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不坚仙境远 了却前尘再续缘(图)

欣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李清,青州北海人,家族世代以染布为业。李清自幼喜欢道术,长大后经常迎请齐鲁一带的道士,毕恭毕敬的向他们请教。虽然一直没有什么收获,但他求道的意志却更加坚定。

李清家境富裕,是一方富豪。他的子孙加上内外亲戚,有近百户之多,都是当地的有钱人家。每逢李清寿辰,亲戚们都争相送来贺礼。李清生性仁厚俭朴,从不拒绝亲戚们的好意,收了礼就存放起来,多年以后,收下的财物早已堆积如山。

李清在六十九岁生日的前十天,忽然大摆宴席,召集家族成员相聚一堂,对他们说:“你们勤奋工作,不用我操心什么,因此我一直生活得很好。然而我穿布衣吃蔬食,已经三十多年了,难道还会向往奢侈的生活吗?你们敬我是长辈,每年生日都要送我各色吃穿用品,已经相当奢侈了。我把你们的礼物都收藏在库房里,从未用过,视之如粪土,这不是白白耗费你们的财力,增加我的累赘吗?何苦为之呢!感谢上天尚未收走我的精魂,马上又要到我的生辰了,我知道你们又会竞相送礼,我召集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停止这种做法。”

儿孙们听了都说:“祝寿之礼自古就有,不这样做,怎么表达我们的孝敬之心呢?请您不要阻止我们,以免使亲友们不安啊!”李清说:“如果你们不愿改变做法,那就按我的心愿做吧。好吗?”众人说:“请说出您的心愿吧!”李清便说道:“你们各自送我一百尺麻绳,加起来就有千百丈了,用这个来祝贺我的生辰,不就能延续我的寿命了吗?”众人不解,说:“您的意思我们一定照办。但是您这么做,是什么原因呢?”李清笑道:“好吧,终究要让你们知道的。我身为下界俗人,一心向道,费尽心力的寻求、学习,却不得要旨,如今已六十年了,却没什么成果。我已是风烛残年,想来也不过再有两三年的精力,所以想趁如今尚且耳聪目明、腿脚便利,去实现我的志向。希望你们成全我。”

原来,距青州南面十里有一座高山,俯压郡城,峰顶从当中裂开,豁口形成关崖。青州人都能看到这座山,平日里,山上的烟岚、云气、飞鸟,都历历在目。《图经》上说这座山叫“云门山”,当地人也叫它“劈山”。李清心中早有打算,此时趁机对亲戚们说:“云门山是神仙的洞府,我要去那儿修道。我生日那天,坐进竹筐,你们用辘轳把我放进关崖。我下去后用麻绳传讯,如果无法通行,我就快速拉扯绳索,你们就把我拖出来。如果我能遇上神仙,了我心愿,那我也能再回来。”听闻此言,众亲属都哭着劝道:“那地方幽深莫测,况且山精树怪、毒虫猛兽,什么没有?您怎么能以千金贵体,只身犯险呢?这哪是长寿的方法呀?”李清去意已决,说:“这就是我的志向。如果你们一定要阻拦,我只好私自前往。相比之下,还是用竹筐和麻绳比较安全。”亲属们知道无法劝阻,只好共同筹备此事。

李清生日当天,成百上千的亲友纷纷送来酒饭。黎明时分,众人聚集在云门山山顶,李清向大家行礼告辞,便坐进竹筐。竹筐下坠很久才到达地面,周围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抬头看去,天空只有手掌大小。李清拍击山壁,猜测此间宽度仅够两人通行。东南方有个洞穴,可以弯腰进去。李清扔了竹筐,俯身进洞。起初非常狭窄,走着走着可以直起身子了。走了大约三十里,豁然开朗,很快到了洞口,眼前的山川风物、云烟草木,都不像人间。李清极目远眺,看到东南方数十里,隐约有房屋。走到跟前,只见一座陡峭的高台,台阶险峻,从南边可以登上去。李清满心虔诚的拾级而上,心中忐忑。上去之后,看到一座庄严的楼宇,朝里张望,看见四五个道人。李清敲门,有童子应声询问,李清自报家门道:“青州染工李清。”童子在门内复述他的话,中堂有人说:“李清他来了?”说完便召他进去。李清诚惶诚恐的上前拜见,只听窗边一人说:“还不该来,怎么急急忙忙就来了?”说着让他拜见各位仙人。

正午时分,一位白发仙翁进门来,说:“蓬莱霞明观丁尊师新到,众仙邀请各位到上清赴会。”在座的仙人起身出发。有人对李清说:“你暂且留在这里。”临走前又嘱咐他:“千万不要打开北门。”仙人走后,李清巡视院宇,打开东西门,不觉飘然若仙,自以为将永远住在仙境里了。又走到北边,见北门斜掩,一时忘了仙人的嘱咐,径自出去张望,没想到青州就在下面,李清目睹家乡,离别思归之情瞬间涌起,许久才平息。他十分悔恨,赶紧回到屋内。众仙都已回来,之前的仙人说:“告诉你不要开北门,竟然如此糊涂!可见仙界不是随便就能来的。”说完给他倒了一杯酒,酒色很白。李清喝下酒,仙人说:“你可以回去了。”李清磕头哀求,又说:“我已无路可回了。”众仙说:“你有缘至此,只是时机尚未成熟。你不用担心无路可回,闭上眼睛,两脚着地就到家了。”李清知道不能留下,只得向众仙流泪告辞。一仙人说:“既然遣他回去,得让他有办法谋生才行。”李清心想:我家境富裕,怎么会没办法谋生?另一个仙人对他说:“你去书阁上取一轴书。”又说:“你回去生活无著,可以凭这个谋生。”

李清闭上眼睛,感到身体像飞鸟一般,耳畔响起风声水声。很快感觉两脚着地,睁开眼,眼前正是青州南门,时近傍晚。城中街巷看起来没什么变化,然而房屋景物、行人装束,都和他离开时截然不同了。李清独自走了一整天,一个熟人也没见到。走到自家大门前,发现早上出来时的门面陈设,已经完全变了样。左侧有人做染布生意,李清过去搭话,那人自称姓李,指著旁边的大宅院说:“我家原是北海的富户,这里曾是我祖先的基业。听说先祖在隋朝开皇四年,一个人用绳子吊进南山里,下落不明,之后就家道中落了。”李清听后,黯然许久,之后便改名换姓。在城中流落时,他拿出仙人的书轴一看,原来是治疗小儿的药方。那年正逢青州小儿染恶疾,唯有李清手到病除。靠着这个方子,没过多久,他又积累了不少财富。当时是唐高宗永徽元年,北海有不少人知道李清,齐鲁一带跟随他学道的有千百人。永徽五年,李清向门徒辞行,说:“我要去泰山看封禅。”之后不知所踪。

李清一心向道、力行不辍,纵然养尊处优、儿孙满堂,也不改其志,年近古稀仍独闯深山寻仙问道,实在难能可贵。能够抵达仙境,是心诚使然,也是因缘使然。只是他尚未舍尽对世间的眷恋,只得回来继续修持。目睹时过境迁、人事变幻,他终于明白世事如梦,无可执著,得道的机缘也就真正成熟。迷与悟,正是一念之遥啊。

(典出《集异记》)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