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袁弓夷:推动美国将中共定为“犯罪集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6日讯】【热点互动】专访袁弓夷:推动美国将中共定为“犯罪集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6月15号星期一。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请来了香港知名实业家袁弓夷先生。袁先生日前专程赴美,要推动美国政府进一步救助香港和对抗中共。那么之前他也给川普总统和蓬佩奥写信,要求进一步守护香港。另外,今天我们也请来萧恩先生,萧恩先生这几天也有参与和帮助袁先生在美国的行程。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我们先跟袁先生打个招呼,袁弓夷先生您好。

袁弓夷:你好,Jenny。

主持人:你好,很高兴,谢谢您参与我们的节目。萧恩先生您好。

萧恩: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非常感谢二位今天参与我们的节目,因为今天我们是想请袁弓夷先生专门来谈一谈他的一些情况,以及他到美国来这次主要想做一些什么事情,所以我们先从袁弓夷先生开始。袁先生我们知道您在香港应该是很多人都熟悉,我看我们的记者在采访的时候,都叫您袁爸爸。当然我们一些中国大陆的观众,或者是从中国大陆来美国的观众,可能不是太熟悉。我知道您是七岁到香港,然后在香港经商,又去大陆经商,然后又到美国。能不能跟我们稍微谈一下您的这些经历。

袁弓夷:我在上海出生,7岁到香港,小学、中学基本上在香港读的,大学来到美国,我21岁就出来做生意了。大概一生人71年,在香港大概是30年,在中国大陆20年,其中10年在北京住。那么还有20年是在美国,美国我在纽约住了10年。

主持人:那您对中美和香港这三个地方都非常熟悉,您在大陆经商的时候,稍微谈一下是开了很多电子方面的公司是吗?

袁弓夷:我开始进去1977年,我是第一个响应改革开放、四个现代化,到广州去开一个手表工厂,是我送了一个手表工厂给他们。是第一个改革开放进去开工厂的,不是第一个去广州,第一个进中国大陆。那么后来在国内也开了很多很多工厂,有几万工人。那么我自己后来也跟几个朋友一起建高尔夫球场,那个高尔夫球场还是不错的,我们买了好多地,那个是最大的地主。

主持人:是,所以您对大陆情况很了解,但是我听说您在四个星期之前,把大陆的生意全部断掉了,专门出来全力投入反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吗?

袁弓夷:我去年在反送中运动当中,我就已经想清楚了,这问题就是在中国共产党。我们1997年以前好得不得了,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香港这么多问题,都是一个问题嘛,那么唯一要解决的就是要把中国共产党要灭掉。不灭掉现在从香港问题,变成一个全球的问题,死掉这么多人。如果川普总统再不提出,这个是非法犯法组织,再不提出把这个肿瘤去掉,他这个川普自由世界的领导,现在我们站出来,是要把这个肿瘤去掉,这个才是。

在这之前,我先要把他非法的行径全部要述说一遍,然后去法庭,美国的法院,再去美国的国会,把他定义,把他以前这几年,甚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他们已经在犯罪了,这个集团从来都没有好过。所以如果再不把他在人类和地球上消灭掉,我们的后代怎么办?

主持人:我看您在网上这个自媒体,大概是一个月前开始的。然后基本上这个月您也接受很多的采访,所以基本上可以说您一个月之前公开站出来,您觉得是什么样的因素促使您能公开站出来呢?因为做这样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他可能觉得还是满有风险的。

袁弓夷:你不要客气了,好像你们电视台里边也是在冒风险,我算什么。

主持人:您是成功人士(笑)

袁弓夷:你们几十年了,你们早了几十年。什么成功啊,那不管怎么样我本来30天之前就到美国来了,就是想参与这个灭共行动,要灭共只有美国。所以当时我经过香港,想看看孩子再到美国来,怎么知道现在到了香港,14天要隔离。那么隔离呢,香港隔离很痛苦的,他给一把酒店的钥匙,只可以用一次。那么14天不是说,就是一个酒店里边,一间房间里边一个人都没有,等于我美国坐牢这种solitary confinement(单独监禁)14天。

那么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了,我的女儿袁弥明就帮我做了视频来放在youtube上面,就这样开始的。怎么知道她帮我怎么,我是在隔离的一肚子气,把我的愤怒也讲了出来。所以这个讲起来可能是比较生动,你隔离了这么久,也没人跟你说话,讲话就讲多了。

主持人:所以先来谈一谈您这次来美国,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先直入主题问一问。据说您这次来美国有三个大的任务,是这样吗?跟我们谈谈您想做的三件事是什么?

