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是反人类犯罪集团 证据将呈法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8日讯】香港实业家袁弓夷与前白宫首席策士班农(Steve Bannon),正在美国携手推动的“天灭中共”行动,目前正搜集中共历年犯下的反人类罪证据,以呈递美国法院及国会,定性中共为反人类的犯罪集团。他接受《珍言真语》视讯专访时表示,中共不仅是非法集团也是非法政权,中华大地在中共7个政治局常委专政下,利用9000万党员当打手,奴隶14亿中国人,“国家都是假的,没有这回事。人大、政协都是机器,举手机器、拍手机器,根本全部是一场戏。”

他表示,目前中共内乱严重,再加上经济及军事无法与美国抗衡,吁港人莫高估中共。他预料,在美国庞大压力下,港版《国安法》立法机会甚微。他强调,中共是毒瘤,只有消灭共产党,中国世代子孙才能免于恐惧与威胁。不消灭它,“香港与全世界都没前途。”

“中共不是普通非法犯法,是反人类的非法。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它定性,定了性之后,由美国来收拾。”袁弓夷表示,目前已搜集十几项中共71年来犯下反人类罪行的证据,将呈交给美国法庭及美国国会。

“中共一成立,杀几百万个地主,他们犯了什么法?他的地是祖宗承继给他的。连法庭都没有经过,就当众叫几个农民,就把他干掉了。”

“跟着三反五反,所有做生意的人,有点小资本、钱全部收掉,拿去打朝鲜战争。再来个公私合营,把公司也吞了。之后反右,又搞掉一批知识分子、宗教分子。”袁弓夷的母亲即因坚信耶和华,在反右时被中共判劳教20年。

“再来个‘大跃进’,死了4500万人了,杨尚昆有个文件,‘大跃进’饿死了9000万人,中国我估计不到一两个月,文件就会公示。”接下来文化大革命、六四惨案、镇压法轮功、迫害香港,以及当前中共病毒疫情导致全球惨重伤亡……,袁弓夷细数中共犯下的骇人罪行,

“它们是反人类罪、超过反人类,现在我们的证据要告到(美国)法庭去,而且这些证据也是方便美国的国会立法,我们做的事情要扎实,要拿证据出来,(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1977年,袁弓夷前往中国大陆发展,是中共改革开放后选中的三港商之一,这段经商历程,与中共高层多有交往,再加上母亲遭受迫害,袁弓夷深刻知晓共产党邪恶本质,“我对共产党很了解,我母亲受了那么多难,我整个家庭几乎给它破坏了。”他说,“这套制度换了谁(当领导人),都没有用。”

在美国求学与经商逾20年的他,也熟稔西方民主制度的运作。他说,共产党不仅是非法集团,也是非法政权,“共产党就是一个党,没有国。说一国两制,什么国?什么叫做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华吗?不是,它是外来的共产主义,不是中华的文化;人民?哪里有人民?人们又没有投票,连国家的预算都看不见,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叫人民啊?共和国要有选举的。这个名字就是假的,宪法也是假的,政府也是假的。”

他描绘当今的中国:在中华大地上,7个中共政治常委专政下,利用9000万个党员当打手,奴隶14亿人,“就是这様一个结构。国家都是假的,没有这回事。人大、政协都是机器,举手机器、拍手机器,根本全部是一场戏。”

他说,一旦美国法院与国会定性中共为犯下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再由美国总统川普正式向国际宣布,“川普是自由世界的领导,他要指出来、要发声,说这个政权不应该在这个地球上存在”,这将令中共孤立于国际社会,全世界不再与中共往来做生意。再加上美国推倒中国网路防火墙后,“让老百姓知道,原来共产党是非法的,不敢参加(中国共产党),可以退党就退党,共产党这个机器就走不动,这是我的目标。”

