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新划下20道红线 党员成政治僵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1日讯】【热点互动】中共划下20道红线 党员成政治僵尸?

近期中共出台内部文件,严控党员在业余时间的言行,列出20个“不准”,包括不准接触所谓“反动网站”“反动电台和电视节目”等。另一方面,中共的大外宣又被进一步起底。日前《中国日报》在美国运营的财务明细被公布,过去四年,其花费超过1千9百万美元,在美国媒体上刊登中共的文章。

嘉宾:
政论家:陈破空先生
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热点互动】“不准收听敌台”的年代又回来了?!中共划下20道红线,党员成政治僵尸;大外宣再被起底:中国日报1900万美元都付给了谁?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6月10号星期三。本期节目我们来谈一谈中共新出台的一个内部文件,要求全体党员在非工作时间都要遵守20个不准,包括不准收听境外的电台,不准浏览境外的反动网站等等,让人大跌眼镜。另一方面中共的大外宣又被进一步起底,媒体报导《中国日报》在过去的4年花费了1,900万美元,在美国媒体上刊登中共的宣传文章。

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来谈谈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你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观众朋友还是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发手机简讯,或者在节目之后,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好,破空先生先来谈一谈中共新发的这样一个内部的文件、内部规定。它这个文件列出了20个不准,就是所谓的是在工作时间之外要遵守的,不准浏览反动网站啊,不准收听、收看反动电台,不准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等等。跟我们谈谈您怎么解读它这个文件的内容,以及这些不准。

陈破空:这个文件是所谓党和国家中央机关,也就是前段时间他们成立了一个特勤局,是专门监控党和国家领导人,当时的特勤局长王小洪声称,要把一把手监督起来,让他们习惯在监督下工作。而且说工作和生活都监督,就是相当于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现在等于说又针对中央机关的这些党员,普通的党员、官员,因为中央机关除了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外,围绕在他们身边庞大的工作班子,那些什么秘书啊、助理啊、文书啊、传达啦,什么司机啊、厨师啊、护理等等。

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党员,就对他们提出来这个要求,提出这20个要求,就说明把他们也给监视起来了。而且这里面一个重点,你看到是工作以外的时间,这就使人想起了文革,这里面两个可想起文革,一个就是说工作以外的时间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工作以内,你要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工作以外你都得符合规定。

主持人:感觉是不准说、不准动这种感觉。

陈破空:也就是工作以外包括睡觉的时间,上厕所的时间都得给管起来,这文革中熟悉的一句话叫触及灵魂深处,叫狠斗私字一闪念。就是要从思想上去挖这个根,这个是文革。再一个文革就是他里面说的不准收听境外的什么电台。

主持人:反动电台。

陈破空:他们定义的所谓反动电台,什么网站,那都是进步的、民主的这些东西,那就是毛泽东和文革时代的回归。因为毛泽东文革时代就是一个不准收听敌台,当时没有电视,也没有互联网,但是有收音机的人通过短波可以收听。当时我记得像美国的中文节目、台湾的中文节目,还有苏联也有中文节目,苏联一个和平与进步广播电台。都有,我都收听过。

主持人:美国是美国之音是吧?

陈破空:美国应该那个时候只有美国之音,对。台湾的中文比较多一点。然后说是收听了什么,不仅收听要被抓,有人经常是被窝里被拎出去抓走了,说被子里听的短波都给抓走了,那可能是一个文革场景。文革一结束之后,在1978年搞改革开放,大家就当成个笑话看,就结束了,没人管这个事,就认为那是个荒唐岁月的荒唐事。没想到过了40多年一切又回来了,文革时代又回来了,又说一个不准去收听外国什么电台、电视,又这个那个。

甚至据说还有细节说不准点赞,不仅要管人家的思想,把人家手指头给管起来,你看还不能点赞,所以这个就很荒唐。除了这个以外,它里面最大重中之重是那条,叫做不得发表跟两个为互相背离的。所谓两个维护就是维护所谓党中央核心权威,维护某人的核心地位。这个两个维护就说明,你不能在中央机关搞反习势力、反习阵营。实际上说的就是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就是事情到了这么严重,才发布了这个所谓的20个不准,这么一个文件。

主持人:还包括不准妄议中央。

陈破空:对。

主持人:好,赵培先生也请您谈一谈,有人说像这个文件,他基本上把人要管的与世隔绝,那也有网民说这个党员不就成了政治僵尸了吗?那您怎么看这样一份文件?另外,为什么中共现在这个时候要发布这样一份文件?