袁弓夷:本来这个任务也不算,我先讲我第一个任务,我非常同情香港的学生,去年坚持了一年。现在还是每天在街上干,他们这个赌注啊,就把他们自己的前途、教育都赌下去了。将来很难找到工作,连好的学校都不收。那么香港的警察、暴警啊拚命,黑警啊我们叫黑警,拚命打压他们,所以大概弄起来现在已经超过9千人。我想帮他们跟川普总统,要求他特别容许他们来申请好的学校,不要拿他们的拘留纪录,甚至将来还有犯罪纪录来为难他们。

而且有机会给他们申请到奖学金,跟普通美国人一样,就可以了。那么如果他们可以受一个好的美国的大学教育,将来对香港对中国都有帮助。

主持人:这是第一件事情。

袁弓夷:第二件事情呢,现在中共把《中英联合声明》,他们要做的义务全部没有做,基本上就撕烂了《中英联合声明》。如果在合约的精神方面,你没有做你的义务,你的权利就失去了。他的权利是什么?就是香港的主权。所以可以这样说,在法律上他已经丧失了香港的主权,香港的主权是应该回归英国。但是当然英国今天,唉呀,你看他自己自顾不暇,刚刚脱欧,再来个脱中,他受不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英国应该把那个主权还给我们97以前的香港居民。

一个地方就属于原居民的嘛,怎么说香港属于北京啊,这种荒唐。这个是以前帝王时代才用这种名词,你属于我的,我征服你了。什么,每一个地方都是他们属于自己的,每个地方都有自主权,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所以我要求英国的,第二个行动就是要求英国把主权还给我们香港97年以前的居民,然后我们来个公投,我们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这个当然比较难一点,所以我可能还要去英国,去找英国政府谈谈。

他们以前跟中共达成协议,根本没有给我们香港人什么吭什么声,当然有几个人参加了。但是我们香港的草根的老百姓,从来没有机会说过半句话,就把他们卖掉了。现在我要求英国,英文叫do the right thing(做正确的事),就是这次不要重犯了,把这个权力,香港自主权还给我们,由我们自己来决定我们自己的命运。怎么都不会好像现在这么糟的,现在一个国安法把我们吓得要命,这个是我的第二个诉求。

第三个诉求我也想了好久,我1949年出生,基本上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同时的,起码49年到现在它们做的坏事,用坏事这个字用的太轻了,法律上它们犯的罪,它们罪行的程度每个罪都是反人类罪,你数数看,从杀地主无缘无故杀掉几百万地主,他们错了什么?他们的地又不是抢回来的,是合法承继下来的。你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出高一点税啊,怎么把他们全杀了?整个中国的地主给他们杀了,这个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跟着杀三、五反,把所有做生意人的钱全拿了,三反五反。再来一个公私合营,再来一个反右,大跃进死掉多少人啊?又文化大革命。其它像对香港的不好,太多罪行了,你看看最后它在国内的罪行变了全球的罪行,现在不是跟它算账的问题,算账没有用,要把它消灭掉,算账有什么用啊?你斗不过它,它人口又多,老百姓愿意吃草,你怎么跟共产党斗?9000万党员啊,把它制裁了一批,它又第二批上来了,十个十个有什么用啊,要把它们一网打尽,不把共产党消灭这个地球就没有安全,就那么简单。

