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五大谎言 起底中共疫情白皮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9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6月8日星期一。

明州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案主嫌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被控二级谋杀罪,今天首次出庭聆讯。

中共湖北纪监委今天通报,原武汉人大副主任孙应征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正被审查调查。

中国南方暴雨成灾。江南大部、华南中北部和西南地区东部等地都是豪雨,累积雨量达到了100到250毫米。广西、广东、福建、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云南等8个省区,52条河流水位都超过了警戒线。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截止到今天早上6点,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总确诊感染人数已经高达709万2800多人,死亡人数超过了40万6200多人。

这场始发于中国武汉的疫情,在中共操控下肆虐全球,何时结束还遥遥无期。但中共却急于自我表扬,昨天(7日)发布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60多页、3万7千字,仅有极少的几处提到了要“弥补不足”,其余都是自我夸赞。

美国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出,中共在利用病毒大流行实施着它的战略图谋。

中共自我立牌坊

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国信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徐麟表示,中共政府始终“依法、及时、公开、准确地公布疫情信息”,“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徐麟还引述白皮书称,中共“肩负大国担当⋯⋯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信息,毫无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经验”。

书中表示,从12月底到现在,中共在抗击疫情中取得了各方面的成就。全文几乎没有提到中共政府在防疫工作中的疏失,只是笼统地提到习近平曾经在2月份的会议上曾强调,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德国之声表示,翻阅这本白皮书的第一印象就是,“中国(中共)领导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没有任何失误”。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还表示,这次疫情没有影响中共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中国的朋友更“铁”了,朋友圈更大了。

中共的这个白皮书,网友称之为“厚脸皮书”,也有网友称这是中共自立的“贞节牌坊”。

谎言一:及时准确公布疫情 李文亮如何死的?

中共自称“依法、及时、公开、准确地公布疫情信息”,果真如此吗?

根据以往的报导,在发现病毒疫情后,李文亮等8位医生于12月30日晚上在微信群组中发出疫情警告。但是这8位勇士随即遭到训诫,对他们实施封口,甚至进行惩罚。

在警方的训诫书中显示,警察曾询问李文亮“至此终止违法行为,你能做到吗?”李文亮回答“能”,摁下了红手印。警察继续问,“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制裁,你听明白了吗?”李文亮回答“明白”,又摁了红手印。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武汉市中心医院随后对李文亮进行了惩罚性的安排,要求这位眼科医生连续在一线抗疫。在得不到有效的防护之下,李文亮在2月1日不幸被病毒感染,并在2月7日凌晨最终离世。有网友当时留言:“他不是死了,他是被盗取了生命。”

谎言二: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纳瓦罗表示,去年11月中旬,武汉其实已经发现了病毒感染者,陆续收治了几十名,但当局一直捂盖子。在李文亮等8人拉警报遭训诫的同时,发哨子的人艾芬医生也遭到了训斥批评。

在打压下,人们不得不紧闭双唇,不敢再对外透露任何讯息。只能提醒自己家人,出门一定要戴口罩。艾芬也要求自己科室的所有成员,必须戴上N95口罩,穿上隔离服。

艾芬的预见,使她所在的急诊科医护人员损失程度最小。而那些不知情的其它科室医护人员,没有采取任何防护,结果许多人中招,有人因此丢失了性命。

抗疫第一线医护人员尚且如此,百姓更可想而知。中共一开始就强调疫情“可防可控”,还请来御用专家、北大医学院王广发“辟谣”,向人们灌输“病毒人不传人”。结果王广发在欺骗百姓之后,自己先被打脸,被病毒感染。

在没有第三方消息来源情况下,武汉人听信了中共的宣传。几万个家庭在病毒爬坡阶段,依然兴致勃勃参加百步亭社区“万家宴”,参加武汉当局的免费游武汉等集体活动。

大面积近距离接触,造成了最大限度的交叉感染。大纪元采访当地居民得知,参加“万家宴”的多个家庭后来遭到灭门,有的楼栋被整栋封闭。

中共为了营造“和谐盛世”的气氛,对疫情捂得风雨不透。不知情的武汉市民开心地上街采购年货,喜气洋洋地准备过年。殊不知,在他们尽情呼吸的时候,死神已经悄悄逼近了。

1月17日,中共看到疫情已经压不住,于是不得不增加感染人数通报数字。但是,对于美国和国际专家要求进入武汉研究病毒的要求,中共仍然一概拒绝。

前世卫总干事布伦特兰德(Gro Harlem Brundtland)批评中共,拖了太久才承认病毒人传人,这位前挪威总理对《明镜周刊》指出,“这是中共最大的错误”。

谎言三:大国担当?

