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巴斯赌中共经济崩溃 国安法北京分两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6日讯】中共公布“香港国安法”草案,令香港“一国两制”几近终结,中美紧张局势加剧。日前,美财长表示,考虑限制资金进出香港,与此同时,“空头之王”巴斯押注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将会失守。

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在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限制资金的一个目的是在看紧美国资金;至于巴斯的沽空策略,则是赌中共经济崩溃

美考虑限制资金进出香港

美国财政部长梅努钦(Steven Mnuchin)日前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正透过由金融机构组成的资本市场小组,考虑通过对资本市场管制,对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作出回应,他指限制资金流经香港也是一个选择。

梅努钦的言论令恒生指数于12日低开559点,午后降幅收窄。

吴明德表示,如果美国出台措施限制资金进出香港,其中一个目的是防止美国资金流入对美国有伤害的实体。

他指出,目前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大概有200家,总市值达1万5千亿美元。“这些中国公司,其实它们首选的上市(地点)不是在美国,它们首选是考虑香港的。但当时香港的那些条例(这些中国公司)不能适应,所以它们才去美国,而美国又比较放宽了那些条例。”

吴明德指出,美国正收回此前给予的豁免优惠,要求中国企业也必须遵守审查条例,如果无法遵守上市公司会计审计规范,这些中概股企业将面临退市。

6月4日,美国特朗普总统签署一份备忘录,要求审查中概股违反美国监管标准的情况。

在中概股将面临更严苛监管和退市风险之际,近日,网易、京东等中概股纷纷回流港交所作二次上市,大量热钱随中概股二次上市而流入香港市场。

吴明德说:“美国就会再多想一样东西,你离开我这里的时候,你去香港上市,那我的资金跟着你走去香港买你的话,我岂不是完了,所以,财长才会讲这样的话,即在香港的资金出入,我会看得很紧的,是这个意思。”

中概股回流 香港吸钱美国“赎身”

中概股网易于6月11日在港交所挂牌,首日股价收报130元,较定价升5.7%。

同日,京东截止其在港二次上市的认购,将于6月18日挂牌。据悉京东此次IPO定价为每股226元,集资规模近300亿港元,是今年至今全球第二大IPO。

对此,吴明德认为,现在中共要为这些公司找到可以集资的地方,所以是中共在托这些股价,如果不托住股价,企业就不会来香港排队上市。这些企业在香港集资,可以让其有资金偿还在中国大陆境内的债务;并且,如果在美国退市、私有化,需要有资金来赎回散户的股票。“在香港上市的部署,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就是想在这里吸钱,去那边赎身。”

巴斯赌中共经济崩溃

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令香港“一国两制”几近终结。香港市面上一度连续几日出现市民排队兑换外币,但港币仍持续走强。有“空头之王”称号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巴斯(Kyle Bass)押注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将会失守。

吴明德表示,巴斯使用期权合约为新基金撬动200倍杠杆。如果18个月内,港币汇率跌四成,他将可以取得64倍的回报,“讲的很清楚,也就是说赌钱”。

他认为,巴斯并不只是沽空港元这么简单,他做了全方位的计算。他指,巴斯是预计川普总统会连任,美国会继续向北京施压,最终令中国经济崩溃。“中国经济崩溃,香港那些借贷,借给大陆那些就没有钱还,没钱还,那些银行系统就会崩溃,一崩溃你联系汇率如何顶。”

今年初,巴斯在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表示,今年底香港将爆发“全面的银行业危机”。◇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美限制资金注入 回流香港中概股

记者:美国财长梅努钦(Steven Mnuchin)考虑限制资金流出、流入香港。

吴明德:因为他要截住美国的资金流出,去投资对美国有伤害的公司。这些公司包括某些中概股。美国实施一条新例,不让一些退休基金投资在A股市场,或者中国有关的市场的中国概念公司,就使美国人的资金,不会去养大那些对他们有害的公司。

第二步,那现在正在美国上市的那些怎么办?正在美国已上市的大概有200多家,总市值是一万五千亿美元。她(美国)是自从加入WTO之后,2001年之后几年开始让这些中国公司去(上市)。这些中国公司,它们首选的上市(地点)不是美国,是香港。但当时香港的条例(它们)不能适应,所以它们才去美国,而美国放宽了条例。这些条例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说,只有中国才可以享受这条例放宽,就是,那个会计资料,或者会计他们看的那些审查的资料,不可以离开中国,因为这些是中国的秘密,如果离开,就会泄露秘密。所以那时候,华尔街投行为了做生意,就去游说政府有关部门,放宽这个条例给中国概念股公司上市,否则它们就不让我们的公司去中国国内做生意。那时他们游说成功了。现在它掉过头来,把这条例拿出来看。

记者:一拍两散?