所以这是我第三个任务,第三个任务我想用美国,跟其它国家没关系,他们可以将来支持,立法跟司法两条路一起把中共定为反人类犯罪集团,这是有罪的,不是说坏什么什么,这个没用的,要用法律来把它们定了性,定了性有裁判的判词,然后把它的党员全部作为犯罪份子。美国这个法律很清楚,这个法律就是针对黑社会,如果你是组织里的成员,不管你有没有犯罪,你是在里边的成员就是犯法。所以我们一定要把9000万共产党员都判成犯罪集团的份子。

这样要制裁它们,用最严厉的办法制裁它们,让它们不能够再做坏事,连在中国我们也要有…它们知道它们的孩子、家人、财产、公司做什么事情,我们要全世界跟踪它。我们有13亿人口在盯着它们,把证据拿到这里来,然后我们去跟着它,所以我第三个诉求成本很低,不需要跟它宣战,也不需要跟它打仗,我就是在美国利用立法跟司法这两条途径,把所有的共产党员判为犯罪份子,把它孤立。你看看今天的伊朗也就明白了,没有人敢跟伊朗做生意,你看华为跟伊朗做生意,马上孟晚舟就被抓了,是不是?以后没有人敢去跟中国做生意,不是它要跟人家脱钩,全世界要跟它脱钩。

主持人:好的。萧恩先生,想请您很快的评论几句,您怎么看袁先生提出的三大任务?特别是最后把中共定为犯罪集团这个要求?

主持人:好,我觉得袁先生几个要求是非常有紧迫性而且非常重要。比如说第一个诉求,帮助香港年轻学生也是非常迫切的需求,现在年轻人天天还在抗争,中共在香港布的黑警本身的量也越来越大,特别在推国安法的过程中,即使这个国安法没有通过,我觉得香港民众应该也非常清晰实际上中共一直在玩香港,派更多的恶警。即使表面上以后有可能国安法往后拖,但是它派黑警这个行动不会迟缓,所以香港更多的年轻人会面临更多的生命安全的问题,这个方面是美国一定要尽快出手能够帮忙。

另外袁先生刚才也提到了最重要一点就是要灭共这一点,我觉得这好像是历史的车轮到了这一步吧,我个人这几天的感受就是很幸运能够结识袁先生,经过香港朋友的介绍结识袁先生我觉得非常幸运。看到70多岁老人这么有正义感,而且看到问题的实质,不管国际社会怎么制裁中共,或者用各种各样的经济、政治手法来制裁中共往往效果都是相当有限的。他现在也提出整个灭共的概念,通过司法和法律的手段来灭共的话,当然是从根本上直指中共本身这样一个机构,这确实是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而且确实如他所说的,相对来说,其实比你调动整个国家的军事等等去对抗可能更有针对性,而且可以说是更明确的这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对抗。我也觉得中国人很多情况下经常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识时务者为俊杰,但实际上如果大家反思一下,所有中国人都知道不同朝代更替在中国已经是一种很自然的规律,唐宋元明清谁都会背,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也是一个朝代更替的时候呢?人们也可以冷静地想一想到底什么是识大体?这个历史的车轮,对吧?中共经常说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也许中国人民现在可以抛弃共产党,可能现在是这样一个历史时机。我觉得国内外有这样不同的正义感的人们站起来一起支持这样的事情,也许就是历史到了这一步吧,好,我就先简单说这些。

主持人:好的,我也想起那时候苏联东欧共产党解体之前,有几百万的共产党员也在那退党。我想问一下,回到袁先生这边,袁先生您到美国应该差不多也有一个星期了,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一下,您在推进这三件大事上面有什么样的进展?

袁弓夷:你们公司、媒体帮了我很大的忙,因为你们在美国政界也有很多人脉,所以萧恩带我见了不少人,我们这个星期还要去见很多国会的人,我们跟国务院的人开了会,其它我也跟班农先生谈了,其实他也是很简单,他也是灭共,当然他不是中国人,这个才了不起。他有原则性的要把共产党,他说上个世纪美国已经在灭共了,但是就是做漏了一件事情,就漏了中国,他们以为中国,也不是以为中国,中国基本上把美国很多都买通了,叫做什么韬光养晦啊,就把自己包装得好像和平的意思,整个事件给它蒙蔽了,所以上个世纪没有把中共灭掉,现在留下这么大的头痛。班农先生我们准备全面合作来消灭中共,他人脉很好,而且他有这个决心,很难得,很难得,他说比他回白宫还重要。

主持人:我看您将消灭中共或是把中共定为犯罪集团这个任务,叫成天灭中共运动,这个名字是不是您跟班农先生一起想出来的?