中共不仅自己隐瞒真相,还找来世卫组织站台。被中共金钱收买的傀儡,开始向世界隐瞒疫情。1月14日,世卫推文表示,“中国(中共)当局进行的初步调查显示,没有发现冠状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同一时间,北京当局安排中共副总理刘鹤率团访美。并于1月15日在白宫签署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当时美方的重要官员很多在现场。

中共病毒在去年年末已经感染了相当一部分人群。习近平自称,1月7日曾向中常委发出“遏制疫情”的要求。

纳瓦罗指出,中共对内要求“遏制疫情”,却允许中共外交官前往白宫,并与川普总统和其他美国官员握手。这很有意思。

签字5天后,1月20日,中共抬出另一位御用专家钟南山宣布“病毒人传人”。但这个时候,病毒已笼罩整个武汉,并向全国、全世界急速扩散。

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当局宣布,将在上午10点实施封城。在预留出的8个小时当中,几十万武汉人逃离了武汉。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后来央视直播节目介绍,实施封城前,500万人已经离开了武汉。

500万人中有多少人已经被感染,或者是病毒携带者?这可能永远成谜。但从后来病毒在全世界爆发可以判断,那些人当中,隐藏着数不清的移动病毒炸弹。他们到不同地方,就把病毒带到那个地方。使中共病毒像集束炸弹一样,以点带面,遍地开花。

更令人纳闷的是,中共1月下旬封闭了国内旅行。但是对国际旅行仍然放行,一直开放到3月底。在这个期间,又有几十万的中国公民乘坐飞机旅行到世界各地,使中共病毒继续广泛传播,酿造了一场全球大流行。

1月31日,美国暂停并限制过去14天去过中国的外国公民进入美国,但中共说美国“不厚道”,是“反应过度”,“带了一个很坏的头”。

与此同时,中共在全球大量搜集囤积个人防护设备,“从一个大型个人防护设备净出口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净进口国”。

纳瓦罗指出,中共囤积的个人防护用品,包括超过20亿个N95口罩,“导致米兰、纽约等地的医生和护士面临防护设备致命短缺”。

这就是中共所谓的“大国担当”,和它的“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通报疫情”。

谎言四:分享防控救治经验?

中共自称“毫无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经验”。事实又是如何呢?

武汉疫情已经失控,出于人道援助,美国无偿向中方提供了大量的医护物资援助。特别是美国的吉利德公司,把研制开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药物连带分子式一并提供给了中方,可以无偿使用。

美国人希望帮助中国尽快遏制病毒,将损失降到最低。但中共来了一个釜底抽薪,在1月21日把美国人提供的瑞德西韦抢先申请了专利。而就在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中方明确承诺不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

在疫情最高峰,中共派出军方最高级别的生化专家陈薇少将接管了武汉P4实验室。与此同时,外界开始提供多重证据,指控病毒可能是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但中共一概予以否认。

不仅如此,在武汉封城后的1月下旬,武汉病毒所与德克萨斯大学的一个实验室准备分享中共病毒的相关样本。但是北京官员给阻止了。

美国联邦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昨天(7日)表示,中共不想让美国、英国和欧洲首先开发出疫苗,中共决定“充当美国和全球民主的敌手”。“有证据表明,中共正试图破坏或减缓美国开发疫苗的步伐”。

大家应该还记得中共驱逐美国3家媒体记者的事,就是因为他们报导了中共病毒疫情的真相,结果触怒了北京。

谎言五:“朋友圈”更大了?