吴明德:还没到一拍两散,但已经在冷战了。他们就拿回这个条例,要求已上市的公司都要遵守审查的条例,即会计的审查条例遵守我们(美国)所有的上市公司条例,没有豁免了,那你立即,在60天内就要走了。

这些公司走去哪里呢?那走回来香港。最近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就讲,“回来吧,我们这里可以给回你。”可能这些条例,经过了十几年,港交所就放宽了,可以让他们回来了。

记者:和大陆融合?

吴明德:是。既然是这样的话,美国就会再多想一样东西,你离开去香港上市,那我的资金跟着你走去香港买你的话,我岂不是完了,所以,财长才会讲这样的话,即在香港的资金出入,我会看得很紧的,是这个意思。

记者:怎么看这些中概股的前景?网易在香港上市,第一天就炒高了8%至9%,很快是京东。现在中概股在美股这两天也在异动,炒得风生水起的。

吴明德:如果它不去托住这些股价,将来其它排著队来的(公司)就没了。现在它(中共)要找个地方,让它(公司)能吸到水(筹资),吸到水后才能有机会回去赎债的,将(这些公司)在美国上市的地位取消。在当地,那些散户卖给你的那些,我们叫做私有化,你都要有钱(才行)。在香港上市的部署,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就是想在这里吸钱,去那边赎身。

记者:岂不是很多中共的资金在美国和香港炒高了?

吴明德:这个是必然的。但是他们是有相等的技术和能力,所以才能做得到,否则的话,岂不是每人都可以做这一行?他们做这行的,就是他们合在一起赚钱。他们跟着这个势做,不是说对或不对,或者是这家公司未来的价值是多少,他现在讲的是,现在可以卖什么东西,有什么卖点,他就用现在的卖点先做了。所以他们全部都是,你要记住,是做deal(交易)的,即是做transaction(交易),不是和你长相厮守,。

记者:是机构投资者炒起来的?

吴明德:当然啦,那些散户买很少的。他们是那些基金投资者,即可能有接Order(订单)做事的,也可能有红色背景,有权贵的背景,这样他们才有充分的实力、金主去支持他们做这个事。幕后的原因,当然是大家一起赚钱而已。

记者:如果美国要制裁中共和香港的权贵,这些就是证据?

吴明德:那当然是,因为这些是公开的资料,包括比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就是要调查这些事,那是一目了然的,不过,他们是放在这里,看何时拿出来而已。其中一个导弹,就是用来制裁这些有关的主要官员,和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的官员,或者对香港封杀自由,制造破坏人权的官员。这些全都是放在这里的,走不掉的。

记者:中概股来到香港,怎么看它们的投资前景呢?

吴明德:我从来都不买它们。因为你和它一起投资在那里,它可以使你一直有钱赚,但它可以一夜使你倾家荡产。

记者:就是一个赌场?

吴明德:不是,我怕它骗我。骗我就是,即是大家互相骗而已,这些是数字,你都知道它不对的,不过,就是先骗着,先骗着就是大概一年有多少股息回报,很高的。但你要永远记住,你不是最精明的,最精明那个是操盘那一个。所以,你可以一直赚钱,不过,也可以一夜之间全没了,所以我从来都不投资这些。

记者:林郑最近的香港股市升,证明港版《国安法》推出来之后,香港社会安定、团结。

吴明德:她不应该评论这些东西,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AO(政务官)出声了,她没有分寸的。无缘无故讲这些东西干什么?如果给自己壮胆,那就继续讲。但是,作为一个行政长官,公职在身,是不应该讲的。

中共为香港航权救国泰

记者:国泰航空被政府注资三百亿收购了。这件事会怎样演化?国泰会不会变成国企呢?