赵培:咱们首先说其实很多人也有违心的说法,他其实就是说侵犯了共产党员的人权。当然这点共产党员怨不得别人,因为当初他们这些人加入共产党的时候,你发誓说什么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牺牲一切。那这就是卖身契,你当时已经把你的人权都卖给共产党,就不可能有正常人的权利嘛。就是具体体现上,比如说国家机关的这些党员们,正常工作完了,还要过组织生活啊,政治学习啊,那说白就是加班加点的参加洗脑。

当然这是个迫害人权的行为,大家知道共产党学习班,可能有的人没什么印象,你就想共产党迫害老百姓的时候,参加法制学习班啊,或者参加再教育营啊,就是洗脑迫害人权嘛可是共产党人天天参加学习班,也就是说天天被迫害。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共产党现在觉得不行,你光被洗脑还不行,我又加了20条红线,也就是除了要求你党员听话之外,连你的眼睛你得戳瞎,你不能去看海外的消息,耳朵要给你弄聋,不能让你收听所谓的敌台。

所以这党员其实是活不出人样来,真的跟僵尸一样。那么你想活出人样来,你只能是退党,一入邪党深似海,你退出来就好嘛。其实我们再回应第二个问题,中共出台这20个红线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三点。第一点就是党内面临的穷途末路的情况下,很多人都开始有微词,你看看最大的微词就是,作为总理的李克强说出6亿人收入不足1千元,直接把中共提倡的那个小康社会给否定了。所以他自己内部就是要加强控制,不准反中央,中央说小康社会就是小康社会,就不能说中国人还有6亿人收入不好。

第二点是全世界反共趋势正在形成,中共的罪恶掩盖不住了,举两个例子,中共病毒祸害海外,澳洲、美国要追责。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中国的足球先生,18岁入党郝海东起义了。这种事情在海外铺天盖地的报导,党员一听这种事情,是不是就直接冲击了他那种被洗脑好的思维,所以中共的洗脑玩不转了。那么中共就得用这个红线来戳瞎党员的眼睛,弄聋你的耳朵,不让你听。

第三个原因就是,中共的国内宣传和媒体造谣,已经是离谱到玄幻的地步了。以前中共造谣5分真5分假,现在可能只有1分真9分假。就是这个对比中共历史时期,它造谣的程度已经达到文革的这种程度。你比如说自媒体宣传美国的中共病毒疫情,说美国吃人肉。说孟晚舟已经被无罪释放,这种谎言一戳就破,所以中共就学习文革,不准你收听所谓敌台,不准看外媒。同时训斥这种行为是低级红,高级黑的地步。

所以综合上所述,中共其实是应对党内外危机,才出了这个20条红线。

主持人:是。赵培刚才说到中共内部宣传,让我想起最近不是说港人支持国安法,党媒的标题就是“3千万港人支持国安法”。然后人家就说把没出生和已出生、去世的都已经算上了。所以破空先生您怎么看中共出台这个规定的大的背景和目的?

陈破空:先补充一下3千万这个事情,是《欧洲时报》,是中共的一个大外宣的报纸,相当于香港的《文汇报》和《大公报》,相当于美国的《桥报》,在巴黎驻扎。当时六四之后,他就散布一个谣言。当时六四之后,我们在国内说是引用外国说,《欧洲时报》报导中国人民都积极拥护,什么平暴平乱。我当时大吃一惊《欧洲时报》,后来才知道是共产党搞的一个。

主持人:以为是欧洲的。

陈破空:对,共产党搞的一个报纸,那个时候就第一次冲击的印象,就是六四之后他们引用《欧洲时报》,表示外电,据外媒报导,外电报导,那个时候就骗了一家伙。没想到现在还在骗,骗到什么程度呢?就那些采编,不仅是成天造假新闻,散布假消息。最后他们自己连香港的人口都摸不清楚,他们以为香港有7千万,就造出一个3千万。

主持人:喔,他们以为是7千万。

陈破空:他们以为香港有1亿人口了,所以造出一个3千万什么支持港版国安法。所以出了个大丑,而且是大标题,就说明这个党媒是不顾一切的。所以这次看到这个20不准,你看出红线的悖论,双重标准。他里面提到说要求中央机关这些党员,说不准造谣、传谣,不准散布对丑化党和政府的那些文章、帖子。第一人家说你还用得着丑化吗?你就那么丑了,大瘟疫,还有一党专政,又是什么新疆集中营,又是砸烂香港。自己都这么丑了,还用人家去丑化吗?