他还披露,目前中共内斗严重,“他们(中共)里面乱了,比我们乱100倍都不止。所以我跟香港的朋友说,不要高估共产党,要真实的去了解,也不要低估,但是你要充分了解。”

他说,中共内乱下,军事与经济又无法与美国抗衡,“你(中共)实力、实力不够啊。”他预料,在美国庞大的制裁压力下,《国安法》立法机会甚微,“我的看法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国安法》是不会发生的。”

“《国安法》将来会转成《基本法》23条,是他们(中共)的想法,不等于我们接受啊。我的主意是,将来我们一定要双普选之后,由我们自己决定要不要23条,而且23条里内容怎么样。”

他说,近期有香港人士承认《国安法》合法性,并开始讨论由香港立《基本法》23条,他颇为气愤地说,这是向中共献身,这些人应该向香港年轻人学习,“这批小孩子(香港年轻抗争者)在街上抗争,他们知道有‘天赋人权’:你(中共)侵犯了我,我要跟你干。”他提醒港人与中国人,“我们的人权是天赋的,不是共产党给我们的,也不需要我们去争取。”“天赋人权,这是基督教、宗教,国际普世价值里的基础。”

袁弓夷在美国提出“天灭中共”运动后,在香港引发极大回响,令港人士气大振,许多香港民众透过《珍言真语》节目,对袁弓夷表达感激与敬意,并叮咛他小心中共特务,注意自身安全,“我一定会小心的,但是我不能够因为我怕,就不做。不做,弄到一个国家都是奴隶。”

他说借用了去年在反送中游行时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天灭中共”标语,“天意,一个朝代要换的时候要有天意”,“现在中共气数已尽,所以我们用这个‘天’字。我们内部、工作上‘以法灭共’,对外是‘天灭中共’。”

“不把共产党灭掉,香港没有前途,全世界都没有前途。不把这个肿瘤、这个毒瘤除掉,将来全身都是癌症。”

袁弓夷说,只有消灭共产党,中国世代子孙才能免于恐惧与威胁。“我都七十几岁了,如果我们在余生,再不把它消灭掉,我们对不起后代。”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香港人高估了中共 内乱致实力不够

记者:港澳研究会的副会长(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提到,中央对香港及其特别情况下,特别严重的案件有管辖权的,您怎么解读?

袁弓夷:他比以前张晓明(港澳办副主任)的言论温和的多。在逐步退一步,他在找退路,我的看法是这样子。曾钰成(香港立法会主席)也是找退路,曾钰成比他退得更大了。所以,就是那么简单,你(中共)实力、实力不够啊。

我跟香港的朋友说,不要高估共产党,问题(是)香港也很可怜,大陆就在我们边境,而且吓唬我们,再加上香港这批叫做土共,也一起吓唬我们,把我们善良的老百姓吓得要命。当然现在这批年轻人,他们是被吓大了,就不怕吓了,但是一般的老百姓,上班族、家庭主妇,真的被它吓死。

这种人(邓与曾),就别说了,心里根本没有人民,他们就是为了立功。港澳办、中联办,两个新的领导来了,新官要三把火嘛,就是这回事。

香港人很多人都不到大陆,对大陆这个政权也不太了解,以为中共是铁板一块,不是这回事,他们(中共)里面乱了,比我们乱100倍都不止。所以我跟香港的朋友说,不要高估共产党,要真实的去了解,也不要低估,但是你要充分了解,不要它说的你什么都相信,这你就,人都做不下去,所以要移民。(中共)把报纸基本上全都收买了,全国的报纸、媒体全部给他们收买。真的很可怜,香港人很可怜。

七一前立法机会微 美压力或使国安法流产

记者:从目前对局势的观察来讲,中共在7月1日前要立“国安法”的可能性有多大?