吴明德:你看得很远。现在当然不会,大股东是国泰(太古),次股东是中国民航(国航),三股东是卡塔尔航空,现在第四个股东是香港政府。它用三百九十亿,里面分摊了一些给一、二、三(股东)分一些,自己(特区政府)都要拿二百七十亿,变成第四大股东。最怕的一样东西,就是将来它的优先股,以及可换股的债券,Warrant(权证)等,这些就会让它变成正正式式的股东啦。

为什么它(政府)要走这一步呢?因为我们(香港)的库房加起来,有外汇储备和财政储备,加起来有4.5万亿。这4.5万亿如果只是说,政府这么多年一直赚回来的,五、六十年,几代人赚回来的、盈余的钱,积聚到现在大约1.1万到1.2万亿左右,我们只是讲在4.5万亿里面的。其中它们分配在哪里呢?分配在基金那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有九个基金还是八个资基金,其中一个基金叫土地基金,卖地拨下去的。原来这个基金,财政司有权做什么,不需要经过立法会批准。

吴明德:现在有危急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它说,这个行业因为受疫情影响,所以它没有办法谋生,曾经在外面找过人,也没有人来救它,只有我救它。美国也是这么做的,欧洲也是这样么做的,每个国家都是这么做的,那我做也无所谓。它(政府)这样去理解,捆绑一起。

但是,我担心的一件事情是,我的钱被人借走了,用来投在国泰这里,然后等三、五年后,这笔钱,等它们(国泰)好转后,国泰还回这笔钱的时候。但是这笔钱,它的股权还在政府那里。将来二哥三哥四哥加在一起就会大于一个大哥。那到二、三、四(大股东)加在一起大过一个大哥(大股东),也就是国泰掌不了权了。那为什么现在不顺理成章地吃掉它。就是(因为)国航没钱,国家(中共)要留一点钱等著救接下来的经济。但是,现在香港政府的钱,先把握住,将来可能中国政府有钱时就还回给香港政府,叫香港政府的(股东)位置给它(中共),这样你给了它(中共),国泰就没有了。

为什么它要搞成这样,国泰都同意呢?没有人愿意帮助它。为什么没有人肯帮助它?做生意看前景嘛。巴菲特、比尔盖茨有钱,如果这家公司的投资回报高,不用叫他,他都会来。也就是说要看本身的前景。但是这家公司(国泰)最大的、重要的价值是,它代表了香港的航权,它和世界二百多个有主权的地方,我飞多少航班机,你飞多少班机来,这个价值。所以是兵家必争之地。你(中共)这些国企,希望控制住这个地方,所以它就是必争之地。

立法会应检讨港府滥用基金 做中共白手套

记者:香港很多公用事业公司的股份,是不是都会用这种方式慢慢就……

吴明德:你问得好。所以我们全香港人合起来对付它。它(中共)现在就用这个疫情,用你香港库房的钱,先投在那里。这些钱是代人去控制这家公司。那你不就做了别人的白手套了吗?将来不会得益香港人的,赚多少钱都没有用,将来不会得益你(香港人),但是问题就是,如果我代人去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个投资回报低了,我可以要高点,我就让,以后国航补回我(香港)多少。但是它(特区政府)当然不会这样讲。那也就是说,以后如果航运业也死,那是不是东方海外你又去这样救?东方海外已经不是董建华的了,是你(中共)国企,因为没人救就不行了,那又从基金那里拿去?那全世界的公司,什么公司你不救?我想问你。

记者:有多少钱去救?

吴明德:是的,也就是说你不要盯着政府有钱,那些钱不是你(政府)的,是我们五、六十年来父母、爷爷奶奶赚回来的,很辛苦的。不要国家没钱你就找这些帮做白手套撑著这间、撑著那间,等你好的时候再要回来。

记者:所以其它公司会不会也会被它这样……

吴明德:你问它,它肯定说不是,因为这个是很特别的,它有航权才会这样做,但到时候,它会有其它来回答你,所以要立法会,它虽然不用立法会批,但立法会知道这件事要重新检讨这个基金是否不需要经立法会,立法会要争取这个。