再一个,造谣就是双重标准,只准我造谣,不准你造谣。只准中宣部王沪宁安排好的造谣,通过大外宣也好,通过国内也好,大规模的造谣,但就不准你们说话,你们说真相了就是造谣。还一个双重标准,说不准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不准两面人,什么不准当两面派。那这个现在中共都是派系嘛,而最大的派系是什么?习家军嘛,那不是都是从浙江、福建拉来的帮派、帮伙吗?原先还有上海帮江派嘛,这不就是帮派吗?就只准我们拉帮结派,团团伙伙,不准你们拉帮结派;只准我们任人为亲,不准你们任人为亲;只准我们做两面人,你们不能做。

所以这边形形色色充满了双重标准,所以这个做法呢,虽然赵培刚才讲了,说党员把人权卖给它了,但是还是要说明一点,尽管这些党员把灵魂、人权卖给共产党,但是共产党看谁掌舵,比如共产党有党章,它有它所谓的宪法,十几二十条是违反了党章、违反了宪法的,因为根据中国共产党党章里面,装模作样还写了一些党员有权保留意见、发表意见那些东西,现在等于说你不能发表,党章中的权利给你剥夺了。

再一个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中共的所谓宪法伪宪法规定有言论自由,等于说把你的言论自由也剥夺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专门指名是工作以外的时间,就工作以内的时间我们已经监控你们,把你控死了,你也出不了差错,也就是我们的录像头、窃听器或者是监控这些特务机构,到处都是人。

据说,最近的中央机关特别是国务院突然出现一些陌生人,一些年轻人出现在那里,说是后来李克强下令不接受这些人,把他们赶走,就这些人是莫名其妙进来的,完全就是王沪宁这个政法委特务系统安插的人,一看就是特务而且是年轻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20不准,实际上不仅对这些党员起不到约束作用,恐怕得罪他们甚至跟他们结仇,把他们不是反习势力搞成反习势力。

主持人:其实刚才赵培先生提到,中共现在有很多事情的发生,它可能不想让人看、不想让人听,那其中有一个事情就是我想问一下就是蔡霞,这个中共党校的教授,她最近有一个录音在网上流传,那她这个录音挺有意思,她专门提到的她说,中共现在就是个政治僵尸,那跟网民说现在党员被管成政治僵尸是一个意思。您怎么看政治僵尸这个词?另外,她还提到说换人什么的,但是人家外界也有人说,其实已经无人可换。这种情况下,是不是真的显示中共气数已尽呢?

陈破空:蔡霞她是体制内的中央党校的教授,现在已经出走,那么她说的话,但是代表了体制内相当一部分的这个观点。那么这个观念就说是肯定中共是政治僵尸,毫无疑问,早就是政治僵尸,最近表现得更为明显,也就的确是气数已尽,只不过有一句话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是处于这么一个阶段。那么另外至于说换人的事情,这些东西从体制内辩证的看,当然从中期来看说你这人也要换、制度也要换,这是肯定的。但从体制内的人的语言来看,比如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意思。

也就是他们的关点就是叫这个所谓结束这个党要结束某个人,那么就是要解决主要问题,那么就是党内的相对开明、相对务实、相对理性的像李克强这些,最近讲的话刚才赵培也介绍了,我们不说他们其中,他们都是独裁一党专政的一部分,但是里面还是有些人,比较理性、比较务实,比较就是说面对现实,像这个团派的李克强或政协汪洋,还有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都属于这样的人。

但是有另外一些人是完全的脱掉实际啦,就是四人帮那一套,“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就到那个程度,你要香港砸烂宁愿把这个国际地位搞掉,宁愿穷下去外资中断没关系,只要能保党保一党专政保权力就行了。就是王沪宁这些极左派的思想,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他内部换人有一定的意义,因为内部换人之后换了有一些相对务实、相对开明的之后,如果能跟人民相结合,实际上下结合了这个变革,那么整个社会变革成本是最低的,但不是换个人就整个事情就解决了。

主持人:那如果说中共现在出台这个是不想让人知道的话,那其实现在最近这些事情,比如说蔡霞的这个录音也好,还是习近平、李克强因为这个地摊经济显示出他们这个这种内部的纷争公开化、表面化。这些事情的出现是不是让中共觉得说更加不能让人了解,或者说也不准议论。

陈破空:这个20个不准就像我们以前听过5不讲,是原来那个连江派的吴邦国说的是5不讲,到后来最近起码有个7不准,现在有听到20不准,下次我们会听到50不准,100不准、200不准,最后我们都记不住来个两千不准,最后可能是这个说你不能够用中指按电流或者和投票器,或者是你这个举手的时候不能举半高不能举太高等等。

这个不准的延伸、这个单子的延伸就说明是危机深重了。就说高层在分裂、高层在斗争,而且就是把高层监控起来成立特警局,那么现在的这个党员官员心乱了,所以就用了这个20不准来约束这些党员官员,我相信这个范围会继续扩大,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出台的本身就是危机深重的表现,我们就想起一个标语口号,一个最强悍的标语口号,就湖南省一个高中的标语口号说,严禁男教师强奸女学生,那不就是说明这个男教授强奸女学生这还叫做严禁吗?这是违法犯罪嘛,还严禁十大校规之一,就说明那个很严重,就是面对是普遍现象。

那么同样道理,你现在说这个不准不准,就说明是很严重的,就是因为整个中央和国家机关都存在这个20准,不是20不准,都在干这20件事情,最后煞不住了就赶紧发文来不准这个不准那个,最后可能他们规定到就是某个时间不能上厕所都有可能规定出来,这个荒唐的极左派的有可能搞出这个最荒唐,就是跟四人帮时代那个荒唐的东西都可能出台。

主持人:是,其实说到这个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就是这种不准而且是工作时间之外的不准,他怎么去监督实行呢?那有的是属于思想范畴的,有的是属于个人行为范畴的,而且是在工作之余之外,除了8小时之外还有16个小时,这个可能吗?