袁弓夷:不是不是,这个是抄你们的,我在香港每次去抗争,去年抗争就看到天灭中共的主旨,但这个是你们的口号,我要把口号变成运动,所以我现在叫天灭中共的运动,英文是operation不是一个口号,不是一个slogan,所以我还是向你们学习的。但是我们内部也有一个口令,以法灭共,用法律来灭共,这个是我们的operation,但是对外的是天灭中共行动。对不起,我的中文就是中学的中文。

主持人:说得很好。您刚才说依法灭共,其实就是像您刚才说的,司法和立法两条,所以我的理解就是,立法就是推动国会去立相关的法案,是吧?司法又是什么意思呢?

袁弓夷:司法就是要求美国的联邦,你们叫做Prosecutor,联邦的检察官到联邦法庭控诉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法的集团,把它71年,不只71年,它成立差不多100年,中国共产党已经超过100年。把它的罪行全部列出来,还要拿出充分的证据,不是每一个罪行,你知道共产党很厉害,它很多罪行都是隐蔽的,都掩饰起来。但是里面,举四五个有证据的,交给法庭,有一个联邦的法官要判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法犯罪集团,而且它的党员自然的就变了犯罪份子,是这个要制裁,受到美国最高的制裁,这不但是美国受了这么多伤,美国的法院完全可以处理这个案件,因为美国人受了大的损害。

而且我不是制裁中国,我是制裁中共,中共是一个party不是一个国家,所以它们拿不到所谓主权特别权,它们不可以享受。所以我觉得我比较有把握。再讲一句,我为什么不经过美国的行政,其实美国行政,除了几个小少数的鹰派,里面还有很多潜伏在美国保护白宫,所有的部门里面潜伏了中国的特务,他们很厉害的。

你看看这次的暴动,也看到它们在后面花钱推动,所以法案里面不容易,但是你从司法跟立法这两个渠道去做,因为他们主要是比较独立的,没有这么政治化,而且立法是代表人民,现在美国人民非常愤怒,要找共产党算账,所以我们法律在国会通过的机会非常大,在法庭通过的机会也非常大,因为连法官也死掉不少。所以我觉得我很有信心,但是需要全美国上上下下支持,一点都没有秘密,我就是要公开跟它们干到底。

主持人:我看您在媒体上说,您72岁站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要灭共救港,您这个可以说是挺厉害的一步到位,这几个要求。

袁弓夷:我其实也不算老,你看看川普精力充沛,他比我还要大,每天站着跟记者还要这样辩论,真的不容易,我很佩服他。

主持人:您都显得很年轻。您说到行政当局的鹰派,我倒想问您一个问题,最近盛传国务卿蓬佩奥跟中共的杨洁篪会见面、密会,好像您说这个已经见过一次了,反正外界有很多分析,这样的见面意味着什么?也有人说是不是中共要退让了?有人分析说中共会不会用,它不推进港版国安法来换取美国对它减少制裁,或者减少管制,您的看法呢?

袁弓夷:共产党的心里面根本没有法律,它们不懂法律,因为在中国有权的人说了算,很不懂的法律。去年它们不是推送中法吗?它们以为这个想把几个权贵家族的人,把他们抓回去就可以把他们的钱去挖出来,挖出来就可以分掉了,不是回国库。它以为去年搞个送中法是针对这批在国内到香港这批权贵的家族的香港的钱,它以为就是针对,它不知道我们的法律是,法律之下人人平等,你针对一个权贵,好像肖建华这种人,就是针对我们每一个香港的市民,你说这批人懂不懂法律?所以它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所以后来推的怎么样?知道推不动了,想强来,想派武警、军队进来。

去年九月、十月份,杨洁篪不是来。。。我不知道有没有报导?

