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李克强成最大“内鬼”?王沪宁发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两会最后一天,李克强有意无意说出“中国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一举揭穿王沪宁习近平设计的“全面小康社会”谎言,李克强意外成为中共最大的“内鬼”。李克强还在会上称赞某西部城市设置流动商贩摊位解决就业。随后在6月1日又在山东再度倡导“地摊经济”,不过几天之内便被中宣部推翻、封杀,外界多认为这显现习李路线之争,但习李之间,却掩隐著王沪宁的影子。如今王沪宁控制的官媒正密集出击,李克强面临紧急情势。

李克强有没有直接提“地摊经济”?官方报导有鬼

李克强在两会记者会上正面评价地方政府设流动商贩摊位之举,言论可见于官方发布的会议答问文字实录,但李克强6月1日考察山东烟台时是否有提到“地摊经济”一词,目前有些争议。

据独立智库天钧政经对比李克强的现场视频和官媒报导发现,中国政府网现在仍可查的报导显示,李的讲话是:“国家是人民组成的,人民好了,国家才能好。靠每个人的奋斗,大家都好了,国家就更好!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市场、企业、个体工商户活起来,生存下去,再发展起来,国家才能更好!我们会给你们支持的。”

李克强到底有没有提“地摊经济”?连国务院官网中国政府网都有这一句,见红线处。(网络截图)

但是同样是在中国政府网发布的现场视频报导中,却少了最敏感的一句:“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于是天钧政经评论说是官媒刻意把这句话加进报导中了,视频为准。

笔者也认为有可能,但视频不也是中国政府网发布的吗?会不会是视频删减了这句话?不管如何,反正这其中是有鬼了:有人给李克强挖坑?还是李克强自己要求加进这句话?至少是互相打架。因为中国政府网本身是国务院官网,应该是李克强自己能控制的。而李克强在记者会赞地方搞流动商贩摊位,以及在山东表态支持个体商贩,亲自与街头流动摊贩对话,却是事实。至于中央各大官媒,包括地方官媒,随后都是跟进了中国政府网有关“地摊经济”的表述。

然而,从6月4日晚间起,宣传口突然如一阵怪风起,开始封杀“地摊经济”表述,中央文明办也收回了之前发布有关地摊经济的正式文件,各媒体都统一口径斥地摊经济的不好。特别是习近平亲信蔡奇主政的北京,官媒《北京日报》连日追打,痛批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6月7日,作为三大中共喉舌之一的央视网又发表评论“‘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说如果一哄而起,各个城市多年积累的精细化管理成效就会功亏一篑,明显向李克强扣罪名。

李克强冒死拼习近平 王沪宁暗中应战

不管李克强到底有没有说“地摊经济”,李克强与习近平的路线之争,这几年也是有目共睹的。但主管宣传的中央政治局常王沪宁,却是习李之争中一个不可忽略的人物。就在最近这场官媒“围攻”李克强的风向中,表面上看是习近平与李克强的交战,王沪宁的因素在暗处,并且无疑是下了狠手。

如果说李克强在5月28日人大闭幕记者会上爆料中国尚有6亿人月均收入在1千人民币之内,直接打破习近平脱贫梦、凸显中国贫穷实况。个人认为这其实是李克强作为一个正常人的表述,也是其在记者会上所说的假大空的党话中唯一一处真话。在中共这套邪恶的体制里,他应该是冒死说的,对外界发出了不满长期受压制的信号。特别是王沪宁为习近平捣弄出的什么中国梦、人类命运共同体及2020年实现小康社会之类垃圾,让李克强忍无可忍。

6月1日,在王沪宁指令之下,中共党刊《求是》杂志重刊习近平2019年发表的《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补短板问题》讲稿,声称到2020年,中国的城乡人均收入相对于2010年将“翻倍成长”,中国当前的基础设施也高于世界平均水准。对于习的这份旧稿重登,中共大外宣《多维网》刊出的文章标题更直接称:“中国宣布实现全面小康目标”。这表面上是为中南海灭火,实际上是王沪宁借习近平的讲话打李克强的脸。

李克强王沪宁是两路人 李可能是中共最大“内鬼

李克强这次成为中共官媒攻击的目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或因为李克强和王沪宁本是两路人。