赵培:这个可能的,中共的传统的既有的方法,说好听点叫批评和自我批评,你这是好听的说法,那么你说严重一点不好听的说法,真实的说法就是背对背的揭发还有自我检讨,自己要承认我犯了什么错误。我们刚才讲了中共它对党员的管理,它有一个组织生活、学习生活这个工作之外的时间就是说,大家都来交代交代,互相揭发嘛。

在这过程中有人就要打小报告,互相背对背的揭发,这个可以预见的。另外中共还有一个东西叫做中纪委,以后中纪委就可能拿这个20个不准,等著有人打小报告它就下手去调查,所以打小报告的人还是存在的嘛。在文革当中这种事情大家都经历过,就是说,这个夫妻之间互相揭发,有儿子去告老子的也有,就是整个人伦都破坏了都有,这都是一个中共既有的方式。

那么到了现代之后今天中共这个惊天方式大规模的发展,比如说手机防火墙监控软件,特别中共现在出了很多红色软件,它可能是让你对着软件去说话来测试你这个声音的变化,或者干什么测谎软件,甚至这个手机本身可能就是个监听器,你跟你媳妇谈的话都会被人监听,而且现在中共还有人工智能,它直接紧锁你的关键字,然后整个把你提取出来直接汇报给中纪委,你可能就完蛋了。

所以这个东西那就是很多人会形成一个党内的互相的斗争会加剧,这不是危言耸听的说法。比如说2018年的时候,山东就搞了一个虚拟场景,高科技就是戴上VR眼镜,让你看了一些图片一些画,来测试你的脑电波或者是一些声音变化,或者是细微的微表情去测试你是不是坚信共产党,当然这种东西都骗人的嘛,大家过了几次测谎仪之后,可能就过了这个过程,但是它是一个很可怕的过程,随着高科技的发展,确实是把这些党员搞的其实一点都活路都没有,你别说私人空间就是你们夫妻、父子反目成仇,在未来这个不准被加强之后,都是可能的,家破人亡。这就是文革留给中国人的教训,所以中共在它走向末路的时候,它对党员的监控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党员是没有活路的,所以早点退出中共,大家就早点过一下正常人的生活,当然这都好一点。

主持人:对,破空先生其实就是您怎么看就中共它怎么去推行这个?另外就是说,这些9千万的党员就这么服服贴贴,服它管吗?就它这样的推行会有什么后果?

陈破空:这个后果很严重,为什么呢?现在把中国人民变成是奴隶是太监,进而九千万党员官员变成臣民奴隶和太监,而且这9千万党员官员可以说是,很多都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就是入党,或者升官的,已经对文革的那一套已经不习惯了,但是现在的领导层都是文革成长出来的那一代人,像王沪宁当时是关在家里,三兄弟关在家里抄马列著作、抄毛泽东选集,手抄毛选,出来就是手抄党章,新婚之夜抄党章,就把他文革的记忆搬出来对付现在的人,旧时代的幽灵在新世界的舞台上复活、回荡。

所以说这些现在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党员干部,肯定心里非常不服。那过去已经处理过的很多人都说了什么两面人什么背后有怎么怎么样,还说看到什么杂志,看到什么境外的刊物。现在他们要针对的就是这个,实际上他们看境外刊物的鼻祖是谁?是邓小平,邓小平复出工作的时候,最喜欢看香港杂志,每一次有人去香港,他就吩咐人家带回一些香港的真名、弄巷、半月谈这些杂志,他看得津津有味。他一次对胡耀邦大发脾气,就是因为看了真名杂志,真名杂志给胡耀邦做了一个采访相当于宣传,提到了接班人的问题,邓小平一看勃然大怒。

还有邓小平当时看武侠小说,中共高层也算是第一人。当时武侠小说,金庸那书在国内是禁的,他很喜欢金庸的书,专门从香港带进来,而且在中国是禁书,怎么办?通过绕海关绕进来给邓小平带了一套,所以邓小平是鼻祖。很多党的这些人,有邓小平作风可以说看境外的刊物,现在在香港也在灭绝了,要他们自律,现在国内又在禁止了,这个整个就是文革时代的翻版,尽管它不完全百分之百形势上的像文革,但它的实质上像文革,所以这种文革的推行,终有一天党内的人有一大批人会站起来说,2020年是多么的荒唐,有多少荒唐事,有多少的文革,不仅成为笑料,成为黑色幽默,而且他们都会成为倒戈的一个重点,所以他们今天所做得津津有味的事,最后都被人家来搜集证据,尤其在党内斗争中,极左路线的证据就是这些。

主持人:我觉得今天它就会加深党员的分裂和怨恨,应该不是说以后会发生。

陈破空:现在的分裂和怨恨是潜在的,闷在心里。但是等一翻盘之后,这个东西就总爆发了,跟文革之后一样。

主持人:您觉得下一步还会加之于更广泛的人群吗?