袁弓夷:这样说吧,我看根本这个“国安法”,将来会转成23条,他们(中共)的想法不等于我们接受啊。我的主意是将来我们一定要双普选之后,由我们自己决定要不要23条,而且23条里内容怎么样。

那么再回答你的问题,我的看法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国安法是不会发生的,不要说七一了,不会发生。因为美国的压力实在太大,美国现在已经说到军事上,你(中共)搞下去的话,搞一个天安门的(事件)在香港的话,我们(美国)就出兵了。蓬佩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军事上了,很简单。(美国)进来就(说)我保护我8.5万的侨民。在中东这种事情,美国发生了好多次,你(中共)是不是想打?是不是想干?我(美国)三个(军)舰,我这么多武器对着你。真的是这个意思。

为何共产党是非法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假

记者:您刚才提到不要高估共产党,很多人把共产党想得很恐怖,它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共产党有什么弱点呢?

袁弓夷:我们从根本讲起,共产党是非法政权。我那天说它是非法集团,它连那个政权都是非法的。共产党就是一个党,记住这个,没有国。说一国两制什么国?什么叫做国?国,你看看它的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华吗?不是,它是外来的共产主义,不是中华的文化。人民?哪里有人民?人们又没有投票,连国家的预算都看不见,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叫人民啊?共和国要有选举的,有选举才叫共和国啊。这个名字就是假的,宪法也是假的,政府也是假的,每一个官员,包括李克强后面都有书记。餐廰的经理,后面也有个书记在管他的。所以整个东西都是假的。

中国其实是怎么回事?在中华大地上,有几个所谓的政治局的人,他们就是专政的,下面有9000万个党员,是他们的打手,然后下面有14亿人,是他们的奴隶,就是这様的一个结构。国家都是假的,没有这回事。人大、政协都是机器,举手机器,拍手机器,根本这个全部是一场戏。

现在动不动还一国两制,哪里是一国啊?这个是国吗?不是国。所以我们现在要看清楚。我想这事情比较精准,一针见血,就是对付你(中共),把你灭掉,把你定为非法,那么Trump(美国总统川普)会把它们灭掉。如果定了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的话,随时可以把你干掉都可以的,等于是伊朗上次这个Soleimani(苏雷曼尼),不是把他干掉吗?你(中共)是非法,不是普通非法犯法,是反人类的非法。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它定性,定了性之后,美国来收拾。

中共犯下反人类罪 上法庭控告它

记者:中共犯下了反人类罪行,您归纳了一些证据。中共为什么是一个反人类的犯罪集团?它在哪些方面做了些反人类的罪行?

袁弓夷:中共一成立的时候,杀地主,现在都没有人提了,好像忘了,几百万个地主,他们犯了什么法?他们有没有去抢人家的地?他的地是祖宗承继给他的。你说他赚得太多,你可以抽他们的税啊。怎么把他们干掉,全部杀了,连法庭都没有经过,就当众叫几个农民,把他围住就把他干掉了。

那么跟着三反五反,所有做生意的人,有点小资本、钱全部收掉,拿去打朝鲜战争。再来个公私合营,把公司也吞了。之后反右,又搞掉一批知识分子、宗教分子,我母亲就是反右时不见的。再来个“大跃进”(大饥荒),死了4500万人了,杨尚昆有个文件出来,“大跃进”饿死了9000万人,中国我估计不到一两个月,文件就会公示。之后文化大革命,死了多少人还不知道,因为有很多是自杀的,为什么会自杀,给它逼死的。之后改革开放好一点,好了之后“六四”又是个惨剧,多了。现在香港也被迫害,现在武汉这个瘟疫,武汉这个病毒这个厉害,它这个反人类的罪行变成世界性的罪行,现在我们再不追究它,是我们不负责任。

所以我去国会跟美国的法院,把它定为反人类犯罪集团。川普的责任就是宣布(中共)这个政权不应该在这个地球上存在,他是自由世界的领导,他要指出来、他要发声,他现在还没有发声,他要走出来,它是非法政权,一定要把它消灭掉,最后他要说这句话,那么世界上就没人敢与中共做生意,就把它孤立。包括中国防火墙推倒之后,让老百姓知道,原来共产党是非法的。不敢参加(中国共产党),可以退党就退党,共产党这个机器就走不动,这是我的目标。