因为中共一次次隐匿疫情真相,使中共病毒在世界范围内快速蔓延。这次疫情有一个明显又突出的特点:凡是亲共的国家和地区,疫情都非常严重。

中共自嗨称因为这次疫情,中共的“朋友更‘铁’了,朋友圈更大了”。

不知道中共这么说的根据是什么,我们看到的是整个世界都在去中共化,“洋人结伴而去,留也留不住”。与此同时,因为巨大的疫情冲击,世界各国都遭受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

大纪元统计结果显示,至少15个国家已经开始向中共追责索赔了,而这其中就包括与中共亲近的国家。

美中之间正在全方面较劲,印度与中共正因为边界纠纷关系紧张,这两个国家向中共索赔不说,就是意大利、英国、德国和埃及这几个与中共关系不错的国家,也都进行索赔,要求中共赔偿钜额资金。

意大利要求中共赔偿1000亿欧元,相当于1080亿美元;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要求中共赔偿6.5万亿美元;德国《图片报》初步估算,中共应该向德国赔偿1490亿欧元,相当于1602亿美元;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诉状中明确要求中共赔偿10万亿美元。

不仅如此,中共的铁杆兄弟伊朗,也对中共这个“大哥”不满。4月7日,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就嘲笑中共通报的病毒感染人数,是一个“惨痛的笑话”。

6月5日,8个美欧民主国家的高级政治家专门组成了“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以此应对中共带来的全球挑战。随后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也派代表加入这个联盟。

***********

南方洪灾严重

中国有句话,“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这句话对个人屡屡被应验,对国家也是如此。不过,当政者不施仁政,这种灾殃往往由本国人民承受。

今天(8日),中共官方再一次调升了应急水患灾情的等级。

自从1日开始,中国南方就出现了入汛以来的最强降雨。江南大部、华南中北部和西南地区东部等地都是豪雨成灾,累积雨量达到了100到250毫米。广西、广东、福建、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云南等8个省区,52条河流水位都超过了警戒线。

中央社消息说,一列从广州开往重庆的高铁动车,今天早晨8点半左右,行经广西贺州一带时,因为轨道旁落石塌方导致列车出轨。驾驶员轻微擦伤,而车内248名旅客被转乘其它列车。

目前的南方灾情仍在扩大,广东在今天上午发布暴雨红色警戒。珠海、清远等15个城市中学以下学校宣布停课。

广西许多城市出现内涝,桂林雁山区一所外国语学校300名师生一度受困,所幸全部被救出疏散。目前当地水位还在上涨,出入道路已被淹没,最深处水位超过1.5米。据不完全统计,广西至少有61户128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亿多人民币。

湖南长沙、湘潭等二十多个县市发生洪涝灾害,9.35万人受灾。目前已经紧急转移3205人,一批工农业基础设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江华瑶族自治县20个村庄被水淹没,3万亩烤烟、7000亩水稻受灾,4人失踪1人死亡。

另外,湖南省内的关山、茅溪等4个中型水库水位也已经超过汛限,岌岌可危。其中湘江一级支流渌水的醴陵河段水位一天暴涨了4米多,湘江上游潇水的一级支流萌渚水部分河段的水量超过了历史史册纪录。

中共国家防汛总指挥部表示,气象部门预测,未来3天,中国南方仍然有持续豪雨发生。中共气象台已将暴雨预警调高到了“黄色”,江南、华南、西南等地将有100~200毫米的降雨量,广西北部可能会达到300~400毫米。

从今年过年到现在,中国大陆各地频繁出现各种极端天气和不正常的现象。正月打雷下雨下冰雹,阳春时节突然出现大霜冻,五六月份普降大雪等等,有的地方还出现了地震等。

民间看待接连不断的灾情,认为是中共隐匿疫情造成四十多万人死亡、700多万人感染病毒招致天怒人怨。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曾两次撰文批评中共法令不彰,道德败落,招致天谴。但是在中共官场,却没有人敢于出面指出当局的问题。是中共官员不想说,还是不敢说呢?

