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个90后小粉红的觉醒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小到大的洗脑教育,把许多年轻人变成了盲目爱国,心甘情愿被中共当枪使的小粉红,令人既可憎也可叹可惜。不过,也有好消息,那就是近年来网络上有关小粉红因为出国念书,或者翻墙上网,或者别的原因,接触到了自由社会的真实信息,终于从中共的洗脑教育和谎言宣传中醒悟过来,认清了中共真实面目的事例也时有所闻。比如大纪元网站3月底时曾报导过的在微信发布“习近平下课”、“共产党下课”视频的山东青年程序员张文斌。用他自己的话说:“曾经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红,是翻墙之后慢慢认清共产党邪恶的嘴脸”。

我想,类似这样的事例在现实中一定还有不少,今天我在明慧网上就又看到了一例。

这位“小粉红”是位90后,今年25岁。和自己的同龄人一样,他从小就生活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下,曾经也是中共的“铁杆粉丝”,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小粉红”,但最终还是一步步醒悟了过来。

那么他是怎么一步步醒悟过来的呢?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回顾起自己的成长经历,他说:“我们这一代人,从开始记事起,就没离开过中共的仇恨洗脑教育,是喝着中共的‘狼奶’长大的。在那个懵懂无知的年纪,血腥、仇恨、漠视生命、‘对敌人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等价值观,披着爱国主义的外衣,被不断的灌进我的心里。那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喜欢涂鸦,画得最多的,就是各种杀日本人的画面。读者们如果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可能觉的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中国的孩子们被灌输到心中的血腥与暴力,这就是‘祖国花朵’的内心世界。”

上初中时,正好赶上北京奥运,那是一个“爱国”热情被不断点燃的年份。那年他家里刚刚接上互联网,当他在百度上看到奥运火炬传递时,在国外,沿途有许多被中共迫害的西藏人和新疆人举牌抗议中共暴政,各国警察竟还不管,他简直被气炸了肺,便开始在网上做起了和境外“反华”势力作斗争的键盘侠。那时的他不仅是个“小粉红”,还是一只“战狼”。“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是他的口头禅;“武解台湾”、“中美必有一战”等等更是常常挂在嘴边。

等上了初三后,学校“思想品德”课开始讲政治了,历史课也开始讲起了阶级斗争史。而那时他面临升学压力,学习很用功,对这些东西照单全收。“深入学习、贯彻落实、高举旗帜、坚决拥护”等等党八股他背得滚瓜烂熟,对“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等更是深信不疑。政治满分80分,他考70分是家常便饭。

政治的高分让他更好地升学,但却造成了严重的恶果,他的思维方式、价值判断被严重扭曲。在没人教他的情况下,他自己就会用阶级斗争来分析历史、分析时事;面对中共制造的各种社会乱象,他也总能为其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些现在人看来很熟悉的“五毛语录”,从来没有人教他,但他却在中共灌输的思维方式下,自己冥思苦想“独立思考”了出来。那时他对自己的“智慧”感到很骄傲,他甚至还想将来要把这些“思考”写成书,告诉大家不要总是骂政府。都可笑到这种程度!

升上高中后,他选了文科。他回忆说:“洗脑教育进一步毒害着我,政治试卷上每天都让学生变着花样的赞美中共。不管它做了什么,都有办法去诡辩它的合理性:如果是好事,就是符合了唯物辩证法的某个哲学原理;如果是坏事,就说‘道路是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要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事物都有两面性,好的方面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等等。长此下去,虽然自己也隐约觉的假,但仍在潜移默化中接受。”

“唯物主义”的灌输,也让他越来越“唯物”,总觉的“道德”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是统治阶级愚民的工具。“黑猫白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道德不道德,符合了自己的利益就是道德。