王沪宁这位当年的上海复旦王教授,在“六四”时期曾避居法国3个月。不但如此,王还在一份反对学生抗议的文件上签名,并以此为投名状获得江泽民、曾庆红网罗进入官场,历经江、胡、习三代,号称“三代国师”。但直至遇上习近平,王沪宁才算飞黄腾达,以御用文人身份进入中共最高层。据说,习视王为密友,王为习出炉了包括“中国梦”、“习新时代”乃至“全面小康社会”等理论构想,这些在正常人看来都是垃圾般的东西。

人可貌相,王沪宁内心阴暗,明眼人皆可观察。而李克强,从相貌看,总不会坏到哪去。如李的北大同学、知名民运人士王军涛所指,李克强曾说他很看重北大人的精神境界和风骨;如果他有朝一日当官,有什么违背天理良心的过失,欢迎批评甚至讨伐。

王军涛说,他难以想像李克强居然可以在如此腐败的官场中存活,且居然到领跑第五代领导的地位,“我们还能对此有往昔的共识吗?我不是不相信李克强,而是不相信中国的政治与制度!”

如果李克强虽被官场污染,但内心本色未变,他很可能是中共当下最大的“内鬼”,当然,这个“内鬼”在邪恶的中共之内,意义并不是负面的。但一天不与中共决绝,李克强同样难免需要为中共背罪。

王沪宁小人得志 与李克强渐成死敌

在中共现任高层中,李克强似乎一直是王沪宁的眼中钉,李作为总理,做的是实事,王沪宁则一直搞意识形态控制,主管洗脑宣传、封锁言论。在世情颠倒的红朝治下,人品低下的王沪宁之流正小人得志。

中共十九大以来,现任七常委中,势力增长最快但又最反常的就是王沪宁。他不但分管党建、意识形态和宣传,接下了前任刘云山原有的中央书记处书记,深改委办公室主任,中央文明委主任,只是比刘云山少了中央党校校长一职,王沪宁还继续兼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沪宁首先是一个极具实权的中央书记处书记,其定性是中共的日常实务部门,其统揽的成员包括中办主任、国家监察委主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中组部长、中宣部长、中央统战部长。他还是去年7月17日陪同习近平接见驻外使节的唯一一个政治局常委,就是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这是多年来首次。他成为中共常委中唯一协助习指导外交的人物,明显取代管着外交部的李克强。在现在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王并无职务,副主任是李克强,王岐山则是委员。

除了本身兼任的中央文明委主任,王沪宁在2018年3月中共机构改革后的4个由“领导小组”改名为“委员会”的机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都有座位。王沪宁现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中共正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马克思主义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也是他。

故此,为三代党魁捣弄出“三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中国梦”理论的王沪宁,已是当下的国师监军,是中南海真正操盘者。

观察王沪宁上位政治局常委以来,与李克强渐渐成为死敌。

比如,中共十九大后不久,美中贸易战爆发,习近平使出毛式打法,李克强说不上话,王沪宁提出的各种老掉牙的文革式口号和政策却大行其道。

去年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之际,李克强强调要防止出现“大规模返乡潮”。但王沪宁掌控的中共党媒却发表文章声称要“引导”农民工大规模“回乡创业”,王沪宁搅局夺权之意明显。

甚至,去年六四纪念日前后,网传李克强所在的北大法律系77级微信群也被封了。

去年底开始的武汉肺炎大瘟疫蔓延全国以及全世界,国际压力加大、国内经济消退和民间怨愤积压,已深度构成中共统治的危机。习近平1月20日首度就疫情发声,就强调王沪宁主管的所谓强化舆论引导工作。在明确由李克强任中共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同时,唯一副组长意外由王沪宁担任。王沪宁成为这次抗疫大战的另类监军。

我们看到,这次抗疫中,中共的“大国抗疫”之类宣传备受诟病。王沪宁作为中共洗脑部总管,试图靠舆论控制和宣传手腕,在这场大灾难中让中共避险,反将人民的灾难来临化为巩固其党统治的“良机”。

当然,说王沪宁挑战李克强,少不了习近平的因素。在习近平上一任期,王沪宁就是他出行的标配,甚至习在媒体使用一张照片,都要受王沪宁管制。王沪宁手下的中宣部部长黄坤明,以及网信办主任庄荣文,均是习近平的亲信旧部,如此,王沪宁打击李克强,习近平当然也摆脱不了干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