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恶太多 康生曹轶欧夫妇生前遭索命

文/许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党内曾主管意识形态,名列毛、周和王洪文之后的中共领导人康生及其妻子曹轶欧,生前都患有恐惧症。

据曾在北京301医院麻醉科当护士的陈赓大将的女儿陈知进回忆,康生临死前患上了恐惧症,每天24小时要警卫员开灯陪着,病房里要不停地放映电影。只要病房里没有人,他就会恐怖地叫喊,说谁谁谁来找他索命了、谁谁谁满身血污、谁谁谁戴着镣铐叮当作响,喊得有声有色,听者是毛骨悚然。

而康生的老婆曹轶欧也患有类似的病症。1975年康生死后,曹轶欧从北京的小石胡同搬进了木樨地22号楼,这座楼是给部长级干部盖的,王光美等许多曾被康生、曹轶欧迫害过的中共老干部都曾住过这里。曹轶欧住进这座楼后,时时感到恐惧、忧虑、痛苦、紧张和不安。她怕敲门、怕响声,更怕人,特别是怕受过她迫害的中老年人。她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时时做噩梦,梦见许多面目凶恶的人追杀她,甚至于白天也能见到冤魂向她索命。

一天晚上,她的孙女一进屋,曹轶欧就马上跪在地上哭喊道:“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现在有人要向我报仇,要谋害我,快搭救我吧,不然我活不成了!”对此,见怪不怪的孙女并未太过惊讶,因为这几年曹轶欧的疯癫已不罕见,而且是越来越严重。1989年,在这种恐惧中,她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康生曹轶欧夫妇生前缘何患上恐惧症?从佛家因果报应的角度来看,显然是因为作恶太多,遭到了鬼魂来索命。陈知进说,生前康生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风肃反”时,他亲自用烙铁烫别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犯人等。至于曹轶欧,也绝不逊色于康生,尤其在文革期间,她与康生一起,用许多下作的手段,比如凭空捏造、歪曲事实、刑讯逼供等整了许多人,害死了不少人。

查阅中共披露出的有限史料,康生曹轶欧夫妇确实是自作自受。据大陆出版的《毛泽东与陈云》一书披露,早在延安时期,负责中共情报机关的康生就炮制了几起著名的“特务”案件,最有名的三大案件是钱维人案、王遵及案和李凝案。这三人在遭刑讯逼供后,都被打为“特务”和“汉奸”。然而,后来这些罪名都被证明是莫须有的。

在整风运动中,康生因为支持毛与江青结婚,而得到了毛的赏识。其后,在洞察了毛想树立自己权威的想法后,他帮助毛在1942年发动了延安整风运动,并借机大搞刑讯逼供,将大批中共党员打成特务、叛徒和内奸,炮制了一大批冤案,将延安变成了一片红色恐怖。而这正是文革的预演。

到了土改时期,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康生在陇东、晋绥、山东渤海等地施行了极为残酷的政策,几乎杀掉了每一个地主和富农,使许多人对其产生憎恶。当时,康生发明的众多酷刑中包括:把囚犯拴在马后,然后,鞭打那匹马,驱使它拖着受害者不停地奔跑,直到把人拖死;把醋灌进受害者的喉咙;用一根马尾刺进受害者的阴茎……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康生又按照毛的意旨大力批判彭德怀,说其是“野心好大,要得中华!还起个号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阴谋嘛”。1962年,康生指责小说《刘志丹》是为高岗翻案,并成立专案组,将习仲勋等人打成“反党集团”,牵连在内的共有6万多人,被迫害至死的有6千多人。康生之残忍可见一斑。

文革爆发后,康生出任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充当毛的打手。他根据以往的经验,炮制了许多冤案,包括打倒贺龙、罗瑞卿、刘少奇、王光美和“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等,人称“刽子手”。

而先后在中共中央党校工作、任职中央文革办副主任的曹轶欧,在文革期间,不仅对自己的同事痛下毒手,而且协助康生害人。中共高官陈云曾说过“康生是鬼不是人”,跟随在康生身边作恶的曹轶欧又哪里算得上人呢?他们生前被鬼魂折磨、索命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然而,报应并未在康生死后终止。文革结束后,中共向全党公布了康生的部分罪行,并决定将其开除党籍、撤销原悼词,其骨灰盒也从八宝山被搬了出来,由其妻子和儿子领回家中。其与陈宜所生的儿子张小石在1979年被免职,后被审查并被开除党籍。

三尺头上有神明,人做了什么,上天都有明确的记载,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报应全来”绝非是无稽之谈。@*#

参考资料:

《康生临终得报应》
《康生评传》
《玉历宝钞》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