巴斯做空港币

记者: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说要做空港币。

吴明德:他这次已经讲明他的基金会放大200倍杠杆。18个月内,只要港币汇率跌四成,就会赢64倍的钱,讲得很清楚,也就是说赌钱,大家计算的方法不同。他计第一川普连任,川普美国继续施压,然后中国经济崩溃,中国经济崩溃,香港那些借贷,借给内地那些就没有钱还,没钱还,那些银行系统就会崩溃,一崩溃联系汇率如何顶,没钱还,就算一下香港借了多少钱给别人,损失了多少,由这个引申出来的,不是只是沽空港元这么简单,是全方位的,坏消息出来的时候可以这样,会不会在18个月内完成呢?所以有得赌了。

如果他说我想杀你这笔钱,我不知道多少,他也没有公布,人家可以第19个月才输,是会崩,但第18个月你先输,你输的是零,加倍放大,所以会是零,如果18个月内崩的话,你就赢64倍,如果不崩的话,你全输,也就是说概率是六十四分之一,就是一赔六十四,倒过来你有六十四分之一机会赢,那不等于18个月内不爆,不等于你18个月内不爆的,那三年内爆就不同价钱了,你知道他在赌什么,你要特别小心,如果你参加他这个的话。

记者:记得去年反送中的时候,有一场赌,后来他们输了。

吴明德:输了好平常,因为信他的人出钱让他们赌,他本人一定赢的,因为他收手续费,他收手续费就是用他的知识和财技去建立这个基金然后用分析支持他的论断,你信的就参与,他没有骗你。开门做生意。

国安法北京态度分两派 反对派施压中联办

记者:你怎么看港版《国安法》7月1日之前全部通过?

吴明德:未必的,因为它有时间拖的,有时间拖是你去调查下、索取一些情报,6支导弹怎么发射?什么时候发射?大家都在角力中。

为什么说未必呢,因为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不说这句,就可能会通过,骆惠宁说了就未必了。他说:“既然我们决定了的东西,我们就贯彻始终去完成它。”共产党一贯一直是这样的,通过人大的东西有什么是不会通过的,为什么他特别去说,就是有压力了,受到一些压力可能是反对派,反对派不是反对这条《国安法》,可能是反习派的人给压力。坚持、坚持,我们舞照跳,马照跑,我们要继续坚持这个《国安法》既然说了,我们要贯彻始终。

记者:现在北京变成两派了,一个主张打仗像骆惠宁,一个是主和的,像现在人大都不出来讨论《国安法》条例。觉得内部怎么分裂?

吴明德:中国的军人就是不会打仗的,中国写文章的人讲打仗,讲的说打打打,因为讲是不需要赔命的。

吴明德:讲的不用赔命,是讲自己好鹰的,你站在前线打吧。会打仗的说打什么,三天已经输了,是不是,会打仗的人不想打。第二中国会打仗的最有钱,因为过去三、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如果没有枪在后面,是不会赚到国家的大钱,国家最大的赚钱石油、化工、所有资源,那些如果没有枪在后面怎么可以抢到这些资源给你的家族做。所以所有家族都要与军队分赃。

军队如果分赃之后你说他多有钱,为什么要用命博到这么有钱,想享受嘛,如果去打仗我随时死的,所以真正想打仗的那些不是军人,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之流,只是写叫你去死,你是不是去死呢?那些军人就说:“你叫我去死,你自己去死吧,你去打吧。”

记者:怎么看香港前景?

吴明德:当然是非常不乐观,如果没有了自由、民主,香港之所以叫做香港。如果没有了自由的空间,如果工作上、创意上,不单说文化,说赚钱,香港人最喜欢赚钱,赚钱给你自由空间给你创意,如果你都没有自由奔放的思想,还有什么可以创造出来。样样事都要看阿爷(中共),看它喜不喜欢,猜测一下它喜欢不喜欢,那你就慢人家十拍了,是不是。

记者:你不怕得罪中资的老板,照讲自己想说的。

吴明德:人家就打你进冷宫,你在这里干,有这么多的意见,领导说的你又觉得不行的,但这个过程我学到了许多东西,我学到整个思维,怎么管理国家的思维,以及那些聪明的人是怎么进退,现在就看到那些官员怎么进退,我都清楚明白。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