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中共想方设法向国民隐瞒中印冲突真正根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关于中印边防部队的血腥械斗,舆论纷纷扑向几个老掉牙的焦点:其一,会爆发战争吗?以及中印军力国力对比和大国竞争,能不能赶紧清点核武库?其二,1962年战争的深谋远虑和一盘大棋,以及龙象之争,鹿死谁手;其三,中印边界争端的历史由来和演变。

这些焦点,当然有其价值,有的也一直没有澄清,但其实都不是症结,因为一系列现象被有意无意地忽略。诸如,中国已经与其他陆上邻国都解决了边界争端,唯有印度除外;同样受“麦克马洪线”影响的中缅边界问题早就得以解决;1962年中国撤回后60年间,双方虽长期对峙,但何以都能保持高度克制;近年的紧张,不难看到印方的一些原因,但中方难道没有原因吗?

事实上,不仅关于中方的原因,在中国大陆舆论场探讨上述几个焦点老问题时也早已没有坦率和理性的可能。近日广为传播的信息和观点质量低劣令人瞠目,但哪些事能提,哪些话能说,背后都有一只悄然的翻云覆雨手。

中国对冲突中士兵伤亡是国家最高机密

最简单的例子,中方当然也有伤亡,但官方只字不提不说,为官方辩护者还相互撕咬起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只是借机勉强履行了一丝新闻业最起码职能,说了国内官媒仅有的一句承认中方有伤亡的话,就被俗称“七字党”的某民间五毛怒骂为“叛国”和“该枪毙”,仿佛胡差点误了军机大事。最终,该五毛可能因舆论导向错误反被微博禁言15天,但中国对外武力冲突中士兵遭受伤亡是国家最高机密,这种“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变态举动,即使在狂热民族主义人群中也未必能广泛认同。

同时被这只大手禁止的还有任何直接呼吁、煽动和预言中印战争的声音,可见,风要煽,火要点,但不能烧着眉毛,才是真正的一盘大棋。

这只手也不是今天才发力,七十多年来,关于中国外交,每个大陆人学到、看到的一条最基本公理就是:中国永远正确,对方永远无理,外来力量永远邪恶。这条公理如此深入骨髓,以致中国公众无不以其为不证自明,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在这个前提下,哪里还可能有中国曾经爱说的“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可以正本清源呢?

比如中印边界问题的起源,必然与西藏是如何成为中国一部分,这个状态为何又极不稳定有关。在1951年之前的漫长岁月,关于这条漫长边界的形成和变迁,西藏(地方)政府一直是相当重要的角色。之所以有后世极为棘手的《西姆拉条约》,西藏谋求高度自治的动机(对此北京史料晦称为“英印当局利诱”)就是主因。直到今日,藏人与北京的关系仍是中印关系,乃至中国整体疆域问题的关键暗礁之一。

盖住这一暗礁,以致绝大部分大陆人都浑然不觉的,正是北京近几十年对西藏强悍有力的控制。这种控制涉及内政、外交、经济和军事,其核心当然是这块被拚命美化的“最高山坡”已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关键象征,一刻也不能分割。其实,对这块贫瘠之地的美化、向往和骨肉相连感无不是需要建构民族主义话语的汉人的心理活动,世居藏南的人口知道有人对他家魂牵梦绕吗?对与藏人息息相关的中印边界争端,可有人问过他们如何看吗?

中共甚少向国民披露自己在边界的所作所为

2020年6月22日,印度民众针对中国举行抗议活动。(美联社)

实际上,近年中印边界局势紧张,与中共挟“基建狂魔”之威,在边境地区大规模修建以公路为主的国防基础设施有很大关系。由于边界模糊和双方势力交错,正面冲突不可避免。当然印方也有相应举措,问题在于北京从未,也严禁在国内任何舆论中提及自己此类备战、扩张性质,甚至主动破坏现状的行为。如果理直气壮,为何不能公之于众?

在这些基建布局中,甚至在民间战略家才有胆量公开宣扬的毛主席1962年主动后撤并“放弃藏南”的雄才大略中,中国如何控制住洞朗、阿克赛钦等关键地形的利益和动机似乎天经地义——从洞朗出击可迅速切断整个印度东北部与主体领土的联系,相当于肢解印度。即使我们对阿克赛钦是“中亚的镇妖塔和刺向印度心脏的利剑,重装部队可轻易而举的攻破新德里和孟买”这类疯话不必当真,但毛通过1962年一战“打出30年的和平”,中国借此完成对西藏从地缘交通和政治人文上的超强控制,同时在当代背景下可借泰山压顶之势拖延印度发展,从而在国力和大国地位争夺中稳操胜券,这些目的即使中国官方从不敢公开,反正民间战略家们到处宣讲得头头是道,却极少得到阻止,你说怎么理解?更容易被国人公认为“国家核心利益”之一的还是阿克赛钦是新疆和西藏交通的命脉,反而是更加铁血派的爱国志士们誓死要捍卫的藏南,因为夺到手也守不住,就被战略家们认为可以放弃。

中共对外霸权在国内被美化为爱国情怀

与这些充斥沙文主义、丛林法则和投机算计的民间阐释相伴的,只有中国官方满口的仁义道德,以及御用专家对印度民族主义情绪的忧心忡忡,却无任何人敢提中国民族主义情绪是否正被人刻意煽动和利用。

对外界最担忧的中印开战可能,不妨联系1969年中苏边界冲突。那一年冲突后引发的核危机今天可能性不大,但争端本身的道理讲不通,也没打算讲通,当说理显得太软,棍棒拳脚就是政治领导人的硬汉人设和“血性”号召的应有之义。至于真打起来,新晋鹰将王洪光声称“地形狭窄,连迂回包抄也不灵,只能硬杠”的观点,正好暴露这些人对高原战争一窍不通,西藏军区某重装合成旅的演练其实花拳绣腿,还不如该军区新近召入“民兵”的一群专业搏击运动员。

真正说明问题的,还是这种在长期打不起来,也争不明白之地突然“奋进有为”起来,转眼就从大修路到大械斗,显然暗藏着一种故意制造有事、要打态势的政治需要,而且还一面嘲讽印度总理莫迪急于转移国内矛盾,一面忘了自己那点强军花架子并无真正打好此类高难度战争的实力,完全可能在玩火之中闯下大祸。

最可怜的还是那些死了连个讣告都不能有的兵,最怕有人要刻意模仿毛伟人,来个“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而几乎清一色地支持“一寸山河一寸血”的中国人,无非是还以为反正死不到自己家里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