主持人:有报导。

袁弓夷:要来跟蓬佩奥开个会,他说我们贸易协议里面,贸易谈判里面,所有条件都马上答应你,就是一个事情,你香港别管,叫美国别管。蓬佩奥NO,不行,他一定要管。后来川普也跟习近平通了电话,你千万不要出兵到香港去,所以川普是说了我保护了香港,你们不知道。其实就是真的是保护了香港。他虽然没有动作,但是他警告习不要出兵,所以习去年,你知道共产党最厉害就是镇压,所以去年它把香港搞得没办法,硬又硬不来,软又软不来,所以到了今年它没办法,它就搞个国安法。

这国安法厉害,它可以派公安人员进来,有控诉权,它也派人来控诉,它要派法官来审国安法,犯了国安法的人,基本上等于它什么都可以了,等于是把我们唯一剩下来的,就是我们法院这套,基本还有80%,20%已经给它渗透了。它们想把这个弄下来,它们又不懂法律,它以为这样做,我把它的原意,因为我明白它们在想什么。它说我把香港搞得没有暴动,每天就安安静静,我这是在帮你们美国人赚钱,你们有安定的环境才可以赚钱。它先不说没有人民的,就是美国的权贵华尔街,大的企业的在中国的领导里,美国的人民、中国的人民、香港的人民不存在的,它也不懂得考虑什么叫人民的权力、人民的声音,它完全不懂的。

你如果在北京住就知道了,它们这批权贵只知道互相权力交易,所以它这是国安法,它以为它是帮美国,美国就把香港的四面搞得太平一点,帮助美国做生意,它根本不知道美国的反应这么大,美国根本做生意是其次。整个自由世界叫做普世价值,这个才是关键,普世价值是美国老百姓,是全世界老百姓的事情。所以一下子它出来的,怎么知道反应这么大,它就慌了。另一边要中联办跟港澳办拚命打压,用最凶的话来吓唬香港人,把我香港的朋友马上要逃,马上到银行去排队开北京户口,把钱汇出去,一边马上就要逃。他们这批,尤其是有钱人,香港基本上可以移民的也不少,超过一半。

其实中共完全没有意料到美国这种反应,它以为最多就是制裁一点香港的官员,跟大陆有关的官员,制裁几十个就完了,它以为就是这样可以了事。它没有想到美国什么都来的,把香港特殊地位取消,现在马上要做了,拿到国安法的文字之后,看了内容之后,现在其实还没有立法,没有内容不可以叫法律,所以美国也等着它一出来之后就什么都做了。包括军事,我的理解是包括军事。

所以你想想看美国真的了不起,一个香港那么小的香港,香港有八万五千个美国人在香港住了。但是它这个是真的是保护香港的自由,所以蓬佩奥说We Stand With HongKong,We就是美国了,我们跟你站在一起。这个不是讲的,不是说了一遍,而是有行动。所以现在习就慌起来了,慌了怎么办?就把他们过几天不是要人大开会嘛,不敢把这个《国安法》放在议程里面,马上杨洁篪找蓬佩奥谈,所以呢这个夏威夷的会就是这个背景,谈什么呢?你如果把所有现在美国要做的事情,包括上个星期不是那个财长说嘛,要不给美金进出香港,要管理要控制这个。把它们吓得要命,所以很多香港这种中共权贵的钱,大概有两兆在香港。

主持人:两万亿。

袁弓夷:两万亿美金在香港,而且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他们就慌起来了,所以习的压力就权贵啊这个几十个家族,大家族给他的压力不得了,你侵犯了他们私人的财产,所以他们紧张的不得了。那么杨洁篪就是来谈这个东西,就是说什么都行,你不要再来了,你不要再增加了。你看看每天这个蓬佩奥记者招待会,一招比一招强,不得了。