记者:中共犯下的活摘器官的罪行,有很多人觉得中共怎么可能这么做。

袁弓夷:它们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所以我们这次上法庭,行动有两方面。上法庭把证据交给法庭,法庭会判它们是反人类罪、超过反人类,中共活摘器官是重要证据之一,法院把它判为反人类犯罪集团。很多现成的证据,中国出口这个毒品芬太尼,美国每年要死7万多人,欧洲也是,这就是证据,美国也是证据,不是没有证据,武汉(中共病毒疫情)这个事情也是个证据,有证据。

它现在有十几个罪行,是程翔(香港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供给我的,他对中共的历史(有研究),死了多少人,所以现在我们的证据要告到法庭去,而且这些证据也是方便美国的国会立法,我们现在做的事情要扎实的做,就是要拿证据出来,活摘器官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记者:最近现在中共病毒疫情攻入北京,未来这个局势会怎样发展?

袁弓夷:天灭中共,“天”,这个疫情就是天灾,把它送到北京去,叫它自己吃吃苦,全世界的人都吃过苦了。

记者:您提出天灭中共运动在香港引起很大的反响,天灭中共运动在今天这个时候她的意义在哪里?

袁弓夷:我们中国人对这个天字,很重要。天意,一个朝代要换的时候要有天意。我去年游行的时候,看到看到不少“天灭中共”(标语),还有一个大旗,我向你们(法轮功学员)学习的。尤其是大陆的老百姓,他们觉得要有天意,现在中共气数已尽,所以我们用这个“天”字。我们内部叫以法灭共,工作上以法灭共,对外是天灭中共。

极权体制下没有领导者做好人

记者:您为什么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那么清楚?

袁弓夷:我对共产党很了解,我母亲受了那么多难,我整个家庭几乎给它破坏了,我们感觉到(共产党邪恶),但一直没有参政。那么我又是第一个进去中国做生意的,1977年我就进去了。所以我对它们非常了解。一进去,咦,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怎么打倒“四人帮”?但是这批人也非常不干净啊。到底“四人帮”是好人?还是这批所谓搞改革开放?现在得到的结论,两边都不是好人。在这个体制下,不可能当到领导是好人的,不是欺诈,把人斗下去,根本上不去这个位置。这套制度换了谁,都没有用。他一上了台,就要集中他的权力,因为他不讲法律的,他的权力,要有兵权,要有公安权,要有金融权,他在集中斗权力的过程中,权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就变成了一个独裁者。一独裁之后,他做的事情,如果做错了一点点,就变得很大。看看习近平,就是为了高高兴兴过年,没有公开武汉的问题,没有封城,过了年才封,如果早三个星期封城,世界太平了,全世界根本没有(疫情)这回事。包括中共本身,中国本身都不会搞得这样子。这套制度就是这样,这是最好的例子。

它以为通过“国安法”之后,帮了美国人,香港街上没有抗议了,你们可以太太平平的赚钱了。它只懂得钱,它不懂得人民的法治,人民的诉求,自由。“国安法”其实就是这个出发点。

一下子,美国人说要把香港个特殊待遇取消,把它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子啊,我是好意的”,它真的以为是好意的,而且它又没有一个人懂得法律,它说这个行,它说行,就没人敢反对,这套制度就这样子的。我们(香港)的制度,要立一个法,又要咨询、咨询,咨询期,一读二读三读有得搞。

它说一句话,“国安法”,行。那么下边“港澳办”、“中联办”的人就拚命去执行了。还不够,还要吓唬我们香港人,把我们吓得脚都软了,逃命了。所以这个制度,不能够再继续下去。我都七十几岁了,如果我们在余生,再不把它消灭掉,我们对不起后代。

主动立23条是献身 人权是天赋非党给予

记者:现在香港有些人开始承认所谓“国安法”的合法性,开始聚焦在怎么立得更好一点,讨论一些细节。您怎么看?

