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 河北法轮功学员路进友被迫害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0日讯】路进友曾迷失在滚滚红尘之中,染上抽烟、喝酒、赌钱的恶惯,生活颓废,不能自拔;还患有坐骨神经痛、腰部骨质增生、肺结核病,人生跌入低谷。

后来,他戒掉了一切恶习,身体健康,尊老爱幼,被村民信任。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原因何在呢?

他逢人就讲,“法轮大法救了我。”法轮大法(法轮功)1992年开始洪传于中国,叫人重德行善,修炼者身心得到净化。

然而,因为修炼法轮功,中共却夺走了他的生命。

明慧网报导,河北省保定市涿州法轮功学员路进友屡遭迫害,长年被涿州公安局施压骚扰,历经近一年的流离失所后,在法院“立即开庭”的威胁中,于2020年6月9日含冤离世,时年68岁。

人生的两次转折

1998年路进友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转折。

修炼后,他主动向家人、邻里、朋友们赔礼道歉,与人为善,渐渐地身上的病不翼而飞。在家里,他上敬八十多岁的父母,下疼五六岁的小孙女,一家人生活得十分幸福。

在村里,他的人缘儿很好,乡亲们和他相处觉得踏实、放心。原先乡亲经常因浇地闹矛盾,人们便叫他管理此事,之后大伙儿也不闹矛盾了。

然而,1999年江泽民对法轮功发动的一场迫害,打破了路进友的平静生活,他的人生再一次出现转折。

2006年12月27日,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周立民等五人闯进路进友的家中,把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抢走私人财物。家人被吓得直哆嗦,小孙女哇哇大哭。

杨玉刚给路进友的家人留下传唤证,上写:“限路进友12月27日前到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接受询问。”

路进友被迫流离失所,长达数年,有家不能回,80岁高龄的父母无依无靠。

直至2007年6月份,国保大队的杨玉刚仍带人到他家骚扰,看他是否在家。

绑架判刑

2010年5月8日,路进友被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等四个警察从家中劫持到看守所。

同年8月19日,路进友被非法批捕。他拒绝在批捕书上签字。杨玉刚就逼他女儿签了字,同时勒索了500元。

路进友的家属去看守所探视他,被拒,看守所声称他是“政治犯”,不让见。家属聘请的律师被打,被迫在家休养。

路进友被绑架后,他八十多岁的父亲遭到打击,天天输液;他妻子耳聋,本需要人照顾,两个女儿年纪尚小帮不上忙。一家人的生活就此陷入困境。

他女儿写信给涿州市公检法人员,说家家团圆欢乐,而他的家却不欢乐、不团圆。

“我八十多岁的爷爷整天以泪洗面,日夜挂念我的父亲,所以我写信请求你们能够秉公执法,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父亲早日回家!”

她的父亲却被诬判3年。

再度流离失所

2017年9月26日,国保大队杨玉刚、梁玉峰等七八个人闯到路进友家中,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过程中他家丢失了400元现金。当天路进友没在家。

9月28日中午,路进友刚回家,就被梁玉峰等七个国保警察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再被送到看守所。后因他血压高等原因,看守所拒收。警察却欺骗他的家人替他签了字,办了取保候审。

此后一年多,涿州国保大队梁玉峰等人三番五次地到他家中骚扰求证,想方设法要构陷他,给他及家人带来巨大压力,全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2019年2月20日,法院将非法起诉书递给路进友,他得知一星期后自己将被非法庭审。

路进友给公检法的相关人员当面或邮寄了劝善信,以法律文书的形式阐述自己的信仰无罪,望他们三思,不要犯下让自己永远遗憾的错误。

随后,路进友为了避免无辜地被迫害,又一次流离失所。

含冤离世

一年来,涿州市国保大队梁玉峰经常带人去路进友家里骚扰。

2019年11月份,梁玉峰和杨玉刚分别到路进友的女儿单位和家里找家人进行恐吓威胁,给路进友的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家人更担心路进友在外面的安危。

路进友在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中,身心俱疲,吃不下饭,正赶上中国新年,便回家调养。

2020年3月18日,梁玉峰、杨玉刚等人又一次到路进友的家中,见他在家,就把他拉到了医院检查身体照CT,随后送到涿州看守所。看守所看到给他照的片子后拒绝接收。两人只得将路进友送回家,并扬言说等法院来找他。

第二天,涿州市法院打电话让路进友家属带他去一趟。第三天,家人带他去法院。法院审判长解文海让他签字,说签了字“立刻开庭”,路进友拒绝签字。

正值疫情期间,法院有人让路进友量体温,结果是37.5℃。法院的人害怕,让他快走,并说他不签字,此事就要延期等话。

在国保大队长年的骚扰恐吓下,在法院的威胁下,经过近一年颠沛流离之苦的路进友,于2020年6月9日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