主持人:几乎天天都针对中共。

袁弓夷:他什么都不干,就是跟中共干。所以他们其实就是投降,说什么呢?它因为影响到它的共产党的生存。但是我现在我估计的整个形式已经太迟了。美国的伤害受到这次的伤害实在太大,而且这个死掉起码十几万人,而且还在还在恶化。那么不但没有一句道歉,还有说这个病毒是美国来的,最近的说法是欧洲那边的三文鱼里也藏了毒运到中国来,就要说这个三文鱼游泳游到大陆去。它们的谎言编谎言,因为它们说惯了谎言,在中国大陆也没有人挑战它们的谎言。所以它们现在说的谎言,完全不靠谱,编得笑话越闹越大。有机会见到华大姊讲的什么……

主持人:华春莹,外交部发言人。

袁弓夷:真的要跟它们说说,你再学习学习再撒谎。它们因为一直没有人控制他们,他们随便讲,现在这谎话越讲越离谱了。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不管国安法收不收回,美国的行动是不会停的。美国如果这次2020的选举,包括2024的选举主题就是消灭中共。它们本来是有人在这里有点乱,说是要消灭中国,现在开始清醒了,你看蓬佩奥把中国跟中共分得很清楚。将来这个主题,将来这几个月包括再过去这个四年,这个选举的主题就是消灭中共。我现在不但要消灭之前,我要把它定为犯罪组织,这个是非法的,这个名正言顺。你要消灭它你要名正言顺,要全世界支持你,一定要有法律依据。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那萧恩先生也请您补充的来点评一下,您怎么看蓬佩奥和杨洁篪这个会,您觉得中共是不是真的会暂缓推行港版国安法,而很多我们的观众也在说,说中共的承诺是从来不兑现的,所以美国应该相信吗?

萧恩:我觉得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可能中共对整个局势还是误判的,所以它们不管是杨洁篪还是其他人来谈判,我觉得他们其实心里还是觉得,我些条件我可以跟美国交换。比如说我给一定的赔偿啊等等,或者是甚至在这个pandemic这件事情上的赔偿上,我甚至让步都可以做到。因为它已经免了几十个国家几百亿的这些资金,它都可以贷款它都可以免掉。它对美国也可以说,我给你们一些赔偿,它有这样的想法,它觉得它让步就可以给它自己赢得一些生机,但我觉得一个很大的误判。

实际上美国的行政当局administration 它们其实已经把region change 改变这个政府变成一个选项。实际上过去几十年一直是没有把这个事情做为一个选项。从过去的一些Engagement Policy,相当于说是一种绥靖的政策,到后来的这种批评,或者是到过去几年里面比较强硬的越来越多的这种制裁,还有这个贸易谈判等等。但是过去其实一直没有把政权变更做为一个option 。

主持人:做为一个选项。

萧恩:所谓region change,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比如说现在针对委内瑞拉的对吧,要把马杜洛赶下台。这个已经是美国相当于是一种既定的国策,它是要政权给它换掉。那实际上对于中共来说,现在这个事情也变成一个美国的option,而且越来越多的鹰派的人物在这个行政当局里面,还有这个立法会里面。他们已经心里比较清晰要走这条路,所以才会说,你要制裁已经到政治局委员,这个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实际上只不过媒体习近平而已,那心里想的事情是觉得中共政权没办法进行下去了,而且它们也意识到,很大的威胁。因为中共现在还在建更多的这个P3、P4的实验室,其实中国现在已经有将近40个P3、P4的实验室。而且这个疫情爆发以后,中国还在扩建。那比如说,像袁先生的老家宁波那边,其实他们还在建,还在建P3、P4的实验室。

那现在对中共来说它已经很方便的能拿到这个COVID-19的病毒株了,如果军方要把这个病毒株再进一步的这个grow up,让它就是培养出更多的这个病毒来。那其实它至少生化武器其实很方便的事情,其实美国的这个行政当局已经意识到这个事情对美国来说非常威胁。如果现在不把中共政权给灭掉的话,它对全人类带来危害只会更大。所以我觉得中共派代表来,它们其实对整个形势还是误判,他们对整个历史趋势是完全误判。

主持人:就是一件件罪行还会重复发生,如果不灭掉中共这个世界永无宁日。那我想回到袁先生,再请袁先生谈一下香港的情况,就我们看到说香港现在情况还是比较严峻。这个警察的暴力抓捕也一直在进行。因为国安法的阴影,很多香港人甚至在考虑转移资金,或者是移民啊什么的。请您跟我们谈一下香港情况现在怎么样?另外一个就是香港年轻人现在处于比较危险的情况中。您对香港的年轻人会有什么样的advice或是建议呢?