中共规定党员“20不准”

最近网络上在流传一份文件,《关于印发<中央和国家机关党员工作时间之外政治言行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其中要求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党员在工作时间之外“都要谨言慎行”。

这份通知中,对党员有20个“不准”的要求。比如不准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论;不准发表偏离“两个维护”的言论;不准浏览“反动网站”;不准“收听收看境外反动电台和电视节目”;不准擅自接受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采访;不准妄议中央;不准制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不准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不准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等等。

可想而知,有这样的要求,谁还敢突破中共禁令讲话呢?谁敢越雷池一步,那就可能是“妄议中央”,甚至违背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这都是相当大的问题。

大家知道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曾公开批评中共当局隐瞒疫情,不点名地批评习近平。但是任志强被带走后,现在音信皆无。

有红色背景的任志强都不能幸免,没有更深背景的一半中共官员更不用说了。弄不好,就得去秦城吃牢饭了。

其实稍微想一想就可以知道,中共太害怕了。因为现在中共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国际上有十几个国家在追责索赔,而且这个队伍还在扩大。国内民怨沸腾,各种不和谐的声音时有传出,内斗不断。

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4月28日公开说:“中国(中共)正处于自1976年毛泽东去世以来最糟糕的外部环境。过去四十几年来,中共的好运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个极为有利的国际环境,尤其是良好的美中关系,但这种运气已经走到尽头了。”

不要执著党派

6日,台湾高雄市民罢韩成功,这件事吸引了整个国际社会。也包括大陆的网民,大陆媒体数据显示,有2亿多人都在关注韩国瑜被罢免的进展。

我们在当天的报导中已经说到了,从中央社的图片中可以看到,有的韩粉在得知结果后伤心地流下了眼泪。甚至高雄市议会议长许崑源在当晚从17楼坠下身亡,目前警方的调查结果我们还没有看到。

在我们的节目下方,有很多台湾的朋友留言。就像我们在节目中所说的,有人高兴有人忧伤。我的同事给我发来聊天截图显示,有的家庭因为韩国瑜的问题,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分歧。父母与子女之间,言词相当激烈,甚至表示不要再继续做父母子女。

其实加以分析,无论挺韩国瑜的韩粉,还是倒韩国瑜的人,可能并不只是执著于韩国瑜个人,而是在执著党派。

我从身边的台湾同事那里了解到,现在的台湾民众,无论哪个党派,他们其实是有一个共同点的,就是讨厌中共。

如果是这样,台湾同胞真的不必太执著党派分歧。只要反对中共,不让中共渗透侵蚀台湾的自由人权,不接受中共的共产意识形态,谁执政都是希望给台湾带来更好的生活。那么谁执政,其实是无所谓的。

所以不是国民党执政就不好、民进党就一定好,没有这个意思。哪个党派执政,如果不顺应天意、民心,如果不遵循道德传统,早晚都会被淘汰。而且执政党如果违背天意、破坏传统,罪责会更大。

现在整个国际社会都在唾弃中共、唾弃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唾弃马克思,这就是历史大潮,这就是当前最明显的天意。如果执政党能顺应历史潮流,善尽人意、秉承天意,那么人民就会安居乐业,国运昌泰。相反,如果有意无意偏离了天意,甚至搞了共产主义的东西,那么执政党早晚会分崩离析,人民也会跟着遭殃,就像中国大陆一样的生灵涂炭。

真心希望台湾同胞不要再过于执著党派,而要把心思用在杜绝中共的渗透侵蚀上。这才是台湾人共同的民意民心。

最后还要说一下,有的观众反映在手机上观看新闻看点,点进去之后会出现黑屏,像是报错一样。遇到这种情况,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上方的三个小点,然后选择用浏览器看,或者是打开应用程式,这样您就可以顺利观看了。

以上是今天公共区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点击视频右下方的点我订阅,或者二维码订阅。这样从周一到周六,您都可以看到我们的最新节目。也希望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的朋友。

在会员区,我们结合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来谈谈,北京确诊首例病毒患者的幕后。中共的首例确诊竟然用了足足6天的时间。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