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邪恶必被淘汰,良知光明永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邪恶必被淘汰,自绝于人道,自绝于人类,自绝于自己的良知故。邪恶无论如何强大,都具有局限于一定的范围和时间内。出了其势力范围,就是弱势群体;过了一定时间段,就会迅速衰亡。

邪恶会被正义力量淘汰,也会自我淘汰。不同邪恶势力之间的相互恶斗,同一股势力内部的自相残杀,恶人自有恶人磨;还有邪恶人物的自杀,把自己干掉,都属于自我淘汰。

或说,“邪恶势力”之类是情绪化语言,不是正常批评,你骂别人邪恶,别人也可以骂你邪恶,甚至把你打成犯罪分子。答曰:如果批判“邪恶势力”就被打成犯罪分子,那是明目张胆的以言治罪,岂非邪恶势力最好的自证?

东海律曰:任何人和势力,如果恐惧、敌视和致力封杀真理真相;如果真理真相对它具有危害性和杀伤力,会被它的敌对势力利用来作为批判的武器,都足以证明其势力已邪恶化。

是否邪恶,主观有良知判断,客观有圣经标准,包括实践标准和圣经标准。圣经标准就是圣贤的良知判断。不仅圣贤,人人皆有良知,人人都可以对正邪善恶作出自己的判断。只要平心静气,摆脱权力恐惧和利益纠葛,每个正人正常人的判断结果,不会与圣贤相差太远。公道自在人心,这是俗话,也是真理。

正确判断正邪善恶非常重要。很多人自诩一生善良也真自以为善良。殊不知,真的善良,不会丧失四端之心,不会信奉邪说加盟邪教支持邪路崇拜盗贼,不会沦为两极分子三帮分子。否则就非善良了。

在极权社会,不少人犯下了比杀人之罪更大的罪恶而不自知。谓予不信,不妨参照孔子“大罪有五”的教训和历代王朝“十恶”标准看看,极权社会多少所谓的善良人,其实是罪恶分子。对于他们,法律或不能惩罚,政府还可能嘉奖,然因果不能饶恕也。

不仅作恶难逃恶报,常为邪恶叫好,也会让自己变坏。邪恶,包括邪说邪魔邪派邪路和恶徒恶党恶政恶势力。变坏,包括道德、智慧、形象、命运及生存环境的恶化。而且,常为邪恶叫好,易受邪恶之害,受到自己较好的邪人恶势力直接间接的危害。

歪理伪理、邪说邪道、阴谋诡计和一切欺诈暴力,有效也有限。可以借此得势一时但无法持久,可以借此征服一些人但无法征服一切人,无法征服全世界。而且终将招致全世界的鄙弃乃至讨伐。一切邪恶势力必将为其邪言暴行付出惨重代价直到灭亡。这是历史的必然,天理、易理和因果的必然。

或问:“你曾说过,监狱是一旦建成,就很难从内部打破,现代极权主义制度就是一种监狱式恶制,特别难以改良,无论怎么改良也无法触及根本。既然如此,为什么又非常乐观,一再强调邪恶没有明天?

问得好!确实,这个恶制下,统治阶级思想特别反常,心性特别败坏,特权利益特别庞大,故坚持恶制的意志力特别强大。同时被统治阶级特别弱势和愚昧,反抗的能力和内力特别低弱,尽管受到的压迫、剥削和奴役极端沉重,却无力反抗。

这就难免让很多人产生绝望感。

其实可以毋忧,从历史的高度看,极权恶制必然短命。因为它太容易造祸积恶了。它罪恶的胃口极大,恶贯满盈的速度同样极快,快则十几年、慢则几十年就满盈了,不太可能超逾百年的,大恶不满百也。一旦恶贯满盈,任何微不足道的人物事件都可能导致它的崩溃灭亡。

马家极权恶制在中国坚持较久,比老大哥更久,是因为经过五四反孔反儒运动,社会共业和国民恶业极为深重,苦难就会相对持久。但再怎么持久也有限,因为这个恶制消业的能力太强大了。

脓包破了容易好,邪恶透了容易消。邪恶猖獗的过程,就是脓包破烂的过程。这个过程,既让三帮分子不断毁灭,又让有志之士不断觉醒,是对正人君子最好的考验和锻炼。同时,这个过程也是一些邪恶分子改邪归正的机会。

在恶贯满盈之前,邪恶势力中不少人还是有机会立功赎罪、重新做人的。在恶贯满盈之前改邪归正、改恶从善是邪恶人物唯一出路,唯一生路,唯一希望。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正邪善恶、文明野蛮的斗争史,人类社会和文明就是在与各种邪恶的斗争中不断发展和成长起来的。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邪恶的出现和存在也是有意义的,没有邪恶就没有文明的持续成长和未来大成。

未来大成特指大同,那是地球文明最成熟阶段,正善彻底战胜邪恶,世界上再也没有两极主义和特权阶级。之后,人类将向外星文明启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