陈破空:有可能,全国人民都已经来了,人家说了人民说什么,要议论叫做煽颠罪,党员叫妄议中央,各有各的罪;对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罪;对人民有人民的罪。大家都没有想到,文革不会重演,很多人说不相信文革会重演,少部分人说文革随时可能重演,这文革还真能够重演,只要一党专政不变,共产党统治不变,只要它内部所定义的极左路线一抬头,文革真的能够重演,这个对中国人是一个教训,对中国的党员干部都是一个教训,党员官员你是上了怎么样的贼船,这些党员官员恐怕通过这20条刺激之后,最后是回家不管干什么事情,买菜都得遵守,被管起来了。

而且刚才赵培讲,先进科技实际上它的手机学习软件,学习软件里面就有监控软件,大数据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哪里去,输送到国安中心,还有所谓华为手机本来就有监控软件,所以这些党员官员比毛泽东时代活的还要辛苦,一点点隐私都没有了,比毛泽东时代,那个时候还没有科技手段监控它们,据说那时候邓小平他们谈话的话,还假装把水龙头打开,来防窃听来说话,现在打开水龙头都没用了,等于整个身上所有电子设备,你知道有的话,都给监控了,你的座机手机全给监控了。今天他们的自由度连毛泽东时代党员官员都不如,这些人要反起来可想而知。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觉得这样下去更有可能是文革重演?还是中共大厦倾倒呢?

赵培:其实这是一个大厦倾倒的一个过程,比如蔡霞也好她提出的其实是你放在一个大的历史环境中看,比如苏共28大要倒之前,有人也提出我们要改革,我们现在不行了,我们要怎么多给老百姓自由。当然其中还有一派是最左那派,我们要恢复列宁现在镇压不起来,中共现在党内掌权的其实就是这一派,我们镇压不行,所以你们这些党员才敢造反,老百姓才敢起义,这不行,我们要加强控制,这都是在中共倒台的过程中必然出现的中共党内各派的声音,所谓旧的要亡的政党的过程。当然从整个过程来看,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加速了政党的倒台,苏共28大开完了之后,大概有460万党员立马就说,我公开退党,所以这过程就是加速党员公开退党的过程,他要过正常人的生活,他当然希望共产党早点倒早点好。

而且在这过程中,我们刚才讲的,中共高层有矛盾,其实它的矛盾无所谓,因为在这过程中,只选择一个人,哪个人呢?像叶尔钦那样能够公开退党,这才是最大的选择。所以不管李克强也好,习近平也好,你们谁公开退党,当然老百姓就支持谁,是不是?所以这过程到最后让大家看到,谁保持保护这个党,谁将会被历史所唾弃,所以就有人站出来,现在这种分裂就是为未来哪个人能够站出来,创造一个条件和新机,所以整个在历史大潮当中,谁能顺应这个历史大潮,谁将是被未来选择的那个人,谁才能是有福的那个人,是吧!

主持人:我们最近确实看到很多中共内部也好,外部也好有很多压力和分裂迹象,我们以后的节目中会继续讨论。今天这个话题先谈到这里。下面一个我想先请赵培先生谈一下,我们看到最近另外一个新闻,也得到很多人的关注,中共的大外宣媒体《中国日报》,被美国定为5家外国使团的中共官媒之一,因为定为外国使团,它很多纪录很多资料,别人就可以去查,就公开,所以媒体就披露了,说《中国日报》在过去四年,花了1900万美元在美国的各种媒体上去做广告,去付印刷费等等。

还有一个新闻谈到的是在推特上,中共的水军在推特上有数千个账号,行为都很可疑等等,最近出来一系列的起底中共大外宣的情况,所以请您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好吗?