袁弓夷:我叫香港年轻人,我呼吁香港人年轻人生命要越大越好,但是不要做无谓的牺牲。现在美国的行动远远比香港在街上的行动要强得多,香港这批当然这批有钱人是他们是悖德,他们是还要撑共产党撑这个国安法,所以他们是等于是没用的。那么这批泛民,泛民的也有个习惯觉得中共很强大,他们最多就可以把广东话就代祖先,就是先结束,逐步逐步的让步。但是今天的中共跟今天的美国参与的情况已经不一样,所以这个年轻人继续抗议抗争,但是不要牺牲。

因为这个救援已经在路上了,那个我觉得香港的情况现在付出的代价,是应该的。你要自由、你要法治、你要民主怎么可以靠移民靠逃难来达到,你就是要付出这个代价。如果香港是你们的家的话,长期是他们的家的话,你要付出代价。美国也有革命,美国的那个200多年前他们也有付出。每个国家的独立,以前中国辛亥革命也有死掉不少人。所以这次香港来说,我说这个代价是合理的,不要紧的。如果在美国大概就是最多就是了一两年基本上就可以把这个问题处理掉。所以我们有信心年轻人也有信心,他们要移民的就移民吧,没办法。但是草根的香港人我觉得他们是不会投降的。

主持人: 那你觉得现在的形式对于中共来说,不管是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是不是真的也确实到了一个面临分崩离析的地步了。因为很多人经常问说,你们经常说中共要倒要倒,它一直没有倒啊?

袁弓夷:它因为它不考虑老百姓的安危、老百姓的生活。你看看现在二亿多人失业,它根本只考虑保护它的政权,所以它这个可以挨很久的,只有美国才有办法对付它。把它的权贵的资产全部冻结掉,在境外的冻结掉。由他们来给压力给习,他们来重组,他们来把共产党制度要取消掉。最后当然美国要提出了,你们是非法的,我们全世界不接受这个共产主义,那么但是最后里边有很多权贵。他们也知道如果这样下去他们的财产也保不住,所以这个里边也是乱得一塌糊涂。可以这样说,去年他还有一张牌,但是这个牌是只有2点。今年它什么牌都没有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它才是那个水深火热。

主持人:我记得您说过就是对于中共来说,它们最怕的是两个东西:您能不能再提一下,是哪两样东西?

袁弓夷:中共最怕的就是:第一,它的政权是不合法的,它的选举全部是假的。谁都可以跟你说,你找任何一个人大代表,任何一个政协代表他们可以说是假的。他们是机器啊,举手机器、拍手机器,所以它的政权不合法的。第二,它的共产党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其实中国这场戏我跟你说哦,中国这场戏真的是了不起。什么叫了不起?国家都是假的,什么叫做国家?要有宪法,宪法是假的;要有政府,它政府每个官员后面都有个书记,这个书记党的书记才是真的。

什么叫做国家?这块中华大地上面就是有一个这样的黑手党,加上当中有9千万的党员,帮它服务的打手,下边就是十亿奴隶,这个才是我们中国大地的情况。没有一国,这个国字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你看它是中华吗?这是我们中华的文化吗?人民哪里有人民?共和国有选举吗?所以这个我跟你说,整个都是假的,什么一国二制,一党二制,没有什么国家。这个是全世界以为它是国家,这个是最大最大的这个欺骗。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袁先生,因为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但是您这个提议把中共定为犯罪集团,就是直接针对它的合法性去打。非常感谢您今天跟我们分享您的看法,我们也感谢萧恩先生给我们的点评。那今天节目先到这里,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