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躲避中共迫害 维权人士万里逃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8日讯】因为参加维权和民主活动,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建被中共多次拘留,并关进精神病院。他被迫从西藏逃离大陆,在中共一路追踪、没收护照和殴打绑架下,经由非洲逃到美国,上演了一场万里大逃亡。下面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界立建是山东高唐县人,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却因为邻里纠纷被村支部书记诬陷入狱。

父子两代上访近30年无果,促使界立建走上争取民主之路,他也因此多次被中共拘留和关进精神病院。

2005年第一次被拘留时,界立建还没有成年。2007年,界立建在“十一”期间上访,被关进济南市淮阴区康宁医院, 也就是精神病院。

在上访中,界立建接触了很多访民和维权律师,并开始在广东和香港参加民主活动,如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纪念六四等。

2017年,界立建参加香港七一大游行,在中联办打横幅抗议被录像,家人因此被频繁骚扰,他也在1个月后被遣送回高唐县看守所拘留。

界立建被戴上脚铐吊在铁窗上半个多月,等放下来时人已经不会走路了,脚腕也被铁链磨得血肉模糊。

2018年,界立建又因为举牌被拘留八次、刑拘和关进精神病院两次。他亲眼见证因拆迁上访的大姐被打针、电刑折磨致痴呆,他本人也被殴打、用药打针致精神崩溃。

2018年底,界立建在深圳中级法院声援两位维权律师,举牌时与法警发生冲突。高唐县政府警告他赶紧回乡,不然就网上追逃。家人也告知,当地国保、公安频频往家里跑,事情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简单了。

为了避免被网上追逃,界立建从西藏出境,以旅游的方式入境非洲。

界立建:“我觉得我不跑,那下一步他们抓捕我之后,肯定不像之前那样只是关进精神病院。即使关进精神病院,别说2个月3个月,可能隔离1年2年也出不来了。到那个时候,因为我之前关过1个月2个月,我出来以后是个什么状态,那个人就是……比如说一句话1秒钟的反应,我要2分钟才能反应过来。里面吃药吃得脑子里面的神经是彻底被摧毁了。”

从肯尼亚到乌干达、卢安达、坦桑尼亚,界立建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走。在试图办理南非签证的过程中,界立建遭遇坦桑尼亚中国旅行社的骗局,护照落到了中共大使馆手中,并被安排送上飞机遣返。

在中途转机下飞机的时候,界立建为了逃脱中共人员的看守,拚死一搏到卫生间抓起洗手液就喝了下去。在机场急救人员的帮忙下,他被送去医院洗胃抢救,并逃脱了中共的控制。

界立建:“我差不多都要崩溃了。但是我想,共匪对我这样一直对我骚扰迫害,全部的这些罪恶和恶行,我必定要留一口气给它清算,就这么一口气一直支撑着我。”

后来埃塞俄比亚的一名官员帮忙要回了界立建的证件,不过,护照被中领馆没收作废后,被换成了一张旅行证。

界立建就用这张旅行证,继续往马拉维、辛巴威走,然后是波札那、纳米比亚。直到2019年8月,界立建通过了美国旅游签证的申请。

为了降低被美国拒绝入境的风险,界立建决定再多转几个国家。这样,他又到了巴西里约热内卢。

中共已经在当地微信群里散发了界立建的照片。他在唐人街换钱时,有十几个人试图用器械把他打晕拽上一辆商务车。他被打得头破血流,幸亏当地路人的帮忙,他才得以逃脱。

界立建:“如果没有巴西当时里约的人一起出来围观,来谴责、声讨这个事的话,估计我已经被他们拉上商务车,那我现在就不可能在美国了。就可能在中共的黑监狱里,被残忍迫害,被失踪这么一个结果了。”

界立建后来还经过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等国,最后历时一年逃亡到美国。

凭著揭露中共罪恶的一口气,界立建完成了生死逃亡之路。他呼吁国内外的有识之士,联合起来给中共送终。

采访/陈汉 编辑/李明飞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