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香港公务员要忠诚中共?

聂德权要“双重身份”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9日讯】《有冇搞错》。6月8日。

香港政府的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昨天(6月7日)出席一个会议的时候说,香港政府的公务员,同时也属于“国家的公务员”。他认为,香港公务员思考问题的时候,要同时考虑这两个身份。香港公务员的双重身份认定,这个讲法在香港引起社会上很多争议和疑惑,今天谈一下这个问题。

聂德权的这个说法,其实是北京的一个说法。在北京看来,香港公务员,应该无条件支持特首,支持港府,和支持北京的中央政府。

香港公务员一直是跟西方标准的,最重要的是依法行事,然后是政治中立。不管你的政治观点和个人背景,你不能在政治上选边站的。这是民主政治的一个制度安排。比如英国政府公务员,不管你自己是工党还是保守党,都不能利用公共职务,去支持或者削弱这些政党。

你必须中立。

过去,香港也是这样。现在,当然已经不是了。因为香港的公务员,已经不能政治中立了,必须要选边站。按照聂德权的说法,是对特首和特区政府忠诚,同时,你有国家公务员的双重身份,所以必须对北京,对中央政府,最重要的是对共产党要忠诚。

可能有人说,有冇搞错,香港公务员必须对共产党要忠诚?冇搞错,中国对公务员真是这样要求的。

2019年6月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4条:公务员制度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贯彻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路线,坚持党管干部原则。

第14条:公务员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一)忠于宪法,模范遵守、自觉维护宪法和法律,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

第59条:公务员应当遵纪守法,不得有下列行为:(一)散布有损宪法权威、中国共产党和国家声誉的言论,组织或者参加旨在反对宪法、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国家的集会、游行、示威等活动;

类似的规定,在《公务员法》中还有,我们就不详细说了。简单讲,中国公务员没有政治中立,必须无条件忠诚于共产党,跟随共产党。大部分时候,不是共产党,在中国你根本当不了公务员。

其实公务员,中国历史上没有这个概念,这是一个西方来的外国势力带来的东西,英文是civil servant,或者是public servant。中文中有时称为:公仆。因为servant这个词,其实就是仆人的意思。civil和public,都有公众和共同的意思。public servant,当然是和private servant相对照的。以前欧洲,一个贵族家里面三五十个,或者是上百个servant,很常见,现在几乎没有了。

这个仆人,并不是个低贱的工作。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资料,英格兰一个公爵家里面,总共有250个仆人,他的管家,工资很高,相当于现在30万英镑一年,差不多400万港币。想想也应该,管200多人的公司,CEO 400万港币年薪,也不算过分。

当然,这个公爵的管家,必须对公爵忠诚。如果你是个公司的CEO,必须对公司老板忠诚,这都没问题的。如果你是公务员,你的老板是谁?是政府吗?还是政府首脑?聂德权说的,对特首忠诚?

其实,林郑月娥,特首,地位就是那个公爵的管家,其他公务员相当于其他的仆人,而老板,其实是香港人。香港人纳税,香港人给钱,养了一个政府,来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他们应该对港人忠诚。他们当然应该服从管家的命令,前提是管家对老板,也就是港人是忠诚的,对不对?如果管家偷东西,干坏事,损害老板的利益,其他仆人是可以不服从他的。

当然,这是西方的概念。中国没有这个概念。中国的政府工作人员,称为吏,通常是由官来聘用和管理的。官是皇帝任命的,吏,就是帮官做事的这些人,通常是官用自己的钱,其实也是老百姓的钱,私下聘请来的。

包公,包青天,下面的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还有展昭,和师爷公孙策,开封汴梁,首都公安局的几个主要干部,都不是公务员,都是包公自己请来的人,所以对包公必须无条件忠诚。

在中国,到现在还是这个概念。中国公务员,必须忠诚共产党,必须忠诚领导,而不是忠诚于真正的老板,就是这个public,或者是全体公民,civil。所以准确地说,中国不应该叫公务员,或者公仆,而是应该叫私务员,或者是私仆,因为只服务一个叫做共产党的组织。

明白这个道理,香港这个问题就很简单了。

香港一国两制,公务员应该政治中立,但对真正的老板应该忠诚,也就是对香港市民应该忠诚。但两制回归一国,公务员就不是对市民忠诚了,而是必须对一个私人组织忠诚,就是共产党,对这个私人组织指定的管家忠诚了。

冲突其实就在这里,到底是public servant,还是private servant?如此而已。这涉及到政权性质的不同,制度的不同。

中国说要坚持一国两制,说什么不走样,不变形。一国两制不是一个概念,它有很多实际的内容。香港公务员体系,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实际的内容。

中国《宪法》中,还有五个民族自治区的民族自治。怎么自治,哪个民族自治了?《宪法》说一套,下面做另一套。如果不坚持那些实质和具体的两制的内容,香港也就一样了。两制空有一个名称。

李显龙的新加坡苦恼

今天还想谈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新加坡李显龙最近的一篇文章,对亚洲前景相当悲观。这个文章是在《联合早报》刊登的,题目是“濒危的亚洲世纪,中美对抗的危害”。

文章说,美国不是一个衰落的大国,它有很强的韧性和实力,其中之一就是它能够吸引世界各地人才。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拥有巨大的活力和日益先进的技术,它不是苏联最后几年摇摇欲坠的计划经济。这两个大国之间的任何对峙都不太可能像冷战时那样,在一个国家和平崩溃的情况下结束。

意思是,中美对抗可能长期进行。

所以,李显龙说:亚太国家不希望被逼在中美之间作出选择。它们希望与双方培养良好关系,它们承受不起疏远中国的代价。

我们说,亚洲世纪这个提法,是2000年之后有人提出的,其实还有人提出欧洲世纪,认为欧洲会重新崛起等等。很多中国人直接提中国世纪,亚洲其它国家都是搭顺风车。

亚洲内部,流行一个说法,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这个提法,就是新加坡提出来的,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过去很多年也是这么做的。所以新加坡和中国经济走很近,但安全事务上则依靠美国。新加坡不但有美国军事基地,还和台湾有军事合作关系。

但这个小国定位,前提是中国和美国关系稳定平衡。现在两国关系已经走向另外一个方向了,完全对立了,其它国家就要选边站了。这让新加坡非常苦恼。所以李显龙说:一个更强大的中国不仅应该尊重全球规则和规范,也应该承担起更大的责任,维护和更新使其取得如此辉煌成就的国际秩序。如果现有规则和规范不再适用,中国应与美国和其它国家合作,制定出所有国家都能接受的订正安排。

李显龙说的没有错,过去30年的全球规则,让中国获得巨大的利益。但这种获利,很大部分是依靠欺骗得来的。比如说加入世贸的承诺,中国没有兑现,以前每年都说等一下,等明年;后来15年期限到了,中国觉得自己够强大了,所以不认了,直接说,我已经都兑现了,没有其它承诺了。

美国人当然很愤怒,对不对?中国对这些小国,或许是有所让利,贸易上让你赚钱,但那些钱是从美国那里赚来的,或者说骗来的。美国人发现上当了,不让骗了,就是现在这个格局。

所以,简单来说,中美全面对抗已经形成,完全不可逆了。中间那些国家,尤其是亚洲的这些小国,必须选边,就面临非常难受的痛苦了。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放掉哪一边,好像都走不过去了。

这是李显龙这篇文章,在亚洲不少国家引起共鸣的原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