赵培:咱们先说《中国日报》这个事,《中国日报》这个事,其实是川普要求这些中共的媒体注册成为外国代理人之后,它就要向美国的司法部去申报了,《中国日报》在6月1日向司法部申报,说从2016年到2020年,它们总共花了1900多万美元在美国搞大外宣,内容宣传一带一路、习近平思想、美中贸易战不利于美国的这种话题。

这些话题是它把这笔钱付给了几家媒体,可以说是很多大媒体都有涉猎其中,比如《华盛顿邮报》拿了465万美元,《华尔街日报》拿了600万美元,《洛杉矶时报》拿了65万美元,《纽约时报》5万美元,甚至它在推特上打广告26万美元,《外交杂志》拿了24万美元,可以说这个大外宣包括了美国主要城市的主要报纸,可以让美国感觉到怵目惊心的地步,这是《中国日报》具体申报的一个情况。

其实推特的情况就更加糟糕,因为美国媒体去把这些推特账户研究了一下,竟然发现有4,600个账户转载中共的主要驻外使节和官方新闻的帖子,这些账户为什么让人感到怀疑呢?有1/6的账户关注者很少,而且它发帖的频率很少,但是它转发的频率很高,外媒就认为它是一个扬声器,中共的扬声器,而不是一个个人的分享平台。

甚至有1/7的账户没有发过自己的推文,就是中共这种各种外宣手段不断的发,1/3的账户是过去三个月注册的,1/7账户是没有一个关注者的,我们刚才讲那个情况。明显这4,600个账户都是在中共或者它的媒体手中掌握的,就是说作为它的发声器使用,这也让美国很震惊,因为美国人获得现在资讯的渠道,就是自媒体推特上是一个很重要的渠道,竟然有4,600个转发的扬声器,这等于是干扰了美国人的生活。

而且国务卿蓬佩奥6日的时候也发表声明说,中共针对美国黑人佛洛伊德的悲剧无情的利用,以自己的方式去做这种可笑的宣传,大家想一想,可笑的手段有那些?其中就包括了推特上的这些,中共控制账号这种可笑宣传,这就是《中国日报》推特的两个基本情况。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看到这些情况之后,您有没有惊讶这个大外宣的大手笔,以及这种在这个社交媒体上渗透的深度呢?

陈破空:一点都不惊讶,因为看到这次大瘟疫中,很多民主国家都给居民发现金,像美国给成人发1,200,儿童发500,包括印度,还有很多的民主国家都是发现金,日本、欧洲国家,甚至半民主半独裁的俄罗斯,在叫居家令的时候,都是带薪在家一个月,但中共没干这个事情,中共不会给人民发现金,不会给人民钱,为什么?它的钱有它的用途,一切为党服务,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一切为了保党保政权,所以它把这些钱支付在大外宣毫不奇怪,这是众多维稳费之一。

它在费用上支付,其实有两个宣传,社交媒体上,一个是国内的社交媒体,国内社交媒体它现在非常狡猾,王沪宁他们非常狡猾的一个手段他知道正规的党媒官媒没人看没人学,他就把这个微博微信来编一些东西,假装看成是民间在互相发,真真假假在里面发。实际上就是王沪宁中宣部他们干的这些事情。神神叨叨的一篇造谣:美国又怎么了,美国又在甩锅。

所以说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是瘟疫之源,而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在微信微博上,80%的人还认为美国是祸害之源,宣传了这个程度。再一个是国外,国外这个推特、脸书、YouTube都是中共的平台,这个由来以久。去年香港大抗争已经被截录揭露一批了,20多万个账号先后的被关闭,在这个YouTube、脸书啊等等他们是抹点香港的抗争者,散布香港的假消息已经被撕破。那么这最新的这个时候推特撕破了4,600个中共的官媒宣传。

主持人:水军账号。

陈破空:这是新的一波而已,就是中共的水军猛到这个地步。猛到可以把一个亲共份子,一个中共塑造的人物拱上高雄市长的宝座,结果经过一年半又摔了下来,罢免了。就中共的2018年整个颠覆了台湾九合一大选,当时年终我就给台湾打招呼,2018年中间我就打招呼,中共可能会这么做。果然几个月后就发生了这件事情,那么后来台湾是做了很大的努力,包括禁红媒、禁渗透,这个防范才止住了。

所以可以看到中共网军、水军的猖獗。那么现在,推特也好,脸书也好,YouTube也好,可以说扫除中共的影响。而中共在上面可以说是泛滥成灾,而且中共有得是钱往里面投,都是人民的血汗钱人民得不到补贴,这些钱都投在上面,说这个是跟中共的本性一脉相承。

主持人:那您觉得在现在这种大瘟疫然后香港的大背景下,包括这个全球对中共这种反制的这蓊大背景下。中共放这么多的资源在大外宣上,它想起到什么样的目的?它真的认为人们会相信它这些宣传吗?