但是,由于一些机会,让他对这些灌输也开始产生怀疑。

他告诉读者:“高二时,我遇到了一位很有思想的历史老师,他对中共的宣传、中国的教育现状有很清醒的认识。他经常鼓励我们独立思考,甚至让我们大胆去怀疑历史教科书中的观点。在他的启发和帮助下,我阅读了很多史料,自己去考证历史书中的一些说法。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很多原本觉的顺理成章的事情,其实并不符合事实。例如:中共总是批判民国政府的旧社会有多黑暗,却从来不说那时中国开放的思想氛围和自由的言论环境,造就了一代民国大师;还有所谓的‘抗美援朝’,根本没有证据显示当时美国要进攻中国,实则是中共为了讨好苏联而发动;中共发动的所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让四千万中国人死于饥荒,却被归咎于风调雨顺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共前三十年搞的各种政治运动,开历史倒车,却被美化成‘社会主义的艰辛探索在曲折中前进’……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从古代到现代,从东方到西方,中共教科书里的许多内容,既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在逻辑上也经不起仔细推敲,总是用非黑即白的阶级斗争观极端的看待世界,真的把历史当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大胆的怀疑促使他不断的思考与清醒。从那以后,中共在他心中的光辉形象开始动摇,他也开始抵触政治灌输了。凡是接触到和政治相关的信息,他都首先选择怀疑,然后再自己去找证据验证。但是思维方式毕竟被中共塑造了十几年,再加上国内信息封锁,尽管了解到一些真相,但也看不清中共的真面目,对中共仍然抱有幻想。以为这些乱象毕竟是暂时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要经济继续发展,中共渐渐的也会变的民主、开明起来的。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进入大学,才有了彻底的改变。

怎么彻底转变的呢?

原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通过修炼法轮功,他在身心两方面都获的了明显的受益。这就把一个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法轮大法这么好,中共为什么要镇压?中共用来批判法轮功的那些理论和事例,是真的吗?”

为了解开这个疑问,他开始翻墙,在网上查到了大量国内看不到的资料。他说:“当我在法轮大法网站阅读了更多的大法书籍,在明慧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故事,我更加坚信:法轮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是做好人被冤枉被迫害的。我还发现很多原本我很疑惑的事情,原来都是中共捏造出来的,如:一千四百个死亡案例、剖腹找法轮、傅怡彬杀人案、‘天安门自焚’等等,都是中共编导上演且破绽百出的闹剧,都能找到大量的证据坐实其造假;我还了解到许多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信仰,被中共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及我一直不太敢相信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也被各种铁证如山的证据坐实;还有高智晟、王全璋等勇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律师,被中共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遭到酷刑迫害……”

这些真相促使他反思: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党?它在历史上犯下的罪行,难道只有迫害法轮功这一件吗?于是他又深入了解共产主义的历史。从巴黎公社的打砸抢、信仰撒旦教的马克思、苏联共产党的恐怖大清洗,再到中共以暴力和谎言起家、假抗日、搞渗透,再到1949年后的土改、镇反、肃反、反右、大跃进、三年饥荒、文革、六四,八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以及迫害维权律师、镇压民间信仰,建防火墙、养五毛网军,用各种方式对民众洗脑;在朝鲜、柬埔寨等国输出暴力革命,对西方社会的渗透和建立中共外围组织,祸害全世界……共产党对人类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而许多中国人竟对此浑然不知、不觉。他震惊了!过去的十几年里,自己究竟学了什么?当中共在犯罪时,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回想起曾经为中共摇旗呐喊的自己,他感到无比羞愧,觉的那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震惊之下,他彻底看清了中共邪党。二零一六年夏天,他在大纪元网站发出郑重声明:“退出我曾加入过的一切中共相关组织,废除我发过的要为中共贡献生命的毒誓。”他还删除了自己以前在网上发表的为中共站台的言论,也把中学时代的政治书全部丢进垃圾桶。四、五年前还是铁杆“小粉红”的他,彻底觉醒了!

“我要做回中华儿女,我不做马列子孙!”看到这位昔日的小粉红如今发出这样的心声,我真为他高兴。

希望更多的小粉红能像他和张文斌一样,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睁开眼睛看中国看世界,早日从中共的洗脑教育和谎言宣传中苏醒过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