不要忍得太厉害,你要这样做,你要付出代价,所以这个是我出来的主要原因,一日有中国共产党在这里,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后代没前途,只有移民,那算什么呀?

记者:香港也不可能有五大诉求。

袁弓夷:没有了共产党,什么问题都没有了。1997年前多好,什么问题都没有,它来了之后就死了,没有一样事是好的。有时我见到那些建制派都会问他们,我现在都有骂他们的,1997年前这问题完全不存在,为什么现在会发生?你告诉我,是不是我们的孩子造成的?不是嘛,他们只是在抗争,全部都是它(中共)搞出的。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