陈破空:中共它总是跟人类的愿望相反。你如果说希望中共说大瘟疫的事,你是不是集中于赈灾济民,或者是援助国际社会?还是说你做错了,是不是带着一点歉疚来援助别的国家?它不是,它完全相反,它要趁人之危,它要趁混水摸鱼。它正是因为大瘟疫,它一方面用大瘟疫重创其他各国,另外要控制医疗物资,销售假冒伪的物资来祸害各国。

还有就是把钱更多的大外宣来造谣言。它不是人家说它你隐瞒这个传播病毒,你应该道歉你应该赔偿。它不是,它不仅是拒绝,它反过来大造谣言,往别人身上甩锅。就像这个泥巴战抹黑,就像那个街上的那个小偷,人家明明看到他偷了,摸了包了,他反过来咬人家一口。

主持人:反而要采取进攻的态势。

陈破空:他反而说你偷了你摸了,对不对?搞得周围人分不清是非。这个就是流氓战术,这个是泥巴战的流氓战术。说中共现在是烂到了黑到了这么一个程度,就是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底限了。它是反其道而行之,把大量的金钱投在大外宣上。它认为它可以有所获,其实从宏观上来看,只不过是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而已。只不过这个稻草很贵,这个稻草就是这个庞大人民的血汗钱,什么1,900万美元甚至可能多少亿?按照以前这个说法,45亿美元的大外宣的费用所支撑一个金色的稻草罢了。

主持人:赵培先生也请您谈一谈,其实最近除了这二个有关大外宣的情况之外,还有澳洲也有一个报告:说中共现在在澳洲的这个统战,包括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渗透,包括甚至是对主流人士的这种渗透,都非常非常严重。所以就是一方面他做这些大外宣也好,统战也好,是不是一个是起到一些这个影响舆论,影响海外华人这样的一个思想的作用。另外一方面它是不是也有这个干预对方的社会,甚至对方的政治这样的目的?

赵培:是的,这个目的非常明显,你比如说它对海外华人的渗透,它通过大外宣的方式它买了很多华人的报纸论坛,上去发表它的文章,它其实跟包括它在微信上,海外自媒体搞的一些自媒体去转发这些文章。它其实主要目的,在对海外华人是两个目的。一个是希望海外华人把它的这种同样在国内说的谎话,它在海外出口转内销去欺骗国内的父老乡亲相信,它说海外的青年同胞也这么说,它要达到这样一个出口转内销的效果。

第二个目的,它是想欺骗海外华人,来给它当作打手、吹鼓手。那么具体事例我们说了加拿大的例子,加拿大这一次由于这个中共病毒疫情扩展,中共在海外为了甩锅,它就煽动海外说疫情导致海外排华。我就很好奇了,拿一篇它的文章来看一看,主要说了什么,它说了二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它先说加拿大有这种华人受到歧视的案例,对这是对的,这就是说三分真相。那么剩下的第二个观点,它就是说中共被全世界追责是种族歧视是歧视华人,第二个观点主要是这个观点,甚至比第一个篇幅要大,这个就是它七分假的部分。

它要煽动加拿大的华人来攻击加拿大的媒体,攻击加拿大的国家来让加拿大不参与到对中共追责的这个过程当中。具体事例就是海外华人它受到这一系列文章的煽动之后,他开始攻击大纪元揭露中共的文章。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他们甚至和西方一些媒体合作来攻击大纪元。老外都看乐了,老外觉得大纪元的背景就是华人媒体,你怎么能说它欺负华人呢?它只不过是在揭露中共政府做为一个政权犯的罪而已,是一个政党犯的罪而已。

它就利用这个大外宣它就做到了,三分真七分假,鼓动华人给它当一个造假的吹鼓手,给它当枪使,在海外制造海外华人和海外当地的主流民众和当地政府的一个决裂。另外它也利用海外华人制造的一个所谓假的华人的声音,妄图影响海外政府来达到它甩锅的目的。这一系列的操作,说个不好听的就是为了它自己的利益,卖了所有的海外华人。

主持人:是,影响了海外华人在海外这个声誉,那破空先生澳洲这个报告它讲了很多。它说中共的这干预在全球扩大,而且它就说未来可能中共这种操作渗透会更加明目张胆。所以它就建议西方社会要根据,不同的国家根据不同的情况去看怎么应对。而且它说你们要看看自己到底它统战渗透到哪些方面,在您看来就是说您觉得西方社会应该怎么样去应对?

陈破空:应对方式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具体的这个媒体。比如中共买了这个,中共办了这么久的《中国日报》英文版,证明它失败了,它要办这个海外的CGTN这些电视网也失败,为什么它失败?一个证明就是它居然要去买别人的报纸的内页来宣传自己,说明自己的卖不出去,没有销路。所以尽管它中文的东西可以欺骗海外的中国人,就像赵培讲的一样。

因为海外中国人他不看当地语言的报纸,不看英文,不看西班牙文,不看德文。他虽然居住在这些国家他还看中文的东西,所以中共对海外的中国人下手,说这些东西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具体的别的国家的人它影响不了,结果呢它就去花巨资去购买人家的内页,《华尔街日报》什么《华盛顿邮报》内页,但是有一个就是《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应该在美国有一定的立法,所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是基于新闻自由在发的。