袁弓夷:唉,我真的不想说这种难听的话,现在他们来强奸我们,一会又说,我要这样强奸你,又要那样强奸你,于是一批人走出来说,“哎呀,不要强奸我,我自愿的,我自己来吧。”现在这批人说什么23条来代替这个(国安法),这批人自愿的,他说,“你不是强奸我,是我自愿的”,这种这么难听的,我真的不想在你们女士面前说。实际上就是这个情况,所以我骂这几个香港人,说自己立法23条,这是献身嘛,啊,这个怎么搞啊,所以,还是要向(香港)小孩子、学生,学做人啊。这批老人家现在不懂得做人了,活到这个年龄,八九十岁,向小孩子学学做人了。

联合国的章程,就说,我们人类要有天赋的人权,天赋的,不是共产党给我们的,也不需要我们去争取,我们的人权是天赋的,没有一个人记得。这批律师,我不知道他们学什么法律。

我们有天赋的人权,那天班农就问我,我说真的,我们中国人从来没有想到天赋有人权,以为自己去赚多点钱,自己争取,就有人权了。我们根本心目中没有,不懂得什么叫天赋的人权。这批小孩子(香港年轻抗争者)在街上抗争,他们知道有天赋人权,“你侵犯了我,我要跟你干”。

我们香港忙于赚赚钱,连自己的权利都忘,天赋的人权是很重要,这个是我们基督教、宗教,国际普世价值里面的基础,这个权不是你国家给的,是天赋的,所以这个“天”字又来了。

记者:怎么样能够突破对中共的恐惧呢。

袁弓夷:唉,我觉得很难。我是想找美国人,把这个共产党灭掉,把它灭掉之后,就没有恐惧,我们世世代代就没有恐惧,这样子才是彻底的。要把它干掉之后,威胁也没有。

97年以前,香港多好啊,我们最好的“廉政公署”,最好的警察,最好的法院,最好的所有的行政、政府,政府效率又高,又清廉。现在除了法庭,还有70%好的法官,再过一年,如果国安法真的给它通过的话,那我们的法庭都没有,哪找法官?所以这个问题,很多事情都是我们香港人自作自受。

但是能力有限,最后还是要靠美国。美国是唯一主张正义的,她可以为别人的人权动手。我再说一遍,我们的泛民啊,动不动就去欧洲去争取他们支持我们,唉呀,欧洲要跟中共做生意、要卖汽车,赚钱。基本上欧洲,整个都是讲福利,福利把国家的经济已经拖垮了。整个欧洲都是赤字经营,所以需要赚钱,来补赤字,没有办法照顾你(香港)的自由。所以我劝泛民,关键是你找一个人,像蓬佩奥,过去三个月,他说了什么话,你自己看一遍,就知道谁在帮香港。

记者:未来的金融战是大家很关注的,美国已经宣布,未来可能禁止美金进出香港。香港的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这个制裁的影响很小,香港也有应对的方法。觉得香港有没有应对的方法,这一招出来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袁弓夷:这个不是战,根本不用战,根本(中共)不是对手啊。陈茂波不算数,他讲话根本等级还没有到。美国只要通知她全世界转美金这两个机构,不要处理中共的名单,比如说中共的银行、机构啊,不要帮它转美金,她公布这一天,中共就跪下。根本没有到战这个地步,战要两边有相当的实力才叫战,什么战!没有牌了。所以叫杨洁篪到夏威夷,唉呀,“你不要打我了,不要打我”,它就希望,最少叫美国停手,就这回事。

记者:“一批老人”现在也反对这个“国安法”,因为可能他们的利益也受到损失,是指中南海的老人?

