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尽折磨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万云龙含冤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5日讯】万云龙,哈尔滨双城区人,曾多种疾病缠身,心脏偷停、癫痫、胃溃疡、冠心病等。他37岁那年,医生遗憾地对其家人说,回家准备后事吧。

万般无奈中,经人介绍他尝试了一种功法——法轮功。奇迹出现了,他的所有病竟消失了。从此法轮功伴随着他的人生,走过了21年。

然而,他仅为修炼法轮功被多次绑架、关押,受尽折磨,63岁的他于今年5月20日含冤离世。

早在2006年,万云龙的妻子,48岁的王丽群也因修炼法轮功被双城第二看守所夺走了生命。

21年期间,他们只是千千万万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两例。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骇人听闻的迫害,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计其数的修炼者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甚至失去生命。

到广州参加学习班

1995年,万云龙听人说,法轮功治病效果神奇,就想,反正也别无它路了,只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他拔掉了吊瓶,坐飞机到了广州,参加那里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时间是1995年5月10日。那也是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大陆举办的最后一期讲法班。

回到家后,只炼了半个月,他简直脱胎换骨地变了一个人。脸色好看了,人渐渐胖了,心脏、胃等都没了问题;而且他的性格也判若两人,之前因久病而易怒、暴躁的他,现在变得和善、平易近人了。他的巨变让周围人无不为之震惊和欣喜。

风云突变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他和当地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到黑龙江省政府和平上访。回到家后,他就被绑架了。他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员。

当时双城市委书记朱清文,公安局副局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子张国富把他作为重点迫害对象,关到看守所6个月,再非法劳教2年,后劫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

采石场里的惨叫声

劳教所里有个个采石场,在押人员要往火车上装石头。背上装满百斤重石头的铁筐,走上三节撬板,扛到火车上去。

万云龙肩膀上的肉皮磨破了,露出了骨头,超强的体力劳动摧残着他。

期间,他的家属托人去劳教所看他。狱警偷偷透露说:“这万云龙的嘴可真硬,刑具都用遍了还说炼。”

2000年4月29日下午,狱警让他扛土毛子,比扛石头要轻一点。他站在站台下用背去接框。

两个打手用手挡住他脸的两侧,不让他去看筐。三个普教人员把装满两筐大石头的筐摞在一起,从站台上砸向他的背部。

“啊!———”他发出了惨叫声。

大队长刘明江听人报告后,却对万云龙说:“不是他们砸你,是你不会接筐。”

6月天里,穿着背心干活,因为吃不饱他两侧的肋骨清晰可见。狱警只让他干活不准喝水;让他扛最大的石筐,装上最大的石块;他走慢了,就对他拳打脚踢。

2001年5月,九死一生的万云龙回到了家。

他通过炼功、读法轮功著作,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在长春劳教所里奄奄一息

2001年10月,万云龙坐火车去白城,因没有身份证被蒐身。警察发现了他随身携带的法轮功的经文,抢走了他身上带的5,000元钱,把他关进长春劳教所半年。

在劳教所他因绝食抗议被三次插管灌浓盐水,还被上大挂、铐进铁椅子、拳打脚踢、禁止上厕所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明慧网)

因坚持不放弃信仰,他再次被非法劳教3年。

2003年,正置萨斯(SARS)爆发期间,万云龙被迫害得喘不过气来,已不能说话。

劳教所怕担责任,打电话命令他的家人2小时内必须将他接走:“人死了,我们不负责任。”

家人来接他时,劳教所的门卫说:“条件不好了,就别抢救了。之前出去的那个人,花了2万的抢救费,也没活,白花钱。”

奄奄一息的万云龙被接到亲戚家调养,他躺着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慢慢地开始炼功……3个月后,他又一次奇迹般地生还了。

女儿被审 妻子含冤离世

2006年9月29日下午,双城公安局、国保大队等一伙人绑架双城法轮功学员贾俊杰。

贾俊杰不慎从二楼滑下摔伤,贾俊杰的母亲被绑架,正到那儿访友的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和女儿万美佳也一同被绑架至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

一个女警告诉王丽群:“你女儿的学业,一辈子都会毁在这里。”

看守所里有一间封闭式的提审室,没有窗子,万美佳被关在里面的一个铁笼子里。房间里没开灯,只亮着四根蜡烛,阴森恐怖。他们让小姑娘按说的签字,否则,就给她安个罪名。

提审长达4个小时,王丽群整个下午坐立不安、精神极度紧张,看到女儿被押回来后才长出一口气。

紧接着她身体出现不适症状,不能说话。一个小时后狱医才来,掐仁中、掐腋下,20分钟后把人送往医院。小姑娘想跟着去,被一个女警一把推了回去。

王丽群就这样离世了,她的女儿在第二天再次被提审。他们让她在写好的笔录上签字,承认狱警、狱警对她妈妈处理得即时。小姑娘拒绝,他们就拽着她的手按上了手印。

国保大队说:“我们能放你,就能再抓你!”

他们极力封锁消息,同时逼迫王丽群的家属尽快火化遗体。

火化的那天,巡警队一名副队长带领四辆装满警察的微型面包车现场执勤。

据一位参与此事的警察说:“这次事办砸了,如果没有一个跳楼的、一个死的,我们能得1万元奖金。”

绑架 被戴上黑头套

2016年5月6日下午,十几个警察给万云龙戴上黑头套,将他劫持到双城区拘留所,七天后被转押在双城区看守所。

他的家人到处去找他,派出所、国保大队、拘留所都说没有这个人。

后来家人得知,万云龙在看守所迫害得胸闷、不能正常喘气,被送到医院连打九天针急救,期间没人通知家人。

家属请律师接见当事人并找到看守所所长。所长说:“他差点死了”。

双城国保大队长肖继田不答应放人,说要找省公安厅国保副处长杨波。万云龙的家人找到杨的单位,门卫接通了电话,对方谎称自己不是杨波,还要门卫不要再给家属通话。

万云龙曾说,在双城被关押期间,肖继田与杨波都曾亲自提审过他,对他的不配合非常不满意,还恐吓他,再不配合,就要殃及他的家人。

流离失所 离世

经家属亲人多方周旋,万云龙最终被接回了家。长期的迫害给他带来恐惧和阴影,他不敢待在当地,只得背井离乡、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他的母亲长期因为儿子遭到迫害而担忧,精神承受到极限而离世。

他的妹妹万云凤因修炼法轮功于2011年11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前进劳教所;2016年,被迫害离世。

2020年5月20日,瘦成皮包骨的万云龙撒手人寰,抛下了近90岁高龄的老父亲。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