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危及5亿人!专家:无路可逃,仅一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0日讯】中国南方暴雨,长江流域洪灾泛滥,6月下旬降雨带维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使得三峡溃坝之说再成焦点。知名三峡大坝专家王维洛说,三峡溃坝风险一直存在,5亿人无处可逃,唯一的生路是把大坝拆掉。

中国南方自6月以来连续降下大到暴雨,造成24省区、852万人次受灾。中共水利部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警告,今年要重点关注超标洪水、水库失事、山洪灾害“三大风险”。

水利部称,截止11日有148条河流超过警戒线水位,一些河川出现超过历史纪录的洪水,“防汛形势很严峻”。防洪工程能够防御1949年以来的最大洪水,但超标洪水有可能超出现有的防御能力,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这段话被解读为今年可能出现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规模的洪灾。

经济学者“财经冷眼”发出视频说,武汉也拉响暴雨红色警报,6月中旬降雨带维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武汉强降雨的高峰到来,三峡大坝泄洪和下游洪水叠加,形成全流域性的洪水,三峡大坝就要接受考验了。

6月17日凌晨,三峡大坝上游的四川甘孜丹巴县发电站被冲毁及爆发泥石流。视频显示,巨大洪流由上游奔腾而下,所到之处,一些村庄直接消失,而山顶突然喷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许多村庄。

“财经冷眼”发推说,三峡上游川渝洪水泛滥,小水库溃坝,三峡大坝危矣!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黄小坤也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的警告。

(网络截图)

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说,三峡大坝的危险一直是存在的,溃坝是一直存在的,宜昌以下的人都跑,一直到上海呢往哪里逃?就是现在,哪怕他们已经有了外国的签证,有了外国的护照他也出不去呀,没地方去往哪里跑?

王维洛说,“中国10万座水库,每个地方的水库起码有40%以上是不安全的,泄洪和溃坝都会造成像三峡这样溃坝的效应,你说往哪里逃?没有地方跑!”

中共水利部官员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承认,中国9.8万座水库当中,一些水库不同程度存在危险。今年的防汛形势很严峻,全民要做好防大洪水准备。

王维洛说,中国民众本来就没安全可言,政府也不会关心民众的安全,而就说宜昌以下的五毛、二毛们,他们逃不逃?

王维洛表示:“你们当初赞成共产党的建设三峡大坝这个决议,那你就得承担,就得承担这个恐慌,除非你把三峡大坝给拆了,爆了,否则怎么办,就是这么回事。你说他有什么办法,他没办法。逃到哪里去,无路可逃?”

他还提及,17日凌晨,三峡大坝上游的四川甘孜丹巴县半扇门镇梅龙沟,因泥石流阻断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

王维洛说,堰塞湖就是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和泥沙,组成一道自然的大坝,把河里的洪水挡起来了。越挡越高,就开始渗漏了,越渗漏越大,就把大坝冲垮了,形成了这个溃坝洪水。

他表示,溃坝洪水的冲击力、破坏力,都是几十倍于自然的洪水,它如同海啸一样的向前推进,所以它所到之处,江边的房子瞬间就被推倒了,夷平了。而且四川花费1.4亿元正在兴建一座大桥也被冲垮了,那完全是建桥部门的防洪措施不当。

王维洛还说,被洪水冲走、推倒的民房都是建在河滩上,那是水的地方,这是人和水在争地;水是至柔至坚的,但它也是最强硬的,你和它玩,它能把人玩死。而中共政府它建政这70多年来,它控制什么东西都控制得很厉害,唯独它控制不了水,它治水一塌糊涂。这是它的政策造成。

他披露,三峡大坝上游比下游更危险。中共政府声称,上游的移民已经安置完毕了,但它建的那些新城都得重建,都是不安全的,遭遇大洪水,那些新城全部都会冲进江里去。

他还列举了三峡库区建在滑坡体上的移民新城,如巫山县、秭归县、巴东县、凤节县、开州县等城区的水平面都低于三峡大坝蓄水高度,在河流的洪水下面,非常危险。

王维洛强调,“这不是耸人听闻啊!你要找到解决的办法,而不是逃,你逃,逃哪里去?长江中下游4亿多人、5亿人往哪里逃?没地方逃!无路可逃?你逃走,还不如把它大坝全部拆掉,你每一个人去拆掉一块儿,它就没了,就没有那个恐慌和危险。”

中国物理学教授钱伟长早年也刊文说,三峡水库溃坝的危害,将使长江下游6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他还认为,三峡大坝将成为外部敌人威胁的目标。面对目前的导弹技术,三峡大坝没有防御能力。

在三峡大坝修建之初,中国水利工程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已经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等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

他预警了三峡水库蓄水后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