英文的单词叫journalism 独立的新闻媒体,但中共叫propaganda 跟新闻自由是对立的,它是扼杀新闻自由的。但是一个里面夹的内页是propaganda的大外宣,而外面是自由媒体是《华尔街日报》,你怎么这二者怎么能相容呢?就好像拿民主的外衣给专制做包装。我想美国国会或是相关的监管部门通过相关的法律可以制止这种行为,制止这种唯利是图的行为。

某些美国大报因为是谁给了钱我就给你刊个什么。如果是因为给了钱就刊登什么那么好,那如果有人给它钱刊登纳粹德国的复活,这可以吗?这绝对是不行的。或者是有人给它钱刊登恐怖主义, 大唱这个什么宾拉登或是巴格达底的这个赞歌,大唱这行吗?所以这说明了警惕心还不高,对共产党的警惕心还不高,对中共。所以美国是大有可为的,就针对这些报纸取消这些内页,禁止这些内页就可以做,但是要做的宏观事情就更多。

主持人:是,这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美国还会媒体报导说还会另外增加五家对中共官媒把它们定义为外国使团。那据说这个《凤凰卫视》 就包括在其中,您觉得这样的举措是不是也是比较有意义?

陈破空:肯定是越来越多,实际上所有的中国媒体只要沾一点中共,沾一点中国,全都是政府的代言人,全都是所以说是增加这个单子,只会越来越长。

主持人:5家5家的不够。

陈破空:这些单子只会越来越长。这证明了美国在越来越采取强势的态度针对中共,现在成立了国际上的议会联盟一样。这个议会联盟的一个起步就是建立一个国际联盟去对付中共,就明确的定义现在人类最大的威胁就是中国共产党,就是共产中国。由中共所绑架的这个14亿人,这个红色中国成了全世界的最大威胁。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也谈您谈一谈,您觉得西方社会可以怎么样应对,另外一个就是在疫情的这种发展以及经济的这个恶化之下,中共会不会在大外宣方面也会有些力不从心了呢?

赵培:首先说海外怎么应对这一切,首先是你要引起足够的重视。美国有很多有先见之明的政客和媒体人,他已经发现这个问题,甚至美国现在已经有些政客提出来,中共的统战系统怎么应对这个问题。因为他发现这的渗透甚至是大外宣明面上你可以让注册使团之后,你就可以看到它所有的活动。它花的哪些钱你都能够看得出来,那么它渗透它收买的人怎么办?它收买的这些机构怎么办?你怎么去针对怎么鉴别。

这其实是一个美国需要一个严格思考的问题,比如说中共的千人计划,美国能挡得住。那么它收买了美国的这些资深的教授替它发的这个文章,你能不能挡得住呢?这一次WHO又闹了一个笑话,就是它迅速的把无症状患者人传人的话给收回了,为什么?因为它之前引用中共媒体消息说不能人传人,这是中共的一个学术文章说的,轻症状和无症状不能人传人,它迅速给回绝了。那么今天如果中共收买美国的一个教授在美国的媒体上发了这篇文章,中共可以堂而皇之的让WHO去引用那么你怎么办?所以这一系列的事情涉及到一个外国人代理法,它要怎么加强的问题,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新闻媒体法你怎么样加强的一个地步,我们知道川普总统做了一些事情,比如说任命了新的新闻主管,给管理《美国之音》这些机构。另外它也希望推特这些做为一个平台不能有自己的这个审核标准或者是一个扼杀言论自由的保守言论的标准,这些都是其中的一步,可以限制到红色的中共的渗透。另外这些东西还不够,就是说你应该在新闻法中要求这些拿中共钱发文章的,你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广告的标题。因为你拿钱发文章,它就是广告,在中国就叫有偿广告,有偿新闻它就是广告,你应该大大的标题打上去。美国人就能明白,喔!这不是他的观点。

而且我发现它一个具体的作法,就是中共经常买的言论版,就是正常新闻版可能有些大媒体有严肃性我不卖给你,但是言论版那边的意思就是说好一点的,中共可以说外交使团比如说大使我登一篇文,大家一看这是中共大使的,可以不信。那不好一点的,它就说新闻评论员或者是一个美国人登的一个文章。那这个问题你怎么界定它是一个美国人登的文章,但是这笔钱是中共花的,把这个版面买下来。你应该把这个观点直接套括号中共付费,或者是外国使团付费这个新闻,这样的话就让美国百姓不受骗。

另外就是一个问题,中共买这些版面的原因就是,这些版面原本可能登载的文章是揭露中共邪恶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说,媒体这个方面应该鼓励有些保守的媒体去出来说话,这是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对中共的声音造成制衡,才是第三个方面的观点。所以在这三个方面下手,一方面是政客立法的下手,第二个是新闻立法的下手,第三个是鼓励自由媒体出来制衡中共宣传的下手,这样才能让西方的整个媒体走向一个正常的,不被中共干扰的这个结果。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那我们就先谈到这里。谢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