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守不住 高层避疫地也被攻破了?(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7日讯】第二波中共肺炎疫情在北京爆发,已扩散致半个京城,多区被列为疫情中高风险区。北京西郊玉泉山附近的市场出现确诊病例,并有大批警车戒备。之前港媒曾称,中南海守不住了,部分高层已转至玉泉山办公。

北京6月中旬起爆发了第二波疫情,中共官方5天通报北京新增确诊人数已经突破百例、9个区沦陷,同时朝着辽宁、四川、河北三省蔓延。

中共疾控中心15日说,这次疫情“出乎意料”严峻,且疫源新发地市场很大,涉及近20万人。丰台、门头沟、大兴三区已进入“战时状态”。

北京多家农贸市场已被关闭,近30个小区启动封锁式管理。国家大剧院、雍和宫重开几天后再次关闭。体育比赛停办;中小学和幼儿园不返校,已经返校的停课。

从16日晚开始,北京加大力度限制人们离开北京,并将北京的紧急响应级别从3级提升至2级。

截至当日,北京已指定了27个中度风险区的1个高风险区,对进入该地区的人进行温度检查和登记。官媒引述一名北京官员的话称,高风险区的居民不允许离开社区。

第二波疫情似乎卷土重来。13日北京因连续出现7名确诊患者暂停跨省旅游团等活动,丰台区启动了战时机制。( 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玉泉山附近确诊病例 大批警车戒备

接近玉泉山附近的玉泉东市场也出现4例确诊,尤其引起外界关注。

据北京官方通报14日的新增确诊病例中,包括3例海淀区玉泉东市场确诊病例。海淀区卫健委13日也通报,玉泉东市场检出1例核酸病毒阳性患者,为无症状感染者。

北京当局在1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已对玉泉东市场及周边社区实施了封闭管理,属地已经启动疫情防控战时机制。”

陆媒引述中共专家分析说,北京接下来要重点关注玉泉东市场病例是否已造成周边地区的社区传播,这将决定未来北京市、疫情的发展,决定该市场是否成为第二个新发地。

截至目前,当局已对玉泉东市场周边的10个社区实施封闭式管理。

有推特网友发视频显示,玉泉东市场附近的五棵松上四环处,出现大批警车已经开始戒严管理。知情网民说是玉泉东市场附近的社区要被封闭所致。

玉泉东市场长约330米,由一排夹在两侧居民楼之间的平房组成,面积约1000平方米,中共军队总后勤部五一幼儿园就在玉泉东市场附近。

而玉泉东市场疫情引发当局异乎寻常的紧张,也是有原因的。该地距离中共领导人避疫场所玉泉山不远。

中南海高层转至玉泉山办公

此前的4月17日,港媒《明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受疫情影响,中共高层部分领导人,已从中南海转至北京西郊的玉泉山办公,以减少聚集集会。

这是首次有媒体披露,中南海守不住了!中共高层离开中南海避疫,并说明了具体的办公地点。

资料显示,北京西山有中南海的后院群。也有中共高层官员的住所、疗养地,中共重要军事指挥机关也在这里。玉泉山则属于它的东麓支脉。

4月18日,大陆异议作家“老灯”也在推特说,中共内部消息称,二次疫情已至,京城疫情控制绷紧,大佬们(中共高层)已撤离市区,转入西山,犹如战时。

第二波瘟疫来袭,中南海似乎守不住了!消息称,中共高层已撤离市区转入西山。示意图(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2月已传出疫情攻入中南海

北京于2月10日首次宣布“封城”之时,湖北等地已有不少高官中招。北京包括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区政府在内多处也爆发群聚性感染。

发生聚集性疫情的复兴医院,设有中共高干病房,负责45家单位的局级、部级干部,近5000余人的医疗保健工作,干保科设有高干门诊4个诊室。许多医生也是高干子弟。该院离中南海只有3500米,开车只需7分钟。

中共官方当时也证实,中共财政部下属单位已有人确诊。

2月22日,有消息说,中共国务院参事室党组书记兼主任王仲伟被确认感染,被紧急隔离治疗。如果消息属实,说明当时疫情已经攻入中南海。

3月6日,北京官方披露,全市当时仍有82.7万返京人员居家观察,疫情防控到了最紧急关头。

3月11日,北京突然宣布升级防疫措施,规定所有入境进京者都要进行14天隔离

当时有观察人士分析说,中共试图因应政治需要将疫情降温,但不少权威专家都预测二次爆发或很快到来,这样就不排除中共七常委当中也会倒下几个或更多。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