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坚如铁 千古第一谋士张良修仙悟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运筹策帷幄之中,决胜负于千里之外”,这是汉高祖刘邦张良的评价。

张良年幼时,一个下着鹅毛大雪、寒风凛冽的冬日,他来到下邳的沂水桥,在那儿,他遇见了一个身穿黄色单衣、头系黑头巾的老人。老人故意把鞋子扔到桥下,对张良说:“小孩子,去把我的鞋捡回来。”张良没有半点犹豫,不顾滑进河里的危险,冒着寒风,走到桥下把鞋捡上来给了老人。老人并不接鞋,却伸出脚让张良给他穿上,张良也不嫌弃,毕恭毕敬地为老人穿上鞋。老人笑笑说:“你这孩子会有大出息的。明天早上到这儿来,我有东西传授给你。”

第二天,天未亮,张良就赶到桥上,见老人已经坐在那里了。老人说:“你比我来得还晚,今天不能传道给你。”这样来回了三次,直到第三次,张良比老人先来到桥上,老人这才决定教他。老人送给张良一部书,说:“读通此书,你将来就能给帝王做军师了。以后如果有事需要再找我,谷城山下的黄石即是我。”张良回去后,下苦功研习那本书,终于得其精髓,能随机应变,娴熟兵法。后人把老人给他的那部书称为“黄石公书”。

汉高祖刘邦统一天下后,张良被封为留侯,但他不恋高官显贵,毅然退隐从赤松子学道。张良从绵阳西行至鹿头山,但见山上山下翠柏苍松,真是天山尽翠!这日他从绵竹西门再往西行,来到一座道观前,庙名“三清观”(后来的严仙观),见此观依山环水,观后群山起伏,烟霞袅袅,顿时喜上眉梢,信口作歌曰:“天苍苍兮,水碧碧;地茫茫兮,路窄窄;入仙境兮,烟尘绝……”

张良沿着崎岖小道,经马尾铺(后来的马尾街)沿陡峭山路前行。群山之中山泉叮咚,翠鸟枝头鸣曲。千年松,万年杉,古藤缠身。正行之间,莽林中歌声传出:“我无功名我无烦,朝暮独行白云间。恩怨原本无形锁,又有几人能悟穿?”歌声高吭,回震山谷。张良听闻心中惊诧,便急急匆匆樊藤附葛望声而导。

林中一位老者,须发皆白,肌肤如玉,面无褶皱,唇红齿白,目闪童光,手执一枝松枝细细品嚼。张良拱手:“请问老人家,可是你唱歌?”老者点头称是。再问老者名讳,老者笑答:“不知前秦后汉,不记春夏秋冬,不与百家争姓,呼吾山翁即是。”

张良恳请指引迷津,山翁回道:“人间有正道,何必问迷津!”良愕然,急跪于地,求拜山翁为师。山翁怒目圆睁:“深山老林野岭有何益处?”张良浑身冷汗淋淋,心中豁然一亮,长跪不起,复曰:“张良自知灭楚兴汉乃天人促成。谁知刘邦统一天下后杀功臣,诛良将,我非怕死之徒,确因官宦道途险恶,不愿列三公之位,而愿隐白云深处,千秋不悔!”

山翁闭目不答。张良长叹数声曰:“师若不允,我也不愿生!”说罢叩头触地有声。山翁叹道:“此子心坚如铁!”继而山翁面色骤变,按住胸口惊叫道:“疼死我了!”张良急忙扶住山翁:“请问老人家何药能治您疾?”山翁声细音微,手指山顶曰:“前有水晶之沟,摘两粒冰珠服下即愈。”说毕一身软瘫,倒在地上。

张良背负山翁,脚踏一触即动之石,突然一脚陷入石缝,用尽平生之力也拔之不动,鞋子如陷胶中。山翁叹道:“名利皆忘,何惜一只鞋?”张良突觉背上一轻,抬头一望,大惊!原来自号山翁的老人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恩师黄石公赤松子。张良连忙纳头再拜,将脚从鞋中抽出,那只鞋与石头已长在一起,天衣无缝。为了纪念张良从师学道一片真心,后来人们便将此地命名为“一只鞋”。

张良随同恩师赤松子来到白云山顶,结茅为棚,修仙悟道,常与师游蓥林海、九顶雪峰,采天地之灵气,炼长生不老之身。清代蜀中名士李调元曾赞张良道:“一战回青海,千秋隐白云。命悬无量佛,胆落大将军。名利关头醒,仙凡洞口分。当年留胜迹,轶事记趣闻。”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景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