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新泽西-美国制药(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7日讯】新泽西州制药业全美排名第一,被誉为美国乃至世界制药业的心脏。

欧洲制药和生物技术咨询公司Novasecta,2019年发布全球制药公司100强排行榜,按照2018年总收入排名,前25名中,美国占11个,其中新泽西的强生位居榜首,默克第六,新基制药第24。另外还有九家公司总部或地区总部设在新泽西。

在谈新州制药业与中共的关系之前,先来讲一个疫苗的故事。

罗伊‧瓦杰洛斯,1929年出生在新泽西罗韦市一个希腊移民家庭,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在中国,乙肝是导致死亡的第二大疾病。将近10%的中国人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每年约有27万人死于乙肝病毒感染相关疾病。

1989年11月,担任默克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的瓦杰洛斯,做出了一个重要决策:将默克公司研制的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术,以700万美元的超低价转让给中方,并向中方提供全套生产工艺、技术和装备设计等、培训中方人员,同时承诺不收取任何专利费或利润,也不在中国出售默克生产的乙肝疫苗。

这个决定让默克公司至少损失20亿美元,因为当时在美国,个体接种乙肝疫苗的费用是100美元。扣除技术培训成本,这几乎是无偿援助。

2018年,瓦杰洛斯接受《知识分子》杂志采访时说:“我认为这是默克公司在20世纪做的最好商业决策之一,虽然没有利润,但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数量超过了默克曾经做过的任何事。50年后,中国将根除乙肝疾病。”

1993年,中国利用默克的技术和设备,生产出第一批基因工程乙肝疫苗。

1993到2018年,25年间,以每年2千万新生儿计算,中国至少有5亿新生儿接种过这种疫苗。

时至今日,中国市面上超过65%的乙肝疫苗,仍沿用默克公司提供的技术。

然而,瓦杰洛斯的无私奉献却被中共刻意隐瞒,“中文世界里,几乎看不到瓦杰洛斯和默克公司向中国转让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的报道。”

甚至近期国内网络上,还有人指责默克公司的乙肝疫苗技术是转基因技术,是为了祸害中国人民。

2008年金融危机,全球多个重磅专利药陆续到期,为了保持市场份额和股价,国际制药巨头将研发中心转移到低成本地区,或采用医药研发外包模式,直接外包到其它国家。

由于中共当局对环保的低要求,2009到2019年,跨国制药大厂把中国作为外包的主要目的地,给中共送去了海量投资、以及先进的药物研发技术和人才。

2011年,默克投资15亿美元在北京建立研发中心;2013年4月,投资1.2亿美元的默沙东杭州新厂正式使用,是中国及亚太地区最先进、规模最大的制药生产包装工厂之一。

2017年,新基制药,投入13.93亿美元,获得百济神州尚处临床试验的PD-1抑制剂BGB-A317的授权。

2019年,百时美施贵宝收购新基制药时,因为已经有了一款PD-1抑制剂,新基制药再次支付1.5亿美元,解除与百济神州的全球合作。

就这样,数亿美元给了中共外汇储备。

再来看强生。

过去十几年间,强生在中国进行大笔收购和投资。如2008年,以23亿人民币收购连年亏损的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

2019年,强生子公司杨森制药投资3.97亿美元,在西安建设全新大型创新供应链生产基地;投资1.8亿美元在苏州工业园区新建新工厂。

跨国公司的投资,也催生了医药研发外包和医药合同生产。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泰格医药是中国这个行业的三巨头,药明康德被称为医药界的“富士康”。

中共则利用激励出口的政策,扶持这些企业。中国成了世界化工厂。

2019年7月31日,参议院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听证会上揭示:美国国内使用的抗生素,97%依赖中国进口。所有美国使用的原料药,80%依赖进口,大部分来自中国和印度。据粗略统计,中国进口的比例约占五成。

黑斯廷斯研究中心高级顾问吉布森:“确实被隐藏和忽略的、威胁到我们国家健康安全、经济繁荣、以及国家安全的问题是,美国对中国药品的依赖。现在,美国纳税人惊讶地得知,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拿去帮助建设中国的卫生工业,而我们的卫生工业却垮掉了。”

这次疫情中暴露出的药品、医疗用品短缺,以及对中国原料产品的依赖,促使白宫决心把生产链拉回美国。

美国总统 川普:“今天,我宣布一个简单但至关重要的国家目标:美国将成为世界上主要的药厂、药店和医疗制造商。我们也将把药品生产和其他许多东西带回美国。”

上月,美国批准默克、强生等制药公司,研发疫苗,对抗中共病毒。

然而,最好的疫苗、最灵的特效药,就是远离中共,因为中共的专制与掩盖才是病毒爆发的根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