袁弓夷:老人没有实权,习把这个权都收掉了,但是他们讲话的时候,不怕给习迫害,他们有地位的。如果迫害他们的话,其他的党员,也会说,他们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觉得1990年代到现在,大概30年,他们下的心血,全都给习抹杀掉。

看看这个经济,中共大概一共赚了2万亿美金,10万亿可能是用来进口什么,是正当的,实际就是给这批权贵抓住,写字条,转到海外去,这是他们私人的。我们30年老百姓辛苦的民工,辛苦的劳动回报,本来应该是真的钱,现在手里拿的都是假的钱,到最后应该醒来,所以最后,不是换领导的人,一定要推翻这个政权。

美国宪章保障人权 不会被赤化

记者:有个网友问:如何保证美国不被赤化?他们担心,如果川普选不上的话,到时美国能不能守得住,不会被中共赤化?

袁弓夷: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美国建国的开始,美国从英国独立,建国开始,这批人就懂得自由。美国的宪章,一个国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基础是什么,他的宪章里边保证人权。我这举个例子,为什么宪法里,美国人可以带枪,枪真的很危险,怎么可以有枪呢?有枪不是没有治安了吗?她的原意是什么?个人有枪,要是政府很凶,政府可以来镇压你,可以把你的权利拿走。现在“国安法”不就是这回事嘛,香港人没有枪,所以没有办法,只可以移民,只可以在街上用一把洋伞,来挡住什么什么催泪弹。

美国人为什么有枪,就是保护他的人权,保护他的权利,因为如果碰到一个暴君,你怎么保护自己的自由,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就需要有枪。我们只是看到,枪造成治安很乱,我们没有看到最高的层面,最高的层面就是自由,人民的财产,自己要保护自己的财产,要保护自己。所以看到这点,就会知道,她不会变成一个专制的国家。要赤化美国的话,先要把他变成专制,共产党就是专制,你要专制,人家有枪的。上次暴动,就在这几个星期,好像多卖了200多万只枪。他们要保护自己,那有什么错?没有错!当然共产党,它们是暴力,是暴政。(美国)有暴动就需要保护自己,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不会赤化,不可能。

记者:如果即使中共在香港立不了“国安法”,但是他们现在从教育、公务员、法制,各方面都在全面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很多人没有条件去移民,他们在香港都感到焦虑不安。

袁弓夷:他们就要用声音给全世界知道,中共在做什么,现在我们还有一点言论自由,国际上还言论自由,旅行自由,我们要用我们的声音讲给全世界听,然后全世界会支持我们香港,把中共灭掉,中共一天不灭,这种动作有的来的,它每天都去动这个脑筋,因为它们的党员,都是想升级嘛,它们就想这种东西。香港这批官员现在变成共党了,共产党的干部,想着教育方面又怎么,哪方面又怎么,想办法来取悦北京共产党的领导,就这回事。所以不把共产党灭掉,香港没有前途,全世界都没有前途。你不把这个肿瘤、这个毒瘤弄掉,将来全身都是癌症。

记者:他们很多人都希望,您在美国能够联手美国加速灭共,怕给共产党喘息的机会。

袁弓夷:当然啦,我在这里起的作用,比我在香港多,香港只是多一把声音,我今天英文采访,还有普通话采访,很好啊,所以我要把香港的声音讲给全世界听,而且要求行动,要求川普,他现在也在犹豫。但是现在美国的形势,美国受到的伤害是不得了,美国每一条人命后面都有一个律师,律师要赔偿,一条人命,不会少过1000万美金,看看中共承不承担的起,还没有说商业的损失。

记者:很多网友都向您带上问候,希望您千万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要泄露行踪,要小心中共的特务。

袁弓夷:我小心是一定会小心的,但是我不能够因为我怕,就不做。不做,弄到一个国家都是奴隶,就是这么回事。小心我会小心,感谢,但是不能够因为怕而不做。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